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12)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现代架空的皇室(。

接地气玛丽苏

=====================================================================================  

        收到鹤丸第一时间用感叹号占了大半篇幅的短信告知他被解禁了的时候,三日月还在去片场的路上。鹤丸激动的心情感染得三日月也捧着手机直傻笑。下了车看到背着吉他路过的和泉守也是一副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的好心情,笑里像抹了蜜,看得和泉守浑身哪儿都不得劲儿。
        鹤丸的荧幕回归让民众们欢欣鼓舞(尤其是五岁到五十岁上下的女性民众),恨不能设个王子出关日来庆祝。然而虽是恢复了自由身,鹤丸跟三日月也还只是保持着手机联系的状态。心里每分每秒念着,表面上却是各忙各的——还好他们还记得低调两个字该怎么写。

        ——不幸的是,这只是小狐丸一味脑补出来的理想状态。

        小狐丸走近三日月,拿出一沓纸拍在他卷起一半在手里的剧本上。三日月看得也没太走心,被小狐丸这么一拍只小小吓了一跳就抬头看他。小狐丸表情凝重地盯着三日月,手上去拿三日月用来在剧本上做标记划重点的笔,潇洒地拿两根手指夹住笔盖抬起来,在纸上落笔很重地写了两行字在纸上。
三日月看了看字,又看回小狐丸,觉得他好像并不是来炫耀字写得好看的,就很谦逊地对着他笑。
        “这八个字,认识吗。”小狐丸把笔盖扣回去,不轻不重地把笔甩回三日月手边。
        “嗯。”
        “念出来。”
        “……低调做人,从我做起。”三日月低下头念得认真,仿佛念好了小狐丸能往他头上贴朵小红花。然而小狐丸并没有小红花,回应三日月的只有他的一声冷哼。
        “我还以为你早不认识低调两个字了呢。”小狐丸摸上最近又愁掉了几根毛的头发,心疼的不行。

        ——这就是不与愿为的现实。

        他以为三日月和那位小王子能在公众场合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恋爱家里谈,出来混就收敛点儿,多少装装样子,可人家偏不。小狐丸想了想,又觉得有过他俩会低调行事的想法的自己才是有问题,简直甜得像马卡龙,齁都把自己给齁死。
        之前王子受伤的事闹得不小,参与围堵的记者几乎都没有好果子吃,失手伤了鹤丸的那位饭碗自然也是不保,走大街上还要担心会被人嫌弃。光忠在之前的宣告里加重了语气,较以往都很平和的发言,少见的严厉看着叫人背后一寒。也正因如此,媒体记者也收敛了许多。所以鹤丸的出行倒比之前自由了。
        当有一阵子没出现的王子殿下携着一黑一白的随从忽然驾到片场的时候,好多人都方了。虽说现在是国家不再由皇室掌控的二十一世纪,是王子跟随从都穿的时时髦髦以为戴个帽子就没人认识的二十一世纪,是现代化的二十一世纪,亲眼看到王子也是一种人生少有的体验。引领潮流的娱乐圈大咖们甚至自行把自己安放到还在被君主统治的年代,入戏太深竟还浮夸地犹豫着要不要给殿下作个揖。
        然而鹤丸有意压低了帽檐,大家知道这是殿下不想被人发现,于是都给足了面子,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手上各干各的,心里各想各的。
        这三人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被在场的造型师看了去,职业病当场就犯了。又不敢真上手,只强行把他们的样子印在脑海里,脑补起他们仨被自己设计出各种造型,把各类款式的衣服强加到他们身上,活脱脱在脑内玩起《殿下下(和他的随从们)环游世界》。搞摄影的拍片的也是蠢蠢欲动,盯着他们的同时指尖在快门旁游走,可又因为光忠之前的对外宣告说得不敢真按下去。而鹤丸则十分满意自己今次的变装,走这么一路都没人来理他,一定是没能被认出来。被一步一拦截烦惯了的鹤丸在少有的无视下,心底竟还升起一丝新奇的喜悦。殊不知自己早已经被这些大咖在脑里循环YY了好几遍。
        大家一边观赏,一边又默契地好奇——殿下此次微服私访为哪般?
        这时知道鹤丸三日月两人关系的不过只有两边各俩的监护人。虽说整天都被迫闻那一股子酸臭味儿闻到都快要习惯,味道却也还没传到外面去。三日月正在拍片,小狐丸老远就看到鹤丸三个在片场里逛,身为知情人士,他酝酿了一下感情,在他们接近的时候装出一副无辜样给外人看,实则是来照应他们。
        鹤丸这会儿失忆症又要犯,看到来人像长了两只狐狸耳朵的发型才想起来这是三日月的经纪人——小狐……狸,小狐球,还是小狐什么的。鹤丸没空多想,这个叫小狐什么(鹤丸默默在心里道了个歉)的人两条大长腿没迈几下就到眼前了。
        “殿下您怎么来了。”小狐丸还临场发挥,假装认了半天才认出来一样,笑得含蓄,虎牙的尖儿都藏得好好的。问题的答案心知肚明,所以语气也没点儿疑问句的意思。反正都是作样子给人看的。
        鹤丸赶紧摇手,不让小狐丸喊自己殿下。虽然周围人不算太多,但要是被听见这个称呼他的乔装就要失败了——虽然就没成功过。光忠和大俱利也早就发现刚才路过的那帮人都是装作没看出来,就鹤丸一个人还当自己能耐。
        小狐丸也有闲心陪他玩,想了想直接叫殿下名字也不妥,就说:“哦,小鸟先生来探班啊,这边请。”说完还对鹤丸挤眉弄眼,搞得好像知道鹤丸真实身份的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鹤丸渐渐想起来他就是要销三日月假的人,本来还有些小怨念,现在看他也挺好玩儿的,好感就跟着加了起来。
        娱乐圈里的许多人毁于八卦,而最不能缺的却也是八卦。一帮离他们近的人早就竖起耳朵听起来,听到“小鸟先生”只觉得逗,然后还记得把听到的信息传给后面的人,片场外面一圈的人就这么分享的卦。光忠跟大俱利也是第一次看到电影拍摄的现场,东看西看的,觉得哪儿都新鲜。而最喜欢新鲜的人现在却看得敷衍,人家来这儿是有目的性的:“三日月呢?”三日月不在,这些新都不鲜了。
        三日月在片场这边已经住了一个多月,鹤丸按着光忠的要求在外面亮了几次相,才被批准过来见三日月一面。小狐丸指了指前面,说他还在拍戏。是场有点打斗的戏,三日月那张好脸被画了一片青紫,就算知道是化妆效果看着都叫人心疼的不行。三日月恰好这时收工,顶着伤脸礼仪周到地跟相关人员道谢,客客气气的清冷样儿倒像是个难以接近的主儿,跟谁都刻意拉开了些距离。三日月的助理给他递水,三日月手还没碰上杯子就被小狐丸的口哨吸引过去。这下倒好,杯子直接推回给助理,直直就走了过去——却是没理会吹口哨的人。
        “鹤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没有通知三日月。三日月是真的被惊喜到了,专挑鹤丸最喜欢的话说,见到鹤丸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跟方才完全不像一个人,主动一步又一步地贴近鹤丸。鹤丸本来也是开心,看到三日月的脸又笑不起来了。这妆化的太逼真,小王子又不了解现在人类的化妆技术已经是可以带来惊吓的高超,以为三日月被怎么了,手伸上去就要摸三日月那一块青紫:“你受伤了?”
        片场许多人都在,亏得都在忙没怎么注意这边。光忠赶紧去边上倒了一杯水塞鹤丸手里,小狐丸也暗地把三日月往后拉开一点距离,把即将发生的亲密动作生硬地扼杀在摇篮里。
        “小鸟先生别担心,这是画上去的。”小狐丸嘴上安慰着,瞥了一眼眉目传情停不下来的三日月,感觉自己的信任被糟蹋了。三日月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赶过来贴着鹤丸站,还准备由着人家摸,这人还能不能管了,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来片场的一路嘱咐了多少次见到三日月之后要注意举止果不其然又被无视了。光忠笑得用力,青筋都快冒出来,强迫鹤丸喝几口水,愣是把人家胳膊压了回来。之前被派来当八卦战地记者的几个人看了只觉得刺激。虽然小狐丸和光忠都制止的及时,但一点举动和眼神就能让这些十分敏感的圈内人士看出来七七八八。王子殿下是出了名的亲民,大家假装他刚才是在体恤民众,看见人民受伤了就想去关怀,实际没人信他刚才只是想体恤体恤三日月。再看三日月,看见王子殿下之后眉眼间都是变得顺从起来的柔和,光是笑都能给人送去温暖,谁信了这是被体恤出来的表情才真是有鬼。

        三日月这会儿想起来演,问小鸟先生(说的时候还没忍住笑了一下)几个人要不要到处参观参观。光忠看得出鹤丸没那个参观的心,自己也巴不得赶紧把他俩关进没有其他人的休息室,想怎么体恤和被体恤好歹不会被外人看见。于是就替鹤丸回答他想参观参观室内。小狐丸跟光忠想到一块儿去了,连忙叫三日月带着鹤丸回去,自己则提议带着光忠和大俱利四处走走。

        “你也不容易啊。”小狐丸看着三日月跟鹤丸把门关上,忍不住对光忠感叹。起初他觉得离皇室近的人都不好相处,对他们都能怎么客气就客气。今天再见光忠,只觉得他和自己一样一样的——都是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家长。于是说话的内容语气转变的更像是在面对一个好战友。

        “彼此彼此。”光忠气叹得真挚,感觉都快要把肺叹出来了。小狐丸一副不能更懂的模样,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光忠,顺便也给了大俱利一杯。

        “我头发都愁到掉的一把一把的。”小狐丸深沉。

        “我脾胃也愁到痛的一阵一阵的。”光忠也跟着深沉。说完他俩相互看了一眼,一肚子的苦水终于找到人吐。小狐丸带着他俩随便逛了逛,实际是跟光忠一起倾诉他们的苦,在共同的苦上建立下革命的友谊。大俱利一旁喝着水,伴着两人的叽里呱啦,很给面子的一个人参观起片场来。

 

        三日月的休息室跟小狐丸的在一起,但不是同一间,中间还有个小厅,他们各自一个房间。片场在郊外,冷得比城里早,前一阵子还下了雨,跟入了冬的气温没什么两样。助理给三日月的房间提前开了暖气,中间的小厅就显得格外冻人。三日月牵着鹤丸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虽然不大,设施也算不差,床是大大方方的queen size,差不多塞满了房间,空余放了一张小桌和配套的椅子,再也就只剩下给人走的一点过道了。

        三日月叫鹤丸坐到床上,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和鹤丸摘下的帽子一起放在桌前的椅子上。鹤丸穿的不多,最外面只套了一件白色的卫衣,内里倒是缝着绒。三日月帮他理了理被帽子弄乱的头发,手指伸进鹤丸的袖口捏了捏感受一下衣服厚度,坐在鹤丸身边问:“冷不冷?”这问题问得没什么太大意义,不管鹤丸回答的是哪个,他都已经伸长手臂把鹤丸搂进怀里了,手还在鹤丸的肩上来回摩。

        鹤丸摇头,手跟着头一块儿抬起来,又去碰三日月脸上画的那个伤:“你这个画的也太真了吧,看得我脸都疼。”三日月这会儿不卸妆是因为等会儿他又要去拍,现在只是临场休息一下。三日月明知道却还是笑了几声,随手抽了桌上几张纸巾,就着鹤丸还拿着水杯的那只手倒了一些水上去往脸上抹了一下,纸就被上了色,脸也变花了一点。

        鹤丸伸手揉了揉三日月的脸颊,感觉他下巴又尖了一点,花了一点却还是那么好看。大明星三日月的妆花了,鹤丸想了想觉得滑稽,也开始跟着三日月笑。他们虽然一个多月没见,每天联系的还很是密切,但这不妨碍他们在好不容易见上面之后用肢体表达想念之情。一会儿这儿碰碰那儿摸摸,停下来就冻得慌似的。鹤丸正在跟三日月欣喜地分享他变装的成果,三日月拿鼻尖蹭他的脸,听到这儿就笑得呼吸都飘到人家脸上。

        “什么事这么好笑啊?”鹤丸侧过脸问三日月。三日月只笑不说,没一会儿四片唇就跑到一块儿去了。

        停不下来,说的就是他俩现在的状态。一开始的吻是三日月主动的,两个人现在都能当亲吻是呼吸,亲完鹤丸继续不受影响地说。说到该停顿的时候,鹤丸看着三日月,自己又忍不住主动凑过去。就这么你一下我一下,要不是小狐丸和光忠他们的声音传过来,估计他们真的没法儿停了。最后一次也是三日月主动,听到小狐丸的声音也没想结束,直到小狐丸在外面敲了敲门才和鹤丸分开。

        三日月刚把门打开的时候,小狐丸是震惊的。他还没来得及看三日月嘴唇还有些微微发红,光是一张花脸就够他惊的了:“……你俩在里面打仗呢?”鹤丸探过身子看小狐丸,在三日月背后支着下巴偷偷笑。

        三日月被小狐丸赶去化妆间补妆,鹤丸也跟着出了房间。厅里的低气温跟房间的温度成鲜明对比,光忠把一直准备好的外套披在了鹤丸的身上。鹤丸感觉光忠和小狐丸的关系突然好了一大截,正在好奇,小狐丸转身对着他开口:“今天是三日月生日哦。”

        鹤丸愣了一下并没太惊讶,只是没想到小狐丸会突然提到:“我知道,所以我就过来啦。”其实三日月并没有亲口告诉他,他只是一开始就有东西想送给三日月,顺便在网上查了一下(有明星对象的好处,不知道的GXXGLE一下就知道),才知道三日月的生日还没过,而且还快到了,就想着这天来找他。

        小狐丸说晚上剧组想给三日月庆祝一下,问鹤丸的意思。鹤丸自然是一千万个答应,可是再答应也抵不上光忠一个回复,所以鹤丸用恳求的眼光看向了光忠。其实小狐丸之前已经跟光忠说好了,光忠觉得鹤丸最近表现挺好的,之后几天也没什么事要他忙,早就答应了。这会儿看鹤丸还乖乖等着征求他意见,更是觉得欣慰,一片暖意在心头,又是一点没犹豫地答应下来。

        鹤丸得到光忠的许可后就兴奋了,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给三日月一个惊喜。礼物是三日月第一次入宫时就想好的,准备了好久,最近才完工,也亏得是在三日月生日之前弄好了。

        小狐丸说三日月再忙完可能要到晚上了,建议鹤丸再回去加点衣服,夜里比现在还冷。鹤丸想着可以先装作走掉了,等三日月忙完再回来吓吓他,于是点点头跟着光忠和大俱利走了。

        三日月再回来的时候房间只剩下鹤丸忘在这里的帽子。小狐丸安慰他是鹤丸太忙了被光忠强制拽走的,他自己也不想走。三日月点点头没说别的,抱着帽子坐在椅子上竟然看起了剧本。小狐丸看他有点落寞的样子不太忍心,可是也不能把之后他们的计划透露给三日月,就找了一沓纸给三日月找点事儿做分分神,也顺便教育一下他——于是他在纸上写了“低调做人从我做起”,叫三日月在后面的纸上抄。

        三日月还觉得自己挺低调呢,却不知道自己和鹤丸那一诶上就缠到一块儿去的眼神早就把酸臭味儿放到整个片场了。小狐丸在三日月拍片的时候听到不少人都议论开了,也好在都是三条自己的人,不用太怕消息传出去,内部当饭后故事说一说还是可以的。

        对象走了自己还要受罚,三日月觉得自己可委屈,但手上还是拿着笔在写大字儿,没太偷工减料,足足写了两页纸。小狐丸觉得自己息影多年演技还这么精湛真是太牛了,一边看三日月写字一边在他后面等鹤丸的信儿。

        三日月写到第三页的时候,小狐丸终于制止了他。这会儿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小狐丸却叫三日月穿好衣服,一副要出门的架势。三日月完全被蒙在鼓里,只觉得小狐丸今天画风很不对,刚才还生着气现在又突然和颜悦色。难道是压力太大导致更年期提前?

        三日月回屋换外套,小狐丸还催他。出了休息室发现片场好多人都蓄势待发的样子。三日月没听说今天有活动,看着小狐丸满脸问号。

        小狐丸带他上了车,驾驶室竟然坐着不用来片场的和泉守。片场的人合着开了好几辆车出来,一个接一个的开,在大半夜的公路上还组成了一个车队。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小狐丸坐在副驾,三日月一个人坐在后面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小狐丸得意,把“你来问我呀你快来问问了我也不告诉你”演绎得淋漓尽致。

        三日月放弃了,把背贴在座椅上,看窗外公路两旁栽满被黑暗罩着只能从轮廓看出是树的一片果树林。然后心思就飞了,开始想,鹤丸现在在干些什么。


TBC

--------------------------------------------------------------------------------

离肉不远了真的(………………。


评论(50)

热度(266)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