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月大夫和鹤少爷(3)

竟然直接拿手机撸了更新,我感觉我也是出息了……这篇莫名手速快,仿佛回到了当年……

有捏造的不成熟版三明上线
=================

虽说鹤丸一直强调要稳,不要太急,约两人第二天就来家里的却也是他。光忠和大俱利表示理解,毕竟事关三日月,他鹤丸再想稳,也稳不过一晚上,这一晚上都没乱也算鹤少爷有长进了。于是他俩早早就到了鹤丸家门口。

鹤丸和三日月在一起那么久,吵架也就吵过一次,闹分手也是那一次,鹤丸可以说是极为失态,可见三日月在他心里占了多大一块儿地。这次的事光忠和大俱利想了好久才决定要告诉他,也是怕他再像之前那次那么难过。

三日月从小就是人尖儿,即便他性格还算温和,可常居顶端俯瞰众生的日子让他还有藏在骨子里的傲气。这种傲气可能不会表现在他和人相处的时候,相反,他总给人平易近人的印象;他潜意识里的傲,表现在他处事的时候——由于对自身的条件都无比自信,三日月总认为一切事情都可以只拿技术说事,不屑于在人情方面花功夫,这就让他显得在社会上不够圆滑。之前有当官儿的人听说三日月医术好,即使知道他还是个毕业没几年的年轻医师,也还是指名要三日月帮忙治病。

这非富即贵的人,看病是很少走正常渠道的。普通人想要挂三日月的号,从早七点来医院都不见得能排的上第二天下午的。三日月知道大家看病不易,也不愿让这些走后门的插队,于是他就明确表明了,这大官儿想看病可以,但是也要好好排队。反正他听说也不是什么急病,排队治病本也就是人之常情。

好多人听说他这么正直,都来劝他。能给这种人看病是多难得的机会,能认识这些个贵人不说,以后说出去也只会让口碑更升一个档次,到了年末医院评审的时候,就更能获取升上主任的机会。多少人抢破头都得不到的机会,这个三日月倒好,竟还要机会排队去了。

“你都从学校出来这么久了,怎么还谈什么人之常情啊?”说这话的是他亲叔叔石切丸,也是一院之长。这家医院其实是三条家的,他们家世代从医,而三日月是三条家最小的孩子,可以说是医院的小公子了。但三日月也不稀罕这手边的资源,碰到家里这些院长副院长的,全都要装不认识。也多亏他们三条家的医院够争气,技术在世界上都算有些名气的,不然小公子怕是都不要在自己家医院工作,去找更厉害的从头做起了。家里人觉得这样也有益于他成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还是暗地里嘱咐了这个主任那个主任帮忙照应照应,没和三日月说罢了。

可这次不一样,虽说三日月这品行是极好,但这样的高尚,在这社会里怕是很不需要的。煮熟的鸭子都给他拿出去放生了,说白了就是傲到有点傻,石切丸觉得不和他谈谈不行,不然以后要怎么混哪。

“难道他们有钱有地位,就可以插队了吗?”三日月大义凛然,石切丸看了都头疼,“花钱就可以耽误其他人看病了吗?”

“唉……话不是这么说,你就给他看看,不会耽误太久……”

“我听他们说过那人的病,慢性的而且不严重。”三日月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一分钟也是耽误,若是有人需要立马看病,这一分钟都能影响最后的结果。”他们医院人太多,什么都紧张,即便迟了几秒那后面的检查就得往后拖好久。

三日月说的也都是事实,石切丸说不过他,拉开抽屉摸了摸他在神社求来的护身符才保持冷静,只好叫三日月先回去自己再考虑考虑。

鹤丸那时已经大学毕业,搬到了三日月的公寓和他一起住。鹤丸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懂这一套处世之道了,毕竟他爸妈从商,这方面是必备的常识。所以如何把握机会,如何利用资源,鹤丸都有门道,论混社会,鹤丸比三日月明白许多。于是听三日月和他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鹤丸也劝他不要拒绝这次机会。

这对三日月来说就很出乎意料了。他们的观点从来都不曾有偏差,又相互体谅,所以连声音都没拔高过。若说在石切丸面前,三日月也不过是在坚持自己的理念,在鹤丸面前他就不免生了失望的感觉。他也不是对鹤丸失望,只是话从鹤丸口中说出来,在他心里分量就重了,重到压得他有点清醒,让他意识到这社会似乎就是这样。

但是三日月当年多固执,他还相信能凭一己的高尚感动整个早已根深蒂固的社会。鹤丸看他一个人为这个生闷气,第一次觉得他特别像小朋友,也不和他计较,把光忠给他们带的饭菜都热了热,喊三日月吃饭,三日月也没理他。

“你是不是小啊?”鹤丸坐到三日月身边,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笑着伸过去想摸摸三日月脑袋的手却被三日月推开了。三日月知道很多人笑他这点幼稚,可他不觉得自己有错。身为医者,管他什么达官贵人,就是该一视同仁。在他眼里,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既然辛辛苦苦挂了他的号,他就要对每个人负责,谁都不该有特例。所以他把鹤丸的玩笑也当真了,觉得连鹤丸也和他们一样不理解他,就有点难过了。

三日月也很少这样难过,尤其面对着鹤丸,更不知该如何调节,所以整个人格都阴阳怪调的,也变得口不择言:“难道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抓住吗。”

鹤丸当他要认真谈谈,就好心好意地做出一副交流的样子:“一般来说,还是不要放过的好,你也知道嘛,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

“那如果有人给我晋升的机会,条件是和他女儿交往,我是不是也该好好把握?”

三日月这就相当过分了。还上纲上线,简直不讲道理。鹤丸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惊讶得半天没有吭声。三日月只是一时嘴快,单纯地想驳回鹤丸的说法,其实说完就后悔了。然而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他再后悔也没用了。

“是不是该好好把握,你自己也该有判断能力吧。”鹤丸本来最不爱生气的,可三日月提的这个是犯了大忌。鹤丸是个很包容的人,什么玩笑开在他身上他全都不会当回事,唯独三日月相关的就不太行。这次由三日月亲口说出这种话,就算是气话,也够鹤丸抓着好好愤怒一阵子了。

三日月在社会上赚人情的地方幼稚,在别的地方还是门清的。当下就知错了,也知道自己只要一示弱鹤丸就会投降,可鹤丸也没给他这个机会。

“鹤……”

“其实我准备出国念书了。本来今天还想好好和你商量一下的,你要是不愿意我走,我就不去了。”无论三日月要说什么,鹤丸此时都不想听,于是站起身打断他的话都毫不犹豫,“不过现在感觉不用了。我想我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你也早点长大吧。”鹤丸说完还显得特别成熟,可他一出门儿,就立刻打电话给大俱利和光忠骂人了。

三日月没有拉住鹤丸不让他走,也没多解释什么,竟然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把门摔得咣咣响。鹤丸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气,觉得三日月简直不可理喻。三日月态度不好他都不觉得有什么,但那一句设想的话他就记在心里狠狠怨念,实在是气得要爆炸。

“他还说要和谁谁的女儿交往!他怎么不结婚啊!?结了婚……结了、我给他买钻戒!超大的那种,砸死他!”鹤丸把光忠和大俱利拉到自己家,开始批斗三日月。光忠和大俱利眼看着他连灌了三瓶黑啤,等他开第四瓶的时候终于还是把他按住了。

“他就是说说嘛,又不是真的……”光忠第一次看到鹤丸气成这样,但终归也是小情侣闹脾气,他觉得吵一吵才正常,像他们这种两年多都没吵过一次架的才容易有问题呢。

“他都敢说了!肯定想好久了!”说到这里,鹤丸借着酒劲儿还呜呜哭起来,“臭、臭不要脸!劳资对他不好吗!?”他长这么大也没骂过人,想骂得更狠却没词儿。

“……我觉得你俩吵架的重点不是这个。”大俱利一明眼人看不下去了,可是吵架的情侣是从来不讲理的。
鹤丸不拿光忠递过来的纸巾,偏要抬起胳膊拿袖子擦眼泪,又吸了吸鼻子:“他是幼稚鬼!我他妈才不要和小鬼谈恋爱呢!神经病啊!”说着哭得更凶了。
光忠被鹤丸闹得心慌,就抓着鹤丸的手给他手机解了个锁,打电话找三日月了。

三日月那边因为愧疚才不敢拦着鹤丸,想他一个人大概比和惹他生气的自己待在一起要舒服,就站在原地看着他。鹤丸出去之后门被摔得颤三颤,三日月的心也很跟着抖啊抖。

所以看到鹤丸来电的时候,三日月还有点高兴。鹤丸还乐意理他,是不是就不那么生气了?结果刚欢欢喜喜叫了一声“鹤”,那边声音却不是鹤丸的。

“啊,不好意思,我是烛台切。”那边的声音说。

“……”三日月有点尴尬,“你好。”

鹤丸还在厅里喊“来人啊给我把16年的rio端上来——”光忠捂住一边耳朵逃到阳台打电话,和三日月聊了一会儿,大致把情况了解了。

“你俩都好幼稚。”光忠和鹤丸熟,对他男朋友也就没那么客气,“可是你也不能说那种话啊,鹤丸那么喜欢你。”

三日月是真知道错了,鹤丸怎么说他都是他活该。光忠怎么数落他,他都全盘接受,不敢多说一句,倒还因为光忠最后这番话偷偷开心。

厅里鹤丸哭累了,渐渐没了动静。光忠回到厅里要三日月给鹤丸道歉。鹤丸都闹困了,听耳边三日月小心翼翼叫他名字,就轮到他上纲上线了,从瘫在沙发上变成站在沙发上,吸了一口气对着手机就是一顿吼:“我呸!!!!!”然后就连滚带爬地去洗手间里吐了。

经那一次闹,鹤丸元气大伤,还发了烧。三日月心疼的呀,一边贴身照顾着,一边心甘情愿忍受鹤少爷的大白眼,再也不敢造次了。说到底不还是他先犯的错嘛。不过这一闹也不是白闹的,三日月进行了深度的反思,觉得自己确实不够成熟,一手喂鹤丸他亲手切好的苹果,一手拿着检讨书念,承诺以后积极把握该把握的机会,抵制一切不合理的请求,把鹤丸逗乐了,这才算终于又正式和好了。石切丸看他这侄子脑袋会转弯了,直接就召唤了秘书,叫他明天一早去神社还愿去。

其实当时鹤丸早不生气了,但是三日月那个态度是要整顿的,不然以后会翻天,他也更希望能借这次机会让三日月不再那么固执己见,毕竟对他的发展也没有益处。所以如今三日月这样成熟稳重,是不得不把功劳归给鹤丸的。

之后鹤丸还是出国念书去了,三日月支持他去的。即使再舍不得,三日月也不想让鹤丸失去这么好的机会。这是鹤丸教给他的,他也希望鹤丸可以更好,两个人一起努力,这样才能一同打造更幸福的未来。
光忠在鹤丸家门口又掐指一算,从鹤丸出国到现在,也有五六年了,那小公举看着也就是这个年纪。他眉头一锁,只觉得自己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
其实我原本想让他俩闹分手,结果还是有没闹动。唉,可是国服三日月不来,我真的很气!

评论(27)

热度(184)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