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Mikazuki GO! (2)

※LOF一改头像就闪退,难道我要当一辈子皮卡丘了吗!

=======================================================

        鹤丸是一路挨着长谷部炽(fen)热(nu)的眼神低头挪到了自己椅子上坐着的。光忠坐他距离一个隔层的位置,悄悄抬头看长谷部紧皱着眉头一步步朝鹤丸走去,随即又猫下腰盯着电脑屏幕装作整理数据,根本不忍心再继续往那边看。

        鹤丸抿着嘴把电脑包掏出来,轻手轻脚地拿工作用的资料,自欺欺人的好像这么小心翼翼一些就不会再把长谷部给招惹过来似的。长谷部离鹤丸还差四步的时候开始叫他名字,一步一个字,“鹤丸国永”念到“国”的时候却突然停下,是前台的小姑娘把他叫住的,说是老板来了。

        “他不是说下周来吗?”长谷部头都没回,眼睛死死盯着鹤丸露出的头顶,下定了决心不准备放过他。

        “不是那个老板,是大老板!”小姑娘急急地纠正,催长谷部快跟着她走。

        “……大的?他怎么会来?” 长谷部听后便一个麻利转身,周遭估计都起了风。鹤丸这会儿还不敢坐直了看他,只听出他语气里都是满满的惊疑。他们这个分公司只是大老板家业中的一小部分,老板平时都不大来,由着哥哥弟弟们掌管着,几乎采取放养模式由着公司自行发展,这回也不知道是哪股妖风把他给吹来的,搞得好多人都莫名小紧张,以为要出大事。

        小姑娘说不知道,听老板的意思是说路过了就上来瞧瞧。鹤丸躲在电脑后面差点笑了,想着不愧是大老板,也太随性了,跟来度假似的。长谷部也没指望谁能知道,随口安排几句就跟着出去接待了,再无心批评什么迟了到的小实习生。

        寂静只维持到长谷部走后的两分钟,办公室里的人都忍不住讨论起这个十分神秘的大老板。不说实习生,在这儿工作过几年的前辈们也没机会见过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甚至连名字都是很少听到的,也不知他今天登上这三宝殿是想干嘛。

        鹤丸躲过一顿骂,心里窃喜,觉得今天实为黄道吉日,既见到了大美人儿,还被什么大老板救了一命,不能再幸运了。长谷部是个出了名的工作狂,对什么事都一丝不苟到甚至有些死板,最讨厌人不准时。这要是被他逮着骂,不知道得被骂多久。

        长谷部过了好久都没有再回来。没了他安排工作,实习生们相当于是在办公室里放了假。这种时候的年轻人们多半就花在了手机上,鹤丸和光忠也不例外,隔着一个隔板跟室友们在群里聊得昏天暗地。

完全不烦人:能躲过长谷部批评的我已然所向披靡,就问问还!有!谁!

发型很重要:别说了,他快走到你面前的时候我都跟着提心吊胆……大老板真是及时雨啊

完全不烦人:啊哈,不错的惊吓☆

发型很重要:稍微反省一下啊

♠冭鼓鍾祯宗♧:這僦媞噯のㄌ糧錒

发型很重要:……小贞你中毒了吗

♠冭鼓鍾祯宗♧:诶,不觉得很华丽吗,之前学妹教我的

笨蛋才改我名字:非主流。名字也是

贞:唉,算了,你们不懂……不过话说,鹤丸你恋爱谈得怎么样啦

        贞宗的回笼觉睡完了,赖在床上开始关爱室友的情感问题。虽然八卦成分更浓。

        鹤丸这才记起被他好好收藏在口袋里的名片。他小心翼翼地掏出来,下意识就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上面还留着三日月香水的味道。这又让他想起三日月在他临下车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夹着这张名片的手指,骨节分明又修长,那张好脸就笑吟吟跟他说:“要是再有需要叫车,可以打电话给我。下次一定不会再迟到了。”

        什么下次,什么一定的,无论三日月是不是刻意这样说,但鹤丸听了就像是他在承诺着什么一样,让人莫名就期待了起来,不多想都难。鹤丸在心里笑他,是不是每载一个客人都要这么撩一下,才让他生意做得火热,开车就开出了那一身高档货。然而他也难免会被那一丝丝期许迷得失了方向,想着下次到底会是什么时候。鹤丸叹了口气,又觉得出息离家出走的自己才是最该被笑的那个。

        鹤丸就这么盯着三日月的名片想入非非起来,这边回想起早上他的话他的声音他的脸,那边又钻研着到底怎么才能再找个机会给他打那个电话,也就根本没空出现在群里了。

        几个男生又扯东扯西了半天,贞宗发现平时极为活跃的鹤丸破天荒地没回一句话,就在群里问起来:鹤丸呢?

        光忠从椅子上站起来一点从隔板上方看到鹤丸捏着手里的名片发呆,然后重新坐下在群里打了一句:他忙着呢。

        忙着思春嘞。

        长谷部一上午都不在,只在临午餐前给实习生们群发了邮件通知解散,下午不用再来了,引得小年轻儿们直接在办公室里就欢呼起来。而鹤丸和光忠下午虽不用再上班却也一点没闲着,刚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三明治就又被室友们约着出去顶着烈阳抓精灵。

        新闻里统计过,自Pokemon Go上市以来,一周之内的交通事故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十起。而光忠他们也为这次数据出了一份力——就在这个烈阳高照的中午,光忠的车被撞了。虽说没人受伤,但心理冲击还是不小的,连鹤丸都表示这是不能被接受的惊吓。坐在后排的另外两人忙着一路刷补给站抓小精灵,都没来得及抬头看到惊险一幕。鹤丸转过头是这么严肃地跟他们说的:“当时场面太过刺激,及其少儿不宜,你们没看到是好事。”险些被大俱利打。

        而事故的起因竟是因为撞了他们车的人看到手机上显示出了稀有的小精灵,一时激动竟要去抓,忘记了看路。

        光忠这辆二手凯美瑞是从毕业的学长那儿低价淘来的,没几个钱,倒没有很心疼。在人身安全面前,钱又哪还能算个事儿。也幸亏没出大事,但想想总归还是后怕,于是就连他这么好脾气的人也不管对方是谁抓着就说教了一番,还是鹤丸下了车调解了调解才作罢。贞宗和大俱利也没心情玩游戏了,挤在后座听光忠在外面用少有的严厉语气讲话。

        “游戏再好玩,也不能拿命开玩笑啊!”光忠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对方显然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点也表现的知错了,金灿灿的头发在主人低头认错的时候被太阳照得亮闪闪,“对,对,您说得对,我太不应该了……我吸取教训,开车不捉妖,捉妖不开车,绝对不再有下次!您看我赔您多少漆钱合适?”

        光忠本还想再说点什么,看他态度这么端正也就不再那么恼火了,说到底他也是在担心每个人的安全,既然大家都没事,火自然也就恼不起来了:“其实没蹭得多厉害,不用赔了,我看你应该也是学生吧,下次一定要注意安全,太危险了。”

        “诶,其实……,”金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虽然我这确实不太像样,不过我在丰田4S店已经工作好几年啦。这样吧,我给您一张我的名片,您有时间了来我这儿我给您的车免费保养保养。”光忠接过来,发现还真是像模像样的名片,这位看上去说20都嫌老又有些咋呼的健气男生头衔竟还是个经理,实在人不可貌相。鹤丸凑上去看,憋了半天才没开口问卡片上这名字是真的还是他们店里要求接客用代号,是不是还有同事叫丁满和彭彭,因为这人叫狮子王。

        光忠通过这次事件意识到了Pokemon Go的安全隐患,就另外三个人的闹腾劲儿来看没准哪天就成了下一个狮子王,本就偶尔会动摇的心这次坚定下来,坚持要严格控制宿舍里玩这款游戏的时间。几个人游戏刚玩的有点起色,正在最有兴致的时候,尤其是还有连主角都没抓到的人,突然被压制是一定不服的。光忠刚定了新家规,剩下三个人就一个哭一个闹,还有一个虽没上吊也撇嘴比平时显得更加不高兴起来。

        “不要这样嘛,我们又不会边玩边开车!”贞宗锤着胸前抱枕抗议。

        “就是啊,我连皮卡丘都还没有!”鹤丸在边上伸手拍打贞宗胸前的抱枕。

        贞宗拉扯起在一旁无声抗议的大俱利:“快,俱利给咱妈卖个萌!”

        “卖个头!”大俱利挣扎。

        “不行就是不行,小俱利卖什么都没用!”光忠毅然决然地看向天花板,为表坚决,第二天就把车送去店里刷了漆。

        他们宿舍比较偏,离市中心并不近,没车又不好出门,而荒郊野岭也只有遍地不知道被进化过多少次的小拉达和波波鸟,实在没有抓的欲望。对于几个人来说,不去市中心抓pokemon和咸鱼是没有两样的,所以即使光忠没有明令禁止他们玩,他们在家也很少碰了。

        没有了拯救世界的任务,几个人也仿佛身体被掏空,在家就知道瘫沙发上。今天也是如此,光忠在厨房炒菜,三个人就一起瘫着聊闲天。这人一无聊起来,八卦的欲望就更浓起来,贞宗还没忘记鹤丸的恋爱:“你和那个三日月咋样了?”

        “哦,”鹤丸盯着雪白的墙面有些落寞,“没联系了啊。”

        “沃特,你不是很喜欢他,”贞宗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的脸吗?”

        “唉,怎么联系啊,这阵子天天和光忠坐早一班的公交,都没机会迟到,哦不对,打车。”

        “没机会你不会找嘛!你什么时候这么被动了,你变了!”

        三日月的名片鹤丸怕放别处压出褶,到现在还专门放在钱包里存着,包和钱跟着香了两天如今也没味儿了,可他到现在都还没打过一次上面的电话。贞宗不懂他反常的退缩和被动,连脸皮都给削成薄的了。鹤丸自己也没琢磨透。大概像是想撩神仙却又怕被神仙收了的妖精,被三日月的仙气儿逼得不敢上前。小妖精进退都不是,只好在沙发上发愁。

        贞宗看着鹤丸,眼睛眨了又眨,忽地打了个响指,“这好办啊!”说罢抢走大俱利手上的手机,把自己的也一并塞给鹤丸,“你就说你室友维护世界和平的大计受妖人阻挠,你代替我们继续战斗,然后叫他开车带你抓精灵啊!先按两小时起的抓,这感情不就升华个够了吗?哎哟,我真是天才啊……”

        “那么小天才哟,你所说的妖人乃何许人也啊?”三个人回头,光忠在他们身后握着锅铲,笑眯眯地不知站了多久。

        贞宗一把推走鹤丸:“快走啊~别管我~世界就靠你了~”

        “交给我,你放心地去吧——”鹤丸戏很足地抱着仨手机站起身回复贞宗,临溜前还问光忠要不要抓,光忠摆摆手叫他走了,把锅铲架在桌子上的碗边开始解围裙,走近贞宗却是和他击了个掌:“看你是为了鹤丸就先不跟你计较了。”

        “啊、”贞宗像是想到了什么,“应该把pad给他,没有手机心里慌慌得er……”

 

        “哈哈哈哈。”三日月这次的确没让鹤丸等很久,却不知道鹤丸是捧着一堆手机在路边站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打了他的电话。即便如此鹤丸看见他的车慢慢靠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只能靠聊天隐藏自己的不自然。从上次迟到的事讲到家里被禁pokemon的事又到妖人坏大计的事,他添油加醋又有所保留地讲给三日月听,逗得三日月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松开了一只放在嘴边,“看来我很有必要感谢一下你们家那位妖人兄啊。”

        “嗯?”鹤丸把手机们排成一排放腿上,感觉自己像个业务繁忙的IT人士,装模作样地真开始抓起精灵。

        三日月扫了一眼他低着头的忙活劲儿又笑起来:“不然你似乎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呢。”

        “啊、诶?”鹤丸惊得球都丢偏到西伯利亚了。他觉得把三日月这句话理解出了别的味道一定是因为自己心态不正。

        “我每天都在等鹤丸的电话啊。”三日月继续说道。

        耳边的心跳声砰砰直响,为什么听得这么清楚,是不是因为快跳出嗓子眼。鹤丸的耳朵热了一圈,还好大家都坐在黑暗里,现在的样子多不争气只有他自己知道。鹤丸偷偷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向三日月,三日月正认认真真开车,暖色路灯映过的侧脸柔柔和和,嘴角还盛着笑。鹤丸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直到三日月转过脸望向他时才慌慌张张看向前方,是个红灯。

        三日月看鹤丸这样子又轻轻笑了。这么一个老是勾人来亵玩的妖仙,白白生得那么出淤泥不染。什么神啊仙的,心态也不见有多正,小妖精被撩的七荤八素,也快忘了害怕仙气。

        又到底是谁玩谁呀。

TBC

感觉小狮子莫名有股北京腔……

评论(41)

热度(181)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