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还是黑道Paro(四)

黑道Paro(四)

 

·例行泪流直下三千尺地感谢大家愿意花时间看我写的文还评论我,超有动力QAQ!(180度鞠躬(你什么构造

 

·一时脑袋短路脱线爷有(。

 

---------------------------------------------------------------------------------

 

                小狐丸没有问话,只是按着三日月的要求几乎脚没离开油门地开着车,一边时不时从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情况。三日月已经用车里备好的医疗箱替鹤丸简单地做了处理。鹤丸后视镜照不到,总之没什么动静,似乎是因超过了体力可以支撑的极限而昏睡了过去。

 

                三日月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鹤丸前额的冷汗,一抬头瞟见后视镜里的小狐丸正在看着这边。于是他略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小狐丸看路。小狐丸也只好把视线收了回来。

 

                “伤得重吗?”

 

                “不算太重。”三日月低头看着鹤丸,把他身上的外套又往上拉了拉,“……但是死要面子忍了好久,血流了不少。”  

 

                “哈……”小狐丸苦笑出声。鹤丸这毛病不是一次两次了,受伤了不喜欢告诉别人,有时候反而会让情况恶化。平时任由鹤丸怎样胡来都能温和地笑着面对的三日月,为这事跟鹤丸吵了好几次。说是吵,其实只是三日月单方面严肃地批评着鹤丸,而鹤丸也只是一脸歉意地笑脸相迎,悉数将三日月的怒火接下。他也是懂道理的,所以每次都尽可能做些让三日月不那么生气的事,反省的态度和速度都好得不行,让人想再发多余的火都发不出来。然而道理他虽然都懂,下一次却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不止三日月,身边的人都被他这毛病弄得头疼,又实在拿他没办法。

 

                三日月不再说话,一直垂下眼睑看着鹤丸。本来就比常人要白皙的脸现在更是透着苍白的病态感,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虚弱的身体被凉风吹了许久,体温也一下升了上来。连唇都泛白了。三日月不禁伸手轻轻附上鹤丸因呼吸不畅而微微张开的唇,之前的不快感与后来源源不断涌出的焦急心痛相比已经微乎其微到感觉不到了。

 

                “还没到么?”三日月望向窗外问了一句。周边的景色由于太过快速的移动很难被看清,不问也知道小狐丸的车速肯定是超了正常要求,不过三日月从来不把这些当作值得担心的因素。

 

                “你就是催我,这车也就能跑这么快了啊……”小狐丸有些无奈,鹤丸受伤他也着急,更别说三日月有多心焦了,可是也真是没办法。再说了,还得在超速的同时保证安全,小狐丸觉得自己也挺不容易的。

 

                三日月开始有些急躁了。虽然外表上看着还是挺沉得住气,小狐丸还是感受到了。毕竟两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小狐丸比三日月年长几岁,按理来说三条组本该由他掌管。他们的父亲也认为小狐丸比起三日月更有潜质,毕竟三日月的性格在他看来太过和善,也觉得他不像是愿意走上这条道的人。然而当小狐丸说自己并不想管这么大个事儿而跟父亲再三请求换个人的时候,三日月没有犹豫地把这个活儿接了。而且干得出乎意料的好。三条宗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儿子比自己了解到的要复杂得多。小狐丸不用管事了,空余时间一下多了起来。他又是那种兴趣多多的人,平时三条组没什么任务,他就出去开开车,在赛车事业上还小有成就。所以三日月这次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请他过来当干部的司机之一,也算让小狐丸的兴趣有了用武之地。虽说这武用得似乎有点偏就是了。

 

                三日月被满满的焦躁感堵得甚至开始沉不下心。他认为时间过得够久了而他们还在车上很不合理。他觉得现在鹤丸早应该已经被送去病房彻底地进行检查和治疗了才对,于是又开口问道:“还有多久?”

 

                距离上一次三日月询问才不过五分钟,小狐丸被催得脾气都快没了:“我再快点咱们三个都得坐救护车过去了,没多久了你再安静个几分钟……拜托了。”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门口,小狐丸车还没停稳三日月就板开锁着的车门下了车,从另一边将事先扶好的鹤丸抱去约好的病房。从未觉得开车这么累过,看见三日月离去的背影,小狐丸发自内心地松了口气。

 

 

 

                医院的停车位向来都是缺的,只不过有关系的话又是另一回事。小狐丸停好车去找他们的时候,只有三日月一个人坐在为照应三条组而特别使用的诊室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小狐丸觉得这个场景很微妙,大概都是看起来有些紧张焦虑的三日月的错。

 

                “你没事吧,三日月。”小狐丸知道鹤丸伤得并不重,所以看到三日月这副反常的模样,相比鹤丸他下意识更加担心起了他这个弟弟。倒不如说,现在三日月这个样子才会让小狐丸想起原来自己才是年长的一方。

 

                “我刚才碰到鹤的额头,烫得好厉害。”三日月摊开自己的手掌看了看,担心全都写在脸上。

 

                “哦……”你在车上不是摸了一路么。小狐丸有些应付似的回应他。

 

                “刚才我虽然尽量放轻动作了,可是抱着鹤到这里一路也不算稳,他都没什么反应。”

 

                小狐丸还没想好怎么安慰他,三日月又开始说起来,“我确实看了他的伤口,没有在要害上,也没有特别严重。可是为什么他动都不动?”

 

                “你累成那样也会没什么反应的。”

 

                “那帮人会不会在刀上涂了毒药?”

 

                小狐丸意识到自己回不回应三日月都无所谓了,只觉得刚才松的那口气又被自己吞了回去。三日月平时可靠到完美,什么事几乎按照他简单的几句安排都可以发展的很出色。而这样一个人,唯独有一个很大的死穴,就是鹤丸。凡是遇到与鹤丸相关的事情,他都会变得不太理智。脱线,这是小狐丸现在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形容词。虽说是有那么一句恋爱会使人变笨吧,三条组的人都认为那只是三日月在恋爱初期才会有的症状,然而这都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三日月还是这个样,有时三条组的干部们想想都发愁。

 

                “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啧,还有,你别拽我的头发。”小狐丸扯回突然被三日月攥住的发尾,有些小火气。三日月小时候一感到不安的时候,就会有这么一个怪癖。在他们都稍稍长大一点之后,三日月大概是很少感到不安,所以就不会再这样了。但时隔快二十年他这个毛病又犯了,让小狐丸甚至都不愿承认面前这个人就是黑道势力最大的三条组、他们的老大三日月宗近。

 

                就在小狐丸觉得自己都要愁秃了的时候,医生从诊室出来了。

 

                医生对他们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失血过多加上伤口感染导致轻微昏迷和高烧。三日月听完没那么慌张了(虽然表面上其实一直挺冷静的),道了谢便进了房间。小狐丸由衷地道谢,恨不得握住医生的手甩几下。

 

 

 

                鹤丸躺在病床上烧了几天,三日月一直坐在他床边看守,也没心情休息。其实他也受了些伤,不过比起鹤丸这些在他看来都不算什么,随意处理了一下便又坐了回来。期间鹤丸迷迷糊糊醒过几次,被三日月喂了几口热水后便又沉沉睡去。三条组的干部轮番过来看望,虽然知道三日月不会妥协,还是顺便劝两句叫他也歇歇。     

 

                第四天的时候鹤丸的烧终于退了。三日月握着鹤丸不再滚烫的手,很开心。干部们也很欣慰,感觉他们正常的老大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鹤丸醒来的时候是一个清晨。三日月在一旁闭目养神。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小狐丸拎着一篮子水果和早餐进来,把它们放在了床边的小桌子上。三日月感觉被自己握着的手微微动了动,连忙睁开眼睛望向鹤丸。

 

                鹤丸的睫毛在颤。

 

                一开始试图睁眼的时候并不顺利,许久未接触过的光源对于鹤丸来说太过刺眼。鹤丸皱了皱眉,本想抬起来的右手被什么握着,于是索性换了另一只挡住了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打开了眼睑。

 

                三日月叫着他的名字,将鹤丸的手握得更紧。小狐丸站在床边微微探过身子冲着鹤丸笑,跟他说了句早上好。

 

                鹤丸跟他们对视了一会儿,还略微歪过头眨了眨眼睛开口,声音还是哑的,听着特别可怜:“……这是哪里?”

 

                “是医院。”

 

                “这样……”鹤丸环顾四周,随后将目光定在三日月脸上一笑,“你们是谁?你刚才叫的名字,是我的吗?”

 

                三日月一瞬间浑身都僵住了。

 

                “你可饶了我吧小少爷,”小狐丸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拍掉三日月要伸过来蹂躏他头发的手,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你伤的是肚子,不是脑子!”

 

                鹤丸听完抿了抿嘴,似乎是在憋笑:“我有可能是烧坏的脑袋。”

 

                “哦,你记得倒还挺清楚啊——”小狐丸看鹤丸在床上笑成了一团,很无语地指了指三日月,“你就别这时候开玩笑了,三日月都要信了。”

 

                鹤丸这才注意到三日月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鹤丸也没想到三日月会信,以前不管自己再怎么闹腾三日月都不会被吓到,这次中招了鹤丸反而还不习惯了。于是回握住三日月有些僵住的手来回摇了摇:“三日月。”

 

                三日月没什么反应。小狐丸在他背后冲着鹤丸摇摇头,叫他好好跟三日月说说,随后抬手比划了一下说自己出去了。鹤丸在小狐丸带上门转身的时候冲他挥了挥手。

 

                “三日月,生气啦。”鹤丸用的并不是疑问句。他侧过身来让自己可以直直看着三日月。几天未进食未走动的身体现在还使不上力气,腹部还有些刺痛,不过并不是无法忍耐的地步。

 

                “别乱动。”三日月本想酝酿一下情绪数落一下鹤丸,却又在鹤丸侧身的一瞬间破了功。

 

                “别生气了。”鹤丸在三日月探过身要给自己盖被子的时候抬起手揉了揉三日月的头。虽然三日月没怎么休息,个人卫生还是一如既往的讲究。他的头发上还有今早用过的洗发露的香味。是鹤丸喜欢的海洋味。其实并没有什么海味儿,三日月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味道倒是挺清新的就是了。他平时对这些并不讲究,鹤丸喜欢,便由着他选,自己有的用就行。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三日月曲了一只手臂,将肘关节支在鹤丸耳边的空位,自己的手就压在鹤丸散在枕头上的碎发上。这个姿势拉近了他与鹤丸的距离,也让鹤丸手伸得不那么费力。

 

                “嗯……不该装失忆吓你。”感觉被自己手圈住的三日月有要起身的意图,鹤丸赶紧使了点残留下来的劲儿把他压下来,两手抚了抚三日月的背立马改口,“好了好了,是我不该瞒着你受伤的事,我错了。”

 

           感觉三日月叹了口气,有些像失了力气的把脸埋在鹤丸的脖颈里,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要是真觉得错了,就不该有第二次。你自己想想这都第几次了。”

 

                明明想帮着光忠帅气地报仇,结果还是因为大意被捅了一刀。虽然凶手已经在后一秒就被自己解决了,鹤丸还是觉得这件事说出来并不光彩,于是声音小的类似嘟囔了一句:“我也没想到会被暗算……诶,你别咬我、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怎么样?”

 

                三日月抬头和鹤丸的眼睛对视着:“这是你说的。”

 

                鹤丸一脸真诚地点了点头。

 

                “不是最后一次怎么办?”

 

                “我通宵服务你。”

 

                三日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听起来虽然不是什么坏的惩罚还福利满满,他却只是沉默了半晌才开口:“对了,烛台切在你昏迷的几天里面恢复意识了。”

 

                鹤丸听了开心地想要立刻就下床去找烛台切,被早就料到的三日月果断地用很轻柔、现在的他却没法反抗的力道按在床上:“等你完全恢复了再过去,不然还要让大病号担心你这个小的。”

 

                鹤丸觉得有道理,终于准备老老实实地养伤。三日月把他慢慢扶起来正要喂他喝点粥,门被敲响了。三日月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低着头,皮肤有些黝黑的青年。听到鹤丸在里面跟他打招呼,他才抬起了头。

 

                                                                                           

 


 

                                                                                              =TBC=

 


 

感觉这次写的超多……废话也好多……T-T谢谢大家花时间阅读!

评论(40)

热度(212)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