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岁月安好

本来还说写个宠物博主鹤,不过想了想写不出来啥,就有了这么个啥内容都没有的流水账……好久没写了复健一下,眼见着年都过完了,就给大家拜个晚年吧~

开头有点R12.5,怀念以前亲亲还要百度的我

=========================================================

        莺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鹤丸和三日月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鹤丸是不愿意接电话的,三日月更是没有要他接的意思,越发坏心眼地顶他,打定主意要让他连手机都拿不起来。然而莺丸的这通电话实在锲而不舍,几乎是停下几秒之后就又打了过来,停停响响搞得鹤丸都认真不起来,噗嗤一声笑了,抓住身上的三日月叫他等一下。三日月可是觉得委屈了,又不想伴着电话铃声到完事儿,只好停下腰,改俯下身轻轻咬鹤丸的脖子。
        “你可终于知道接电话啦?”莺丸在对面虽是说了抱怨的话,语气里却没有一点不悦。他也就是人比较倔强,也不见得是有急事,只是想找谁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打电话过去,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忙,若是他我行我素的程度能排到世界第二,大概也就三日月能勉强得个第一,是个十分懂得过日子还颇有点电波系的男子。
        鹤丸伸手不给三日月咬了,又闲不住要去拿这只手调戏三日月:“怎么了,大清早打连环夺命call。”
        莺丸当鹤丸嗓子有点哑是因为刚起,殊不知自己打扰人家办事儿了,人家在对面还没停下打情骂俏:“你火啦!”
        “什么火、了……”三日月又动了动,开始催鹤丸,气得鹤丸想掐他。
        “你昨天发的微博火了,你要当网红了!”莺丸桌上摆着刚沏好的茶,茶边摆着他的ipad。他一边打电话一边用它刷鹤丸的微博主页,那粉丝数是一刷就能多出好几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持续增长。最新一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更是如傍晚的潮一般飞速地涨。
        鹤丸这边要忍着不听话的三日月,还要回忆昨天他在微博上都干了什么。
        他的微博只是无聊弄着玩的,偶尔给几个整蛊视频点点赞之类,再不济就发发照片,秀一把他专业摄影的技术,要么是出去旅游时拍下的无限好的自然风光,要么就再拍拍他家里的狗,记录记录俩狗崽子的成长旅程,平时也没见多少人懂得欣赏,忽然一夜爆红他还没反应过来是为啥。
        鹤丸和三日月养了两只狗。一只是金毛,另一只还是金毛。
        一只叫Surprise,一只叫Shock,毫无疑问都是巴不得在家里墙上裱个“一日多惊”锦旗的鹤丸的杰作。
        昨天他出去拍片,留三日月和狗们看家,傍晚提着外带的吃的回家发现一人两狗挤在沙发等他等睡着了,觉得太可爱就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选了最好看的po到微博上,配字:我家仨大宝贝儿。
        然后就火了。
        现在想想火的原因怎么都是这个不听话的大宝贝儿一号。三日月真是除了有时候不讲理以外什么都好,要才有才要钱有钱,脸则比别的这些都要更好。也难怪发了张有他的照片就让鹤丸红了。
        莺丸这边兴致勃勃地开始帮鹤丸计划接下来的网红之路要如何进行,大赞前途定是光明无量。他在娱乐公司做经纪人,这会儿完全是犯了职业病,无奈鹤丸现在在默默和三日月抗争,根本没听进去他说的一个字。就最后在莺丸问了句你觉得怎么样之后短短地回了一句我看行,还一下破功喘出了声。
        “你在运动?也好,你多锻炼,回头有个什么网红晚会之类的,你再打扮打扮,直接让你走向人生巅峰。”莺丸这才听到鹤丸在话筒那边喘得厉害。
        “嗯、”鹤丸想了想现在也确实是在运动,“那先这样……”说完还没来得及挂,手机就被三日月抢到一边。

         “三日月,都叫你不要动了,我在打电话、啊……”
        “明明是干这种事的时候接电话的鹤不对。”三日月最知道怎么在鹤丸面前装可怜,那声音从鹤丸耳朵里进去都觉得他要哭唧唧,鹤丸一听就没辙,可真要看眼这人的脸,其实正笑得贼着呢。
        “一直响、多影响发挥……嗯、等下,那里别……”

        鹤丸的手机还在三日月手里,抢过去的时候都没来得及挂断。莺丸在另一边讲这讲那,听到对面有人说话了才终于停下来,这才明白鹤丸到底在做哪项运动。他在他那贵圈里呆久了,也算是见多识广,对这种事本该习以为常,然而真听到自家亲友干这档子事,一下还真不知道该咋办。那边因为三日月直接把手机关机而挂断了,他还把手机举在耳边静静地坐在桌前,半天才放下来。

        莺丸拿起茶杯喝有些凉掉的茶,感受着沉淀下来的苦涩味道,面无表情地捂住耳朵,忽然很想去修禅。

        鹤丸和三日月大清早的泄完火,清理了清理开始吃早餐。三日月刚洗完澡,头发上的水顺着他脖子曲线滑了一路,从衣领钻进去把衣服打湿了一片,也不知道擦。鹤丸叼着吐司一角,把毛巾搭他头上以折腾他为目的帮他擦了擦,看他头发乱成一团才算满意,想了想打电话时他的不安分,就忍不住又往他脑袋上糊了一巴掌。

        三日月是爽了,被糊了还笑,乖乖帮身后的鹤丸拿着平板儿,一块儿刷着鹤丸的微博,好奇莺丸说的所谓的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鹤丸一开始以为涨粉都是因为三日月的脸,这看了才知道远不止这些。他三个宝贝儿们的照片只是个让人们注意到他的契机,许多人点进他的主页后往前翻了不少,发现他拍的照是真好看,他家金毛也是真可爱,照片记录的点点滴滴透露着这一家子过得即讲究又潇洒,至少可以随着性子搞说走就走的旅行,享受着人生中不轻易能得到的无忧无虑,让向往这种快乐日子的人想持续关注他们的生活。

        上万的转发评论里,有的留言想多看看他家狗的,有想多看看他家三日月的,还有想看看他本人的。私信也铺天盖地的来,还有因为摄影联系他工作的。这人火不光要看契机,还要有底子才能保留住粉儿。像他这种在摄影方面颇有想法的年轻人,不光有技术,内容还讨喜,总而言之鹤丸还真被莺丸说中了,确确实实被人捧成了网红,粉丝还越来越多,认证的时候他倒是毫不犹豫地选了个宠物博主当。
        鹤丸和三日月住的城市被海拥护着,四季如春,风天天都温润地吹,舒服得不行。他俩周末就开着敞篷的小轿跑带着俩狗儿子吹风游车河,再一块儿开到海边散步,狗在那儿交狗友,人就交人友。

        莺丸有了心理阴影,已经很久没再主动打电话给鹤丸了,不过在海边遛弯儿的时候遇到了倒还能聊聊。他家里是没狗的,但是有个能当狗逗的兄弟,整天损他损的不亦乐乎。三日月和鹤丸刚指引着Surprise和Shock下车,那边莺丸已经远远地跟他们招手了,手里还握了瓶冰绿茶。三日月正伏着身子给狗系绳子,鹤丸则冲莺丸打回招呼。说时迟那时快,这招呼正打得好好的,莺丸身边却忽然冲出来一个刺儿头,发色还热情如火,直直奔着三日月就跑过来,嘴里还吼着:“三日月啊啊啊你来干什么!!”

        三日月手笨,半天系不好,没空搭理大包平。鹤丸也习以为常,就只是笑三日月,把绳子从三日月那儿接过手,也当红毛儿的吼声是耳边风。

        “大包平,你快回来,疯了你。”莺丸在原地喊他,其实很是没当回事,也不管喊得有没有用就喝了口茶,优哉游哉地在边上看戏。

        大包平虽然看着挺疯,但人家在事业上还是很有成就的。公司上市几年赚了不少,在金融界甚至还很有名气,可他本人就老是在意他们金融圈儿里年轻人的那些个排行,钱再多也老不高兴。

        在他们金融圈有一个资产榜单,每年一更新,年龄没超过三十五的前五名会被人称作是天下五少,而大包平就恰好是那第六少。按理说每年排名多多少少会有所波动,然而大包平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怎么努力都是老六。前五名的位置坐得也算稳,顶多他们自己排列组合。三日月恰好就是五个里的一个,因为脸好看还有个五少最美的评价。所以大包平对他是十分有意见,看见他就想扑上去咬的那种。当然他又不会真的干出什么来,这不冲到三日月面前就刹了车,发现没人理只好在旁边喘粗气。所以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心情好了哄哄他,忙了就各干各的,留人家自己在那儿撒泼。三日月不像大包平,对这些中二兮兮的称号是丝毫不在意,除了鹤丸方面的事他大概都没那么在意,还自认为善解人意地对大包平说过“这五少你来当也是可以的”之类的话,惹得本就炸了毛的大包平恨不能想要在他身边原地爆炸同归于尽。

        他们这一片是出了名的富人区,什么五少啊五少家属啊比他们还壕但是超了龄的人啊在这附近都有房子,一出门街边一水儿的宝马香车,跟就地开车展似的。大包平像泼辣完的大狗,叫唤了一圈没人理就安静了。三日月提溜着狗绳,像是才发现他一样笑笑地跟他打招呼,气得大包平哼了一声又回到莺丸身边去了。

        海边的广场上常年停着鸽子和海鸥,一点都不怕人,甚至还嚣张地去抢人手里的食物。鹤丸每次跑过去假装要吓他们,也没一只鸟他的,看他追来了就摇着屁股往前走几段,翅膀都不带动的,搞得鹤丸特别没成就感。狗随主人,Surprise就和他很像,一到小广场上就追着鸽子跑,鸽子还是怕狗的,它一跑过去鸽子就擦着它身子飞成一片,又落在别处晒太阳。Shock则更像三日月,平时看着老实,乖乖坐在主人脚边看另一个主人和另一只狗吓鸟,可指不定心里想的啥,哪一秒就会做出什么壮举,也不辜负他是随三日月的Shock了。

        自打鹤丸当上宠物博主之后,俩儿子都有艺名了。粉丝嫌他们名字太长太拗口,就分别喊他们瑟宝和召召,久而久之鹤丸也跟着叫起来,发现确实方便不少,就是宝贝儿们没适应新名字,叫半天没反应。他除了拍照以外,也开始发一些日常生活的小视频。视频里不光有瑟宝和召召,还有他们的小伙伴。比如排场极大的一只小吉娃娃,每次出门都要十几个小主人陪同,那是粟田口家的;比如出了门要和主人一样披一条白被单的阿拉斯加,那是堀川兄弟家的,他们家里还养了另外一只阿拉斯加,血种似乎更纯些,喜欢跟着堀川家大哥一起叫唤,那边大哥“卡卡卡”,狗就跟着“汪汪汪”,大哥叫几声,他就跟着汪几声,每天都热闹的不行。

        鹤丸虽说是博客账号的主人,但因为一直在镜头外,视频里也没出过声,就整得比只出现过一次的三日月还更加神秘。新的一年眼见着就到了,身为一个网红自然也要发点福利拜拜年。这次他只用了手机的前置镜头,和三日月一人抱一只狗,贴得很近很近地自拍了一张,配字新年快乐,末了还来一句:“我和三日月谁更帅?”

        鹤丸那人气不是盖的,发了没五分钟评论就炸了,更何况许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是男生,这下才知道这四口子全都是公的,信息量十足。鹤丸很满意评论里的各类惊吓,靠在三日月怀里翻到底是觉得他帅的人多还是三日月帅的多。

        三日月从后抱着鹤丸,下巴放在鹤丸的头顶,听鹤丸念叨着新年的假期要怎么过。他们还年轻,还有许多要一起去看的风景。三日月喜欢听鹤丸兴致勃勃地对他说今年要去哪儿,要去干什么,要去吃什么,那是他们对未来的期许,是他们相互许下的承诺。

        “鹤。”三日月忽然喊他。

        “嗯?”鹤丸抬头看见他凑得越来越近,心邻神会地笑了,把身子转过去一些和三日月交换了吻。烟花在窗外一朵朵地绽放,倒数的钟声在远方响起,又是新的一年。

        新的岁月,依旧安好,这样便是最幸福。

 

 


评论(31)

热度(205)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