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15/完结)



        郊外这边刚开始准备收尾。光忠数落完小鸟先生才发现被数落的人早没影了。小狐丸看他安静了,逮着机会就上前报告:“小鸟先生困了,我叫三日月先带他回家了,你放心吧。”

        光忠听完呆愣愣地看了看小狐丸,突然抽咽一声,竟然哭了起来,还是那种特别悲壮的哭,不知道的以为他家里出什么大事了。别说小狐丸,连大俱利都吓得脸色发白(棕)。其实也没指望狼能吃一辈子素,光忠这是就着酒精发泄,一边哭一边喊“我的小羊羔啊呜呜呜——”小狐丸有些心虚,拍了拍光忠的肩走了个形式上的安慰。他觉得就光忠现在这个状态,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把撺掇大灰狼带小羊羔回家的自己打回狐狸原型。于是他假装加入收拾东西的行列,搬着脚边装满空瓶子的箱子跑路了。

        大俱利站旁边好久没见光忠哭完,抛了一句“你知道你现在哭得有多不帅吗”后,光忠的哭声才戛然而止。

        三日月睡得比鹤丸还晚,却是如往常一样大清早就睁开了眼睛。人开心的时候睡得再少也像打了鸡血,三日月就这样毫无困意地面向着熟睡的鹤丸,愣是把早餐时间给看了过去。鹤丸二十年来保持的完美作息自打遇见三日月之后就被各种破坏,这次意识再回来时已经是能让强烈阳光从三日月房间厚重的雪尼尔窗帘低端偷偷溜进来的午时。三日月这时早就换好了衣服从厨房又回到了床上,整个人压在被褥上继续等着鹤丸睁眼——这是为了不让小王子有被“拔X无情”的错觉而体贴准备的。(主要是三日月现在除了盯着鹤丸看也什么都不太想干)

        三日月看鹤丸睫毛颤了颤,知道他要醒了,手还放人家腰上揉。虽然三日月的心是好的,但大灰狼给羊按摩,和给鸡拜年的黄鼠狼没什么两样,就也显得装模作样的不行。鹤丸本还觉得腰有点酸,被突然伸过来的手揉了揉还开始半眯着眼睛享受起来,直到三日月开口跟他说话才舍得把眼睛完全睁开。

        三日月的身子蹭过去把鹤丸搂进怀里:“睡醒了吗,鹤。”说着还要低头去亲。鹤丸为了躲,脸正好埋进三日月的胸前,只让三日月碰到头顶的白毛。三日月想起来小王子不洗漱完是不给亲的,于是只闻了闻已经沾染上自家味道的鹤丸柔顺的头发。

        鹤丸把脸埋到快喘不过气才离开一点,哑着嗓子说了声“早”。那声音他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想到昨晚的事还有点不好意思。三日月知道他觉得有些尴尬,就笑得偷偷的,什么也没说,只默默帮鹤丸按摩。

        鹤丸昨晚运动完就昏睡过去,现在身上却干干净净,还穿了一套新换的衣服。是三日月帮他清理完后又换上的。鹤丸觉得他不能再躺床上赖着了,不然脑子肯定要去想奇怪的画面。三日月看他有要起来的意思,就把按摩的手挪开了。

        “起来吃点东西吧?”三日月起身把压着的被子松开,表情上竟然还有些期待。

        鹤丸洗漱完就闻到一股马铃薯的味道。三日月从厨房拿出一大盘烤土豆条放在已经摆了许多水果蔬菜的桌子上。他为了能让鹤丸吃上和薯条味道差不多的土豆已经准备了好久,有空就在片场练习,没少让同僚们吃土豆大餐。练到现在,他都能把土豆切得要条是条,要块是块了。

        鹤丸也确实是饿了,看到薯条眼睛都发光。三日月招招手叫他过去,鹤丸盯着土豆条半天却没敢动手。三日月用叉子叉起一根递到鹤丸嘴边,笑了笑说:“不是油炸的,你可以吃的。不过味道可能是没有薯条好……先尝尝?”

        鹤丸可感动了,这可是三日月知道他喜欢吃薯条之后就专门为他做的,三日月不说他也要吃光。他捧着三日月的手把土豆条咬进嘴里,沙软的土豆伴着迷迭香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口腔。鹤丸其实都不太记得以前吃到的薯条是什么味了,只是记得那是好吃的味道。现在吃了三日月做的,他觉得这一定是世上最好吃的土豆条。

        鹤丸那一口都要嚼好久,咽下去后就是毫不吝啬地夸,把惊喜和感动都转化成夸赞。三日月低头看鹤丸吃得开心自己也心满意足,这样也不枉费他亲自进厨房的努力了。桌子上摆的所有食物都是他在网上查好的对鹤丸的病有益的,可以说是在他有限的能力下走了最大的心。

        光忠那一场醉酒激发出的大哭算是把心事都疏通了。他再怎么想护着他家小王子,小王子也早晚都得跟别人跑,只不过这一天来得比他想象的又快又突然而已。三日月对鹤丸的好他通过这一阵子的相处也能看得出来,鹤丸跟着他他其实是也不用太担心的,只不过还差心里那一个坎儿,当妈的都这样,现在也算跨过去了。

        小狐丸被光忠拜托送些鹤丸的换洗衣服到三日月家,正好鹤丸的帽子也还在小狐丸手里,就一并送了过去。和泉守昨晚玩得HIGH,直接在片场睡的,今天正好回去捎带小狐丸一程,顺便他也想八卦一下后辈和小王子的情况。

        电梯门打开一半不到的时候先飘来一股浓郁的烤土豆的香气,小狐丸欣慰,想着三日月这是出师了。和泉守刚一条腿迈进三日月家门就看到王子殿下坐在三日月身边慢慢吃着土豆条,三日月在旁边帮他倒热好的低脂牛奶,转手还削起了猕猴桃的皮。那贤惠体贴的样子吓得和泉守差点被电梯门夹。

        “你们吃的这是哪一顿?”小狐丸把装着鹤丸衣服的包放在沙发上,看了眼时间忍不住问。

        “午饭?”鹤丸终于又吃完一根,可以开口说话了。

        “就吃这个啊?”和泉守一脸不可思议,想着三日月也是厉害,竟然拿点土豆就给王子殿下当午饭吃。

        鹤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很好吃啊,你要吃点吗?”

        说着还要把盘子拿起来递给和泉守。和泉守连忙阻止:“您吃您吃。”他可是三日月烤土豆的专家级试吃员,起码好一阵子都不想再吃土豆了。他看着鹤丸吃土豆都吃得这么开心,把小狐丸拉到一旁小声感叹,“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养活的王子殿下。”

        小狐丸本来还带了剧本过来想让三日月看看,这会儿看到他俩这小甜蜜的氛围就没忍心把剧本掏出来。他想着让他们三条家这个大宝贝儿好好谈谈恋爱也挺好的,老是工作也累得慌,还提议三日月带鹤丸出去逛逛。

        鹤丸听了是腰不酸了哪儿哪儿也不痛了,一心想往外跑。他还没有和三日月单独出去过,平时出去都是跟光忠和大俱利一起,主要目的也不是闲逛。小狐丸想了想昨天小鸟先生那身变装有点愁,决定亲自帮他弄个不易被发现的造型。

        鹤丸和三日月这顿午饭一直吃到一点多,鹤丸在三日月洗碗的时候换好了光忠托小狐丸带来的衣服,小狐丸围着他来回饶了几圈,等三日月洗完了就让他从陈衣室里给鹤丸挑合适的搭配。小狐丸叫三日月帮鹤丸把他那象征性的银白头发塞进帽子里,还围了一条极长的围巾,围起来足足挡了鹤丸将近半张脸。和泉守给自己洗了个猕猴桃,一边扒皮一边出主意(纯粹觉得给王子殿下搭配衣服好玩),但是品味太过夸张,被一一驳回。

        和泉守是走在时尚潮流顶端的人,什么诡异造型都大胆尝试过,他不跟不懂艺术的人一般见识,于是专心吃起水果,这会儿才看到三日月耳朵上多出来的那抹蓝。他是个识货人,远远看着就能知道那耳钉不光是价值不菲,还是皇家御用的珠宝商专门订制出来的。和泉守在心里啧啧半天,只觉得被无形秀了一脸的恩爱。倒也是为三日月开心,因为小王子那边也看出来是付出了真心。

        三日月和鹤丸装扮了一番就出门了,留小狐丸两个看家。小狐丸明显也是看到耳钉了,和泉守好奇,问他两个人这样会不会太高调。

        小狐丸听完就笑了:“他俩什么时候低调过。”

        “这算是定情信物了吧,你不怕到时候他们被公开啊。”而且还是那么标志性的蓝宝石。

        “他俩要是想公开怕也没用啊,”小狐丸随手掏了一把梳子顺了顺头发,笑得倒是没点怕的意思,“反正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公开就公开吧。万一有狗仔想闹事,三条也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传不出消息。”

        和泉守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小狐丸:“……你小说看多了吗。”

 

        三日月把车停在了路边,领着鹤丸走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上。鹤丸几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这座城市,四处并不算是陌生,却也充满了新奇。街边的咖啡店在外面也摆着桌椅供客人使用,咖啡的香气充斥了整个街道。有女孩子拿着盛着冰淇淋球的盒子从对面的店里出来,连笑里都带着甜。

        三日月里面穿着米白色针织衫,外面套着卡其色毛呢大衣,简约的灰色围巾随意搭在脖子上,深蓝偏黑的长裤勾勒出两条大长腿,墨镜挡住他那双勾人的眼睛,却依旧引来不少人的目光。鹤丸还当自己变装很拿手,所以把所有引来的目光都归咎到三日月身上。其实有很多女生都是带着他一块儿看的,毕竟两个身形这么好看的男人走在一起不YY一下就太可惜了。

        三日月带鹤丸去看这条街上被称为一景的音乐喷泉,每隔半小时喷泉就会随着音乐变换,时而澎湃时而柔情。鹤丸很喜欢喷泉的瞬息万变,于是三日月陪他等了好几个半小时,听喷泉放完好几首不同种类的曲目。

        鹤丸在喷泉附近的奢侈品店橱窗前看到了三日月代言的广告,比人高大的高清近照把三日月的眼睛突显的更加迷人。鹤丸第一次见那么大的三日月,凑过去看了半天,还说要合影。三日月忍不住笑,拿过鹤丸的手机,却跟他站到了一排,让镜头冲过来,微微弯过一点身子把自己和鹤丸都放了进去。

        鹤丸看了看三日月的自拍也跟着笑,装作抱怨似的说:“我是要和广告照,不是你啊。你看你都把广告挡住了。”

        三日月笑出了声,笑完又装委屈:“鹤跟我照不行吗?我跟他挺一样的。”

        鹤丸装不下去了,笑了一会儿才又半认真地回复:“不一样。”他指了指广告,“那个是大家的三日月。” 然后他站得离三日月更近了些,偷偷去碰他的手,“这个是我的三日月。”

        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恰好又是一次音乐喷泉演出。由于暮色的降临,这次它不仅有音乐相伴,还加上了灯光,绚丽夺目的让许多人忍不住想录下美丽的一刻。鹤丸跟三日月周围已经没人了,三日月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被音乐盖住,就凑过去对着鹤丸的耳朵说:“一样的。”

        鹤丸看到三日月的蓝色耳钉在喷泉的灯光下隐约闪耀着。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侧过头趁着没人看向这边亲上鹤丸的脸颊,笑着说:“哪一个都是鹤的。”

 

        现在是,一直是,永远也都会是。

FIN.

-----------------------------------------------------------------------------------------

这篇、竟然也、填完了——!!竟然有15章,而且平均每一章都是5000+++,简直比室友那篇还不可思议(。一开始只是因为鹤鹤是皇家御物所以想到皇室鹤这么个设定,没想到就这样写了……然而写出来的并没有什么皇室feel,和一开始设定的也完全是两码事,明明想写的是第一章就开始有肉渣的,王子和大明星瞒着所有人偷情的那种背德感(shenmegui)结果写出来竟然这么纯(。

一定是因为我自己太纯了,嗯。

最想吐槽的是这篇的肉真的好难写!!!!!比两个都是处还要难写!!!!就怕一个处一个懂,为了体现三明的懂和体贴我百度了好几个晚上、找朋友问,就想知道哪个姿势最不会受伤(。真的好难啊,肉写完的时候都快凌晨五点多……

其实还有好多想到的梗没写,不过想了想既然都肉了那些用来加好感的梗也就没啥必要了(。本来就计划着肉完就完结的,再写大概会太拖沓了。

接下来应该还要回黑道混(好像说过这话),再不更就坑了(……)很感谢还记得黑道还来催更的太太们!自己写的东西被记得的感觉真的好幸福的,虽然有时候犯懒就不想打开word(。

一度以为这篇写到一半会坑的,毕竟像我这种平民单身狗,哪里写得出王子和大明星谈恋爱呢(。不过竟然写完了,真的很感谢大家来看!尤其是还评论我的太太们!每一条都是动力,让我硬扯到了最后一章——!!谢谢大家!!

新的脑洞早就开了好久了,不过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文笔欠佳,还需要多加修炼,每天都渴望着可以让自己写得东西质量再有所提高一些,所以大概修炼一阵子再继续写(然而并不会有什么长进)

不过像我这种把写三日鹤黏黏腻腻当空气的不写点啥大概会很空虚,所以忍不住就会开始写了,大概(。

                                                   


评论(71)

热度(278)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