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10)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现代架空的皇室(。

接地气玛丽苏

十章无肉,天理不容。(R12.5预警(什么鬼

===================================================================================== 

        云被依依不舍的夕阳染上蜜糖的颜色时,搭配上天的蓝还微微泛紫。鹤丸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握着手机的手都没来得及放下,不知道是该听听筒里的声音说,还是听面前眼睛里有月亮的人说——虽然说的都是一样的。薯条看到三日月兴奋得用真挚的力道摇起尾巴。鹤丸的腿被薯条的尾巴扫着,一下一下地,倒也帮鹤丸回了神。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怎么不去休息啊?”虽然心里最想说的并不是这句,鹤丸第一时间开口说出的话竟然还带上一丝抱怨的口气。说不开心是假,在电视机前装模作样那么久的鹤丸开心的脸都快绷不住笑,然而想到三日月忙得声音都变了还不赶快去休息,又忍不住要说他。

        三日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又抽出时间进宫本就超乎鹤丸的意料,他都给自己做好谈一场异地恋的思想工作了,没想到不到两天三日月就对自己承诺的那句“抽空来”履行得毫不含糊。鹤丸反应过来之后还有点小心跳,吹着凉风耳根子都热得慌。

        “因为想见鹤。”两个人本来站得就不远,三日月又往前走近了一步,抬手摸了摸鹤丸发红的耳廓,笑里又多了几分不明显但的确存在的得逞。鹤丸的头抬起一些,鼻尖能够上三日月的。三日月只要稍微再往前凑一点,唇正好就可以碰上鹤丸的,而他也这么做了。鹤丸没拿着牵犬绳的那只手搂过三日月的脖子,舌尖伸出去舔三日月的唇。三日月看他亲吻的步骤用的还是自己教得那一套,不觉失笑,却又奖励一般微微张开嘴,由着鹤丸把舌头伸进里面,没有再去坏心地抢走主动权。

        天空中偶尔飞过几只归巢的鸟,前一秒还像蜜糖一般的云转眼红成一片,整片天都暗下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夜幕就这么降了下来。三日月被鹤丸拉着回到房间。虽然他经常被和泉守骂路痴晚期,但在地形复杂的皇宫里,通往鹤丸住的房间的路他竟然破天荒地记住了。这条路经过花园,他看到鹤丸在下面遛狗才找到他们附近的角落躲起来,打电话之前还刻意暴露了行踪给薯条,叫它帮忙引鹤丸过去,临场给鹤丸准备一个他最爱的小小的surprise。

        “你吃饭没有?”鹤丸把薯条项圈上的绳子摘下来,拍了拍它叫它自由活动,眼睛就放在三日月身上没动。三日月坐在软得能陷进半个身子的沙发上,被风吹走一些的困意又粘了回来,比之前的还多,弯上去的唇角也带着说不尽的倦意。他只摇摇头,话都懒得说了。他逃了剧组的聚餐直接跑了出来,好在不是什么正式聚餐,小狐丸也就放他走,嘱咐他把精神养好明日再战。现在饿意在从内到外的困倦下根本微不足道。

        鹤丸听完就立马转身想叫人做吃的,被三日月阻止:“鹤,你过来一下。”

        “等等,我先叫人把吃的做了,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不用,我不想吃。”三日月伸手执意叫鹤丸到身边来,想了想还加了个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我现在更想睡觉。”

        鹤丸看三日月也不像有胃口,只好走过去乖乖把手放进三日月伸出的手里。三日月把鹤丸的手握住,稍稍坐直一点,另一只手环住鹤丸的腰,向下使了一点力,指引着鹤丸侧坐到自己腿上。鹤丸不习惯这个姿势,又觉得女孩子才会这么坐,下意识想挣脱。结果三日月手下又环得紧了些,握着鹤丸的手改搂住鹤丸半边身子往自己胸前靠,执拗地想把腿上的鹤丸揉进怀里抱着。

        鹤丸也很想跟三日月贴着腻着,但是这姿势太奇怪了,王子的架子就算一直没有,男人的尊严还是要维护一下,他跟三日月商量着:“换个姿势怎么样?”

        三日月从话懒得说退化到眼睛都懒得睁,把脸贴在鹤丸身上闭目养神,对鹤丸的商量也置之不理,简直无法无天。三日月的脸埋进鹤丸的脖子窝,鹤丸看不到他的样子,见他不说话也不动,戳了几下三日月的背放轻了声音问:“你睡着了吗,三日月。”鹤丸明显感受到三日月的鼻息隔着衣服有些变化的跑到自己肩上,知道他又在笑了。

        三日月没有说,鹤丸也没有问,但三日月的留夜却已经是心照不宣的定了下来。鹤丸催他去洗澡,刚想起身帮他找浴巾就被三日月抱得更紧,还小幅度晃了几下三日月才舍得开口:“再一会儿。”

        鹤丸挣扎无果,索性把下巴放在三日月肩上,手伸到他身后拍了拍无奈地叹气:“你要是就这么睡着了可是会感冒的。”

        三日月“嗯”了一声当回应,但该抱还是抱,眼睛还是闭着,敷衍程度可见一斑。

        鹤丸整个人都快被三日月塞进怀里,坐久了都忘记觉得姿势羞耻,倒也觉得惬意。反正也没别人看着。耳边听进的是三日月的呼吸,鼻腔吸进的是三日月的味道。头上靠着三日月出乎意料结实的肩膀,连本来挺精神的鹤丸都开始犯困。鹤丸怕三日月真就这么睡过去,使了力气坐起来,连拉带扯地把三日月带到浴室,叫他洗完去床上好好睡。

        三日月拿鹤丸当抱枕眯了一小会儿,精神竟然恢复了不少。他要是手机那简直就是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机型。鹤丸视之为回光返照,备用的浴巾塞进三日月怀里就推他进去。三日月扶着门框回过头,在鹤丸的推搡中坏心眼地笑起来:“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呀,鹤。”

        鹤丸这才意识到他只塞给三日月擦身子用的,出来之后的衣物什么的全都没准备好就叫人家进去。好在三日月脑子现在够清醒,不然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出来。鹤丸脑补了一下三日月什么都没穿就走出来的样子,整个人都快羞成熟透的虾,尴尬的要死,嘱咐三日月等一下就逃也似地迈着大步去找人要浴袍。三日月把软绵绵的浴巾抱在怀里,看鹤丸有些窘迫的样子笑出了声音。

        鹤丸紧接着三日月出来之后就钻进了浴室,招呼都没打就把三日月晾在了外面。鹤丸的声音在他把自己锁里面之后隔着门传了出来:“……你头发差不多干了就睡吧,”接着又沉默了半天,音量比之前小了不少,“……就一张床,在右边。” 三日月听完就是被晾也晾得乐呵,把挂在肩上的毛巾放在头上随意搓了搓,走进了鹤丸的卧室。

        三日月虽然来过一次,却没这次来得深入。鹤丸的卧室比起客厅更有他的味道,白色的家具居多,每天都有仆人帮着打扫得一尘不染。三日月之前在客厅看到的那本书被放在了雕刻着精致暗纹的床前柜上,里面的书签已经夹在中间的位置,超过了三日月之前的进度。鹤丸的床三日月故意留在最后看——鹤丸很瘦,而床大得不像话,三日月粗略想了一下,这床大概还能再放三个鹤丸上去,横着还能再挤一个。鹤丸每天就躺在这张床上,缩进被褥里给自己发短信。躺在上面的鹤丸大概会显得更瘦弱,米黄色的驼毛被会让他看起来更加苍白。三日月想着想着就没边儿了,这就是为什么他留着压轴看。三日月再怎么被包装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子,到头来也不过是个男人。

        鹤丸同理。他之所以不留间隔地把自己藏进浴室,就是因为他不争气地起了反应——对自己的幻想,对洗完澡后垂着水滴的头发紧贴到三日月脖颈,对不好好系扣子的三日月的浴袍间露出的还淌着水珠的那一片胸膛。

        鹤丸觉得自己不能好了,难堪到闯进还没调好温度的水流下蹲着。他觉得自己简直下流,可看到三日月那个样子忍不住就想得更多,眼睛直瞥那么一眼却透过浴袍边缘看进更里面,控制不住地遐想。鹤丸对自己实在是失望,再怎么说他也是受过顶级教育的王子,怎么可以就这样拜倒在三日月的浴袍之下,实在龌龊至极!鹤丸狠狠骂着自己,被凉水激得一哆嗦,才有了调整水温的打算。

        鹤丸不愿意让三日月发现自己本性竟是这个样子,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三日月,他甚至有了在浴室冷静一个晚上,直到三日月离开的打算,结果刚有个念头就被三日月在外面担忧而急促地敲门声打断。鹤丸自进去之后都快一个小时,三日月以为他晕倒在里面了。

        鹤丸出来得不情不愿,毛巾盖在头顶上一个劲儿的揉。他头低了一路坐在床的一角。他敢肯定三日月在看他,可他没有勇气去回望那人眼睛里的新月。三日月早就察觉到鹤丸的不对劲儿了,站在床的一边也没有吭声。鹤丸想追求安全感一样机械化地擦着头发,擦到三日月实在看不下去了,手放在鹤丸的手腕上阻止他再摧残自己的头发。

        “擦那么用力会掉发的,鹤。”三日月两手抓着鹤丸的手,就势坐在鹤丸身旁,伸在后面的手对鹤丸半搂不搂,弯下身子故意到鹤丸耳边讲话。鹤丸一抖,毛巾就落到了地上。没有毛巾的保护鹤丸只觉得如此近距离的三日月实在是个危险。

        鹤丸想抽出手腕,却被三日月察觉后握得更紧,但也是不会弄痛他的力道:“怎么了?”三日月在鹤丸面前蹲下了身子,这样鹤丸就算一直低着头也不得不和他对视。

        “你……你不要离我这么近,三日月。”鹤丸对上三日月的眸子没一会儿又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三日月盯着鹤丸半晌,下了要和鹤丸说的反着来的决心,单边膝盖抵上地板,让自己的身子离鹤丸更近,一只手伸上去摸鹤丸完全没被照顾到的长出来的那几缕湿的不行的发丝:“为什么?”

        鹤丸只觉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忍得辛苦,话也来不及说。三日月的手移到鹤丸的脸颊上,拇指轻轻虚滑过鹤丸的眼睛。鹤丸被逼的又看了回来,三日月手指下滑去揉他的脸颊,笑着又问了一遍:“为什么?鹤。”

        鹤丸心下想着引人犯罪也不过如此了,他抓住三日月摸得放肆的手,十分正经地开口:“你再这样,我会忍不住想对你做什么的。”

        三日月像是听到什么十分有趣的事情一样哈哈笑了好几声,扣住鹤丸抓着自己的手竟然也出奇地认真起来:“为什么要忍呢?”

        三日月今晚简直是个活的十万个为什么,鹤丸都没想好要怎么回答,三日月就又开口,明显一开始就没打算管鹤丸要答案。

        

        “来做吧,鹤。”


TBC

-------------------------------------------------------------------------------------------

…嗯,这次不成,下次一定成。


评论(51)

热度(281)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