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十一/完结)

海归实习理事长三日月X大四少爷鹤丸(简称有钱人x有钱人)
伊达组室友设定
伊达组友情向


有肉,有结尾!我竟然写完了,简直不敢相信!
=========================================================


        鹤丸觉得他跟家长出柜出的太顺利了,回味了一下都觉得不真实,之前那一股子紧张劲儿反而显得是他杞人忧天。五条和三条东扯西扯,从股市扯到度假又扯到某一次游艇派对上的鲜象蚌味道不错。家长都是过来人了,孩子的一个小举动小眼神,他们看了也能懂个七七八八,更何况鹤丸和三日月的腻歪劲儿明显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俩关系不一般。家长们心里早有底,孩子们今天选择向他们出柜,不瞒着他们,也算是对他们作为家长的认可。


        鹤丸妈对五条三条那些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她觉得与其听他们说那些,还不如看他儿子们。她已经很自觉地用上了儿子的复数。


        鹤丸心里解开一个大结,胃口恢复了,现在才知道饿。五条又特地点了几个菜给鹤丸吃。三日月在一旁给鹤丸夹菜夹得不亦乐乎,好像觉得很有趣似的,看见他碗里的快空了,又把转桌一转换了个口味。鹤丸也享受这种服务,基本上用不着他伸手,只顾着碗里的就够了。


        谈事情之前把肚子填饱最重要。鹤丸吃不动了,放下筷子歇了一会儿想着也该跟三日月聊一聊了。三日月服务的细致,还不忘帮鹤丸把茶杯满上。三日月献上的殷勤鹤丸全部收下,可惜鹤丸一向公私分明,收下也不准备买单。于是他喝了口茶,回以同三日月相等灿烂的笑脸,语句里的怨气却还毫无阻碍地表达了出来:“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嗯?”三日月一向精明,装傻的功夫也是了得,看着鹤丸硬是给笑里添了几分无辜。


        鹤丸今天不准备吃他这套:“看着我那么紧张好玩吗!”三条家里的人竟然早知道他们的事了,甚至比他自己知道的都还要早。也难怪三日月似乎没当回事儿,一桌子全是明白人,除了一个瞎紧张的他自己。简直众人皆醒他独醉,鹤丸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越想越不是个滋味。


        三日月“嗯”了一声,看着鹤丸要发作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没有的事。”三日月继续装,他知道他总能装出鹤丸吃的那一套,“鹤不是喜欢惊喜吗,所以我才想着……”


        五条和三条谈论的声音小了,眼睛望过去,纳闷怎么刚才还情深意浓的突然气氛就不对了。后来想想小情侣都这么个相处模式,他们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不觉生出一颗围观的心,顺便回忆一下青涩年少的自己。


        “惊喜!”鹤丸重复着三日月的话,刚想气冲冲地反驳,却发现这个结果确实是挺惊喜的,于是找不到话茬接着数落三日月,一脸不甘心,眼睛却还是放不下面子瞪着三日月。


        “是我错了。”三日月道歉也是一流的专业,时机看得准,态度要把握一个度,表情还要诚恳到可以让鹤丸一下没话说。其实鹤丸早没话说了,看着三日月那张脸想气久点也气不起来,他知道三日月是在照顾他面子给他台阶下。然后他看着三日月抬起因道歉而向下压了一些的头冲着他笑,“为了让鹤感受到我真挚的歉意,你先把眼睛闭上。”


        鹤丸一脸莫名,三日月倒是伸手把他眼睛遮住:“不可以偷看。”


        三日月把手移开之前又嘱咐了一遍,鹤丸只好“行”了几下,三日月才算是放心。


        鹤丸想着三日月大概又要玩什么小把戏,三日月每次都能准备出会让他觉得新鲜有趣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然而鹤丸闭着眼等了半天都没见有动静,是不是被耍了的想法刚有个苗头就感觉左手被人托在了手里。鹤丸下意识想缩手,听到三日月说了句“是我”,才乖乖把手放好。接着他感觉三日月将他的中指和小指轻轻分开,被突出的无名指忽然感到一丝凉意,从指间处一直被带着下移。


        三日月低声说了一句可以了。鹤丸在三日月的声音还未完全消失就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三日月的手离开他左手无名指的一瞬间。是一枚白金戒指。鹤丸的手指很有骨感,又白皙又细长,那枚戒指在无名指上修饰的恰到好处。鹤丸本来也就喜欢简易的东西,三日月挑的时候总想象着鹤丸戴上的样子,选了好久才觉得这款配得上他。


        这已经不是小把戏的程度了。鹤丸甚至都还没找到合适的反应来面对三日月。他直直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向下一看,发现三日月托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戴了一枚,应该是最开头没动静的时候戴上的。三日月的左手由托改握,拉着鹤丸的手到唇边亲吻了一下。


        鹤丸妈看的少女心都炸出来了,心里又开心又兴奋,直伸手对五条又拍又掐。五条感叹他师兄的儿子就是不得了,他儿子这辈子的幸福他是不用愁了。三条则是看得一脸骄傲,觉得自己儿子调情方面也是个优上等,没准儿还能更高,甚至有可能是个无上限。


        鹤丸真懵了,边上人都乐半天了他还没什么反应,他看着三日月对他笑,他也想跟着把嘴角勾起来,可忽然涌上来的全都是惹得他想落泪的感受。也顾不得家长还在,鹤丸伸手紧紧抱住三日月,把眼睛埋在他的肩上。三日月环住他,笑着问他喜不喜欢。


        喜欢,怎么能不喜欢呢。鹤丸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欢,他甚至觉得喜欢这个词已经不能确切表达他现在的感受了。那是比这个词所能描述的还要更上一层的感受,鹤丸想不出别的词,只好将这个词无限叠加让它能达到自己的想法。他想跟三日月说他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又怕张口就哭出来,只好拼命点头。


        鹤丸妈已经把持不住了,说美国可以结婚了,问三日月他们什么时候去领证。五条甚至掏出手机开始查日程,三条笑得开心。三日月也笑了,说至少要等鹤丸毕业了再去吧。鹤丸他爸妈才想起来他们儿子还有学要上。鹤丸好不容易才舍得松手,憋了半天的泪还是把眼眶弄红了,不光眼眶,他现在反应过来了,脸也红得不行。按照他自己说的话,沾上点红色他就是鹤了。


        最后家长们说等鹤丸毕了业再来好好商讨一下这个事,一定下来就得开始筹划,准备都要准备挺久的,这是件大事,为了儿子们能有一生最美妙的一刻,只要有人能办的好他们就请,反正他们付得起。


        鹤丸跟三日月都等上公寓的电梯了才看到光忠的短信。


        【鹤少爷,今天我们都累了想早点睡,九点以后你就别回来了。】


        鹤丸看了下发信时间:八点五十五。深深觉得被坑了。


        “这不是明摆着不让我回去吗,这么嫌弃我!”鹤丸拿给三日月看了,在一旁埋怨起来。


        三日月看完却只是笑着把手机握在手里没有要还鹤丸的意思。电梯到了两个人一起进去,三日月只按了自己家的楼层。随后稍稍低下头又去鹤丸耳边酥他。


 


        “鹤……今晚还想着回去?”


 


不破坏气氛的链接。




                                                                                                                       =FIN=


---------------------------------------------------------------------------


紧赶慢赶我竟然真的在20号之前写完了!!!!


总觉得是印象以来第一次写完的文,而且写这么老长(。


因为太喜欢三日鹤了,所以写着也特别开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没有大家的支持鼓励我也写不下去,尤其是看到评论,每次看到一条都傻乐个半天——真的很谢谢大家ww


说起来完结其实还挺不舍得……纯洁的世界结束了,这篇写完就要回黑道混了(不。


再次感谢大家,以及要是愿意在评论里和我聊聊简直就太感谢了w!


说起来明明是设定是很纯洁的一篇,竟然有两块肉,怎么回事啊……

评论(119)

热度(410)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