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十)

海归实习理事长三日月X大四少爷鹤丸(简称有钱人x有钱人)
伊达组室友设定
伊达组友情向

……我没想到向爸妈出个柜竟然这么难,又超字数了,肉和完结又要往后拖一章(。

本章有五条,五条夫人以及三条的性格私设,可以接受的话请自由地——
=========================================================

        鹤丸很少紧张。从小到大他参加过无数场比赛,登过数不清次数的台,无论是站在数百人面前进行演讲,还是在众人聚焦的舞台之上演奏,他都能从容应对,从未发过憷。可自接了那通电话之后,他神经就没一刻是不紧绷的。光忠专门挑了几个他喜欢吃的菜做,他也只吃了几口就说饱。鹤丸一心愁着见家长的事,在学校见到熟人都没空恶作剧,搞得朋友都担心他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鹤丸甚至还在网上搜到出柜如何应对父母的帖子,看着看着觉得心里更加没底。三日月看他这状态,比以前更是粘在他身边看着他,逮着机会就给他作心理建设。

        鹤丸每天都听三日月跟他说平常心,不需要慌,一切交给他。鹤丸边听边点头,点完又压抑不住内心的紧张,濒临崩溃地坐都要坐不住。三日月把鹤丸因为紧张而冰凉的两只手一起握进手里揉,另一只手臂环住鹤丸,把他左耳旁的碎发轻轻撩到脖子后面,头就凑过去对着鹤丸的耳朵低声讲话。

        “别担心,鹤。有我呢。”鹤丸特受不了三日月老是刻意凑到他耳边放低音炮,听完害得他整个身子都能酥一半。酥麻的感觉分了他的神,紧张感倒确实不如之前那样明显了。三日月也是发现了这一招,这阵子一直屡试不爽。鹤丸被酥完又觉得三日月烦,明明自己正忙着愁正事,他就整天来捣乱。

        这一个星期鹤丸过得心力憔悴,见家长这天还翘了一天课呆在家里调整心态。鹤丸没去学校,三日月自然也就不去了,于是被鹤丸叫下来一块准备。鹤丸觉得这场合是他活这么大最重要的一次了,他把柜子里的几套西装全都拎出来摆在床上。三日月捧着茶杯在他身后看着,时不时啜上几口。鹤丸虽然最近几天似乎是平静了一些,但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心里的焦虑。今天又明显了一些,毕竟只剩下几个小时就要去见父母了。鹤丸一直都不太在意着装上的问题,现在却趴在床沿仔细挑衣服。三日月把茶杯随意放在桌上,从后搂住鹤丸的腰。鹤丸现在都没心情搭理他的骚扰了,只是专心致志地做事,什么反应都没有。

        三日月偷摸想着这会儿倒是个下手的好时机,光是一个念头就让他笑起来。三日月因为笑而呼出的气扫在鹤丸耳后,鹤丸终于停下动作舍得往后看一眼。

        “为什么你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啊?”鹤丸想问这句话很久了。见家长,多大个事儿,而且他俩还是特殊情况,怎么想都能让人觉得心里一紧。三日月倒好,平时什么慢悠悠的步调现在还保持着,跟有点慌了的鹤丸相比,三日月看着甚至比以前还淡然悠闲。

        三日月却似乎就在等着他来问似的,移开几件鹤丸的西装留出坐人的空间,手上稍微使了点力气就把鹤丸拎到床上,然后无视鹤丸的抱怨坐到他身边:“鹤,我们要见的都是我们的亲人。

        “我们两家人,从我们小时候、甚至更早就开始接触了,不是吗?你的家人于我,我的家人于你,都不是陌生的存在。”

        三日月说得很认真,鹤丸听着也渐渐静下来。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继续道:“他们是我们最亲密的长辈。而且,也都有着开明的思想。退一步讲,即使他们一开始不接受,我相信只要好好和他们说,他们会试着去接受的。你觉得呢?”

        鹤丸愣了一下点点头,听三日月一说确实安心不少,但还有一半的心放不下来:“我在网上看大部分家长都反应很大……”

        三日月觉得鹤丸上网查相关资料最后还为之担心的行为简直可爱,不觉失笑:“那都是因人而异的,鹤。”说着他半安慰半鼓励地抱住鹤丸,下巴正好碰到鹤丸的头顶,“你爸妈还有我爸妈,说不定会欣然接受呢。

        “没准吃完这顿饭,我这句话开头就可以简略成‘咱爸妈’了?”三日月故意顿了一下道。

        鹤丸听到“咱爸妈”,心脏仿佛都快要跳出来。这三个字冲击力太大了,还是从三日月嘴里说出来的。鹤丸听了又难为情又高兴,从心里暖到耳根,脸也烫得不行。鹤丸想着他现在的样子一定挫得要死,抓紧三日月的衣服把脸埋得很深,开口声音都是闷的:“……我说你啊,怎么老是能说出这种话,都不知羞。”

        三日月听了又是一阵“哈哈哈”,抱着鹤丸的手臂也紧了紧。

 

        鹤丸他们公寓旁边就有一家五星级酒店。五条为了孩子们方便就选在了这家酒店的顶层。鹤丸和三日月正装出席,许多女服务生看得都直了眼睛。指引他们换乘电梯上到顶楼的服务生假装看楼层,眼珠却早瞥向了这两人。明星不见得比他们好看,模特不一定比他们身材好,小姑娘上班没多久,手一抖还按错了楼层,赶紧转过身鞠躬道歉。鹤丸伸手在错误的楼层按钮上连按了两次,笑着跟她说没关系,还告诉她这样就可以取消。三日月也在一边友好地对她微笑,小姑娘感觉下一秒她就要冲破电梯顶自己飞出去了。

        五条订了个包间,鹤丸站在房间门口拉了一下三日月。三日月握了握那只依旧冰凉的手,鹤丸深呼吸了一次,伸手推开了门。

        家长们还没来,光忠和大俱利下了课懒得回家就直接过来了,现在正坐在沙发上换电视台。两个人把眼光从电视上转到刚进来的两个人身上,看他们穿的这么正式,不觉担心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回去打扮打扮再过来。鹤丸一坐下就开始不停给自己灌茶,光忠表示理解,可还是伸手制止了一下:“你再这么喝下去都要饱了。”

        “嗯,”大俱利一边换着台一边开始帮腔,“等下谈正事你就会老想去洗手间。”

        鹤丸惊得赶紧放下茶杯,他现在大脑几近一片空白,听了大俱利的话还提前跑去洗手间溜了一圈。三日月看在眼里,又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鹤丸回来坐了不到十分钟就又起来绕着桌子走,三日月看了一会儿也陪着他绕圈。

      

      “师兄,你也太厉害了,我都好久没见过一杆进洞了!”门外传来了交谈的声音,鹤丸一下听出来那是他爸。四个人都站在门口等着他们进来。

        “哈哈哈,是个好兆头,今天是要有喜事啊。”屋里几个人都相互看了一眼。事是有的,只是还不知道是喜是忧。

        外面的人一边交谈一边被服务生领了进来。光忠在打招呼的同时看了一眼,鹤丸他爸妈他是认得的,不认识的那位一定就是三日月他爸了。他们三人穿的也随意,鹤丸他妈肩上还挎着一个大包,里面是换下的运动服,应该是刚打完高尔夫回来。她看见他们四个,漂亮的脸上说不出的惊喜高兴,把包甩给五条就走了过来。

        “你们几个又帅了!”鹤丸妈一向热情,见了他们都先是一通抱,抱到自己儿子更是激动的不行,“五条你看,我们家鹤宝又帅了!还穿这么正式呢!” 五条一脸骄傲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儿子。结果鹤丸妈都没回头瞧他一眼,他心伤地只好继续跟三条聊天。

        鹤丸本来还挺紧张,被他妈一搞一半都变成了无语:“……妈你能不叫我那个了么。”

        鹤丸妈选择性地无视了鹤丸的请求,揉了揉儿子的脸又转战三日月:“天哪,阿月都帅成这样了,阿姨要是晚生二十几年一定追你!”五条十分刻意地清了清嗓子,鹤丸也不满地看了一眼他妈。

        三日月笑着道谢,嘴上抹了蜜似的赞美回去,把鹤丸妈哄得高兴极了。五条有点受不了,叫他们快点上座,然后吩咐服务生可以开始上菜。三日月让鹤丸坐在里面,自己故意坐在离服务生上菜近的靠边位置,这样他就可以把椅子往鹤丸那边挪一些。

        几个人先是聊了一些家常,问了问孩子们的生活。鹤丸几个人都是T大的,三条顺便关心了一下他们的学业。光忠趁着吃饭的空档看了几眼鹤丸,他基本上没动筷子,又开始一个劲儿喝水。三日月帮他夹了好几次菜,他也没怎么吃。五条坐他对面,也发现他不好好吃饭了。

        “儿子,你怎么只喝茶啊?喜欢我给你买一箱茶叶带回去,现在先吃饭,啊。都是你爱吃的。”五条这么一说,其他人就都看了过去。鹤丸本来就紧张,被这么一看茶杯都差点放不稳。

        三条看了一眼,忽然开口:“对了,阿月,你不是有事要说吗?”三条的话把其他人的注意力从鹤丸那里转移到了三日月身上。三日月给他爸投以致谢的眼神,随后站起身一脸的严肃。

        “其实今天主要是想跟五条叔和阿姨说件事。”光忠看了一眼大俱利,发现他也在纳闷。为什么只说给鹤丸他爸妈?

        鹤丸抬头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像是感应到了一般,低下头对他一笑。鹤丸觉得现在的自己不能更怂。把他们的关系公开给各自爸妈的事,本该是两个人共同要面对的事。可他现在却因为胆怯而缩在了底下,竟要三日月一个人来解决。鹤丸已经弄不清自己心里这一团杂乱的感受是什么了,他确实紧张到害怕,不愿看到爸妈失望难过的样子,可他同样不想让三日月一个人顶着所有的压力来面对他们。鹤丸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但加速的原因除了慌张,还因他终于下定了的决心。

        “我跟鹤……”三日月刚开口,鹤丸便扶着桌子与三日月并肩站在了一起。三日月没想到鹤丸会有所行动,有些惊讶地收了声音。光忠和大俱利也不禁在心里暗暗喊了一声“WOW”,觉得他们家鹤丸真是长进了。

        “爸妈、三条伯伯,我也有事跟你们说。”鹤丸定了定神,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其实跟三日月要说的是一回事,但是,我觉得亲口跟你们说了才能算得上我在重视它。”

        别说光忠他们,就连鹤丸他爸妈都没见他这么正式的想要跟他们谈事,不觉也都严肃起来。

        “…听着应该会挺吓人的,不过这次我不是想要吓你们……”鹤丸把手指攥紧握成了拳,像是要给自己打气,虽是又停顿了一会儿,但再次出声的语气却很是坚定,“…我喜欢三日月,我、”鹤丸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汗,三日月这时当着家长的面,把鹤丸的手展开握住,手指一下一下擦拭着他的掌心,接着鹤丸的话说:“我跟鹤,我们现在在交往。”

        鹤丸紧紧抓住三日月的手。他没有去看家长们的反应,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已经落下了。至少为了能和三日月在一起,他努力了,无论结果如何,以后想起这一幕的时候他不会有任何遗憾。

        光忠和大俱利简直是大开眼界,同时也被两人的勇气感动的不行。别说当事人,他俩只是旁观都紧张得心扑通扑通的。

        鹤丸给自己预支了好大的勇气才敢站起来说上这么一句,说完他就低下头,眼睛都不敢往上瞟去看家长们现在的表情。三日月握着他的手没有放松力道,让鹤丸感到一阵一阵的安心。瞥眼看三日月的勇气他还是大把,于是他望向三日月,想通过分析三日月的表情来判断现在的局势。然而三日月只是看着他笑,压根没在看前面。

        笑鬼啊,你倒是看眼情况啊。鹤丸忍不住心里抱怨,还想通过眼神交流让三日月帮他看一眼。这时他妈忽然开口,吓得鹤丸把头又重新抬了起来。

        “我可以问吗?”鹤丸妈看了一圈,也不知道是在问谁,“这意思是不是,阿月也要成我儿子了?”

        鹤丸和他的室友们都被她的重点惊呆了。三条宗近哈哈一笑,表示默认。

        “那我和师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五条这样一想还有点小兴奋。

        鹤丸以为他们当他在开玩笑:“我可是认真的在出柜啊?”

        鹤丸妈这时候站起身走了过来,鹤丸早已比她高了许多,但在她眼里他依旧是她最疼爱的那个没长大的孩子:“出柜不出柜的,只要你们过得幸福就好。”鹤丸正想感动一把,就见他老妈转眼兴高采烈:“而且阿月也是我儿子了!鹤宝干得漂亮!”

        五条看着老婆儿子在对面闹,想了一下总觉得不对劲:“师兄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你早知道了?”

        “阿月高中的时候就跟我们坦白过了,家里人都知道。”三条刚回答完手机就响了,还是个视频通话。

        三日月的妈妈和哥哥弟弟都还留在美国,那通电话正好就是他们打来的。三条叫鹤丸和三日月过来,把手机递给了他们。

        三日月拿着手机,视频里的是三日月的哥哥小狐丸,还有弟弟今剑。

        “嘿,三日月。”小狐丸笑得连虎牙都露了出来,“听说你今天和鹤丸要办大事,办得如何了?”

        “你电话打得正是时候,刚办完。”三日月也笑,刚想把前置镜头对准鹤丸叫他也露个脸,结果被鹤丸躲开了。

        “哟,他还害羞哪。”小狐丸笑得爽朗,三日月搂过缩在一边的鹤丸,看到今剑探上前把小狐丸挡得一根毛都没露出来,嬉笑着说:“刚进门的媳妇,都是这样的。”

        小孩子就是语出惊人。三日月听得舒心,鹤丸就不乐意了,抢过手机喊了一声今剑。今剑看见鹤丸就把屏幕还给小狐丸,笑着跑远了。

        “鹤丸啊,”小狐丸对他挥挥手打了个招呼,半认真半开玩笑,“三日月从他高中开始等,等到现在才终于等到你开窍,你可得对他好点哈。”三日月这回倒没等鹤丸有反应,就跟小狐丸招呼一声,把他打发给了三条。

        两人把电话放下的时候,光忠和大俱利早没影了。问了才知道他们说还有作业就先回去了。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不再当电灯泡而已。回到家光忠给鹤丸发了条为被家长认同的两人着想的信息,然后乐呵呵地抢在大俱利前面进浴室冲起澡来。

                                                                                                                            =TBC=

-----------------------------------------------------------------------------------------------

又多写了一章废话,这进度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上课之前完结……

以及大家一定机智地发现了鹤丸他妈其实就是迷妹们的终极结合体(。大家都是她的一部分(什么鬼)有这样的妈又怎怕鹤嫁不出去(。

                                          

评论(54)

热度(269)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