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Mikazuki Go! (4)

嗨呀,京都都有难了,谁还有空拯救世界啦!!(。

坑了这么久一定都是阴阳师的错!(闭嘴

===================================================

        鹤丸回家的第一件事是跟光忠喊饿。

        贞宗和大俱利离开手机太久,这会儿看鹤丸抱着宝贝们回来了,觉得他现在比谁都亲。光忠回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十点多了,又转过去问:“你们出去那么久都没吃饭啊?”

        “吃了。在陆奥守大哥那儿。”鹤丸把手机还给两个格外热情的室友,揉揉肚子从桌上顺了一个苹果栽进沙发里就啃了起来。

        “那么大碗都没吃饱?”光忠有点惊讶,不过鹤丸一直能吃,所以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系上围裙准备找些容易做的给鹤丸当宵夜吃。

        鹤丸只是嘿嘿笑了笑,苹果啃得嘎嘣清脆也不说话。总不能把他不好意思在三日月面前吃很多的事告诉室友们,否则他这莫名少女情怀十足的把柄要被他们抓至少俩学期。

        “你还真抓到不少精灵哎!”贞宗翻着自己和大俱利的手机说道。抓精灵本来就只是给鹤丸找个和三日月约起来的借口,没人能指望他们真去抓,所以这满屏的新精灵反而让贞宗有些意料之外。

        “那是。”说到这个鹤丸还有点小骄傲,他出门可没有完全沉迷美色,是真有去认真拯救世界的,“三日月把市中心那几条街来回开了十几次,还在中心公园跟我一起抓了好久,我感觉咱们这儿能有的精灵我已经抓遍了。”

        “……可以的。” 贞宗在心里直啧啧,可以的不是精灵抓遍全城的鹤丸,而是能花这么大把功夫陪鹤丸一直丢球玩儿的三日月。这人不是敬业的彻底就是闲得够呛,无论怎么想都感觉动机和鹤丸是一样的不纯,两人合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你情我愿。他俩哪天没搞到一块儿去他这辈子都不要穿得华丽丽了,贞宗暗下赌注,嘴上又接过茬,“所以你也有皮卡丘了吧?”

        鹤丸的表情一秒变得痛心疾首,愁着眉苦着脸,却依旧没有停下啃苹果。

        “哈哈哈?不是吧?”

        鹤丸坐直身子想把苹果核投进有些距离的垃圾桶里,看到光忠从厨房出来又收了手,乖乖走过去把核儿放进去,叹着气说:“三日月拿我手机抓的,丢光我的球给我抓了一窝波波鸟。”

        于是在贞宗的大爆笑下,鹤丸终于吃上了光忠现给做的蛋包饭。

        鹤丸吃好宵夜洗漱完就躺上了床,手机屏幕明晃晃的在熄了灯的房间里把他的脸照的花白。三日月玩游戏真的不是一般的烂,他又翻起了自己游戏里的背包,看着三日月抓到的清一色的老鼠和鸟,忍不住想笑话他。可是他又没有像往常那样把这么没用又占位置的精灵们扔掉,反而还留着像现在这样呆愣愣地看。再差也是三日月抓的啊,鹤丸把这些当成是三日月送他的东西,好歹是他留下的,鹤丸这么想着都觉得这些鼠啊鸟啊来的精贵,就算现在给他什么暴鲤龙,卡比兽,也都没这些稀罕了。

        鹤丸意识到自己这样实在痴汉到不像话,赶紧把手机按灭放到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催眠,希望自己赶紧睡着,睡着他就不会想这么多了。然而越在意也就越没有睡意,鹤丸压不住的眼皮又睁开,于是他又忍不住想三日月跟自己说的下次。抓精灵的借口也不能老用,下次到底是什么时候,鹤丸期待得心都开始慌,连手机似乎都受了感应,自动亮了起来。

        鹤丸懒洋洋眯着眼望过去,看见联系人又倏地捞过手机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胸腔里砰砰的响声大概只是因为动作太大了。

        鹤丸今天刚和三日月在他们学生之间常拿来聊天用的社交app里成为了好友。鹤丸不过随口一问,三日月有账号反倒还让他吃了一惊。毕竟在鹤丸心里,三日月这类大神仙似的人都不玩这种程序,巴不得手机也不用他才觉得符合他们的形象。不过三日月一看也不大用就是了,app里的头像都还是默认的,名字也像uber里面一样,完完全全用的真名,在他们这些稀奇古怪的名称面前反而像一朵优雅孤高的奇葩。

        鹤丸给手机解了锁,又来回看了几遍某人顶着默认头像说的话。

        三日月宗近:今天很开心,谢谢你带我去吃那么好吃的面:)。明天是不是还要上班?早点休息。

        在现今表情包乱飞的年代,三日月发的这个传统又经典的笑脸就很符合鹤丸所谓的神仙气。鹤丸收到信息本来就又惊又喜,看到这个又是傻笑,边笑边纠结要不要回点什么,可万一人家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他再回会不会又显得烦人。鹤丸长这么大哪里想过这么多杂七杂八的,在三日月面前他总是反常的像变了一个人。

        天知道他回个信息是想了多久才发出去,发完就把手机背朝着放床上,想着和三日月的对话会不会就要止于此,却又忍不住期许着三日月能再回点什么,哪怕一个笑脸或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标点符号。所以手机震了一下的时候鹤丸感觉脸都兴奋地发热。三日月的确回了,回得还很快,可鹤丸感觉等了好久。

        明明在一起呆了一晚上现在还是有很多话说,说着早点睡,两个人还是聊了起来。不看着三日月那张脸鹤丸还更自在了些,聊到实习他想起来明天似乎是老板要来的日子,这次来的是大中小老板还是一二三老板,鹤丸到现在也没弄清他们老板到底有几个。

        三日月忽然问他明天几点出门,鹤丸下意识开他玩笑:“怎么,你要专车接送?”

        然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三日月宗近:嗯。

 

        “对着手机笑什么呢。”三日月被说了才从手机面前抬起头,他现在在他弟弟家,这个正歪着头说他的小狐丸就是他亲弟,也是鹤丸刚提到的明天要去公司的某老板。三日月因为什么笑小狐丸是知道的,十一成是因为之前说的那个小实习生,多一成他都不怕自己骄傲。

        Such a 禽兽啊,对还没毕业的学生下手。小狐丸摇摇头,擦着他洗好的头发,单手拉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罐装黑啤,喝了几口才问:“所以,你为什么突然来我家哦……”他这个哥哥平时都自己一个人随心情住在自己某套有奢华装修的大房子里,或能从窗外看山顶缭绕的雾,又或是出门就能吹上咸凉的海风,这会儿突然按他家门铃说要借住一晚实在前所未有,以至于小狐丸还没反应过来就放他进屋了。

        “这里离他家近。”三日月想都没想就回了他。

        也是哦科科。小狐丸嘴角不经意抽搐,总不会是为了加深兄弟间的情谊过来聊家常的,光是想想他都起鸡皮。

        “那你明天也去公司?”

        “应该不上去了。”三日月接过小狐丸递来的绿茶。

        “玩什么隐藏身份啊……”小狐丸不懂。他哥最不缺的就是钱,不开小保小宾小玛小兰小法去撩弟,偏偏要特地买辆较为大众的雷克萨斯出去当uber司机,感受民间百姓淳朴生活。

        三日月小口啜茶,半晌才笑:“小麻雀容易被吓跑啊。”

        光忠总是家里第一个起床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顶着刚整理好的头发出了房间,却看到客厅已经有人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惊吓。

        “哇?!”光忠觉得真是见了鬼了。

        “哦?!”鹤丸正喝着咖啡玩手机,被光忠这么一喊也吓了一跳,倒是十分享受被吓的感觉,不禁夸道,“哈哈,一大早就吓人,光忠你很有前途啊!”

        “……你怎么回事,起这么早……” 平时起床困难症晚期的鹤丸今天比自己起得还早,光忠挠了挠头走向阳台,想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三日月说今天接我们去上班。”

        “诶?”确定不是多说了个“们”?光忠拉上阳台门暗自吐槽,鹤丸能这么早起得来床的原因也瞬间明了,嘴上却只是回道:“我最近坐公车上瘾,你跟他去吧。”接着不等鹤丸反应就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还哼上了小曲,铁了心不给鹤丸机会拉他做电灯泡。

        三日月到的比公车还早,光忠再次回绝了和鹤丸一起坐三日月车的邀请,塞给鹤丸两个分量十足的三明治,嘱咐着:“你俩一人一个在路上吃吧,他要是吃过早餐了你就自己留着,反正这点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好好好。走啦。”鹤丸现在可不想被人说能吃,感觉一点都不优雅,敷衍几句就出了门。光忠从在窗边看着鹤丸快要跑起来的步子莫名想笑。

        “恋爱的少年哟你快快跑~~”贞宗和大俱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旁边也跟着看,光忠那股孩子终于有伴儿了的欣慰感瞬间被吓没了,捂着胸口愤愤地:“你们几个,大早上一定都要这么吓唬人吗!”

        三日月的车停在路边,人还站出来靠在车上等鹤丸。他藏蓝的衬衫搭着暗色的条纹,翻起的袖口藏不住完美的小臂曲线。鹤丸远远就看见他没有好好扣住的领口,只觉得要完,连步子都迈小了,以为慢一点他就能把持住。然而三日月像感应到了似的,抬起头就往鹤丸这边看,抬起长腿笑着冲鹤丸走过去。

        街上开始有学生三三两两在车站等车,看见有大神仙下凡自然也控制不住眼睛往他身上瞟了又瞟。鹤丸觉得这气氛太不对了,他快搞不清他现在到底是要去干什么,是去上班吗?不是去约会?是去上班的吧?!

        趁着鹤丸脑子里混乱,三日月已经收脚在他面前站稳,他好闻的味道瞬间染过周遭的空气,然后鹤丸听他带笑的声音在说:“早安,鹤丸。”

        鹤丸下意识回应了他,然后像被牵着鼻子一样乖乖跟在三日月后面,从三日月帮他拉开的车门钻进了车里。

        诶,这是在干什么呢?鹤丸盯着三日月绕过车前坐到了自己旁边,感觉小心脏都有点不好。鹤丸知道自己彻底没救了,一片空白的脑子倒让他像是释然了,自觉系好安全带后索性啃起了光忠的爱心三明治,这是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喝不喝咖啡?”三日月启动了车,说着顺手拿起一杯咖啡递给鹤丸,“这么早就出门很容易困吧?不知道你平时怎么放糖,所以稍微加了一些……”

        鹤丸简直受宠若惊:“谢、谢啦……!”然后才想起来他这两手满满的三明治有一个应该要给三日月,下意识就把一只手伸到了三日月面前,“这是光忠给你做的……”伸完才想起来人家这还开着车呢。

        红灯总是来得这么正好,鹤丸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三日月就趁着停车的空档,直接就着鹤丸的手咬了一口三明治,慢条斯理嚼完了才笑着说:“谢谢,真好吃。”

        鹤丸觉得手都要被电麻了,结结巴巴地说着好吃就好。三日月默默观察他这一系列的反应,笑意在认真看路的眼里藏都藏不住,又体贴地帮鹤丸找话聊:“你的室友今天没和你一起呢。”

        “他说他要坐公车。”鹤丸吃着三明治稍微冷静一些了,还记得拿三日月专门给买的咖啡喝。一口进去他没差点没忍住出声:好甜!

        原来三日月是这种甜口的类型吗,鹤丸又喝了一口,忽然觉得三日月反差满满的口味让他整个人都可爱的不行。

        “是不是太甜了?”三日月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太擅长加这些东西,每次加多了都被弟弟说。”

        “没没,好喝!”鹤丸一口否决。大神仙给买的咖啡那就是天仙玉露,喝了长生不老青春永驻,哪还能不好喝啊。

        三日月笑了,鹤丸觉得不能看他,就和他一起看路,然后没话找起了话:“你还有弟弟啊?”

        “嗯,”三日月点点头,“不过他比我高很多,看上去也不太像是弟弟。”

        “他也是学生吗?”三日月虽然有一种不到一定年龄累积不到的稳重感,可这张脸长得实在也不像到了三十,所以鹤丸感觉他弟弟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同龄。

        三日月哈哈半天才说:“他也就比我小个几岁。”

        “那不是和我差不多吗?”三日月的笑点又莫名其妙被戳到了,鹤丸不懂他为什么笑,却也被带的跟着一起笑。

        三日月索性转过头看他:“鹤丸觉得我多少岁?”

        一般这么问那估计是年龄和外表不符,鹤丸想了想往大了猜:“……二十七?”

        三日月只是笑,也不说话,由着鹤丸一直猜到三十二,然后最后一博:“难道三十五?”

        “嗯,差不多。”三日月终于点了点头。

        鹤丸吓得三明治都要掉了:“诶,我不信……”明明长得像二十来岁的花美男啊!

        “哈哈哈,太老了吗?”三日月被鹤丸逗得笑了一路,“我会努力不让我们之间的代沟太深的,鹤丸可不要嫌弃我啊。”

        “好说好说……”鹤丸连忙摆手。嫌弃大神仙的事傻子才做,鹤丸那么聪明,巴不得黏着三日月呢。

        干活的时候每一秒都是煎熬,开心的时刻却总是飞也似地过去。三日月的车减了速,缓缓停靠在路边,十几分钟的路程倏地就结束了。鹤丸安全带解得十分不情愿,有不想工作的小情绪,更有不想和三日月说再见的心。

        鹤丸留了三明治给三日月,依依不舍地下了车之后又回过身捧走了三日月给买的咖啡。就算他不那么喜欢吃甜,这一杯咖啡他也下定决心要喝到见底。

        “别落东西。”三日月在一边提醒,也帮他查了查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嗯,那我走了。”鹤丸扶着门说,“谢谢你送我。”

        “鹤丸,”鹤丸关上门后被三日月叫住,他回过头看到三日月探过身子问,“你平时都是这个时间出门吗?“

        “诶……嗯、嗯。”鹤丸愣了一会儿才点了头。

        三日月又笑起来:“那明天见。”

        鹤丸傻傻地跟着说了“明天见”,挤上电梯才意识到三日月这次没再说下次,而是直接约上了明天。傻孩子在电梯里忽然情不自禁笑了,被别人侧目也不介意,开心地喝了一大口咖啡也不觉得有多甜。

        毕竟再甜,也不会比他现在心里更甜了。


TBC

===========================================================

说是花丸爷爷出场之前更文,我做到了!!!! 

呜呜……坑这么久真是对不起……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大家都能理解的吧……(不


评论(23)

热度(181)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