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月大夫和鹤少爷(7/完结)

哇没想到又完结了一篇,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比心!

=================

        鹤丸和三日月急急忙忙赶回家,看到的狮子王已经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他眼里爬满血丝,眼底黑沉沉的一圈,那一身用不完的朝气和喜气洋洋的样子似乎只在这一晚上便用光了。他昨天和Surprise在离鹤丸家不远的海景公园溜达了半圈,下午还一起在沙发上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无论怎么喊都得不到Surprise的回应,鹤丸家楼上楼下他都找遍了,连地下的娱乐间也翻了又翻,却再没找到狗爷爷的影子。他害怕Surprise是偷跑了出去,还在外面找了一夜。所以他连三日月发来的信息都没有机会看,就更不用提回了。

        赶回来的时候是三日月开的车,鹤丸腰难受得不行,又急得要死,是完全不适合碰方向盘的状态。三日月一手开着车,另一只就牵住鹤丸已经冰凉的一只手摩挲,却也没让鹤丸的手温升上去。三日月又何尝不急,只是他若表现得急了,鹤丸十有八九是要崩溃的。

        但当鹤丸看到狮子王这么憔悴的样子,他还能把那么焦躁的心情全都压在心底,还反过去安慰比他还崩溃的狮子王。这时候他就有了大人一样的担当,更何况按照狮子王的说法,Surprise是在家里不见的,他虽然是条蛮聪明的狗爷爷,还不至于擅自去开鹤丸家的门。于是鹤丸摸摸狮子王头上甚至都失去了光泽的小金毛说:“别急,我们再找找。”

        这套大房子是鹤丸爸妈很久之前买下的。四周的风景极好,一年四季总有不同的景可以观赏。这样好的景观归功于它地理位置离市中心很远,一家子也就周末和放假的时候才会过来休息休息。现在老两口去国外浪了,房子就交给鹤丸和三日月这小两口打理。鹤丸和Surprise年纪都还小的时候便在这儿一同耍,也算是在这里玩到大了。

        Surprise还是只小狗的时候就及其热衷于跟鹤丸玩捉迷藏。什么沙发靠垫的后面,被褥的底下,楼梯下方的小隔间或地下的储藏室里某个盒子的里面,Surprise都藏过。随着阅历与年纪的增长,他藏得也就越隐蔽。鹤丸为了找他,也因此知道了房子里许多可以藏身却不易被发现的地方。比如狮子王就不会知道二楼的书房有一个藏在窗帘里的小角落,既可以从那里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外面的风撩拨海面,也可以在海面波光粼粼地闪动时躲在那里看书,可以算是鹤丸和Surprise的基地了。书房的窗帘很厚,及地,还分了层,再烈的阳光也能完全遮挡住。如果把所有窗帘完全拉上,这个帘子所包围住的角落就仿佛有了墙,恰好留了这一小方天地给一人一狗。鹤丸也是那天找Surprise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类似观景台一样的地方,索性拿了书,抱着狗坐在那个角落里读起来。书柜是靠背,抬眼又是一望无际的海,鹤丸觉得Surprise也是很会享受生活,不枉他给取这个名字,也给他带来这么个惊喜。

        那天的书正好在最精彩的地方,鹤丸看入了迷,连妈妈喊他吃饭都没听到。而进了书房来找他们的妈妈也忽略了这个小角落,刚要着急,Surprise就先从窗帘里跑了出来对她摇尾巴,妈妈这才找到了还捧着书的鹤丸。于是Surprise立下了找到鹤丸的功劳,而明明是来找狗的鹤丸,最后却被记了一过。

        今天的阳光温柔,风也温柔。海面被染成淡淡的金,偶尔飞过海鸥。鹤丸扶着柜子跪在地上,像以前无数次那样抬手轻轻把帘子掀出一条缝,然后钻进半个身子,笑着对里面的Surprise说:“找到你咯。”

        Surprise看到鹤丸,眼里像这一天的风与阳光,还闪烁着不舍的光。

        “呜呜呜呜呜呜惊爷!!!您哪儿去啦!!!您可吓死我了!哎哟喂!!!”狮子王看到鹤丸脚边的Surprise,抱着他惊爷的脖子眼泪唰得一下就掉了下来。他也是害怕极了,但是因为放了心,哭声里又重新有了精神。鹤丸给他抽了一打纸巾,还帮他擦擦眼泪,觉得人家好不容易来帮次忙还给吓成这样,实在过意不去。

        三日月看着鹤丸叫狮子王擤鼻涕,给他倒热水喝,末了还变出一盒冰激凌来,完全把狮子王当小孩子哄。狮子王倒也挺吃这一套,把冰激凌吃完时心情也平复了不少。他又抱了抱Surprise,就说要走了。他还有事情要在今天晚上之前完成,过了这么慌张的一晚上,实在该赶回去做事了。

        狮子王一走,家里的热闹气氛便一下子少了许多。有鹤丸在,其实本不该少那么多,只是他现在坐在地上望着静静趴在地上的Surprise一言不发,连哄狮子王时的心情都不太有了。

        鹤丸的手放在Surprise身上,一下一下摸着他有些厚重的毛。Surprise最近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也十分不爱动了。他盘里的食物越剩越多,水也不见他喝。鹤丸跟三日月仍旧每天辛勤地给他换上新的,哪种口味、哪种牌子的似乎让Surprise多吃了半口,都细细记着。

        三日月知道的,Surprise年纪大了,总要有那么一天。三日月也明白鹤丸比他更知道这些。鹤丸早几年前单是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就难过得眼眶都会红,如今还能哄哄狮子王,实在多亏他这几年已经做了不少心理准备。三日月走近鹤丸,鹤丸看他一眼,身子就靠在三日月身上。三日月觉得现在鹤丸比任何一个孩子还更该哄,可他开不了口。鹤丸尚且表现得坚强,三日月不想破坏他堆砌了几年才沉淀下来的这道墙壁,就只伸出手顺着鹤丸脸颊的线条抚摸,三日月摸得很轻,摸到下巴,鹤丸还笑了。

        他抬头,下巴抵在三日月身上开口:“我们去海边吧。Surprise喜欢海。”

        三日月望着他蜜一样的眸子在眼前闪烁着,撩开鹤丸的刘海也笑了,点点头说好。

        Surprise连走也费劲了。所以三日月负责开车,鹤丸就负责抱着狗爷爷,带他在公路上看海。鹤丸把车窗完全打开,让风灌进车里。看海吹风,这都是Surprise平时最爱的。鹤丸搂着他,问他开心吗。

        Surprise的毛都被风吹乱了,鹤丸一下一下给他梳着,梳完又乱了,他便一直这么梳着。Surprise平时安静居多,怕是看到海吹了风依旧喜欢,还叫了一声。鹤丸当他是开心,就笑了,说我也好开心,和Surprise的每一天都好开心。

        之后Surprise还下了车,靠自己走到了海边。他最爱追着海浪跑,也喜欢在海浪追回来的时候逃得远远的。但他现在跑不动了,就任由海浪将他打湿。三日月和鹤丸跟在他屁股后面慢慢走。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鹤丸故意放慢了脚步,等沙滩上留下了三日月的脚印,他再踩上去。他和三日月的个头虽然差的不是太多,可体型不是一个号的,所以三日月的脚印就能游刃有余地包住他整只脚。鹤丸还想着去踩Surprise的爪子印,脚还没碰到地,海浪却忽然把Surprise留下的都冲刷掉了。

        第二天,Surprise又躲了起来。鹤丸没在小基地里找到他,最后是三日月在后院的角落里发现的。他睡得很安稳,能一直这样沉睡也不会太痛苦。鹤丸最后拥抱了他,眼睛是干的。这比他想象了无数次那么撕心裂肺的这一刻要平和太多。

        三日月下班后,鹤丸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相册。那是一本专门记录他和Surprise的相册。鹤丸招呼三日月坐到旁边,给他绘声绘色地讲Surprise还是小奶狗时的事。照片上记载着一幕幕他们一起惹下的祸,一起享过的乐,回忆起有趣的事他还不由得发笑。笑着笑着,他便没声了,故事也戛然而止。

        三日月今天本还想请假陪鹤丸,可鹤丸没让。鹤丸自己找人处理Surprise的时候都还没什么事,顺便还收拾了Surprise常用的一些东西到储藏室。他一个人去了书房,在书柜里找到了这本相册。他坐在角落里看,看到一半又回到厅里等三日月回来。

        他以为自己真的足够坚强了。都说狗是怕主人伤心才躲在隐秘的地方独自离开,鹤丸不想Surprise担心,怕他也难过,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哭。可等三日月坐在他身边,静静听他讲故事的时候,他讲着讲着却眼眶泛酸,再说话便要哭出声来,才紧紧抿住了嘴,任眼泪大滴大滴地划过他的脸掉落在相册上。他赶紧扯过袖子擦,堆砌多年的那些似乎顽固的墙轻易便灰飞烟灭。

        三日月把他拉到怀里,鹤丸抓着他的衣服还想忍着不出声,眼泪却止不住地打湿了三日月的前襟。三日月紧紧抱着他,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跟他说:“乖,哭吧,哭出来没事的,Surprise不知道。”鹤丸便再也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在三日月怀里哭了好久好久。

        最初的几天,鹤丸还不习惯没有Surprise的日子。他还想着要去给狗盘换粮换水,等意识到一直摆在那里的盆被收走,又要掉眼泪。十几年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刻,鹤丸有一阵子听到最喜欢的惊喜二字甚至都要难过。

        日子还要继续,夏天在蝉鸣声中走近。几个月的缓冲,鹤丸总算也走了出来。很快便到了他的生日。适逢他今年生日碰上周末,便约着大俱利和光忠去大房子里开趴。三日月早上接到加班的电话时还压在鹤丸身上,鹤丸怕三日月心里不舒服,等他放下电话便把他勾下来亲了个爽,才说:“你多救些人,我就多高兴些。”

        殊不知什么加班都是幌子,等光忠和大俱利到齐没多久,门铃也响了。两个人抢着去开门,最后护送着三日月到鹤丸面前,鹤丸看见三日月先是吃惊,看见三日月怀里的就再说不出话。

        三日月的怀里,躺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狗,品种和Surprise是同一个,不如说简直和Surprise小时候长得没有差别。这是三日月的主意,大俱利和光忠负责帮忙和三日月在各个店里找这么一只小狗。正因入世不久,对身边的一切才充满好奇,小奶狗在三日月怀里直扑腾,一点也不老实。鹤丸怕三日月抱不好,这才回过神把小狗救到怀里。

        三日月看着对小狗爱不释手的鹤丸,非常满意自己今年的这个主意。光忠和大俱利分别也准备了小狗的新家和用品,可以说是非常的知情与配合了。

        “生日快乐,鹤。”三日月搂住鹤丸亲了他一口,又伸手跟鹤丸一齐逗着小奶狗,在另外两个人眼里简直就是一副教科书式的刚当上爸妈的氛围,“起个名字吧?”

        鹤丸拉住三日月的手,想了没一会儿就说:“现在是六月,就叫蝉羽吧。”

        大俱利和光忠不知道这么起名字是什么梗,也就更不知道,三日月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会忽然又深深地吻上了鹤丸。

        他俩不想看基佬感动深情地接吻,于是默契地扭过头改看桌上的蛋糕,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始吃嘞。

END

-----------

起初为了赶上三日鹤日开了这么一个坑,没想到竟然写到了7!下次绝对不能这样了……不过在三月的尾声结束了,也算非常圆满!这一篇算是在我人生里比较特殊的一个月写出来的了,也算是很有纪念意义!

三明抱孩子这个场景两年前就想写,没想到真的写了,还写这么长……所以就当这篇的主题是孩子吧!(哪来这种东西!)虽然不是ABO真的生不出娃,不过最后一起养三日月给鹤鹤买来的小狗,也算半个娃了!其实这个梗原本想用在皇室那篇,不过还是算了,薯条就无忧无虑地陪着小王子吧。

然后我写完了国服还是没三日月。但是我好像不生气了。

呵呵。

才怪啊!!!!!!!!!!!!!!!!!!!(摔

评论(15)

热度(169)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