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竟然又是黑道Pa(八)

回家之后规定十二点前上床还不得用电脑,所以用了手机码,不知道读起来会不会费劲,我到时候再调一下……

例行感谢大家阅读到这里!
==========================


三日月搂着好不容易才缓过劲的鹤丸,躺在床上也不想动弹。

“鹤,饿不饿?”三日月想起鹤丸一口没动过的意面,低下头对着埋在自己胸前的鹤丸问了一句。

鹤丸似乎连回答都懒得回,只是轻轻摇摇头,就不再有动静。三日月也想搂着鹤丸就这样睡,可是鹤丸之后肯定要难受。这么想着,三日月最终战胜了自己的意志,有些不情不愿地放开鹤丸。三日月起身翻出干净的被褥把它放到床边,准备叫床上的人去洗澡的时候,却发现鹤丸已经将半边脸陷入被子睡了过去。

三日月俯下身轻轻撩着鹤丸的手,被故意制造出来的痒感让鹤丸很不悦地皱起眉头。

“鹤,起来清理一下,”三日月将唇贴在鹤丸耳边,想法子把他骚扰醒,“不然明天会难受得下不来床哦。”

鹤丸虽然没有睡熟,但还是眼皮都懒得睁开,只是很不耐烦地咂了舌,挥起一只手想把三日月推开。三日月接过鹤丸没什么力道的手,无奈地笑起来。于是顺势拉起鹤丸将他抱在怀里走向浴室。

“……三日月。”

“嗯?”三日月将鹤丸轻轻放进已经放好水的浴缸里,听到鹤丸在叫他,于是弯下身把耳朵凑近鹤丸的唇边。鹤丸这时终于舍得睁开眼睛,抬起胳膊勾住三日月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地抱怨起来。

“你、好、烦。”简直快赶上光忠了。

三日月稍稍拉开和鹤丸的距离好让自己可以看见他的脸,发现鹤丸也在笑着看自己,只不过整个人已经明显累得没什么精神了。

“是是,”三日月又把手伸进水里探了下温度,然后好心地对鹤丸提议,“我帮你?”

鹤丸整个人靠在浴缸的一角,一只手支在浴缸边缘扶住歪着的头,另一只手从水里伸出来摸了一把三日月的脸,“你能保证只帮我清理吗?”

“不能。”犹豫都不带犹豫的,三日月也是实在人。

鹤丸捞了一把水朝三日月泼过去,笑着叫他赶紧出去。三日月看他实在是累得不行,也不再闹,乖乖出去收拾起之前被两个人折腾地很糟糕的床。

鹤丸出来的时候身上随意披着浴衣,连带子都没系。一手胡乱用毛巾擦着头发,打着哈欠爬上了床。三日月伸手帮他擦了擦还湿着的头发,嘱咐他干了再睡。鹤丸轻轻“嗯”了一声,三日月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不过看他样子八成也只是应付一下。鹤丸推了推三日月叫他快去洗,三日月这才进了浴室。

等再回卧室,鹤丸已经睡得很熟了。头发依旧湿湿的,应该是自己离开不久后就已经躺倒了。三日月叹了口气,折回浴室拿了一条干的毛巾准备帮鹤丸继续擦头发的时候,发现鹤丸的手机一直在响。

……还好是完事之后打来的。三日月暗自庆幸了一下,刚把手机拿在手上铃声就停下了。三日月看了看屏幕,上面竟然有四个未接来电,都是大俱利打来的,鹤丸睡得太沉一个都没听到。在自己洗澡的功夫就打来这么多次,大概是有什么急事。三日月这样想着,手机就又一次响了起来。

“鹤丸,”大俱利电话那边的声音明显的气急败坏,“你干什么呢?!”

“啊…抱歉,鹤现在没法接电话。”三日月思考了一下要怎么开口才能不让对面的人在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受到太大惊吓,但对方传来的小小骚动还是透露出了大俱利被吓了一跳。

大俱利接住险些被自己摔地上的手机,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那、嗯,鹤丸在哪儿?…………请问。”

三日月被大俱利的反应逗得笑起来,又为他对自己的这种惧怕感到无奈。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么恐怖,连大俱利都对自己说起了敬语。

“他睡了。”

“啊?”大俱利不可思议的声音传了过来,应该是把手机拿开看了下显示屏,“……睡了?才七点?”

“嗯。”

“能不能把他叫起来,伊达组这边有点事要他处理。”

“唔……”三日月走到床边轻轻理了理鹤丸散在额前的碎发。自己在他身边打电话他都听不见,更何况三日月也不想打扰鹤丸休息,“似乎起不来呢。”

“……?”大俱利毕竟还是年纪不大,鹤丸和光忠也刻意没有让他过多接触大人的世界,也就让他管管组里打架方面的事,所以心理上还算纯情男孩的他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他又受伤了?”

“哈哈…那倒不是。”三日月觉得这孩子太有意思了,禁不住笑出声,“嗯,伊达组出什么事了?不介意的话,三条组可以帮忙。”

大俱利又被惊得没话说。本来打过去的电话被黑道最厉害的老大接通了这件事就不在他的预料之中,现在这老大又说要插手帮忙,事情发展得完全不在大俱利可控制的范围内。这时他突然很想念光忠。也突然明白为什么有时光忠给鹤丸打电话表情会变得很奇怪了。

“是不能让别的组参与的机密?”那边三日月不慌不忙地又问了一句。
“……倒也不是……”
“那么我准备一下就过去。”三日月说完等了一会儿,看对方并没有反应,却也没拒绝,便挂了电话,随后又拿起自己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小狐,吃了吗。——正在吃?那太好了,现在过来接我去一趟伊达组。”



大俱利捧着手机看了好久。觉得这一通电话信息量实在有点大,自己仿佛一下子被传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如今放下电话,才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现实。

“请问……鹤丸先生怎么说呢?”一边的蓝发男子站在一旁看大俱利拿着手机一直在发呆,不禁开口问道。

粟田口家算是伊达组的兄弟帮会。然而它其实并不算是属于黑道。因为除了这位名为一期一振的蓝发男子外,其他主要成员都是未成年。粟田口家与伊达组同样低调,与伊达组成员间的相处模式也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粟田口家是确确实实的一家人。一期一振身为兄长,又当爹又当妈的把弟弟们拉扯大,实在不容易。他在谈生意方面非常的在行,年纪没有很大却也让弟弟们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与伊达组也是因一起谈过生意认识的。

一次伊达组三人去粟田口家作客,烛台切非常欣赏一期一振这样年轻有为的人,再加上鹤丸施展了一发极好的孩子缘,在短短时间里用一些小戏法和有趣的事情就立刻把孩子们迷得不行,半天就已经被孩子们追在屁股后面不停喊着“鹤丸哥”。烛台切抓好机会,表示愿意和粟田口家进行长期的生意往来。

一期一振其实心里一开始是抗拒的。虽然鹤丸他们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但毕竟也确实是混黑道的人,混得还很深。一期一振虽然感谢他们给自己机会,抓着法律漏洞玩了个擦边球,让他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赚了一比大钱。但考虑到弟弟们以后的成长,他并不想和黑道走得太近。

然而一旁的弟弟们听了都很兴奋地跑了过来凑在一堆问了起来:“一期哥,那是什么意思?是鹤丸哥可以经常来玩的意思吗?”

一期一振有些后悔没把弟弟们关屋外玩了。烛台切连忙代替他回答:“是哦,你们鹤丸哥还会给你们带好吃的好玩的过来。”

这下孩子们可急了,围着一期一振炮轰式地询问他为什么不立刻同意,并表示我们要跟鹤丸哥玩,跟鹤丸哥玩,跟鹤丸哥玩。

看着弟弟们一脸恳求的眼神,身为一个把弟弟们放在心头第一位的模范好哥哥一期一振,终于在最后心软妥协了。

于是粟田口家变成了伊达组的兄弟帮派。伊达组也知道一期一振的顾虑,所以也尽量不让他们淌黑水。

这次一期一振来找伊达组,其实是因为家里出了些事情,想请鹤丸动用人脉帮个忙。这对于伊达组来说并不是大事,但还是需要鹤丸过来出个面。只是没想到这次鹤丸没找到,倒是要来一个大号人物。

“三、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十分诧异地重复着大俱利跟他说的名字。他没想到自己会惊动到这么厉害的人物,真是摊上大事了,一下子也有些慌。

“……没事,你别慌。”比起大部分时间还混在白道上的一期一振,知道鹤丸和三日月那档子事的大俱利就显得淡定许多。而且要真是说起来,三日月也早就算是半个自家人了。虽然他自己一开始也不太能接受,“伊达组的事他肯定会办好的。”

一期一振怎么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大俱利也懒得解释:“……总之你先坐一下吧,反正他肯定比鹤丸靠谱。”

另一边,小狐丸在把车停在了三日月家的门口的同时,拨通了三日月的电话。三日月没有接,人倒是直接就从房子里出来了,开了后车门坐了进去。

三日月坐进来就抬头望着二楼卧室,鹤丸睡在里面。他抬头看了半天发现车并没有移动,于是转过头看向小狐丸:“怎么不走?”

“有件事情我挺在意的。”
“你说。”
“你电话里那句‘太好了’,是怎么个意思?”小狐丸转过身有些不满地盯着三日月。饭正吃到一半就被叫出去干活,不说辛苦就算,还幸灾乐祸地称好,仿佛就像是巴不得要打扰自己一样。

然而三日月就是巴不得想打扰他,把下面之仇给报了:“哈哈哈哈哈。什么?”

小狐丸每次听到三日月笑着装傻就来气,他都不知道自己又做什么惹到他这个弟弟了,心里还一丝委屈。明明白天还送了面条给他们吃。

三日月收了笑,他还想快点回去欣赏一下鹤丸事后的睡颜,在外面耽搁太久并不在他的计划内,于是他对小狐丸说:“事办得快我回头请你吃好的。”

小狐丸倒也并不在意吃,好的他自己想吃就去吃了。他只是想搞明白怎么回事而已,于是也就不再说什么,发动了车驶向伊达组。


-TBC-
====================


小小的欺负了下狐球!上次的肉也是卡在下面那里了,啧……(明明是你自己要写!)

评论(42)

热度(212)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