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月大夫和鹤少爷(5)

最近竟然都在手机上写了……
哎呀,果然超了字数,没开上车,下章下章吧!(。
======

鹤丸在车库旁的杂货间找到了车上专用的儿童座椅。大俱利望着鹤丸张罗三日月把座椅弄好,实在还有一件事想弄明白:“你之前为什么要管我要照片?”

“啊,因为小俱利拍得很好,我拿给三日月看看呀。”鹤丸是真的忍了好久才没当众就夸大俱利摄影技术好。那采光、那取景,即便是专业摄影师,都不一定能抓拍到那么温柔的三日月和那么可爱的小公主,两个人靠脸和亲切的小互动营造出的童话气氛,鹤丸看了都想做屏保。他帮着三日月把Almira安顿好,钻出他用自己赚来的第一笔钱买给三日月的车,笑得无辜,夸得真诚,压根没有反省的样子,简直是十分的过分了。

大俱利和光忠脸上一热,都气不过,觉得实在该采取些措施。于是一人麻利地从后架住鹤丸往后拖了几步不给他动,另一个就默契地伸手,毫不留情地在鹤丸身上挠起了痒痒。一会儿又互换位置,进行下一轮进攻,如此循环。

天地都不怕的鹤少爷,最怕两样东西。第一怕无聊,这个众所周知,他要是觉得无聊了哪怕几分钟都觉得世界要塌了。而痒,则是鹤少爷第二怕的东西。他那小身板本来就没多少肉,还全是痒痒肉,敏感的不行,别人只要对他做要挠的动作他就能笑好久。所以光忠和大俱利被他整得过了,他们不打不骂,也可以让鹤丸流着眼泪喊救命——尽管是笑出来的。

三日月站在Almira边上看两个人对鹤丸施以酷刑,听鹤丸在那边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喊饶命,也跟着鹤丸一起傻笑,直到被鹤丸点了名才知道过去帮人家一把。三日月把鹤丸救回来的时候,鹤丸肚子都快笑出六块腹肌,又酸又疼。三日月说要给他摸摸揉揉,手才伸出去一半又惹得鹤丸笑,躲来躲去直接笑到三日月怀里去了。鹤丸打掉三日月的手,笑得说话都不利索,喘着骂三日月是故意的。三日月笑着把那只手又抬高些,帮他擦擦眼角笑出的泪花没说话,因为他确实有想加入光忠和大俱利的心。

三日月从后搂着鹤丸,还偷偷凑过去咬人家耳朵,等到松手的时候鹤丸把气都喘匀了。光忠和大俱利才不爱看基佬腻歪,早就钻进车里陪Almira玩去了。几个人终于闹够了,三日月和鹤丸开始商量谁开车。鉴于三日月有开着导航还把去超市五分钟的车程开成市区半日游的前科,鹤丸还是毅然决然地拿走了车钥匙。

Almira无疑成为了这天迪士尼乐园里最闪亮耀眼的一颗星。她闪亮,因为她模样实在可爱,身上穿着鹤丸出差回来给她特地带的小公主裙,再有光忠一双巧手给她编好的小花苞头和精致的头饰,见到她的人都会忍不住再多看一眼。这样的小宝贝儿,就该生活在这无忧无虑的童话世界里,沾不得一点其他惹人烦恼的俗世尘土。别人来这园子里是客,她就是主,跟狮子王一样到了这儿得用“回”。

而她耀眼,则是因为周围给她护驾的几个叔叔。虽说这几个宠她上天的叔叔们在她眼里可以说是见怪不怪,可在别人眼里绝对不是。再怎么说,鹤丸几个也是模样身材兼具的大帅哥,种类还各有不同。比如沉默寡言内心善良,极受高中生妹妹们青睐的大俱利;比如体贴细心,牛郎气息满满的光忠;又比如听说很沉稳善良乐于助人的羊系基佬鹤丸和他传闻声音磁性对恋人充满执着的犬系男友三日月,哪一个都是会赚取一大票回头率的极品。所以当他们围着小公主站在一块儿的时候,自然更是无限耀眼。

也不知道鹤丸是从哪个不知情的小姑娘小伙子嘴里听来这么一个羊系犬系的说法,自那以后就整天以稳重成熟自居。光忠看着前面抱着小公主、送着胯叫三日月从他裤兜里掏手机给几个人合影的鹤丸,实在觉得他差稳重成熟八杆子还多。光忠心里还有些对不住三日月,所以当三日月明明摸到手机还要在鹤丸兜儿里偷着摸别处的时候,他选择强制性理解——犬系男友摸摸自家羊的腿,拍拍羊屁股,何罪之有,这恩爱的事,又怎么能叫耍流氓呢。

Almira是今天的主角,自然就要委屈几个大老爷们儿把活动范围锁在最童话最梦幻最儿童的主园里。其实说委屈倒是言重了,他们玩不了那些刺激点的游乐项目,看小公主开心就也满足了。鹤丸少爷出身,出手免不了大手大脚,面对宝贝儿公主就更是挥霍,基本上小公主稍微对哪只玩偶起了点哪怕并不明显的兴趣,他就已经随时准备好掏钱包了。给孩子买东西是他和三日月目前格外喜欢干的事,他俩自己弄不出孩子,就把爱全寄托在小侄女身上,以至于他们这种行为就到了极端的溺爱,连光忠都看不下去了,为了小朋友的教育也不能这么宠着。于是他问,“Almira最喜欢哪个呀,我们只买最喜欢的那一个好不好。”

Almira一只手被三日月牵着,抬起小脸儿看鹤丸把方才自己摸过的望过的公仔都一股气塞到大俱利怀里,咯咯笑了,过了一会儿才说:“我都不要,喝丸不要买啦。”

光忠瞬间就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又从手边拿过一个公仔递给大俱利。大俱利快拿不住了,可因为抱着的都是给小心肝儿的玩具,竟然意外地连白眼都没翻。只是他比其他几个大人在Almira面前更能保留一丝理智,还能弯下身子十分有大人样儿地对她说:“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吗?”

Almira放开三日月的手,从大俱利怀里拿了一些抱着,却是转身把他们都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大俱利意会,便陪着她一起放。看着两个人合作着把那一大堆公仔又放回架子上的画面,光忠和鹤丸感动地都要掉眼泪了,怎么这么有爱的。三日月伸手揽过鹤丸,心里也感慨,这大概就是为人父母在看到孩子懂事贴心时的感性一刻吧(小狐丸:等等孩子可是我的!)。大俱利放完玩偶,感觉背后一阵恶寒,转过头看见三个沉浸在自己戏里的大老爷们儿,十分想在他们额头上分别刻上神,经,病三个大字。

大俱利摸摸Almira的头当作夸奖。Almira拉了拉大俱利的小指,大俱利便蹲下身把耳朵送过去。Almira悄悄问他:“我可不可以要别的呀?”

小公主今天还是小寿星,本就该买礼物给她。她既然自己开口,大俱利当然毫不犹豫地点头。Almira拉着他走出了礼品店,指着不远处拿着一大束卡通气球的工作人员说:“我想要一个气球,狐狸的那种。”

在Almira这个年龄,这么懂事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她从不哭闹,乖巧地反倒叫人主动掏心得疼。她一手牵着大俱利一手抱着狐狸气球回去找鹤丸他们的时候,鹤丸就知道她心里还是想爸爸了。鹤丸偏头看向三日月,没有说话,三日月却心照不宣地对他点点头,悄悄在下面扣住他的手,一下一下摩挲着不知劳苦为何的少爷手背上应有的细皮嫩肉,让他别担心。这些小动作没有一丝声响,以至于站在一旁的光忠压根没有注意到,只留意面前那对十分符合迪士尼画风的兄(?)妹俩了。

小公主对这个尼克气球爱不释手,直到天暗下来的时候,她都还一直小心地将它抱在怀里。夜幕降临前乐园播起了狮子王的主题曲,鹤丸专门用三日月的手机给狮子王发了一段过去,想象这小狮子收到大神发来的小视频会不会要激动地在地板上翻几个跟头,狗爷爷估计又要嫌小朋友闹腾。然而过了一会儿狮子王也没回信,这就很不正常——狮子王对三日月的崇敬之情还体现在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做到秒回信息,都不知道这孩子谈恋爱以后能不能做到这么勤奋。鹤丸帮三日月卖萌,又给狮子王发了一个小兔子表情才把手机还给了三日月。自从Almira和他们住了一阵子之后,这手机里就被装满了一票的小猫小狗小兔子。他俩平时还算是十分不gay里gay气的基佬了,这带了几天孩子,gay气就全都被呈现在表情包上了。

夜晚的迪士尼比起白天更像是脱离了人间,如梦如幻的灯光点缀着整个乐园。悠扬轻快的乐曲在耳边轻轻演奏,街上还有着淡淡甜美的香草味,由人们的欢声笑语汇聚成的幸福洋溢在园内各处,让人暂时忘却了一切烦恼。

迪士尼的烟火从来都是不可错过的美景,人越聚越多,都在等待着不久后那场仿佛并不属于现实世界的梦幻演出开始。多亏了有光忠和大俱利帮忙照看孩子,三日月和鹤丸这会儿终于还能够久违的亲近一下。这两个人喜欢合伙欺负小狐丸,看他担心就想逗他,真在孩子面前他俩却比谁都自觉,在家里亲个嘴都偷偷摸摸。趁着Almira坐他们中间目不转睛地看动画片才悄悄躲到人家背后碰碰额头嘴唇儿的权当偷腥了,活脱脱像一对怕被家长抓早恋的青涩小基佬,别提什么色戒了,就是连啥山楂树里的影后,都不见得能有他们这阵子纯。

光忠个子最高,于是让Almira登高望远的任务就落到他头上。大俱利帮小公主拽着气球线,让气球飞得不那么高,保证她能安心看表演。

灯光与烟火如期降临,随着乐曲节奏与旋律的变化而起舞,每一惊艳过场都引起人们的惊叹。烟火踩着鼓点在眼前绚烂夺目,就是不曾有什么对这些物件感兴趣的少女心,也看得鹤丸几个人心下感动。

城堡上正诉说着美女与野兽的传说,在干净的钢琴独奏下,贝儿身着最美丽的舞裙与野兽共舞,温柔又深情。配乐是最经典的那一首,却不是最熟悉的一个翻唱版本。女生干净柔和的嗓音伴着温暖的琴音,没有一丝杂质,连风似乎都吹得缓了。无论是有这一副嗓音的人,还是能让这样沁人心脾的旋律从指尖流淌的人,想必都是极温柔的。

人类是对美的事物基本上不存在什么抵抗力的生物,而又那样希望立即将喜爱的东西分享给最亲密的人。城堡上的光芒与点亮它周身的烟火自然美得叫人喜爱,所以它们在鹤丸的瞳孔中闪耀时,鹤丸最想分享给三日月。他伸出手想去找三日月的,却恰好在同一时间被包在温暖的手心里。

鹤丸侧过头,三日月眼里浅浅的笑就代替了那些灯与火。一瞬间,一团火在鹤丸心中燃烧,而周遭那些令人惊叹的美,在三日月面前也不过是消失殆尽的火星,再不足为奇。

烟火再美,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可三日月的手心这么暖暖地牵着他,眼里深深地盛着他,鹤丸就知道三日月是永恒的,会陪他到看不见的尽头。三日月也这么美,美得叫鹤丸喜爱到骨子里。这是三日月给他独一份的美,他绝不肯跟人分享的。

贝儿与野兽交换了真爱之吻,三日月和鹤丸的唇在灯光暗下的一刻也触碰在一起。鹤丸分开前还看三日月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在自己眼前忽闪,自觉把野兽的角色坐稳,还把自己给逗笑了。

重返现实后,实在也不算早了,几个人便带着Almira回酒店。鹤丸之前招呼好的,等小公主回房间,便有人穿着布偶服来给她过生日。米老鼠唐老鸭给过生日,这是多少人梦想过的呀。所以当这些成精了的动物们把大蛋糕推到Almira面前的时候,这个大蛋糕怕是已经在许多羡慕的眼光里成为过焦点了。

Almira在吹蜡烛之前还抱着尼克气球,愿望说出来就不灵的念头Almira还不懂,她现在的愿望只要说得出来的基本都会被实现。

Almira闭上眼,双手握在一起,诚挚地许愿:“希望爸比和妈咪也可以和我一起过生日。”

鹤丸在她要睁眼的时候轻轻捂住她的眼睛故意问:“Almira刚才的愿望是什么?我没有听清耶。”

Almira乖乖又说了一遍:“希望爸比妈咪和我一起过生日!”

鹤丸说:“那Almira把眼睛闭好,我数到1你再睁开哦。”

Almira点了点头,鹤丸把她抱在自己怀里,慢慢从3数到1。

“祝Almira生日快乐!”除了鹤丸,三日月、光忠和大俱利都站在她的两侧。而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小狐丸和她的妈妈。

————————
其实本来想这章刚好写到肉,来卡一次肉的!厚道这么久我都没卡过呢!结果实在是超字数超到不行了,自我放弃……哎
推荐大家听手岛葵的Beauty and the beast,我就是听到她这个版本的时候觉得世界都特别温柔,虽然为了构思到写文现在都听腻了(喂

评论(12)

热度(138)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