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逢赌必赢(9)

我也没想到我竟然更了这篇……为了填坑我自己还回去复习了一遍,太久远了很多细节甚至我都陌生到开始怀疑那是自己写的了(。感觉十分对不起大家(。
其实发8的时候我没写tbc也没写end,没想到还是有小可爱发现我其实没写完……不过这篇其实真的是最有可能会变得有始无终的了,毕竟起初也是想把朋友的脑洞写出来才有了这么一篇。所以,看在我把这一章写得很有全剧终的感觉的份上,如果我在以后写不出来可以当他已经完结了吗宝宝们(。

==================

        外面风凉,三日月可不乐意让鹤丸再在外等着,要鹤丸跟自己一块儿回屋里去。说是这么说,可他并没有现在就换姿势的准备。
        “对了,你先闭上眼睛。”鹤丸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才要从三日月的怀里站直。三日月照做,却舍不得和鹤丸分开,连搂着他的手都没收回去,圈着鹤丸听他在身上摸来摸去。三日月问鹤丸要不要帮忙的时候,鹤丸抬头“啊”了一声,叫他跟着张嘴。三日月毫不不犹豫就跟着乖乖张了,鹤丸举手,把他嘴里塞得都是甜丝丝的味道。这样放下所有戒备的举动要是被干部们看了估计要吓死,亏得鹤丸也确实是一心投喂,哪天他要是被谁利用了要来灭三日月的口,恐怕他们三条组那一刻起就要亡了。
        “被吓到了吗?”三日月把眼睁开就看到鹤丸还有些期待地问,“我听说之前那些巧克力都被今剑分了,这次就偷偷藏了几颗在身上带给你。狮子王那儿还有好几盒,够你们好多人吃的了。”他是个爱享受的人,最受不得吃穿住上的苦,尤其是舌头,一点委屈都不愿受。听奢甜的三日月吃不到甜,三日月不见得有什么感觉,他倒比三日月还难受。他看着三日月咽下了嘴里的巧克力,问他好不好吃。
        三日月也没说话,就这么凑过去要亲鹤丸,吓得鹤丸条件反射地后退,伸出手来堵他,四周望了望发现没人,这才把手放开。鹤老板贞烈那么多年,可以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下和三日月玩亲昵已经是很大进步,但仍然还不好意思当众亲。 
        鹤丸指尖点在三日月的嘴唇上,语气像是在教训让坐下却老是乱跑的小狗:“我问你好不好吃,你凑过来干嘛?“
        三日月自然不是家养的货色,再怎么说也至少是哈士奇他在野外的亲戚老狼先生,更何况他还掌管着这一林子的毒兽。可他即便是最狠最毒辣的兽王,此刻动了心,再硬如顽石也化成一滩,心甘情愿地收起尖牙与利爪,诚心诚意当大猫,留在鹤丸面前的都是最温柔的乖巧:“好吃,也想给鹤尝尝。“
        鹤丸又摸出一块巧克力来剥掉包装纸塞他嘴里:“再随便乱亲就不给你吃了。“
        “可是鹤刚才没有说话啊。“三日月笑着握住鹤丸没来得及收回的手亲了亲。这嘴不能亲,手还是可以的。
        合着这是怪他规定的不够完善了,鹤丸当下又加了一条:“那在外面也不要亲。“
        “像现在这样没人也不行?”
        “……不行。” 鹤丸似乎拒绝得也并不那么痛快了。可他知道他要是有半点动摇,三日月就要得寸进尺了。
        三日月在鹤丸面前愿意无条件说好,这次也只点点头就答应了,没有一点怨言的样子反倒让鹤丸有点过意不去。三日月追鹤丸追得那么兴师动众,好不容易才把人家追到手,自然也不会在这事上着急。虽然这次被鹤丸躲开不给亲了,可三日月知道这不是有拒绝意思的不给,是带着有点羞的不给。鹤丸现在知道羞涩,以后总会好的,三日月有大把的时间等他。于是想着刚才几乎像是弹簧一样弹起来的鹤丸,三日月很不厚道地笑了。鹤丸看他笑就不大乐意了,他风流倜傥了这么些年,哪有人敢因为他不亲嘴儿笑他的,别说笑,就是连这笑的机会都是不会有呀。
        樱瓣铺在庭园里的池塘上,厚厚一层,像染上了粉白。风还在吹,三日月轻轻捻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与鹤丸发梢纠缠不休的花瓣,牵着鹤丸回了屋。虽说是中场休息,但真全心全意休息的也就只有跑出去找媳妇儿的三日月。其他干部迁就他们老大,实际是放心已经不在这儿的他出去见大嫂,等他见完把心收收再继续讲事,都坐在原地等着他。干部们目送他们老大一个人出去,眼见着这一回来就变成了一双人。
        鹤丸也没想到三日月直接把他带到还未结束的会议室来,一进去就见干部们围着屋子各个坐得笔直。这些人在他们道上那都是响当当的领头人物了,弟兄们混多少年也不见得能亲眼见过其中一个人一眼,这下倒全被鹤丸见齐了。普通人进了这藏满了龙虎的屋子怕是气都不敢喘,好在鹤丸也并不是什么善茬,放眼望了一圈发现有好几个还是熟识。
        “嗨嗨,鹤丸先生~”今剑听到有人来的声音,就把快扎进手机屏幕的小脸儿抬起来,看见鹤丸也来了,就十分热心地打起招呼。
        鹤丸冲他笑着招了招手。岩融和今剑关系是真好,这次也坐在一块儿。今剑年纪不大,本就仍有一股稚气,在这么正经的场所里玩玩手机也不算太违和,岩融这么大个子也要玩,就显得不那么合适了,虽然一看就是在陪着今剑玩。
        三日月把鹤丸认认真真介绍给了这些人,算是正式交代要他们好好照看着。鹤丸还有印象谁跟着三日月在自己酒店里住过,可坐得离三日月最近的那一位倒是完全没见过,想必就是三日月说过的管财务的石切丸。
        石切丸看着鹤丸点了点头,当作是招呼过了。他能坐在三日月身旁,自然可以看出他在组里是如何的地位。能坐在这个位置的人,即便看着再怎么温和,也不会是省油的灯。所以他只是往那儿一坐便是坐镇三条的架势,连三日月都常有要听他说几句的义务,所以今剑若是还敢到三日月面前抱怨,在他这儿就被管得更是服帖,哪怕石切丸并不轻易会动气。
        三日月的意思是就这么继续开会,可鹤丸毕竟并非组里的人,他们要说的这些事被外人听了怕是不好,可把大嫂说成是外人也不行,干部们面面相觑,开口竟说起琐事,提到发现组里的钱被人拿去玩游戏云云。
        鹤丸听完挑挑眉。他们三条组的钱拿来那样“投资”他酒店都不带眨眼的,这种干部云集的正式会议里总不该还过问起谁拿些钱去玩游戏。不说三条组,对于他,玩游戏的钱又哪还算钱哪。鹤丸低头笑了笑,他本就无心参与三条组里内部的事,坐在这儿听他们讲政那纯属是出于一颗陪三日月的心,开会这种冗长无趣的事他最是不爱,在他那儿,会从来都是光忠负责开。
        他回头对三日月说想再去外面看看,就真的要往外走。三日月也知道他嫌这些无聊,就说要找人陪他一起。小狐丸这个弟弟被他召唤得炉火纯青,当哥哥的话音刚落小狐丸就不知从哪儿现身了。他身后还跟着狮子王,往里看见这么一群大佬,兴奋地脸都红了。今剑看鹤丸前脚都踏出房间,知道是要谈起正事了,不情不愿道:“可是我和岩融才刚领了加成啊!”自然说得也是游戏里的事。
        小狐丸在一边问:“还有多久?”
        今剑说:“才刚打了十分钟,还有五十分钟哪!都是三日月,半天不回来,我以为还要很久的嘛。”
        三日月听了只笑,竟然也没有半点要管的意思。鹤丸一直觉得今剑这个小朋友好玩,出去的半只脚又收回来,站在门边看他闹。
        “哎呀,那还真是浪费了,一周就那么两次。”小狐丸也替他可惜。狮子王在一边不住点头,可他不敢出声。
        “今剑,”在一旁看了半天的石切丸终于开了口,今剑虽有不甘,倒是蔫儿了,嘴都撅起来,“你这周浪费了,下周不还有机会吗?”
        今剑小声嘟囔:“我又不是您,我要加速度的装备嘛。”说罢却委屈地把手机收起来了。
        “我帮你打。”小狐丸也不愧是不管事儿的二当家,这下倒是有了用武之地。今剑立马又笑开了,小孩儿就是好哄的不得了,连带着岩融的手机也塞给小狐丸,“多打点啊!”小狐丸点点头,这才把鹤丸领了出去。出去之前还被他哥又叫住,嘱咐他风小了再逛外面的。
        三日月看着鹤丸走,等走得看不见影了,之前藏起来的牙和爪又露了出来,笑里都像是有毒,让大家都说说之前提到的事情有什么解决方案。石切丸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又叫人把岩融来之后的那一段给这个心才收回来的老大重新讲了一遍。

        鹤丸在三条组已经呆了两天,却似乎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然而五条城也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毕竟真正管事的是还在酒店里忙前忙后的二老板光忠。要说真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也就是开心果儿也跟着老板走了,没人可以欺负,倒让大家闷得慌了。
        至于有多闷,从安定都开始陪清光听午夜情感电台就能看出来。安定一向是不屑于听这些矫情的东西的,按他的话就是,他偶像冲田先生曾经曰过,别人的情感那是别人的事,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还管别人什么情呀爱的。听情感电台实在浪费时间,有空听这个不如自己出去找一个能看上的。
        清光那时立马就急眼了,当着安定面拍了吧台:“胡说!冲田先生才没有这么讲过!”安定不和他一般见识,拿出抹布在清光拍出的手印上用力擦了好几下。
        冲田是两个人从高中起就一同迷上的男神,痴迷到现在,时不时还要因为谁知道冲田的信息多来争风吃醋,虽然人家都未必认识他俩,也不知道是争谁的风吃谁的醋。
        冲田先生本人自然也是不曾说过这话,只不过安定知道提到冲田清光要炸毛,就像他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也无法保持冷静一样。所以他现在在这儿破天荒地听清光一直有在追的电台节目,也不算是有违偶像的意思。

【器大活好身材妙,出轨家暴戴绿帽,事事感冒。晚上好,我是你们的刀剑王力宏杵子哥哥。感谢各位与我相约《狗血君乱舞》。只要你肯分享你的故事,在我们的官网发表你们的吐槽,就有可能获得场下观众与你们一同解决问题的机会。】
    

        “你平时都在听些什么啊?!”安定听完开场语就有些不好了,耳朵简直像被塞满了朝天椒的籽儿——好辣。
        “装什么纯情啊你,微博又不是没关注北美吴彦祖。”说到这个北美吴彦祖,性质与刀剑王力宏的狗血君实在是大同小异,都是一堆人匿名投稿诉说自己奇葩经历的,只不过杵子这儿的吐槽更集中在感情方面,秀恩爱的怀疑劈腿的出对方轨的,感情上的什么奇人怪事都能听见。北美君则内容更为丰富,安定每天都要点进人家主页看更新,还情不自禁要在底下评论发表意见,好几次还上了热评。是不是真去答题的暂放一边,他这股热情劲儿也确实没什么资格说清光。
        安定被清光扳过一回,切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儿噼里啪啦打起了字。

【那么接下来,我们为大家选出的是一篇看上去与男朋友之间有些小烦恼的投稿。内容是这样的:“刀剑王力宏,你好。我的颜值身高和本题无关所以不多说,我想说的是,我男朋友虽然很好,却有怪癖。如果颜值满分是10,那我男朋友的颜值就是100,活儿也很好。总之他很好,可是非常令我难以理解的就是,他每晚总是变着法想亲我嘴。这不是重点,晚上亲我也认了,可是在外面他也老是想这些事,虽然之前也和他说过不要这么做他也答应了,可他总不能说到做到。而且还总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亲过来,到底怎么办才好。”以上就是这位观众的全部投稿。我们广播员是明令禁止说脏话的,我就不说什么了,请大家在官网自由发言,一首歌之后我们将呈现大家的反应。】

        清光和安定互相看了一眼,觉得如果投稿的不是他们都想到的那个人,那一定就是和那个人一样有毛病了。安定拿出电脑就是为了去官网吐槽,名字他都起好了,叫冲田君的马尾辫儿。

网友 冲田君的马尾辫儿 说:“假的吧,你男朋友颜值100,他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
网友 冲田君的指甲油儿 说:“假的吧,你男朋友颜值100你还不给亲,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

        安定盯着屏幕说:“冲田君才不涂指甲油。”
        清光看着手机屏幕说:“管的着嘛你。”
        留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很快便又刷了很多条出来。

网友 平明王道 说:“你们刚才放了阿平的歌对不对!!阿平阿平我爱阿平!!”
网友 阿拉伯Godiva 说:“建议分手。”
网友 油豆腐 说:“……”
网友 此人帅气地 说:“楼上阿拉伯的!你怎么没去睡觉!竟然大半夜听这种节目,天啊!你听了多久了?你都听到什么了?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你(字数已超)”

        小狐丸看到阿平两个字就心肌梗塞,早已经无心再看下去,索性直接长按了手机的关机键,连广播也不听了。别人情感上再有烦恼,和他这个绿帽比天高的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这还天杀的是条甜蜜的烦恼,听得小狐丸更是郁闷。今剑和狮子王在一边打装备,自从开会那天今剑发现狮子王也在玩同一款游戏,便相互加了好友,现今都建立了革命友谊。
        狮子王玩的同时还分了心听狗血君,倏地站起来吹他月爷:“颜值100!!那岂不是说的月爷!!啊,这么一说难道投稿的是……?!?”
        “要翻车啦!”今剑提醒他一句,他这才重新坐好。

        三日月从浴室回到房间就看到鹤丸趴在已经乱了套的被子堆里盯着电脑发呆。他们没在一起时干的事,现在在一起之后自然是干得更卖力。三日月没人照顾之后意外的邋遢,身子发梢没有一处擦干了的,走到鹤丸身边淌了一地的水,就这么湿着压在鹤丸身上搂着。鹤丸被折腾得够呛,就是难受也累得再不愿动弹,嘴上说几句又被三日月趁人之危笑着拿嘴堵住了。方才三日月在他里面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不亲不亲吧,可弄得他意乱情迷了又亲得带劲儿。
        鹤丸可以说是相当苦恼了。可是他终于发现苦恼真的是一点卵用都没有。他把电脑盖儿合上,翻了个身干脆主动亲几口三日月。亲完发现糟了,连忙对三日月说:“都洗完澡了,就别弄了……”
        三日月俯下身蹭他,蹭得他也不好了,然后他心里悔着,耳旁听着三日月说:“等下再洗一次就好了。”
        鹤丸现在没力气跟他斗,只能一心解决自己亲出的火。其实说一心也不准确,他一边被三日月各处地亲,一边在想,小年轻儿的世界真难懂,为什么他厉害,就得去草原抓羊呢。

        T市是个不夜城,在璀璨星空与永不停歇的灯光中,仍无人安歇。

评论(30)

热度(135)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