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Mikazuki GO! (1)

※偶然发现喜欢三日鹤521天了,赶着挖了个坑!(怎么又和自己过不去

※试着写了有贞酱的四人伊达组

※可怕的流水账QAQ

※总之是伊达组四个人很喜欢玩pokemon GO的故事……(x

==========================================================

        “唉,这个国家亡矣!”烛台切光忠放在桌上的双手交叉在一起,用胳膊肘支起挡住了半边脸,露出的眼中满含忧虑与痛楚,沉声感叹道。

        “何出此言?”坐在他对面的鹤丸国永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问道。

        “此话怎讲?”坐在他左侧的太鼓钟贞宗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问道。

        “?”坐在他右侧的大俱利伽罗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无声问道。

        “瞧瞧你、你、还有你!”光忠伸手指了他们一圈,“整天就知道对着手机看看看,自从这游戏上架了以后,你们还有没有再好好吃过饭!不光是你们,街上也都是一堆拿着手机不看路只顾着划屏幕扔球抓精灵的!青年一代沉迷手游无法自拔,是情怀的扭曲,还是资本主义的覆灭!”

        “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今日说法?“鹤丸无缝接话。

        “鹤丸……!“

        光忠刚要发作,被贞宗接走话茬:“是说~光酱你碗里有一只杰尼龟哦,真的不抓吗?“

        光忠手握成拳,双唇紧抿,沉痛地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却也抄起了桌上的手机加入了抓精灵的队伍:“抓。“

        光忠所说的“这游戏“,是指一上线就让无数玩家沦陷的《Pokemon Go》。通过与现实世界的结合,人们可以用手机在三次元模拟捕获收集儿时极为喜爱的宠物小精灵,可以说是极好利用了年轻一代人的情怀,用新奇的玩法虏获了群众的心。上述四人,包括光忠在内,都是被虏获的群众之一二三四。光忠属于半沉迷,比其他几个人好点,偶尔还懂得反省,只不过反省完该拯救世界还是得拯救。

        四个人同住一个宿舍,这个暑假都没回家,大俱利和贞宗报了暑期课程,另外两个找了实习做。好在游戏上线时间是假期,游戏玩得再嗨也没很大的负罪感。

        游戏上线之前,几个人的生活是平凡的。在学习与实习之余,有的人合伙想把平凡的生活弄得惊奇多彩一些;有的人想独自一人在健身房挥洒青春的汗水;有的人热衷钻研菜谱,一切都是对充满希望的未来无限的憧憬和期待。

        就当大家都以为自己能这么一直积极,健康,阳光下去的时候,《Pokemon Go》来了。爱吓人的不吓了,爱跑步的不跑了,爱做饭的还会做,但做完也无心钻研新的了——因为他们要抓紧时间结伴出去拯救世界了。

        而显然他们注定不会寂寞。即使是大半夜,街上也多是三三两两组队在街上游荡的人们。花白的屏幕在黑夜中照亮了他们的脸庞,一个精灵的名字可能会成为引导他们行动方向的口号。人们走走停停,没人抬头看路,手里捧着的手机和下面压着的充电宝是他们拯救世界的装备。

        倒不如说更像是晚上聚众在街道上姿势统一的丧尸。(遇到稀有精灵三三两两会融合成四五成群,之后又凑成更大的一团往同一个方向走,让人特别有想去种会吐豆豆的植物的冲动。)

        无论是暑期的课还是实习,都还是要比平时轻松许多的。于是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前提下(?),整个宿舍的人在吃完饭后就会拿好装备开车去市中心的花园和全市人民一同不务正业式的狂欢维护世界和平到凌晨。

        贞宗和大俱利的课都在第二天下午,晚上有的是时间浪。可鹤丸他们俩不一样,虽说实习并没什么太苦的差事要做,第二天还是要早起上班。有车的人最大,车是光忠的,所以回去的时间一般都按照他的来。也亏得车是他的,还能防止其他三个人沉迷游戏到忘记回家睡觉。

        在游戏的地图里,玩家可以在各个补给点的有效范围之内使用可以让其开花的道具,而这个道具可以吸引更多更稀有的小精灵。市中心是补给点最多的地方,包里有道具、或者是氪金买了道具的人喜欢在这里用,有效范围重叠的话效果还会加成,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聚在这里的原因。

        今夜的拯救世界四人小分队也如往常一样,和其他玩家一起不约而同地在中心花园聚众吸pokemon。

        鹤丸喜欢打游戏,可惜游戏运一直不大好。就连抓小精灵也一样,和他一起把游戏下下来的许多人有的早就在开服第一天抓到了皮卡丘,甚至连卡比兽、鲤鱼王这种很稀有的图鉴都开了,他却还没有一只萌神。中途倒是遇到过几次,可球丢过去偏了不成,还叫精灵给跑了,所以皮卡丘一直都是他会呼吸的痛。四人玩游戏都有各自不同的游戏目标:大俱利是游戏小达人,热衷于抓高级怪打道场,立志要把学校的所有道场都染成红色(四个人在鹤丸的怂恿下都选择了红队);贞宗立志全图鉴;光忠则只想把长得帅气的精灵抓齐。而鹤丸,目前只对皮卡丘有执念。

        “三步远的地方有皮卡丘!“鹤丸刷新了游戏里显示附近野生精灵的页面,看到了皮卡丘的图样。

        其他三个人早已抓到了不止一只皮卡丘,已经对它见怪不怪,因此显得有些冷漠,守在开了花的补给点边没有想要移动的意思。鹤丸四处走了走,终于在与皮卡丘的距离缩短成两个爪子的地方确定了正确的方向,一个人踏上了旅程。

        离补给点越远,人也就越少。街上的人都往他的反方向走,鹤丸按照刚才找到的方向一直走,竟还要过条马路。车道上有要行驶的车,看鹤丸要过就让了路。鹤丸挥手道谢,快走了几步,还不忘草草瞥了一眼车,发现那乌漆嘛黑的车身在黑夜里竟也被路灯照的锃亮,宽敞的车型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写的贵。不知是哪家少爷公子哥儿的也出来逮妖精了。

        鹤丸过了马路没急着走,站在路边又开始找位置。那车慢悠悠驶过,竟也凑近马路牙子停在了离鹤丸不远的地方。

        鹤丸前脚刚抬起来,耳边就听到有人在喊:“小兄弟,可不可以跟你打听个事呢?”

        鹤丸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那车副驾驶边上的车窗下来了,问话的是司机。周围也没别人,那看来问的就是自己了。鹤丸顺手把手机屏锁了,弯下点腰正脸对着窗口跟司机热心肠道:“您尽管问。”

        那司机也不过三十几的样子,是个和颜悦色的中年男子,发型略蓬松,刘海还有点齐,像娃娃头。从刚才那车速看,这人应该是个做事稳且扎实的主儿,就是不大适合上高速,忒慢了点。

        “谢谢你。”司机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就刚才我们路过公园,看到那边一堆人聚在一起盯着手机看,我们老板有点好奇,正好瞧你刚才也在看,想问问那是在干什么呢?”

        这儿竟然还有不吸pokemon的有钱的正常人噢……鹤丸第一反应是这个,倒也不妨碍他给车里的人介绍:“噢,那是大家在玩游戏呢,最近新出了一个可以在外面抓小精灵的游戏,很火的,叫<Pokemon Go>。”

        “剖K萌够……?”司机试着按发音念了出来,似乎是没大听说过这名字。

        “就是很久之前一个超有名的动画改编的啦,里面有个小精灵很出名的,嗯……会‘皮卡皮卡丘’这样叫的。”鹤丸单纯想着这样介绍会更明白些,结果学皮卡丘叫完车里的人就笑了,还不光司机一个人,坐后面的什么所谓的老板也没忍住笑出了声。鹤丸听他们笑了才发觉自己好像无意识卖了个萌,被笑得还有点不好意思,晚上光线不好,都没空好奇瞄一眼这车的正主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总之就是这么个游戏。”

        “呵呵,原来如此,真是帮了忙了。”司机笑着道谢,“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客气客气。”鹤丸摆摆手,在车窗快关上的时候还听到后面那人对他笑着说了声“祝你抓到喜欢的小妖精。”

 

        “不是小精灵吗。”鹤丸归队之后跟兄弟们讲了被有钱人搭话的事。大俱利低头一边踢馆一边默默吐槽。

        “现在没中pokemon毒的正常人真是不多啊。”光忠听完还要感叹,大概是庆幸国家还没彻底完。

        “所以你的皮卡丘呢,抓到没?”贞宗凑过去要看鹤丸的图鉴,却听鹤丸哼唧一声:“别说了,等我助人为乐完再解锁手机,皮卡丘早没影了……”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和它没有缘分噢!”贞宗毫不客气地幸灾乐祸。

        鹤丸把手抬起来捂住鼻子故作悲伤。唉,呼吸它又在疼痛。

        “赢了,你们快放精灵。”大俱利忽然说了一声。几个人连忙也在地图上点了被大俱利打红了的道场,把自己目前最厉害的精灵放在了擂台上。于是依次按着精灵的强弱排列,这个道场的排名是这样的:

        第一名,白天不懂人的黑(鹤丸抢了大俱利的手机起的名儿);

        第二名,衣装要穿得华丽;

        第三名,发型要梳得帅气;

        第四名,吓你吓吓吓不完。

        “妥了~”贞宗看了一遍自己兄弟们的名字,十分满意地退出了道场。

        光忠看了眼屏幕上方的时间:“十二点多了,回去吧?我和鹤丸明天八点还要上班……”

        “诶,这就回去了,我都还没用上充电宝。”贞宗还没玩够。

        “……”大俱利也不大想走。

        “哎呀反正起得来的啦,再过一会儿嘛,说不定会出好精灵呢。”

        “……你就不要和他们凑热闹了啊。”光忠看着不和自己站一队的鹤丸抚了抚刘海,有些无语。结果是一个人拗不过三个,又熬了半个多钟,光忠终于用强硬的态度把三个熊孩子驮回了家。

        鹤丸跟光忠在一个公司实习,所以经常坐光忠的车一起去。光忠不想迟到,每次都提前半个多小时出发,鹤丸有时起不来那么早,就挣扎着叫光忠先走,自己再坐公车过去。就像今天,光忠怎么喊他他都不想起,睡得迷迷糊糊还听光忠在耳边念叨:“昨晚不早点回来休息,现在起不来了吧。”

        鹤丸嘟囔着“起得来”,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又要睡着。

        光忠叹气,拿起鹤丸手机给他又上了三个闹钟,每五分钟响一次,总能把他吵起来:“那我先走了,你查查公车时间,可别错过了。”鹤丸他们住的这个城市人不算太多,因此公共交通不是特别发达,出租车几乎没有,打车得靠手机软件。每个巴士站也都要在固定的时间才有车坐,错过一班就得再等个二十多分钟。

        鹤丸终于在闹铃第三次响起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刷牙的时候都神游,傻傻站在洗手台前浪费了五分钟。要不是光忠知道他这人不容易醒又打电话来喊他,估计他还清醒不来。

        然而光忠这么用心地催他,鹤丸还是在赶到车站前眼看着去公司的公车从他眼前驶过。鹤丸摸了摸鼻子,默默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屁股,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还有心情发到四个人的聊天群里。

        鹤敲白:[图片]车没等到我……

        光咪咪:都说让你快点了……你又乱改名字!

        鹤敲白:很可爱吧?

        光咪咪:你先别聊了,赶紧叫个车。

        鹤敲白:叫着呢,等司机上钩

        小贞贞: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光咪咪!

        小贞贞:……

        光咪咪:小贞今天起得这么早?

        小贞贞:哦,我就看看你们在聊啥,等下接着睡

        黑皮皮:………………

        黑皮皮:鹤丸国永

        鹤敲白:好嘛

        Wuli库丽丽:[炸弹.jpg]

        笨蛋才改我名字:臭基佬

        光咪咪:小俱利不要这么说话。鹤丸,车来了没?

        鹤敲白:可能太早了,司机们都没起床。唉……现在谁能送我去公司,我真是要以身相许了

        鹤敲白:诶来了一个

        鹤丸收到了uber的通知,暂时退出了群,看到最下面司机头像的时候却忘了再回去闹,由着新信息的提醒不停推送,眼睛都差点贴到屏幕上去看。

        这年头,连司机都长这么好看了?长成这样当司机,也太暴殄天物了。鹤丸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人,尽管图很小,身为一个资深颜控,鹤丸能一眼看出这人的五官极为精致,每一个部位都按着最黄金的比例嵌在脸上。他恨不能把这人的头像放大个十倍当桌面,就算成了马赛克,也是最好看的马赛克。

        光忠半天没见鹤丸反应,特地艾特了他,问车有没有到。

        烦死个人:我要恋爱了

        发型很重要:??……姑且被你吓到了,不过你要迟到了哦?

        光忠没大当回事,鹤丸忽然说些无厘头的话也不是第一次,他帮鹤丸看了眼时间,他再不快点就真的要比经理晚到了。另外两个估计回笼去了,而鹤丸没再回话,直到又过了十分钟光忠给他打了电话:“你那车怎么回事?下一班公车都要来了吧,你要不要换一辆。”

        鹤丸又送走了一班公车,毅然决然地在路边等他的帅哥司机:“我选择迟到。”

        光忠:“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

        鹤丸:“我给你看他照片。”

        烦死个人:[图片]

        发型很重要:……确实帅。可是你做好被长谷部部长骂的准备了吗?

        完全不烦人:那都不算个事了!

        发型很重要:好吧,那我可不管你了……

        之后鹤丸就再没看群。他盯着uber自带的地图,看着轿车的图样跟着GPS移动,终于离自己越来越近,抬头一看,一辆看起来极新的LECXUS就停在了他的眼前。鹤丸拉开了车门,新车独有的味道还没完全散掉。坐在驾驶座的人笑得很是歉意,鹤丸看得心跳都漏了几拍,真人又比头像好看那么多,尤其是眼睛,阳光下都亮闪闪的。他连穿着的品味都是极佳,鹤丸在杂志上见过他的这一身,是最新款,可不便宜。穿在他身上比专业的模特还要养眼。西服外套平整地放在后座,料子很好,绝不会是只靠当uber司机就能买得起的。

        “真抱歉,之前有些迷路了。”那人自己说的时候都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了,这次我免费送你吧。”连声音都温温润润的,听了叫人根本不忍责备,而鹤丸本就没要责备的心。鹤丸起先还准备了“你害我迟到所以就当我男朋友吧”之类的流氓言论,现在也压根说不出口了,就怕被这人听进去都玷污了他。

        “没事没事,我也是偷懒才没赶上车。”鹤丸憋了半天还安慰起他来,只觉得自己太没出息。可谁叫他颜控,见到好看的人只有认栽,“你……认路吗?我虽然不开车但是路还是认识的,可以给你人肉导航。”

        “谢谢,”那人没回绝,就在鹤丸准备做个尽心尽力的导航时,他忽然够过身子,手臂前伸,从鹤丸的角度看他就像是要抱过来一样,整个人正好被他虚环住,若有似无的香味就飘进了鹤丸的鼻腔里。大概是还抹了些香水,是内敛又清新的味道,莫名有安全感。

        “安全带没系。”鹤丸看这个人在他近前笑,替他扣上安全带的动作像是暧昧,却又离开的清爽,只剩淡淡的香味还在四周萦绕,坏心地在不经意间给人留下念想。

        “你叫三日月吗?”鹤丸想起他在uber上看到的信息,导航之余还分心和人家聊了起来。

        “嗯,是用的真名”三日月点了点头,说话的时候总是尽量看着对方,“‘白麻雀’……不是你的名字吧?”说时脸上忍了笑,声音里却没忍住。

        “……我叫鹤丸国永。”鹤丸发誓他再也不起奇怪的名字了。

        “很棒的名字。”三日月夸奖得毫不吝啬,“嗯……你是实习生吗?”

        “你这都知道……”

        “猜的。一般这个点出门的不是要上学就是要上班吧,学校是反方向呢。”

        “其实现在还多了一个可能。”鹤丸说。

        “哦?”三日月很有兴趣的样子。

        “可能是出来抓pokemon的。”

        三日月笑出声:“啊,就是那个抓小妖精的游戏呢。”

        是精灵啊。鹤丸在心里帮他改正,偷偷瞄了一眼三日月含笑的侧脸,险些移不开视线。喉头动了动,只觉得干。

        要说妖精,旁边的这位才是实打实的吧。

        勾起人来不偿命。


评论(38)

热度(284)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