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Fever

医生X准CEO

反正我就是对月光蓝有执念(。

为了满足恶趣味的流水账

===============================

        天花板在本是昏暗的房间里被床边泛着微弱光亮的台灯映出一片柔和的黄。鹤丸和厚重酸痛的眼睑斗争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从昏睡中重新看看他身处的环境。最先入眼的就是这一抹比全黑还要更加催眠的颜色。鹤丸自下了飞机就一直处于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坐上去机场接机的好友的车里后更是在硬撑许久后的安心下几乎失去了意识。

       从世界闻名的顶尖商学院毕业后,鹤丸就回来在家里的企业帮父亲的忙。虽免了找工作的烦恼,过不多久还能接手父亲的上市公司,压力和工作量却不比平常人少——相反,他总面对着常人甚至不太愿去承受的忙碌。在各个国家出差往来成了家常便饭,也好几次在书桌前通宵奋战,为提神而喝掉的能量饮料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占领了一个角。鹤丸还有心思把它们堆成小高楼,那架势吓人,看着就减寿。

        这样的房顶和灯光,鹤丸不可能陌生。这是他每天睡前睡后睁眼闭眼都会见到的天花板,也是情迷意乱时会恍恍惚惚抬头面对着的天花板。睡得稀里糊涂到脑子不太能运转的他也能在稍有延迟后认出来他睡回了自家的床上。是宽敞的双人床,可床的另一边并没有人——那里平时都睡着三日月,他们是已经同居的恋人。

        鹤丸意识到三日月不在的时候有些小寂寞——他刚从国外出差回来,两个人有两周没见,再加上近期来不要命的工作和舟车劳顿合并引起的发烧让他的防备与安全感也随着免疫力降到最低值——难受的时候见不着三日月让他自知矫情的失落起来。今天去机场接他的也不是三日月,而是高中起就和他玩得很好的朋友烛台切。三日月家里世代从医,现在也是名外科医生。他随时都有病人要救,工作时间根本走不出医院。

        他们都是在自己的工作领域有所作为努力奋斗的年轻人,这个年龄忙是应该的。鹤丸不比三日月轻松,真要细算他在家的时间甚至还没三日月的多。他们相互理解,谁都不会怨谁。只是在放松警惕、不再被忙碌分神的时候,相互想得很。明明已经同居,有时候还会有在异地恋的错觉。

        鹤丸侧过身把被子一角抱在怀里,腿脚蜷缩在身前,保持着像胎儿未出生前的姿势藏在被子里,仿佛这样能找回一些安全感。呼出的鼻息带着高温,熨在面前的被褥也被明显染上了温度。鹤丸脑壳儿疼得厉害,可还是忍不住猜三日月现在在干什么。三日月再忙却仍旧会一如既往地保持亲切,再累和病人交谈的时候也会带着微笑,有着永不会消耗完的耐心给人们送去温暖——不像其他许多人,忙的累了脾气都变得很差,态度简直是要上天,惹得谁都不愉快,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三日月穿白大褂也好看极了,明明是工作服却恰到好处的修身,愣是被他那张脸衬托出了时髦感,不知道的都分不清他究竟是去救人的还是去撩人的。

        鹤丸乱七八糟想了一通,意识又开始模糊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心心念念的三日月踏着和自己的那双是一对的毛绒拖鞋放轻了脚步慢慢靠近。他还没换上居家服,大概是刚从医院回来。鹤丸自己跟自己玩推理游戏,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冲着三日月傻笑——再难受看见三日月就开心。

        三日月其实回来有一阵子了,他只是忙着给鹤丸熬稀粥,找药,烧水,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三日月把装着温水的瓷杯放在桌上——那是他兑了好几遍才把开水降到可以入口的温度——坐在床边探了探鹤丸的额头。鹤丸不在的时候他每天都在倒数,离鹤丸回来的日子越近他心里越美,结果倒数到了0却回来一个病怏怏的鹤,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了。其实高兴总归还是高兴的,可心疼早就盖过了高兴——鹤丸一直以来身体都好得很,用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健壮如牛,这回竟然忙出了病,怎么能不心疼呢。

        三日月没问鹤丸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还难不难受,因为鹤丸这状态看一眼就知道还是很不舒服的。三日月看见他还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是不是烧成了傻瓜,生病难受着呢还这么开心。于是他伸手捏了捏鹤丸的鼻尖,然后由着鹤丸把那只手握进发烫的手心。三日月的身上还有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是长时间泡在医院里的缘故。鹤丸小时候不喜欢医院这股味儿,而现在因为这味道沾了三日月的光,鹤丸现在去医院都觉得医院香。可是鹤丸现在鼻子堵,离这么近都闻不到了。

        “我回来啦。”鹤丸说的时候觉得自己都要成喷火龙,可是喉咙再痛这句也要说,说了有归属感,这是情怀,专对这个有三日月的家。

        “欢迎回家。”这点情怀三日月也有,虽然场面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但不影响他们抒发。三日月说完将被子往鹤丸身上拉了拉,把和鹤丸相握着的手一起放进被窝,然后低下头用鼻尖碰鹤丸烧红了的脸颊。在他们这个正值精力旺盛的年龄,十几天没见本不该只玩点这个,可鹤丸病了,再想亲昵也只能点到为止。

        鹤丸吃了药,粥还没喝到就又睡了。睡着了手还要跟三日月的牵着不放,三日月忙了一天也累得够呛,就索性也上了床,一手轻轻揉搓鹤丸的手背,一手拿着手机单手慢慢回复烛台切发来关心鹤丸的信息。

        其实发个烧生个小病不是个事儿,但鹤丸生了病却被周围的人当成了大事。烛台切认识他那么久都没有他生过病的印象,毕竟是一直活在蜜罐里被好生伺候的公子哥儿,更何况还有个学医的男朋友,有点什么不适就会把病毒早早扼杀在摇篮里。鹤丸这次一病,他的亲朋好友们简直就像古装剧里听闻皇上得了风寒的太监大臣一样,反应夸张,巴不得排着队来探望。虽然大臣们是为关心天子,而鹤丸的朋友们除了关心则还有看热闹的成分在,毕竟鹤丸生病算是件稀罕事。

        真像大臣们一心一意当回事儿来关心鹤丸的也有,烛台切和大俱利就是,提着果篮儿掐着表算了一下鹤丸应该歇得七七八八了就来了。烛台切想到鹤丸那天从飞机上下来的憔悴样就忍不住想好好心疼关怀一下,还特地煲了有营养的汤过来给鹤丸喝。

        鹤丸睡了大半天,精神确实比之前好些了,可以靠着床头的枕头堆上给他们绘声绘色地讲出差途中的趣事。高烧退了,却还是有些低烧。这周末三日月不用去医院,有空坐在鹤丸边上看着,鹤丸话没说几段就被他灌水。烛台切和大俱利带过来的苹果橙子奇异果,都是去了皮儿切好块儿再往鹤丸嘴里送,照顾得那叫一个无微不至。

        烛台切和大俱利跟鹤丸关系好,三日月倒是没见过几次。平时就听鹤丸整天在那儿念叨他有多好了,照片看过,颜好到一定境界,这下亲眼见着,发现他对鹤丸的好比他那无与伦比的颜还要更好,也难怪鹤丸会整天无意识晒了。

        其实这周末三日月是找了他表哥小狐丸代了半天班。小狐丸也是外科的,有事没事会和三日月一起讨论病人和手术,所以工作上的事都相互比较了解。查查房啊嘱咐一下病人该注意什么啊开开药啊帮一下都是小意思。小狐丸深知自己这表弟有多想把家里那口子疼上天,生病了定是想要好生守着,十分理解地叫三日月先把自家病号照顾好。更何况鹤丸招人喜欢,他见过几面也觉得这孩子好,生病了也是有些担心。

        毕竟还是病了,鹤丸光是摊床上动动最擅长的嘴皮子就又觉得累了。烛台切他们也无意久待,就是来看望看望,见鹤丸精神耗得差不多了,嘱咐几句就走了。大俱利临走前塞了一大盒退热贴给三日月,盒子上还画了可爱的小宝宝。鹤丸看了忍俊不禁,用笑声送走了烛台切和有些别扭的大俱利。

        鹤丸的父母不在国内,听说宝贝儿子病了,一个长途就打过来嘘寒问暖,也是心疼的不行。好在有三日月在,他们也算是放心。鹤丸的父亲在儿子猛咳的时候又忍不住在电话那头提议鹤丸别那么拼。鹤丸本就是可以轻松继承家产和首席执行官的位置的,只是鹤丸一直想靠自己的能力上位,反而为了证明能力拿出比普通人还多好几倍的干劲工作。

        父母拗不过他才退让了几步,但依旧帮着买房买车。反正儿子只说工作上不要帮,可没说生活上的用品不让买。鹤丸有意见,他们就会把三日月搬出来,说日子是两个人过,你不要这些,三日月还要呢。父母找孩子的死穴还不是一找一个准,这么说完鹤丸才觉得有些道理,不太情愿地住在了父母专门给买的繁华地段的高层公寓,却是把豪车退还给了爸妈,说要用自己赚的钱买。

        鹤丸有天赋,也有胆量,不久就赚了一笔。积攒了大概半年,到帐的钱还热乎着就说要给三日月买玛莎拉蒂——依旧是大手大脚毫不低调的少爷气性。三日月拦了好久,说他就是去给人看看病动动刀,用不着开这么好的车。而且还可以攒着以后花在别的地方。可鹤丸就是想给三日月买车,他知道三日月每天早上很早就要到医院,有个车总是方便。最后还是三日月在床上把鹤丸伺候到没劲儿坚持了,趁着鹤丸还在喘的空档在耳边灌输了好几遍低调做人的理念,鹤丸这给三日月买豪车的念头才算打消。

        没几天楼下停车场停了一辆车身锃亮的新款梅德萨斯——从玛莎拉蒂到奔驰CLS,鹤丸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了。无论是车身优雅的线条,大方的照明灯还是名为月光蓝的外观颜色,鹤丸都觉得这车简直是为三日月量身打造,不买没天理。三日月看了没辙,他知道鹤丸不是没听,只不过人家心目中的低调就停在这档了。他也懂鹤丸想用自己赚的钱给他买东西的心情,他刚当上实习医生那会儿开始有了第一笔工资,也是省吃俭用攒了好久给两人买了一对戒指。尽管现在的他们完全可以买一对好上太多的,可他们依旧戴着最初三日月买的那一对,鹤丸平时摘都不舍得摘——毕竟是刚步入社会的小三日月买的。这份承载了他们更加年轻时的拼搏和感情是多少钻也换不来的无价之宝,有着无可替代的意义。

        鹤丸早听腻了父亲的劝导,这会儿歪着头随意把电话夹在耳边,时不时嗯几句证明自己还在话筒另一边,却是拉过三日月戴着戒指的那一只手,和自己的这一只手心对手心的比划。鹤丸的手指白皙修长,三日月的却还要比他的更长一些,手掌也更大上一些。三日月贴着鹤丸的手调了一点方向,将手指顺着鹤丸张开的指缝伸过去,相扣了十指。鹤丸跟爸妈一边收尾一边紧了指缝,挂完电话把三日月的手背抬到嘴边亲了一口。亲完又是傻笑,反正三日月在边上他心里就美得不行。

        三日月额头凑上去贴紧鹤丸的,感受到降下来的温度,这次也不由跟着鹤丸笑起来:“鹤把笑点都烧没了呀。”

        鹤丸把头抬高一点,鼻尖够上三日月的:“笑一下就能再跟你多活十年,不是挺好的。”

        三日月一手捧着鹤丸的脸,唇刚覆上鹤丸同样柔软的部位就笑出了声。

 

        “嗯,很好很好。”


评论(36)

热度(230)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