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黑道ppparo(十四)

黑道竟然还没坑,我自己都不信……

对我就是想写浪鹤鹤的肉,我受够纯情鹤鹤了(。

前一章

=========================================================================

        鹤丸四处查探得差不多,将手枪放回盒子随身带着回到最初的房间。鹤丸把座椅靠背上的外套随意搭在手臂上准备离开,却被几下敲门声打断了动作。

        “进来。”鹤丸把一堆资料锁进了抽屉里才作出了回应。一个小巧的身影从门缝探进来,完全进来的时候还记得关好门。鹤丸本没想久谈,看到来人的样子却饶有兴趣地把外套又放到椅子上。

        是个头顶将将能够到自己腰的小家伙。鹤丸不大管选人进组的事,虽然不能保证组里所有人他都记得,但可以肯定这个小孩儿有着他极为陌生的一头银白色还微翘的头发,和那对透彻得如同上好翡翠一般的大眼睛。这样的小朋友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鹤丸莫名地对他提起一丝兴趣。而且这个身高,也真是矮到让鹤丸觉得很惊奇了,唯一能让他想到的就是养着一窝弟弟的粟田口。

        “你是粟田口家的?”鹤丸自然知道他不是,粟田口家的小孩也没有比他矮的了。他就是忍不住想吐个槽。

        “不是,我叫萤丸。”那小孩眨巴了几下水灵的大眼睛,抬头直直对视着鹤丸,眼神里却没有同其他手下一样有所畏惧,“您应该没见过我。”

        鹤丸两手抱在胸前低着头跟萤丸眼神交流了一阵,觉得脖子有点发酸,就活动了一下脑袋,拉过椅子坐下体贴地缩短了身高差,为了平视萤丸两边胳膊肘还抵在了自己腿上:“你家长呢?怎么放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呆着。”

        “我不是小孩子哦,鹤丸先生。”萤丸笑得人畜无害,“我最近才刚入组,是来这儿为您工作的。”

        鹤丸直起一点身子又转换成了些微的俯视,对着萤丸挑了挑眉:“那你现在有什么事?”

        “我一直都好仰慕鹤丸先生的,”萤丸说着眼睛里还真像看到偶像一样泛起了光,“我带了一些我们家乡十分出名的上好红茶,今天听说鹤丸先生在,就想带来给您喝哪。”

        鹤丸没想到会有人敢这么明显的来讨好他。虽然他平时表现的是比较平易近人,但大部分人见了他还是不太敢出大气的。也不知道这个萤丸算不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还敢自己跑到老虎头头面前说想献杯茶。鹤丸方才还一心只想着回去找三日月,现在竟然有心情跟萤丸玩,于是便答应下来,等着萤丸去泡茶。

        鹤丸一只腿搭到另一只上翘起了二郎腿,看着萤丸离去的背影只忍不住的笑。笑得自然不是萤丸的茶,而是萤丸的突然出现。尽管鹤丸是个不大管事的主儿,但组里的状况还是会从烛台切和大俱利的报告里听到许多。近期的干部组并不安宁,也压根没有要招新人的打算。鹤丸看出来萤丸的登场恰到适宜的仿佛是精心安排出来的一样,不由就想知道他到底在打些什么算盘。鹤丸隐约觉得萤丸和组里的那些摄像头脱不了干系,于是将计就计,陪着萤丸下棋。

        “鹤丸国永真是太好说话了,还真等着喝茶呢。”萤丸离开鹤丸的视线之后,纯真可爱的样子完全转化成了小恶魔模式,跟耳朵里藏着的微型耳机那边的人压低了声音讲话,“等等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我研制了好久的药吧,嘿嘿,他一个人可解决不了那个药效。到时候他会为了解药按我的要求做的。”小恶魔笑得露出了牙尖,自以为是的认为已经将了鹤丸一军。

        接到鹤丸电话的时候三日月还在尽职地把菜板上的芦笋剁成小块(不是切),他完全没有小狐丸在料理界方面的半点天赋。

        “三日月、”鹤丸只沉着嗓子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可他隐忍着的喘息却也从不清不楚的话筒偷偷溜进了三日月的耳里。三日月从这微乎其微的不寻常里意识到鹤丸已经十分不对劲了,握着手机的手指都往里收紧。

        三日月还未来得及开口问发生了什么事,鹤丸就有些急切难耐地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你来伊达组一下、呼…越快越好。”

        下药这种事于黑道并不陌生,于三日月更是如此。三日月诧异竟会有人敢在鹤丸的地盘对他下手,而当务之急却是立即赶去伊达组。于是三日月甚至连外套都还没来得及换上就拿好必需品出了门。

        三日月的到来让伊达组的人都吃了一惊。虽然他们老大和三条组这位老大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亲眼看见三日月的机会还是极少的。三日月是活在传闻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在外人的眼里也一直都是处事不惊的形象。所以这会儿他只穿着单件深蓝衬衫急匆匆路过的时候,好多人犹豫半天才相互确认他好像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三日月宗近。

        总觉得比想象中的要更像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

        三日月抓着鹤丸办公室的门把手向下来回使力,却发现门从里面被锁起来了。三日月怕鹤丸出事,心焦得手上的力道都险些控制不住,手拽着把手将身体贴在门上敲了几下说:“鹤,是我。”

门内传来鹤丸的呜咽声,听起来实在难过极了。

(不老歌不行请走P站

TBC

---------------------------------------------------------------

人家只是想写肉呜呜呜呜please不要告诉我这肉来的多不合理(。

评论(65)

热度(226)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