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月大夫和鹤少爷(4)

嗨呀我觉得我简直是劳模,都被自己感动了,这病床上搞的文艺活动我得专门弄成一章发
======

真相只有一个,而很显然,光忠和大俱利就是在鹤丸的引导下完全偏离了这个唯一的真相——并且这个鹤丸还是知情的。他之所以按着两人的剧本走,纯属是灵机一动(自认为)想看看他俩受到惊吓后的反应。所以当光忠和大俱利在门口看到那个十分可爱并眼熟的小娃娃抓着来给他们开门的鹤丸的裤腿、还抬着小脸儿大眼睛眨巴眨巴好奇地望着他俩的时候,他们之前有多想找三日月算账,现在就有多想在鹤丸身上来几拳。

光忠和大俱利真是白白替他担心了这么久,虽说这个结果比他们预想的每一个都要好太多,到头来却只有他俩被耍的团团转,这谁能不气。光忠现在的状态就处于把钱汇给骗子后一秒的恍然大悟——若是三日月真瞒着鹤丸已婚生子了,他鹤丸还能像在酒吧那样淡定,保不准就是世界末日要来了。大俱利就没这么好对付,无论鹤丸怎么跟他道歉,他还回去的只是一个非常娴熟的大白眼——他为人老实,即使被鹤丸从大学整到现在,也还是十分义气地上套,而每每这时候他只能生闷气,他恼鹤丸整他,更恼又被鹤丸整到的自己,于是次数多了,这个白眼他就翻得非常的专业,既能让鹤丸感受到他的不满,也可以翻得快狠准,不影响美观。

光忠心里这悬了好久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有心开鹤丸玩笑:“你俩什么时候生的孩子,都没告诉我们。”
鹤丸弯下腰轻轻揉着小娃娃的脸,笑里的温柔不比照片里三日月的少,这父爱里又惨杂着母爱的光辉洒了鹤丸一身,一瞬间光忠都快以为自己这玩笑话其实是真的:“Almira,你跟光忠叔叔说你多大了呀。”

小娃娃伸出手,收起了拇指,四个粉嫩的小手指头伸得直直的,随后想了想又摇摇头,把手放下说:“五睡!”
那奶声奶气又甜糯糯的声音,连大俱利听了心都化得一塌糊涂,更不要说光忠了,连忙蹲下身夸小宝贝儿乖。鹤丸把她抱在怀里还补充:“就是五年前生的。”

“我信了——信了你的邪呀。”光忠一巴掌就要糊在鹤丸头顶,又想起小朋友在,就轻轻在鹤丸头上拍了一把,语气都转成十分柔和后才婉转地骂道。

这小女娃呢,自然不是三日月或是鹤丸任何一人的。她是三日月他亲哥哥小狐丸家的娃,是三日月的小侄女儿。小狐丸也的确把她当小公主养着,什么都给最好的,连名字Almira,都有公主的寓意在。光忠和大俱利对三日月家里情况了解的甚少,鹤丸又是独苗,因此谁都没有往两方的家人身上想。

三条家世代从医,唯独出了这么一个小狐丸,从医学院毕业后却从商搞外贸去了。他这样的工作还是挺忙的,常年往外跑,可能他这一天还在某地,过两天再联系,就已经在另一个时差不同的城市里谈事去了。而孩子她妈呢,日子过得又十分潇洒。尽管已经做了妈妈,和小女孩还是没什么太大差别,妆容该嫩嫩,身上套着的也都是价格不菲的潮牌。许是因为小公主的亲舅舅在娱乐圈里混得还不错,公主妈对这圈子了解感兴趣些,即使生完小公主也还和以前一样要跟着小年轻们到处追星去。小狐丸对家里的大公主和小公主都是百般谦让宠爱,因此在他要出差、大公主又要出门看明星的时候,这照看小公主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他亲弟弟和弟夫这对善良的基佬身上。

三日月从小狐丸怀里接过小公主的时候,这当爹的还是放心不下。他也不是会把心里想的藏着掖着的人,微微皱起来的眉头十分明显地在替他表达内心的不安:我感觉这俩基佬不是很靠谱。

这两人的不节制他是见识过的,就看这个鹤丸,长长白白的脖子,偏偏在根处生了草莓印儿,还新鲜着。把这玩意儿种在他脖子上的人正抱着他家小公主,而这被种的,领口也敞得很不客气,小狐丸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在炫耀。这年轻人嘛,火气大点他是理解的,谁没年轻过呢。再者这还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乘以二,在自己房里折腾点啥都很正常,只是看在孩子的份儿上——

“Almira在我们绝对戒色,你就放120个心吧!”鹤丸站在小狐丸身边,一个看被小公主喂糖的三日月,一个看三日月怀里给自己也塞了一颗糖的娃。鹤丸听到小狐丸微乎其微的叹息就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这个动作鹤丸做得也不那么轻松,毕竟三日月他哥头发再鼓点儿就飙一米九了,和光忠一样,小个儿跳起来奋力一拍估计也就打着人膝盖。

小狐丸听了鹤丸这一句话,别说120颗心,他就是半颗都放不下了。还戒色,他俩能忍着不色戒他就要烧香去了。说句会注意的不就行了,哪有偏挑和少儿不宜的电影名字极像的词儿叫人宽心的,这不就是怕他们做和电影里面一样的羞羞的事情吗!小狐丸发愁地走上前摸了摸小公主的头发,真是丝滑柔顺有光泽,一看就是他亲生的宝贝儿。鹤丸在他身后哈哈笑,说开玩笑呢,也没看小狐丸反应就把小公主从三日月怀里接过来,领口倒已经拉到顶,什么印儿都藏起来了。

鹤丸是真的喜欢小孩子,见到亲朋好友家的小朋友,总要找机会抱抱逗逗。像他这种没啥大人样儿的,自然也就成了孩子王,总是能把小娃娃们一迷一个准儿,要离开了都要被孩子们抱着不给走。他这才把Almira抱稳,就开始玩儿举高高了。小孩子还没学会害怕,被鹤丸举得高了还开心地叫起来。

三日月看鹤丸和小公主玩得那么开心,也跟着笑,笑都是情不自禁的,小狐丸看看他弟,又看看他弟的男朋友,看他俩这甜蜜幸福带娃的样,觉得孩子都快被抢成他们自己家的了。

“真想和鹤有个孩子。”三日月这感叹是发自内心的,他想过好多,如果和鹤丸有了孩子,孩子会像谁,性子会像谁,他都随机匹配想象过了。路过童装店他还会想,什么时候能在这里面花花钱,跟鹤丸一起挑最好看的衣服给他们最宝贝的孩子穿。

小狐丸看了一眼把半个沙发都占了睡觉的Surprise说:“这不有个儿子在吗。”
三日月走过去还给Surprise盖上被子,它老了,几乎逮着哪儿都能睡:“这是狗爷爷。”

这个时候小狐丸就会瞥他一眼再看回小公主敷衍:“那你们再努力一下咯。”

三日月是无论被谁敷衍也不会由着小狐丸敷衍他,就非常正经地对他说:“唉,说话还是要有科学依据,所以要你学医,你偏去从商了。”反正他和鹤丸也带小公主去过好几家店,买下里面最漂亮的小裙子们给她穿了,没差。

小狐丸这就非常不服气了,可好歹他现在有求于人家,有什么话只能憋着,一句“你这个人咋这么讨厌”硬生生咽在喉咙里,下定决心再不接三日月这种话茬。他从口袋里掏出五张票给三日月,是这周末去迪士尼乐园的票。他请人家帮忙带孩子,这点小钱还是要出的:“知道你这周末有空,鹤丸正好也出差回来,酒店订好了,麻烦你们到时候带我们小公主去玩玩了。”

三日月不和他客气便收下了,却不知道多出来的两张票是干嘛的。小狐丸说到这儿就叹了口气,看起来是非常无奈。他也确实想多陪陪孩子,可生意谈起来由不得他来挑时间,这周末是掌上明珠第五个生日,他都没法给小公主好好过。

“Almira喜欢人多,鹤丸那两个朋友有空的话,也一起叫上吧。”

于是鹤丸这两个朋友就被连蒙带骗地拐到了鹤丸家的餐桌上。

三日月和他们打完招呼后就被派去在厅里切面包切水果切鸡蛋——家里用刀的活儿一般都是他做,尽管他这手一放下刀就不巧了,笨得连衣服都要鹤丸帮着穿。光忠看到他跟鹤丸说话时眼里还只装得下鹤丸一个,想起自己前阵子因为误会就把他想的那样坏,现在是十分心虚,对他都客气了许多。

Surprise现在才听到动静,抬头看到两个并不陌生的熟人儿,还专门从沙发上下来蹭蹭两个人的腿。大俱利看着这些可爱的小朋友小动物,心都比面对鹤丸的时候软,他这态度也就比对着鹤丸的时候温柔好几个档次。他轻轻抚摸Surprise的时候,脸上轮廓柔和地好像在笑,鹤丸看了很是感慨,他感觉上一次大俱利这么瞧他的时候,还是他躺在病房的时候——那时候他吓唬大俱利,大俱利以为他真要就义了,才对他这么好的,后来知道他好着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是大俱利开始修炼白眼神功的时候了。

“Surprise怎么办?”大俱利问周末两天没人在家的时候。

鹤丸这会儿已经和三日月端着大盘小盘的吃的从厨房出来,刚要回答大俱利,被三日月同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可谓是说曹操曹操到。
三日月一接起电话那边就有一个激情洋溢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光忠和大俱利离三日月不那么近都听到对面在喊:“月哥!!我到了!!”

三日月年轻有为,在他这个年纪就有这么好的口碑基本上算是破了医院里多年来的记录,要说谁能在转正这么几年就有了带实习生的能力的,还没人能排在他前面。所以一直觉得医学事业伟大神圣而学医的这位“曹操”同学,在知道三日月的事迹后更是快要称他作神,整天就跟在三日月身后赞美他,不知道的人哪当他这是来向三日月学习的,都以为他是要给三日月当小弟的。

“月哥,月嫂……哦不是,鹤哥!惊爷交给我,您们就尽管玩去吧!”狮子王牵着Surprise绳子的那一头时,看着他月哥的眼里还冒着小星星。他对三日月这过分的热络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鹤丸可能都要介意了,但是狮子王没事,狮子王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傻小子,他和稳重的狗爷爷一人一边绳子站着,他倒像是要被遛的那一个。他对三日月只是最纯粹的崇拜,所以就算他看三日月的时候眼冒小心心,鹤丸都能由着他看。狮子王供着他家月大神,自然也不会忘记孝敬月大神的人,所以在鹤丸面前也特别听话,这不叫他来家里帮忙看两天狗爷,人家二话不说就坐地铁赶来了。

带着狮子王一起用过早餐,就差不多该出门了。小公主已经挑选好了最中意的骑士——她没让她的万人迷叔叔抱,也没让孩子王叔父抱,连最懂得照顾人的光忠叔叔也落了选。她就对大俱利情有独钟,她还偏偏不喊大俱利是叔叔,一口一个哥哥,喊得大俱利心里甜得都舍不得把小公主放到地上让她走半步路。

临走前鹤丸还摸了摸狮子王的脑袋说:“下次一定也带你回家看看。这次就辛苦你啦。”等几个人笑完狮子王还没反应过来,站在门口对他们挥手:“你们好好玩啊!”等坐回沙发和Surprise干瞪眼起来,他才猛地一拍大腿说:“哎呀,我家才不在迪士尼乐园呀!”

Surprise趴在地上看他,索性抖了抖耳朵站起来,又回到沙发上睡着了。

—————
没意外的话下一章开车,好久没开都快不会了,估计翻车几率很大

评论(18)

热度(181)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