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13)

下章一定肉。I PROMISE(。

=====================================================

        鹤丸正穿得厚厚的在约好的半山腰跟光忠和大俱利等着三日月呢。幸亏他们三个听了小狐丸的话回去加了衣服,晚上的风比白天时的还冷,山上的风又比下面的急,不穿多点是真受不了。光忠看鹤丸脖子后面那一撮头发被风吹得歪来歪去乱呼呼缠在围巾上,刘海也进了眼睛好几次,不能忍地伸手帮他把大衣上的帽子扣上挡点风。就算是小鸟先生,也得注意点形象——更何况现在已经没人不知道小鸟先生真身是个啥了。

        鹤丸的外套是光忠执意叫他穿上的,鹤丸原本不想穿,嫌人家又长又厚,穿着一点都不潇洒。光忠拗不过,直接以“不穿就不给去”的理由硬是把鹤丸塞进了衣服里。其实鹤丸穿着也是好看的,只不过厚度太夸张,毕竟也还没正经入冬,鹤丸觉得现在就穿上实在太不高贵冷艳了。光忠说你还想高贵冷艳,高贵是挺高贵的,冷艳你就是光着身子也冷不起来,只能让自己觉得冷冻。外套是跟鹤丸相匹配的白,外面的布料摸起来竟然还柔柔的,光忠看了一眼,只觉得鹤丸更像小羊羔了。

        主角到之前已经有不少人过来布置场地,几个人合作,可折叠的桌子一瞬间利索的摆出来一排。小狐丸早安排好人去照顾鹤丸他们,椅子刚摆满一个桌就请小鸟先生和他的朋(家)友(属)们坐着。旁边还空了仨,是主角先生和他的同(家)事(属)们坐的——这桌是VIP坐席,椅子上还专门放了靠垫,待遇比导演还好。周遭有几棵不知年岁的数,最上了年纪的可以被三个大男人伸直了胳膊抱着,枝杈伸得也长,有几张桌的天直接被挡住了。不过VIP是不用担心这些的,他们的座位位置也是最正的,头不用抬很高就能看见天上的月亮,是制作组精心挑选的位置。

        有人招呼他们喝东西,光忠看那一坨瓶瓶罐罐的酒和软饮,帮鹤丸一一拒绝了,最后鹤丸面前的杯子里只倒了热开水。大俱利拿了一听可乐,一边看月亮一边喝。鹤丸捧着热乎乎的水杯,也跟着看大家的月亮,心里想着他的月亮怎么还不来。

        鹤丸从来没这么晚出过门,这个点儿他一般都准备洗洗睡了。周遭又乱又热闹,可三日月不在他只觉得有些无聊,甚至都开始犯困了。车轮轧过山路上砂石的声音多多少少让鹤丸回了点神,又有五六辆车开过来,一辆接一辆排好,车灯的十几束光把前面照得像是在白天。鹤丸平时这种排场见惯了,也没觉得奇特,只是拿唇尖碰杯子里的水面,无意识地咬着杯延认真捕捉三日月的身影。

        三日月看到这么一群人摆出这么一个party的架势,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个什么日子。和泉守大笑着给车熄了火,忍不住骂三日月傻,自己打开车门就先下去了。小狐丸一只手把安全带的扣按下去,自由身恢复的潇洒。三日月老是把自己的生日忘得干净,好几次都是别人帮他记着他才想起来。小狐丸转过头看三日月之前还有点撒鼻息的脸转换成了带着小感动的惊讶脸,就笑得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走吧大寿星,今天的节目你一定喜欢。”

        光忠看到和泉守下了车,拍了拍鹤丸告诉他三日月要来了。鹤丸放下杯子,把帽子又拉得低到盖过眼睛,从座位上站起来躲到没被灯照到的地方。三日月脚迈出车门的时候,组里一齐大喊的一声“生日快乐”成了他的登场BGM。组里的道具师是一对兄弟,现在一人捧着一大篮子往三日月身上撒花。顶着一根超长呆毛的黑头发的一边撒一边喊“阿月哥生日快乐!”,另一个头发则是白的,平时不常笑,这会儿倒也嘴角上翘着祝贺:“生日快乐。”

        三日月被领着往座位走过去,笑着道了一路的谢。桌前已经坐了人,三日月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就被人突然两手从后勾住了脖子,整个身子还压到他的背上,呼吸蹭过他的耳边,声音也贴着他的耳朵跑了出来“哇~!”

        三日月哪还能认不出这声音,手比头先有反应,抬起来抚上身前的手臂,再回过头就看到笑得狡黠的一对金眸子,比月明亮不知多少倍,是温暖又泛着甜的金。那眸子的主人没“哇”多大声,末了却还要问一句:“被吓到了吗?”

        鹤丸把手松开让三日月转身,三日月搂过鹤丸,吻上其中一边的金眸子,距离保持在鼻尖可以碰到鹤丸的近,笑意比方才深了十倍:“鹤今天吓到我两次。”鹤丸开心,伸手摘了帽子,又帮三日月扫掉几片留在他身上的花瓣儿,笑着蹭了蹭三日月的脸颊:“生日快乐三日月。”在场的人白天之后就都成了知情人士,光忠和小狐丸也放弃管他俩了,也是有了战友之后变坚强了,淡定地由着他俩当众卿卿我我。

        “…诶呦我KAO”和泉守看完这一幕没忍住感叹了一声。他虽然是最早一批的知情人士,两个人亲密接触的样子倒还真是第一次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他感叹的虽粗,却也是心怀善意,粗是开心的粗,他们搞摇滚的都这么表示开心。这会儿看到一堆人看他,他就抬起手里的酒瓶对着月亮,假装在赏月,“今天这月亮真不得了啊,好看啊!”

        歌手出身的大明星和泉守兼定,演技值在这瞬间达到了MAX。

        大家你懂我也懂地笑了。监护人撒手不管了,两个人就更是无法无天。三日月把自己的椅子挪到跟鹤丸的椅子扶手碰扶手的位置,和鹤丸坐得紧紧的,手也相互握着。小狐丸跟光忠想通了,一直聊得开心,大俱利跟和泉守竟然也破天荒聊开了——原因是和泉守觉得大俱利这快与黑夜融为一体的肤色特别酷,一个劲儿夸,夸得大俱利也渐渐松了口。

        虽说剧组出来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给三日月庆生,但也算是找个理由出去让辛苦了好久的大家一起放松一下。三日月跟鹤丸说话轻轻的,都是只说给对方的话,在嘈杂的环境里只能咬着耳朵说,倒也乐在其中。大寿星跟小鸟桑自己撑出一片生人勿扰的气场,其他人打搅不上,也就不去管本该是主角的三日月,自己闹自己的去了。

        和泉守看见热闹早坐不住了,看了一眼某两个人觉得这桌子也没法儿坐了,一手提着酒瓶,一手连拖带拽把大俱利也拉到那边喝酒玩游戏。小狐丸问光忠要不要也去看看,光忠其实是没啥兴趣,但是杵在这儿当烛台就实在是太不会阅读空气了,于是点点头也跟小狐丸走了,心里还吐槽了一下自己这名字真是太不帅了,还被刚才自己讲的冷笑话冷到。

        之所以来这片荒郊野岭玩,一是因为场地宽敞够他们这么多人耍,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别人,二是有人之前考察拍摄场地的时候来过这儿,那时刚好是十五,月亮又大又圆,发现这是个赏月的好地方,于是就建议大家来了。唯一不方便的就是一点灯都没有,不过这都不是问题,一排车都打着灯,亮到不行。和泉守把自己车门大开着,钻进车内把音响开到离最大还差两格的音量,放的歌把气氛炒得越来越high。

        有人要跟大俱利玩游戏,输了喝酒。大俱利要开车不能喝,光忠这是头回看见大俱利合了群,又欣慰又开心,叫大俱利玩,输了他帮忙喝。 大俱利玩这种群体游戏玩得生疏,没让光忠少喝。大俱利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光忠喝high了,要他继续,于是一群人起着哄看他们玩。

        鹤丸被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声吸引了注意力,转过头就看到光忠又一口干了一杯酒。光忠平时是不喝酒的,这回看到违和感满满,而且鹤丸也没想到光忠这么能喝。三日月顺着鹤丸的目光看过去,问鹤丸想不想过去看,鹤丸在宫里呆着哪见过这种玩法,只一个劲儿点头。一帮人看到他俩来了,又怪叫又吹口哨的,鹤丸觉得他们像猴子一样,就被逗笑了。

        人一high到一定境界时,有些事是可以抛至脑后的。比如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中有一个王子殿下,而趁着现在的high劲儿,又全都当鹤丸真的只是一个什么普通的小鸟先生,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不身份的,见他来了也想带着他玩。光忠平时这会儿早该帮他拦下了,然而他没有。光忠今晚是真放开了,好不容易喝次酒还喝出了真性情,跟着一群人闹。

        鹤丸爱玩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站到人家对面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会玩这个……”大家这才想起来点这是被养在深宫里的小王子,这种闹腾的游戏想必是听都没怎么听说过。三日月笑了几声过来跟鹤丸讲玩法,然后站在他身边看他玩。对面的人也有意放水,却没想到小王子学得快,又有新手运,愣是被生生灌了一瓶酒进去。其他人拼了命嘲笑他,三日月看鹤丸没玩没了的赢,表情都是露骨的自豪。

        对面的人为了捡回颜面,又徒手开了一瓶酒放桌上,发功一样嘴里念念有词,倒还真赢了鹤丸。鹤丸不想把气氛毁了,可他不能喝酒,愁还没发起来就见三日月自觉把酒瓶拿在手里,笑着说:“我喝。”三日月也是出了名的不喝酒,跟小狐丸一起养生养到快成了仙儿,这会儿毫不犹豫拿起瓶子喝了一口,倒把大家看呆了,反应过来后就又是一阵起哄的鼓掌声。

        新的活动始于今剑用手抓了一块推车上的大蛋糕砸到岩融脸上。小狐丸厉声批评,大喊“胡闹,用手还怎么吃!”喊完自己却又拿手丢了一块到和泉守脸上。和泉守那暴脾气上来了,抹了一把脸就两手各抓一块蛋糕追着小狐丸丢。多人派对里的蛋糕永远都不是拿来吃的,到哪儿都一样。这么对待蛋糕鹤丸也是没见过的,他盯着已经体无完肤的蛋糕跃跃欲试,可又实在觉得拿手直接抓食物太不雅观,就站在三日月身边看别人玩。

        砸王子殿下一脸蛋糕的举动他们再high也没胆做,所以鹤丸就算伸长了脖子等着被砸也一直很安全。三日月全看进眼里,往前走了两步伸出两根手指沾了一点奶油,回到鹤丸身边喊了一声“鹤”,在鹤丸转过脸的时候把奶油轻轻涂到了他的脸上。鹤丸奶油也不该吃,涂在脸上的感觉更是第一次体验。三日月指尖的温度把奶油也弄得暖暖的,顺着鹤丸脸颊的弧度滑到下巴,让鹤丸在免受突然被砸的尴尬下又感受了一把被奶油涂脸的感觉。三日月又把指尖移到鹤丸的鼻尖点了两下,看到鹤丸的花脸忍不住笑了。鹤丸也跟着笑,三日月就微微低下头,又帮鹤丸把脸上的奶油亲干净。

        鹤丸笑着骂他不讲卫生,三日月仗着自己是寿星,低着头仍旧一个劲儿的不讲卫生。光忠看着像个没事儿人,就是脚步有点飘,慢悠悠走过来拿当装饰品的叉子切了一块蛋糕进纸碟子里,又飘回大俱利身边出其不意地扣了人家一脸,扣完还大笑“小俱利我终于大半夜的能看到你了哈哈哈哈”。鹤丸一听笑得不行。光忠酒喝这么多都是大俱利游戏玩输的,所以大俱利对光忠没一句怨言,于是他把怨念全都丢给了鹤丸。鹤丸那叫一个委屈,然而委屈归委屈,他还是笑大俱利笑个不停。

        岩融开得卡宴,大车屁股冲着人,后备箱开着可以给好几个人当座位。小狐丸就把这位置抢了,坐在上面靠着椅子靠背,看低下一帮人玩得开心自己嘴角也就噙着笑,拿着一瓶酒慢慢喝。瓶子快见底时他想着再让大家开心些,就清了清嗓子喊:“上面临时决定明天放假一天!你们使劲儿玩啊——”大家欢呼万岁,直喊小狐丸老大。小狐丸说的上面就是自己,三条里除了石切丸他就是最大,再加上石切丸不出来和他们一起呆着,所以底下的人叫的老大都是小狐丸。(喊石切丸就是很正式的一口一个总)

        鹤丸笑大俱利笑得有点累,这个点他本来也该处于熟睡的状态了,笑完就不怎么出声了。三日月拉着他去找小狐丸,想先带鹤丸回去。小狐丸看了眼表都十二点多了,小王子也是该睡觉了,就同意了。光忠正跟大家各种数落小鸟先生数的起劲儿,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不想被打断,于是就说光忠那边他等下去讲,让三日月先带鹤丸回去睡觉。

        小狐丸临时起了放假的意一半为了放松大家,一半还为了三日月。他把和泉守开来的车的钥匙扔给三日月:“明天放假你就直接开回家吧,别让小王子睡片场的床了。”说完还对着三日月颇有深意地挑了挑眉,“生日快乐。”

        “谢谢。”三日月看懂小狐丸的意思却还是表现的无情无欲,只纯纯拉着鹤丸的手对小狐丸笑着道谢。谢得不光是这句祝福,还谢他的假,他的车钥匙,以及他对这段感情的支持。


TBC

---------------------------------------------------------------------

…这么久还是没肉,你们不要不爱我(。

评论(50)

热度(244)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