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Mikazuki GO!(5)

第五集看完简直浑身打了鸡血,爷鹤都子孙满堂了!我得赶紧让他们在一起!

于是再更一章!(更新速度太极端了吧喂

总之官方粑粑“ri”的一声飞了,我也得追随啊!

========================================================

        “我今天看到你那个小实习生了。”小狐丸脱下外套,扯了扯领带跟三日月报告。

        “嗯?”三日月为了接送鹤丸方便,有了最近都在弟弟这儿蹭住的打算。本靠在沙发上看报的眼睛霎时有了兴趣似的抬起来,应了一声叫小狐丸继续。

        “人缘好像很不错啊,和谁都能聊。人际关系搞得好,做事就有效率。”小狐丸撑着下巴想了想,“不过我听到有人说他今天比平时还格外爱笑,是你的功劳吧?”

        三日月笑了几声:“你今天去公司就观察鹤丸去了?”

        小狐丸耸了耸肩:“说小实习生以外的你还能有兴趣搭理我?要不我给你讲讲公司近况?”

        三日月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还是算了。”

        小狐丸努力控制翻白眼的冲动,结果眼珠还是没忍住翻上了天花板。虽然他这次也确实花了不少功夫偷看这个能被自己哥看上的小盆友,毕竟实在是太好奇了。要知道他哥多挑一个人,光以他这种轻易能引起动荡的容貌就能勾到多少小百合小玫瑰想要勾引他来采撷,更何况他还有能逼得千千万万鬼给他开几百家磨坊的财产,小狐丸想有什么样的嫂子还不都是信手拈来,可他哥到了这把年纪都还一直单身,就是因为他身边的这些花儿他一朵都看不上,连闻都不稀得闻。

        鹤丸确实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小狐丸只今天见过一次就觉得他十分有魅力,尤其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那里是永不落山的午后日光,温和又明亮,暖洋洋且真挚地照在其他人身上,就像他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舒服极了,叫人难以不对他抱有好感。况且能被三日月看上的人,又怎么会不好。

        只是小狐丸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他哥要真把这小鸟抓住了,先不说他比这鸟儿大了十岁左右,难道还要他管一个男孩子叫嫂子吗?小狐丸想到这儿有些纠结,后又觉得并不是太紧要的事,就问三日月:“你怎么管送不管接?还不趁机一块吃几顿饭。”顺势就拿下了呀。

        三日月笑里还有了矜持:“那样意图太明显了吧?”

        “哦,原来现在还不算明显吗。”小狐丸无语,这摆到别人面前给评论评论,到底谁还能看不出来他什么意图。

        “循序渐进,循序渐进。”三日月收了报纸打哈哈,“所以,晚上吃什么?”

        “哈?”小狐丸给他提供了住,没想到还要管他吃,“这么难的问题不要问我啊。吃豆腐吗?”

        “嗯,”三日月答应着,“你还是出去买点什么回来吧。”

        小狐丸:?????

 

        三日月所谓的循序渐进是这样的。第二天他接了鹤丸,就问了鹤丸下班的时间,于是只说了一天的“明天见”便改口成了“下午见”,下午见了几天开始问鹤丸想吃什么,那之后光忠已经很多天没做过四人份的晚餐了。

        “孩子他妈,今天也只是我们三个呢。”贞宗一脸惆怅。

        “可不是,孩儿爸,女大不中留啊。”光忠盛着饭感叹。

        “这小浪蹄子~”贞宗一拍大腿,看着特别痛彻心扉。

        “别演了,吃饭。”大俱利面不改色,拿起筷子中止了两个人说来就来的演技。

        “我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鹤丸了。”贞宗说着帮大俱利夹了几块肉。

        “嗯,我也就能在公司见到他。”光忠说着帮大俱利夹了几棵青菜。

        “……干嘛啊。”大俱利带着椅子往后坐,抱起自己的碗护着,不再让两个人往自己碗里夹东西。

        “唉,儿子也叛逆期……”贞宗哭丧着脸。

        “戏真多,”大俱利有点烦了,“想他就等下跟他说啊。”小蹄子再浪还是会回家睡觉的啊。

        光忠不跟着闹了:“鹤丸不在还真是有点寂寞,都被闹腾习惯了。”

        “他玩他的,我们也玩我们的呗!”贞宗提议,“晚上出去拯救世界去不?”

        光忠的车早取回来了,只不过他发现坐公车不用找停车位还是很方便的,就不再开车去上班了。贞宗这提议不错,光忠点了头,大俱利自然也没有异议。

        三日月今天带鹤丸去了海边一家十分出名的悬崖餐厅吃的晚饭。墙上是各地知名人士的画像,炫耀着都有哪些贵人来过这里就餐。鹤丸一开始被吓了一跳,站在玻璃房子面前迈不动脚,三日月是说过要请吃贵的,可他没想到是这么个奢侈法。他不想让三日月这么破费,说想换个地。

        三日月回头笑着看鹤丸,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没事的时候,电流就像从他的手心直直穿过鹤丸全身一样,就这么个小动作鹤丸就酥了,哪还闹得住,只能跟着三日月进到更里面去。三日月菜单没翻开来过,却在鹤丸纠结半天选好后帮两个人都点了菜,娴熟的犹如一个常客。

        海鸟挥动翅膀逐一归巢后,夜幕姗姗来迟。餐厅为三日月准备的预订位置靠窗,是整个餐厅里最绝佳的观景点。餐厅架在崖边,两个人只要微微侧过头就能见到星空与海浪,游船在远方亮起明灯,往更喧嚣的都市驶去。

        鹤丸不常看到这样的景色,看得入了迷,话也不说了。三日月看他喜欢就笑了,瞧一会儿鹤丸喜滋滋的模样,也陪他一起看。

        “听说这里可以抓到稀有的小妖精。”三日月忽然开口。他也是听小狐丸说的,小狐丸虽然和他没差几岁,却比他与时俱进的多。小年轻玩的小狐丸也玩,他Pokemon Go收集的图鉴可不比鹤丸他们少。

        “诶?真的假的?”鹤丸一脸不信,这看着全是大神仙们才来的天宫一样的地方,还会有拯救世界的凡人来这儿抓精灵吗?小妖怪们被抓之前,不都先被这帮仙儿给收了呀。

        三日月挑挑眉:“试试看?”

        鹤丸掏出手机打开了游戏,忍不住“嚯”了一声。因为是地标餐厅,所以这家餐厅本身就是一个补给点。不远处还有俩,三个一起飘着花,每隔几秒就源源不断的出现稀有的小精灵,应接不暇,根本抓不过来。

        鹤丸看了一眼却没抓。要是和光忠他们来,他肯定抢着第一个抓,几个人比赛谁抓得多抓的厉害;可是三日月又不玩这个,把他就这么晾着鹤丸才不忍心。更何况自从和三日月呆的越发久了,他连pokemon都打开的少了。

        “没有吗?”小狐丸还敢谎报军情了吗,三日月暗暗想着,却见鹤丸摇了摇头。

        “有是有很多啦。”鹤丸看着三日月,神情意外的认真,“可是抓精灵什么时候都可以抓,不想浪费和三日月在一起的时间干这个啊。”说完他才有些难为情,就伸手摸了摸鼻尖,转头继续看风景了。

        因此鹤丸没有看到三日月听到他这话之后有些动摇的表情,这对于一直游刃有余的三日月来说是十分不常见的。虽然鹤丸本人一定不会喜欢他这么形容,但三日月一直觉得他很可爱。因为觉得他可爱,所以听他说什么都觉得有趣,而方才一瞬间他觉得鹤丸已经远远超过了可爱的范围,鹤丸的话让他觉得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明显感受得到。有什么感情是连他都要控制不住的,三日月不记得自己是否有过这样溢出的情绪,可他现在明确地知道,他想伸手抱住鹤丸,像拥有了他那样紧紧不放手。

        然后亲吻他。

        间隔着两人的桌子并不宽,或许是专门为了可以让人更亲近地说些私密的话,亦或是为了更好地亲密接触,三日月都无疑是两方的受益者。他低声喊了鹤丸,在鹤丸转过头来的时候伸手将他拉得更近了些,然后自己凑过身,身体力行地追随着内心最深处的欲望,在鹤丸因惊讶而微张开的唇上落下了点水般的吻。

        三日月意识到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没忍住苦笑。他自以为能驾驭的了任何事情,他也确实可以将他们拿捏到位,不出一丝差错。这样被情感支配的的举动他不曾做过,鹤丸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情不自禁而感到害怕,他忍了那么久,最后竟败给鹤丸这一句话上。

        鹤丸的大脑一片浆糊,里面装的全是三日月唇上细腻柔软的触感。三日月那么小心翼翼,动作轻得都让人觉得有些痒。三日月温暖的手掌还搭在他的身侧,两人的距离可以鼻息交融。鹤丸感觉心脏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撞得他脸又发热了。三日月不说话,鹤丸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他是很喜欢这样的,三日月离他前所未有的近,他的气息他的体温都萦绕在身边,比梦还美好。

        于是鹤丸真当这是梦了,不禁更大胆了些,趁着三日月还没离开便自己主动凑过去又覆上三日月的唇,分开时还像个捣蛋成功的小鬼,嘿嘿笑着问三日月:“吓到没?”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鹤丸掰着剥好皮的橘子一边吃一边收尾。

        “什么鬼,出去那么久就‘吃了顿饭,然后我们就在一起’啦,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你那个然后前面都经历了什么啊!”贞宗对鹤丸这相当于没有的描述十分不满,锤着抱枕强烈要求鹤丸讲细节。

        “就是吃完就在一起了嘛。”鹤丸才不要把自己献出初吻的全过程告诉他们呢,而且他觉得自己也确实没说错。那之后服务生来上了面包,估计是在一边看完了全程,还说这是叫厨房特地做的爱心巧克力面包,只有情侣才有的吃。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对饭前的吻多说什么,吃完依旧由三日月买单签字,离开的时候三日月走在前面,没一会儿回头向鹤丸伸出了手,鹤丸把手给了他,于是两人就这么一直牵着走。就是在牵住的那一刻默认了关系,可不就是吃完就在一起了嘛。

        八卦之心得不到满足的贞宗感觉很憋屈,光忠把半个橘子都塞他嘴里,他才终于消停了会儿,认真嚼起了水果。

        “总之抱得美人归就是胜利,我们鹤丸出息了,来,干杯——”光忠举起一瓣橘子说道,其他人也替鹤丸高兴,连大俱利都破天荒地举了一颗橘子加入他们的碰杯。

        “那么多飘花的补给点,你总能抓到几只皮卡丘了吧?”贞宗忽然问道。

        “没有。”鹤丸回答得爽快,却再也不觉得呼吸会痛,“我释然了,该来的总会来的。不来……就不来吧。”

        毕竟他抓到了一只大神仙,皮卡丘又算的了什么呀。

 

 


评论(21)

热度(211)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