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礼尊】Happy Valentine's Day

偶尔也想感受一下阿尊的浪漫(x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以往冷了许多。前几天刚落完的大雪还未化掉一半,现在却又急忙重新开始飘起雪花,慢慢将原本快要露出地面的地方又盖上了白白一层。然而这样冷的天气并不影响节日的气氛。这天正是二月的整整一半、为情人而诞生的节日。宗像正举着一块拼图,瞟见窗外的雪时,不禁分了些神想着,离那一天却也已经不紧不慢地过了两个月。而外面的样子与那一天相比,着实并未有什么变化。尽管对于任何人来说,这平和到让人有些无所事事的两个月无疑都是可以稍作休息的良好时光,可与之前相比,却同时令宗像感到这是在未来完全无法被记录成回忆的一段漫长而又无味的时光。


       宗像的思绪被一串敲门声拉了回来。淡岛在得到门内人的回应后,像往常一样汇报了工作情况,嘱咐过为节日精心准备的甜点已准备就绪后,递给了上司一封信。

    “这是?”宗像有些惊讶,接过后前后来回翻转看了看,却只能在雪白的信封上看到自己的名字。简洁的有些诡异。
     “因为上面只有您的名字,所以就拿来了。”淡岛回答,“具体内容是什么目前并不知晓。是否需要我来为您检查……”
     “多谢,淡岛君。”宗像将信放在拼图旁边,两手交合在面前笑着打断,“我自己看就好。”
       淡岛鞠了一躬转身准备离开,宗像补充了一句:“噢对了,淡岛君。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的那份点心就留给大家吃吧,请他们务必不要客气。”
       几乎是门锁在关门时发出声响的同时,宗像拿起白纸一般的信封,死死盯着被别人写出来的、自己的名字。无论是信封上的字体还是信封本身的简洁程度而言,是谁寄来的宗像心里十分有数。然而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诡异。 

     

        难道他还活着,这样的想法宗像曾奢望有过。然而他从未想过,一丝一毫也没有。因为将这想法完完全全归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的人,就是他自己。 但是这封信的出现,却又犹如连绵阴雨的天空中透过的一丝阳光。不可思议,却又给人带来一线几近透明的希望。 
      脑子在不停运转的宗像,手上也并未闲着。他伸出拇指摩挲着那几个字,仿佛可以感受到笔锋的触感,再透过那感觉想到那人写字的样子。像怕弄坏一件珍藏品似的,宗像小心翼翼地将信封裁出了口子,然后轻轻捏着信封两侧,拿出了信纸,这才发现信封是用信纸折出来的。竟然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呢。宗像默默展开了信。



       写信在网络与机械可以替代大部分事物的这个时代里,实在算是件不太寻常的事。也无疑是件麻烦事。所以当周防向草薙要纸笔的时候,着实是惊到了酒吧的大老板。他甚至伸出手探了探自家王兼学弟的额头,想要确认他是否是烧坏了脑子。周防拍掉了对方的手,对面前男人的大惊小怪表现出不明所以。
     “有吗,那种东西。”周防又问了一遍。
     “纸倒是有,信封的话,要不尊你自己折吧。”草薙擦着杯子不禁想开个玩笑。
       周防“嗯”了一声,拿着纸准备上楼。
     “诶?”
     “啊?”周防回过头,对草薙今天的反应很是不解。
     “尊……会折信封?”认识这么多年不知道周防还有这种技能,草薙不太相信地问着,得到的是对方一脸“那有什么不会”的表情。
     “纸鹤也会吗?”
     “………上去了。”周防懒得应付草薙,上楼上到一半又下了几个台阶,“草薙,二月的时候随便找一天帮我把它寄了。”

      对于信的格式,就算对于周防来说也就只那一种。倒是他这种人用上了这样固定模板一般的格式,反而令宗像感到有趣。


“宗像:


写信这种古板的交流方式很适合你,所以写了。别再啰里八嗦说些没用的话了,最后怎样早就是已知的。你那种喜欢让所有事都按自己所愿发生的臭毛病,就让我来给你治治好了。赌一下你读到这里时,那把破剑还在不在吧。倘若这封信是我的绝笔,就算你输。说真的,看你被不受自己控制的局面玩弄到焦头烂额的样子,算是你这个人让我感到最有趣的地方了。结果就在二月份揭晓吧,如果我输了,任你处置。赢了的话,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看不到你那一脸懊恼的模样了吧。
                                                                                                   

                                                                                                                                                                              周防尊”



      也不询问一下别人是否要参与就开始的赌博,也只有这个任性到令人头疼的男人才会想得出来了。宗像下意识单手扶了眼镜。

       ”真是可惜啊,就算我输了,也不会摆出可以令您感到开心的表情的。您可不要自顾自地遗憾起来了。“自言自语着,宗像口头回复着信里的内容,仿佛自己才是赢家,而那个从不知理怎么讲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偏偏要有这种节日的二月份送,我可以理解为这是野蛮人的浪漫吗。“

      那人会笑吧,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

      从浓密乌云处偷偷洒下的阳光终究会被重新遮挡。同样,这样的遮掩却也终归不是永久。就当那是乏味生活中,偶然出现的惊喜吧。

      用写信的方式来下赌的做法实在不像周防。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写下的这封信,似乎再也不会被知晓了。大概只是无业游民闲的没事干而涌出的心血来潮。宗像自行下了定义,将信好好的收藏起来。


      权当是,在情人节收到的特殊礼物好了。



      

                                                                                                    -END-


我一定是太无聊了

评论(4)

热度(14)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