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逢赌必赢(2)

※因为大宝贝儿想到的场景超帅所以开了坑,这一章写了一些,虽然怎么写都觉得不如她说的帅QAQ

※忘了还要说啥了……

=============================================================

        鹤丸肩上披着光忠给他拿上的外套,长腿迈得起了风,外套的两管袖子随着他的步伐一阵飘荡。光忠和他并着肩走,两个人表情都是同等级的不悦——然而在鹤丸那张总是不正经的笑脸上形成反差,就显得更不好惹了些。鹤丸听完安定的话,顾不得腰疼就丢了汤勺,倏地站起来说要出去算账。

        清光和安定亲眼目睹他们大老板从笑脸秒翻成臭脸的全过程,一边跟在两个老板身后一阵小跑地跟着,一边想那帮小混混真是找事儿找错了对象——大俱利伽罗,赌场的人都管他叫俱利小少爷,是他们老板之前在中东玩的时候收养的小孩儿。虽然他现在才十五岁,却已经是在赌场里发了好几年牌的资深荷官。两个老板都把他当亲弟弟养(鹤丸背地会占便宜跟别人说是儿子),宠得不行,所以他怎么都能算得上是这赌场的第三把手。

        “夭寿啦!!是黑帮!!!”鹤丸远远就看到一个一头金毛的人反方向冲他跑过来,嘴里喊叫着,整个人却是兴奋的。近了看见老板阴沉着脸又不好兴奋得太露骨,演技生疏还想装急,无奈眼睛里闪起的光暗不下去,翘起的嘴角也只来得及落下一边,叫人看了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鹤丸这一路走来,后边已经跟了一队会读气氛的保安,还有嫌事儿不大来看热闹的(比如清光安定),不细数看着人也挺多,到时候去了排场也不会小。鹤丸收了脚等金毛跑过来,后面的人也赶紧急刹车站他后面一起等。

        “老大,是黑帮的人啊!!!!”像是打了鸡血正瞎叫唤的金毛叫狮子王,在赌场管修老虎机。鹤丸第一次知道他名字的时候当着他面张口就高歌了能唤起众人童年回忆的某知名动画主题曲的副歌部分第一句。狮子王反应快,当下五音不全地紧接了第二句,鹤丸觉得他好玩,打了个响指就这么由着性子把他给招了。好在狮子王每天有使不完的精力,对工作也充满热情,老虎机哪里不亮锤哪里,是个积极向上的好员工。唯一有点不足的就是对黑道太过痴迷。

        他爷爷当年在某个组里混过,后来金盆洗手不干了,只留一肚子的故事在狮子王睡前讲给他听——讲得自然是添油加醋的版本,搞得小家伙觉得黑道老帅了,从小就对那儿特别憧憬。他对着鹤丸也不好好叫老板,左一个老大右一个头儿,好在鹤丸也不怎么正经,自己乐在其中,也就由着狮子王这么叫。狮子王来赌场工作大半原因也是想着哪天能在这里碰见哪个帮哪个组的甲乙丙丁,和他们聊聊,没准有朝一日还能入个伙,混得好了还能有机会一睹他们老大哥的俊容。他每想到这里就自顾自傻笑起来,有些顾客以为他是因为热爱他的工作,还会奖他点小费当鼓励。

        狮子王这见黑道人士的白日梦一做就是好几年,现下竟然成真了,自然免不了兴奋到精神略失常。

        鹤丸也是个不嫌事儿大的人,放在平时指不定会跟着狮子王一起神经。可这次是他家阿拉伯小王子被找事,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心情陪狮子王闹。他手不耐烦地抓了一把脖子后面多出来的头发,眉头一锁,那边光忠就帮忙发话了:“把狮子王绑到一边让他冷静冷静。”

        保安刚从左右各一边出来要抓狮子王,他却忽然就镇定了,溜到一边给鹤丸让路,一只手伸到前方:“头儿,我给您带路,这边。”这么大好的机会能近距离接触黑帮,他怎么可以被绑到一边。于是他说完就一阵风似的带头往赌场跑。

        鹤丸赶到现场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嚣:“不是你做了手脚,劳资能玩五盘输五盘?!”再站近一点就看到五六个人正围着大俱利,方才叫嚣的人抓皱了他的制服衣领,听他不屑地哼了一声,又气得狠狠推了一把,“哎我去,小黑皮还挺拽!”

        大俱利本来就整天臭着个小脸,现在倔脾气上来了,挺直了身子不卑不亢地瞪着面前的跳梁小丑,手还大力扫过被碰到的地方,好像沾染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一系列举动把找事的人惹得更火大,拳头还没挥起来却被勒令住手。

        几个混混顺着声音望过去,这才看到鹤丸。他们看他长得秀气身材又像是十分不禁打的瘦弱型,打头的便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鹤丸嚣张道:“你丫谁啊?我警告你我们三条组的事儿你少他妈瞎管!”

        鹤丸皱眉,对这几人粗鄙的行为的不屑与嫌弃都大大方方摆在脸上。狮子王也看着不爽,只觉得黑道都被这帮丑陋的low货给玷污了。赌场的人看这架势早走了大半,留下的也只在远处张望着看热闹。

        “我五条城的保安按理不打宾客。”鹤丸声音不大,但是能保证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但来闹事影响到我客人的,不给点颜色看不行。”

        他这话说完,本还在他身后及赌场周围的保安瞬间凑近那几个自称是三条组的人,将他们紧密包围起来。光忠连忙过去把外围的大俱利拉走,这摸摸那碰碰,问大宝贝儿有没有哪儿受伤。

        被身材高大的保安围起来关在阴影底下的混混显然慌了,却还颤颤巍巍地嘴上逞强:“这儿的老大都要看我们三条组脸色,你敢打我们,你不要命了!”

        鹤丸怒极反笑,笑得仿佛这帮人在讲今日最佳笑话:“我管你几条组。给我打,打到他们算不出五减三是多少为止!”鹤丸话音刚落,此起彼伏的哀嚎就接替着响了起来,狮子王也过去凑热闹拳打脚踢。

        伴着哭爹喊娘的背景音,鹤丸也加入了对大俱利嘘寒问暖的行列,这戳戳那挠挠,更像是在捣乱。大俱利正值叛逆的青春期,只觉得鹤丸特烦,拍掉他的手就转头不再理他了。鹤丸顿觉寒风秋叶洒了一脸,满心伤痛地决定把气都撒在小混混身上。保安们和狮子王见鹤丸走过来了,就停了拳脚,提溜起几个已经青肿的脸让他们的主人跪在鹤丸面前。

        青肿的脸们流着泪唉哟唉哟的呻吟,显然是知错了,在鹤丸面前比起了怂,眼睛都不敢抬起来看他。鹤丸扫视了一圈,叫保安抬起之前那个嗓门最大的人的头,笑笑地问:“五减三是多少啊?”

        大嗓门被打得浑浑噩噩,一个条件反射就回:“是、是二……”

        鹤丸笑得更欢,不忘赞赏:“数学怎么这么好啊?——继续打。”

        大嗓门大声哭喊:“三!三!三!是三!大哥,大爷!您饶了我吧!”

        鹤丸不吃他这一套,倒也没再喊人继续打,只敛了笑居高临下地冷冷看他:“少废话,砸了我的场子推了我的人,你装个怂就管用了?现在的小朋友真是越来越犯浑,叫你们老大过来话事。”

        “对!!!叫你们老大来!!”突然兴奋的狮子王跟着喊道。鹤丸看他一眼他便不出声了,可脸却激动得通红。

        小混混哪儿会想到这事竟要扯上老大。往常别人听了三条组的名号都闻风丧胆,哪还敢气哼哼地要找他们头儿讲道理。他们其实连组里的一根蒜苗儿都不算,不过是想借着三条组的威风闹事,老大又怎会搭理他们这种杂鱼。没想到撒个泼却招惹到了比他们干部还难惹的鹤丸,这下各个肠子都悔成了跟脸一个色号的青,却也为时已晚。

        另一边的入口起了熙熙攘攘的动静,鹤丸抬头一看,黑压压一群人忽然闯了进来。清一色的西服大高个儿,把已经空荡荡的赌场走道瞬间挤满,整个一黑云压城的架势。他们整齐地排列好后又在中间开了一条道出来,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好不壮观。狮子王看得口水都快掉下来,今天这一趟可不光是看到了甲乙丙丁,ABCD,怕是白日梦里的最终目标都要达到了。而且还是黑道里面名号最响亮的三条组,他要是回家跟爷爷讲他见到了三条组的老大哥,他爷爷肯定也会很激动的。他半天才发出狮子一样的叫声发泄内心的激动,“嘎嗷嘎嗷”的,怪得好笑。

        道开了半天才有人走,鹤丸看见人后饶有兴趣地笑了一下。竟然是那个叫今剑的小孩儿。昨晚还带点可爱的小狐狸模样似乎只是他伪装用的外壳,这会儿全褪下了,露出的那只眼里少了些狡黠,多了些凛冽。他的步伐仍旧轻盈,可感觉总归是不一样了,尤其是那片黑压压的人还会依着他所到之处按着顺序给他鞠躬的时候。

        鹤丸就这么看今剑从人堆中间走过来,看见鹤丸忽然又变得有点可爱了,步伐都变成蹦跶蹦跶的,笑嘻嘻地跟鹤丸打招呼:“鹤丸先生,又见面啦。”

        鹤丸也陪他笑呵呵:“你是三条组的老大?”

        今剑摆摆手:“不是不是。我们老大走路有点慢,叫我先过来和鹤丸先生打个招呼。”

        鹤丸没再回话,心里想你们老大贵庚啊,路都走不动了。他跟今剑一起等了一会儿才看到又有人走来。这回是三个,一个高得不像话,直接从人墙顶上往鹤丸那边看,笑出一口鲨鱼牙,是之前见过的。另一个也不比鲨鱼矮多少,头发长长白白一看就保养的很好,眼神有点飘,哪儿都不大有兴趣看,只顾着往前走,是第一次见。他们站在剩下那个人的后方两侧,人墙齐声喊着“大哥好”鞠下躬来的时候,鹤丸终于看清了第三个人的脸。

        那笑盈盈的脸,挂着月的眼,可不就是昨晚在地上洒了一地玫瑰花瓣,又跟他浪了一整夜的三日月。也难怪他走得慢,大佬可不都得端着点架子,左脚一个权,右脚一个势,每一步都稳稳地走,生怕步子迈大一丁点就要对不住这么大的阵仗。

        三日月自然是怎样都对得住的,他大概真的只是走得慢。今剑等得不耐烦,跑过去有些抱怨。三日月哈哈笑着说抱歉,眼里的月亮却一直照着鹤丸。这人本就是一慢性子,撩人是,前戏是,连进入抽出的时候也是,还非要拉着别人一起慢,磨得人欲仙欲死,却又欲罢不能。也不能怪鹤丸下意识又往翻云覆雨的方面想,他腰还有阵没阵的酸,积极提醒着他昨晚是怎么被折腾到连清理的劲儿都不剩的。昨儿累着他了是旧账,连着今天这笔新的,鹤丸决定慢慢跟三日月算。

        三日月走路的时候敞开的翻领风衣下摆会飘。他今天换了暗扣领的衬衣,连同领尖底下藏着的扣儿都被好好的系上了。绀青的丝质领带上纹着金丝,下半边服帖地压在剪裁精致的西服马甲下。他今早给鹤丸泡earl grey的时候连浴衣带子都系不好,想必这些繁琐的衣物也不会是他自己穿上的。

        三日月这一站稳,刚还吵闹着的赌场立马肃静下来,任谁都不敢把气喘大了。混混们已经被吓得生无可恋,在鹤丸旁边的狮子王看三日月站到眼前,就像近距离见了本命爱豆的私生饭迷妹,呼吸都不均匀,更别提出声了。

        鹤丸倒没被这场面给震住,看到来人是三日月,反倒更傲起来,一点面子都不想赏,伸腿勾过附近的高脚椅,脚下一踩竟然坐了上去,也算给腰减少点压力。三日月笑着看他,他也毫不示弱地盯着他眼里的月亮。鹤丸不准备第一个开口,于是三日月出声:“怎么回事?”

        他这么讲话显然对象不是鹤丸,边说边挪地儿,两步走到鹤丸身边,伸手搂住他的腰还揉了揉以表关爱。缓不缓解酸另说,他揉得都是鹤丸敏感的地方,被鹤丸瞪了也只是心情极好的笑笑,显然没安什么好心。

        小混混们哪想到会有被老大盘问的一天,低着头眼珠子都快翻进眼皮底下才隐约瞧见老大手往哪儿放,明白自己惹了谁,更是一阵心灰意冷。

        没人敢回三日月的话,三日月也并没想从谁嘴里问出点什么。这出了什么事他看一眼就心知肚明,话纯粹是问来给鹤丸长脸。

        鹤丸把三日月的手拿开:“你们三条组的人砸我场子,欺负我儿子,您觉得这合适吗?”鹤丸余光看到远处跳了脚的大俱利被光忠抓着,想发作又发不出来,心里着实舒坦不少。

        三日月听到“儿子”眉毛都挑了挑,却也不大明显,唇角依旧勾着也不嫌累,眼神自打来了以后就没往地上那几个人身上落过:“哎,别生气。孩子不懂事,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我等下亲自去道歉赔罪,好不好?车不值钱,不如你看海边那几块地你看不看得上?”

        鹤丸还没说什么,狮子王已经受不住了,被三日月帅得流了一脸的泪,让人感觉他接着说一句“洒家这辈子值了”就能躺倒在地安详归西了。安定拉着清光合伙把他拽走以防他真的当人家面背过气去,老板们谈话他们这些人都该有闪退的自觉。

        “我要你那些有什么用?”鹤丸最不差的就是钱了。

        三日月也觉得是:“那我送你个人吧。”他转头,“小狐,你过来。”

        三条组的人齐刷刷看向那个毛发有光泽的高个子,鹤丸也跟着望过去,看他长着一副十分野性的面孔,猩红的眸子瞪得老大,显然是走了半天神没想到会被三日月点名,受了点小惊吓。虽不明所以又千万个不乐意,他还是照着三日月说的站到了他的旁边。

        “这是我弟弟,小狐丸。”三日月自顾自介绍起来,“虽然他前阵子刚因为打架险些要被送去劳改,总的来说还是听话的。给你当保安最合适不过,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找麻烦。”毕竟这可是三条组当家的亲弟弟,敢找事那就是和三条组对着干,纯属觉得日子过得太顺想玩命。

        鹤丸从头到脚把小狐丸看了个遍:“这个还不错。”

        三日月拍拍小狐丸的背:“以后你就跟着鹤老板。”

        小狐丸:“?????”

        狮子王听后狂喜,挣脱了安定和清光又麻溜地跑了过来,拽着一脸蒙圈的小狐丸就说要带他熟悉熟悉。今剑喊鲨鱼牙岩融,叫人从保安那儿接手了小混混,有头发的拽头发,没头发的拽衣领地拖着他们呼啦啦撤离了。光忠觉得这场面少儿不宜,早早就拉着大俱利走了。

        这一块的赌场依旧被封着,只能出不能进。于是这载着筹码堆的桌椅间,只剩下三日月和鹤丸。


TBC

-------------------------------------------------------------------------------

狐球的故事告诉我们,大佬讲话的时候不然走神,不然怎么被卖的都不知道……

每开一个坑都要准备一桌子油豆腐犒劳他,唉(。 


评论(55)

热度(276)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