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礼司与周防球(

礼司与周防球
睡(kong)前(bu)故事
是的周防是颗(个?)气球(这样的睡前故事真的不会吓死人吗……只是听《气球》这首歌挖出来的诡异脑洞(

“用来逗乐小孩子的您,究竟可以飞多高呢。”宗像微扬起头看着飘浮在空中红色的氢气球不禁出声。
“你松手不就知道了。”周防没有垂下眼看抓着将它束缚起来的绳子的宗像,反而望着不见终点的天空,懒懒地敷衍着。
“听说您这玩具一般的气球,可以飞十千米呢。”宗像扶了扶眼镜,“不过,连话都懒得说的您,飞到十米就不行了吧。”
“我又不用嘴飞。”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管你几个意思。”周防有些不耐烦地企图拽着绳子一同挣脱宗像的手,“喂,松手。”
“哦呀,阁下这么大力,要是飞走了孩子们可会哭泣呢。”
“你是哪门子孩子。”
“偶尔也想弥补一下我的童年呢。”
周防咂了舌,终结了没营养的对话。两人沉默一阵子,周防却又罕见地开始了新的话题。
“宗像。”
“是。”
“你知道的吧,”周防随着吹来的风歪过身子,眼睛刚好对上了宗像的,“气球就算不飞走,也飘不了几天。”
“您是指您会因漏气等质量问题,只飘上两天就会掉下来吗。”
“你话能少点吗。”
“所以,您想说什么?”
“我想看看上面的样子。”
宗像并没有及时回话,这让周防很不满:“喂。”
“还真是无理的要求呢,不过,您若真想看,我可以让您在直升机上观赏一下高空的……”
“哈…我在叫你松手啊。宗像。”周防笑出声,打断了宗像。
“……”
“啧、喂!”宗像不但没有松手,反而伸出另一只手掐住离周防不到一指的绳子,将周防拉到比自己头还要低的位置。
“像你这种劣质气球,就算我松手你也看不到你想看的景色。”
周防本来很不爽的脸突然又出现了笑容,仿佛宗像那反而有些生气的脸、以及突然消失的恼人的敬语十分令人发笑:“你松你的,我飞我的,不就够了吗。”

“…………无论如何您都想要飞吗。”
“无论如何。”
宗像盯着周防,慢慢地松开了抓着绳子末端的手。
“抱歉啊,宗像。浪费你五块钱。”
“……(不是钱的问题啊,蠢货),觉得抱歉就别老想着飞啊。”
“什么都别说了,宗像。”周防抬起眼睑,不再去看宗像。
风又一阵一阵地吹来。宗像缓缓将手指伸展,指缝的张大让绳子一下脱离了控制,周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越飞越高。最后一截绳子也离开了掌心,下意识的,宗像忍不住抬起手想抓,却只感觉食指一阵瘙痒,让绳子最后轻轻划过了指尖。

“——”。
周防好像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仅仅只是一个劲的在向上飞。宗像抬头看着,阳光有些刺眼,不禁眯起了眼睛。

火红的气球在湛蓝天空中渐渐变小,最后,仿佛萤火虫在黑夜燃尽最后一秒生命一般,再也无法被看见了。


你究竟

能飞多高呢,周防。

-END-

所以说,要是真有这么个气球真的会吓死人啊(((

评论(24)

热度(22)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