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逢赌必赢(1)

※赌场Paro,所以第一章就有肉(逻辑???

※题目是唠叨烦人的老道取的

※坑品是啥可以吃吗,写完大宝贝想要的我再坑(你

-----------------------------------------------------------------------------------------------------------

        鹤丸捏着盛了一半红棕色Martini的玻璃杯脚在自家赌场里瞎转悠。他闲的时候总觉得会无聊到要死掉,因此总有着没着地装作是顾客,和员工们谈天扯地,体恤民情。职位低点的员工没机会见大老板,这边和鹤丸谈得风生水起,那边经理高管们反而会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起来,还亲自给这位什么话题都能扯起来的客人亲自端茶倒水,只觉得好不奇怪。

        这杯Martini也是经理按着鹤丸的要求搭配的。他点完的时候只看到经理带着欲言又止的微妙表情走,回来的时候表情仍旧在,捧着这杯棕红毕恭毕敬地递给溜达到不远处的鹤丸。鹤丸笑着道谢,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眉毛霎时都皱成了一团,好不容易把嘴里的咽下去,还要呲牙咧嘴一阵以表对味道之奇葩的震惊。他凭着性子往里乱加了两份伏特加,又掺了青柠的奎宁水,搭上半分朗姆又加了一片薄荷叶调味,味道自然是不好到可以给人带来惊讶的程度。不过这倒是他喜欢的,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新奇事物,不一会儿又乐在其中似的轻轻摇着杯子里的冰继续逛,倒也没有再去刺激一下味觉的心。

        他摇着Martini漫无目的地走,路过赌场外围的老虎机,就在这里遇到了三日月。三日月当时也是没事干,坐在老虎机前面输钱玩儿。他的手气在游戏方面似乎一直是负状态,鹤丸在边上看了半天也不见老虎机转出一组相同的小图标,简直都快不忍心看。不过他也没看多久的老虎机,因为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偷看三日月上。鹤丸看他一直输却一点不恼,反而挂着一层淡淡的犹如三月春风浮水面的笑,手指安然自若地控制着老虎机不辞辛劳地转呀转,转出不一样的花儿,仿佛他那纤长漂亮的手指每按下一次按钮扣得都不是他的钱一样,潇洒的也犹如一阵风。

        鹤大老板觉得,这风一般的男子有点意思。三日月早发现鹤丸站在他边上看他按老虎机,捏着酒杯只把里面的冰转来转去却一口不喝,笑他和自己一样无聊。

        鹤丸是不知道三日月在笑什么,反正笑得赏心悦目,他偷偷看着就好。虽是在自己地盘,鹤丸也不好直直盯着人家,鎏金的眸子偷偷往下瞄,用眼神描绘三日月精致的侧脸,一直到那一小半截从纹了精致暗纹的墨蓝衬衣边溜出的若隐若现的锁骨。再往深处就全靠鹤丸脑补,补得全是和这人的脸同款的美好。殊不知自己那并不收敛的目光早被人家看得一清二楚,偷摸的样子反倒引得三日月笑意更浓,鹤丸还当他是在撩面前那台老虎机,好能让它吐出来点像样的结果。

        鹤丸酒里的冰又化了一些,三日月趁鹤丸转过眼睛缓解酸痛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献给鹤丸一个笑盈盈的正脸。鹤丸再回过头被他那对儿藏着新月、夜空一般的眼睛勾走三分魂儿,就这么相互看对了眼。

        这一旦看上眼了,那说什么干什么都带了些不再纯净的目的。三日月终于站了起来,竟然比鹤丸还高上一些,连身材都是鹤丸喜欢的那一款。两个人边走边聊,倒心照不宣地没去探对方的底子。鹤丸把捏了半天的Martini给了三日月,美其名曰请他喝一杯,实则想看他那张天上的神啊仙儿啊都比不上的脸纠结起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三日月竟没如他的意,喝之前怎么个气定神闲喝之后还怎么气定神闲,眉头都不见皱出一点褶,杯子见了底他还笑笑地对鹤丸说:“真是很惊人的味道。”

        那你倒是表现得惊人一点啊。鹤丸有点小失望,也只能挤出笑回他:“嘛,世间仅此一杯啊。”

        之后没再说几句,三日月就被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找到,想借一步说话。那人目测超了两米,长得还有点凶,笑起来的时候有点邪,露出的牙齿竟然个个锋利,像极了鲨鱼,和温文尔雅的三日月对比鲜明,是三日月这种人不会接触到的类型。可他们偏偏又谈起话来,他同三日月说话时还会体贴地猫下一点腰,少了些戾气,多了几分敬重。三日月和那男人低声谈论两句后才靠近鹤丸同他道别,笑里还能带点歉意,临走前捞过鹤丸的手,翻过他的掌心慢悠悠一笔一划地写了一串数字,像是要拖延着时间表达内心的不舍。他写完又趁机在鹤丸手背上摸了一把,笑着深深看鹤丸一眼,说了句“回头见”才肯走。那高个子的男人侧过身给三日月让了路,最后才跟在他的身后。三日月走后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不少,本在附近游荡的喝酒的聊天的人都没了,好像都跟着三日月撤退了一样。不过鹤丸当时也没空太在意。他还在消化三日月在他手心里轻柔划过的那几个数字,撩得他心里跟着一阵犯痒。四位数,自然不是联系方式。鹤丸想了想,发现这一串数字十分恰好地、和他这座酒店里几千套房里的某一间总统套房的房号好死不死地对上了。

        鹤丸矜持了一天,正犹豫着要不要去那间房里找人的时候,一个像是高中生身形的男孩子插着西服裤兜左顾右盼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鹤丸不认识他,他却在看到鹤丸之后直直走了过来。男孩子远远看去就能知道长得是极标致的,银白的长发系在一侧,大概是太长了,又盘出一个小包子一样的发髻在耳边,挺可爱。脸也是正值不谙世事还带点纯真的脸。他笑嘻嘻地接近鹤丸,近看那年少的眉眼里却又多了不符他年龄的狡黠。像涉世已久的小狐狸。

        “鹤丸先生,晚上好呀。”男孩子开口,声音倒还稚嫩,却一副老练的样子跟鹤丸搭讪起来。

        鹤丸虽然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是半操着职业道德半打趣道:“小孩子可不能进赌场啊。”其实他对自己人有信心,小孩子是不会被放进来的——所以主要还是要开人家玩笑。

        小男孩仿佛早有准备,依旧笑嘻嘻从外套的隐形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ID,伸长了手臂递给鹤丸看。鹤丸扫了一眼,小孩名叫今剑,今年再过生日竟然都22了。不过在他眼里也还是个小孩就是了。

        今剑收回ID,鹤丸问他:“你找我有事?”

        “不是我啊,”今剑眨了眨大眼睛,“是我们阿月哥想请你吃顿饭,我只是来帮他传句话——他住在这里的3130。”说完还塞了一张房卡给鹤丸。鹤丸拿着卡翻弄了两下,想到从手心上传到他心里念念不忘的那串数字也是这个。

        鹤丸弯起胳膊露出了腕上的表,正是饭点。三日月是掐着点叫人来请他的。不过能在他这装下一整座日本的皇室庭院还绰绰有余的大酒店里这么快在人海里找到他,也是挺有本事。

        该说是不大关心自己到底怎么被找到的,还是心里已经迫不及待,鹤丸笑着谢了今剑就往电梯走,临走前还塞给他几张整钱当跑路的小费。今剑也不推托,谢谢说得甜,大大方方接过了,脑袋擦着鹤丸的肩离开(其实也还差不少),直接往押大小的桌子跑。

        酒店的电梯上升得快,31层的距离不过几秒。电梯的提示音刚响起的时候鹤丸的耳朵还有点不适。虽是自家酒店,鹤丸倒还真没怎么自己住过,在走廊停了一会儿才跟着墙上的指示找到了尽头处的双门套房。鹤丸掏卡的空档,门锁就已经从里被人划开。左边的门被打开,三日月带着那张无与伦比的笑脸闪亮登场在鹤丸眼前。

        “你一直趴在门口听动静吗?”鹤丸对这个巧妙的时机提出了猜测。

        三日月把门敞开请鹤丸进去:“你再不来的话,正有这个打算呢。”其实是从今剑离开的时间开始掐指一算,觉得鹤丸差不多该到了。

        三日月走了不少的心,这体现在鹤丸进了他住的套房后先踏了一路玫瑰花瓣,指引他走到房间的中央。房间被夜来香味的香薰渲染到一个暧昧又诱惑的气氛,一直在鹤丸身后的三日月不知从哪儿捧了一大束的红玫瑰,在他转过身的时候递给了他。鹤丸虽没一颗少女心给他觉醒,接过花束的时候还是笑了起来。倒是个不错的惊喜。打个炮也要这么折腾,鹤丸忽然好奇和这人交往的人每天会过上什么样的日子。

        “你倒是挺知道现在的妹子们喜欢哪一套。”鹤丸把鼻子埋进花里配合地闻了闻,想着把花束就这么放到茶几上太辜负人家一片心意,就捧着花坐到了沙发上。

        “鹤丸喜欢吗?”三日月把大灯都关了,只留墙上昏暗的小灯,桌上还摆了蜡烛。三日月把夸赞收下,笑得克制又谦逊。昏暗中鹤丸觉得他表情还有点腼腆,咋这可爱。

        “倒确实不讨厌。”鹤丸笃定三日月是个会来事儿的浪漫主义者。

        三日月听了很开心的样子,又拿眼睛勾鹤丸:“那就好。”

        鹤丸盯着他的眼睛,视线再暗也遮不住他眼里的月亮:“不公平。”

        三日月只静静看着鹤丸等他下文。鹤丸捧花捧得有点手酸,把花放到一边,眼睛倒没挪地方:“你和你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名字,我却只知道你名字跟眼睛一样带月亮。”

        “是我疏忽了。“三日月笑出声,道歉道得及时又诚恳:“我的名字叫三日月。“

        够文艺。鹤丸在心里评价,嘴上有些明知故问:“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

        三日月自然也陪着装傻:“鹤请我喝了一杯,我请鹤吃一顿,理所应当。“名字一下子又叫得更亲近了,鹤丸不讨厌,挑了挑眉就默认了。

        鹤丸跟三日月都是在关键时刻能撑得住场面的人,两人心里怀着同样的鬼胎,相视还要一笑,还真坐在餐桌前拿着刀叉慢悠悠吃起三日月叫的上好牛排。

        之后究竟是谁先撩得谁并不重要,也没人记得。

        光忠一晚上没见着鹤丸。鹤丸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精神有点萎靡,见到沙发就要往里栽。光忠在五条城的管理上助鹤丸良多,是当之无愧的二把手。他帮鹤丸管理五条城,也管理鹤丸。

        鹤丸这一看就是又浪了一晚上,看着比平时还累好多。鹤丸趴在沙发挣扎了一会儿起来说想喝水,嗓子都是哑的。光忠倒了温水给他,帮他脱了碍事的外套,一张房卡就从衣服口袋里滑到了地上。是鹤丸昨晚没来得及掏出来的3130的房卡。

        光忠捡起来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昨晚鹤丸被压在哪间房的床上、桌上甚至窗上直到腰都直不起来,这会儿嗓子喑哑到连叨逼都不想再叨是谁的杰作,也可想而知了。

        安定和清光结伴跑过来找老板的时候,二老板正在灌大老板营养丰富且补肾的热汤。清光一直有些一惊一乍的不稀奇,这会儿连一向从容的安定也有些火急火燎地赶过来,鹤丸就上心了。然而再上心汤也不忘喝,他咽下一口才笑着问:“怎么了,这么急?“

        “诶,鹤先生,您快去看看吧,赌场那边、那边——“清光涂了红指甲的手一个劲儿往赌场那边指,跑得太急又喘得慌,”那边“了半天也没个重点。

        “唉我来说!“安定先不耐烦了,把清光拉到身后对着还在笑的鹤丸简明扼要地总结:“俱利小少爷被一群无赖围着找事儿了!“


TBC

-------------------------------------------------------------------------

诶呀三日鹤日没赶上,还是迟迟又偷偷地开了个小荤。

反正怎么写都不对劲,就这样了嘛,失望也不要告诉我……

评论(40)

热度(361)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