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K/礼尊】睡在我被窝里的兄弟(

#礼尊乡村爱情故事(x

#和岚儿一起挖出来的脑洞,但是似乎还未想好怎么把这一堆洞用文字连接起来(那你写个屁(

#几位主要人物的设定大约是:礼司是村长的儿子,被送去大城市念了几年书,后来回了村;阿尊因为有一堆弟弟妹妹要养所以留在村儿里种(shui)地(jiao);出云是城市人被派来下乡工作,目前住在阿尊家,负责每天把阿尊喊起来再从床上赶到地里去。把阿尊当亲弟,是个整天为弟弟感到头痛的好大哥。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总之一个字概括就是俗,反正就是闹着玩儿恶搞用的,不习惯千万别再继续看啦~

=================================================================


        ”干哈儿玩意儿呢蹲儿啊!屁股都给太阳蒸熟了害睡哪!!赶紧穿上裤子起来干活儿!“

       出云气急败坏的声音随着他的移动逐渐变大,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周防不禁被吵得皱了皱眉,眼睛却没有睁开的意思。

       ”蹲儿诶……“出云看着眼前这副慵懒的画面,不觉按了按隐约在发痛的太阳穴。床上的这个家伙,似乎根本没有要把自己家里的地打理好的觉悟。相反,自己这个跟他没一点血缘关系、稍微年长几岁、下乡过来寄宿的人倒像是一家之主,心都快操碎成了渣。要是没有自己,说不定他一大家子都得守着这几大块地活活饿死。真是不知道在自己来之前,这个若是不催促他就只会睡觉的男人是怎么把那一大家子养活的。

       ”呼嗯……“就在出云又要亮嗓门的时候,床上的人终于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哎哟喂瞅瞅这是谁醒了,“出云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看着终于坐起来的阿尊,化愤怒为笑容慈爱地向他问好,”早啊。“

       ”……,啊……早。“本来就反应不快的阿尊在刚起床时更令人着急。下一秒,他便收到来自出云的怒吼。

       ”早你个猪肉炖粉条纸三分钟起不来你今儿就只有抽二手烟的份儿!!!!“说完,出云把阿尊种地用的工具竖在门口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对于一个烟鬼来说,没有烟抽是不能的,有烟不能抽是万万不能的。而出云明显是可以让自己体验后者的人,阿尊套上床边的白背心儿,调了调裤子上的松紧带儿,抄上钉耙跟在出云后面乖乖种地去了。

        

          

    “我回来了,阿zu——周防。”

    “啊?“

       像模像样地履行着田地主人应有的职责,阿尊一个劲儿地用手里的钉耙重复着翻土地的动作。正进入状态,却突然被人叫了名字。阿尊竖起手上的耙,汗湿的脸随意往胳膊上蹭了蹭,抬头看到一个几年都没怎么见过面的人。

          K村村长的儿子,宗像礼司。和阿尊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冬天围着火炉吃一块地瓜,夏天一起去瓜田偷瓜的人——两人可以算是,被称为”竹马竹马“的关系。村长家里的床多少比其他人的床要大要软,被子也相对暖和,因此冬天的晚上,礼司的被窝里常常会多钻进一个人。

       那时的蝉声蛙声混合在一起响得不亦乐乎,连风的温度都格外的高。而几乎形影不离的相处,就暂停于某一年这样的夏季。村长要把礼司送去城里学习,好让自己的儿子当个文化人。学成归来后,也好将村子发扬光大,让村里人都过上好日子。

       首都,听起来就是个大的不行的城市。去那儿学习车费贵得很,礼司这一去便是很久就没怎么再回来。倒是寄信寄得勤。每次开信封都能掏出三四页纸,满满当当工工整整的字映入眼前,总是能不到第二页就成功让阿尊会上了周公。

       出云说,多少要回点啥,每次都能掏出笔和纸放在阿尊面前。虽说是阿尊的回信,但有内容的多半是出云写的。即使是写信,阿尊也一直贯彻着自己简洁随性的作风。心情好了,大概会回个“今天地里庄稼长得不错”;没什么心情,就会回个“好”或“不好”以表达对城里生活的评价。

        尽管如此,礼司收到信依旧乐呵。哪怕信封里只有两张纸,一张纸是出云的回信,而另一张只写了两个大大的“已阅”。

        为了省下寄信收信的等待时间、又可以随时随地联系阿尊,礼司勤工俭学,攒了几个月的钱给阿尊寄来一部小灵通。因为怕阿尊不会看说明书,还仔仔细细附上一封详细的由自己编写的小灵通使用宝典。阿尊收到之后,拿着小灵通把玩一会儿,宝典的信封还没拆就连着这小机器统统塞给了出云。

        掰手指数数,这习一学就是四年,今年也该毕业了。

        ”……哦。“一段回忆杀的功夫,两人依旧大眼瞪小眼了半天,阿尊才简洁地做出了回应。

        ”哦?“没心没肺的回应显然不在礼司的意料之中,跟着重复了一次发现阿尊只是看着自己、确实没有其他要说。不由扶了扶并没有歪的眼镜有些遗憾道,”不兴高采烈地跟我说一句‘你可算回来了‘吗,周防。“

         “回来就回来呗,”阿尊抓起身前的背心来回忽闪,翻了好久地的手在白色布料留下了五条泥印子。

         “真是冷淡的让人伤心。”礼司侧身让阿尊看到自己身上的大包,“我可是,连包都没放就来找你了啊。”

        懒得吐槽他的行李箱已经躺在村长家里的事实,阿尊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示意对方的眼镜,“你怎么戴了这个。”

      “自然是辛苦学习的证明。”

      “像变个人哪——大像。”

      “……叫我宗像。”

      “哈,以前不都是那么叫的。”

      “为什么不用更好听的方式称呼呢,周防。”

      “周防、宗像的。”阿尊有些不耐烦地扒拉了两下地,“城里那些奇奇怪怪罗里吧嗦的东西你也学了不少啊。叫个名字而已。”

评论(3)

热度(9)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