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番外2)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until death do us part. "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Marry


        尽管被三日月禁锢在座位上被迫在飞机上睡了一大觉,鹤丸依旧被时差折磨的好几天都精神萎靡。刚到美国这几天,不管睡得多早多足,到了国内睡觉的时间却依旧会困得路都快走不直,晚上八点左右就自觉钻进被窝,来不及等三日月,沾上枕头就睡着了。到了凌晨四五点又精神的要命,眼睛都闭不上,只能傻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边上的三日月发呆。醒的时候天还是黑的,鹤丸就从天黑的时候对着三日月眨巴眼睛,眨到阳光逐渐将百叶窗从浅浅微暗的暖黄色染成明亮的奶白色。三日月的脸也随着天的亮度的提升越发清晰。

        三日月早就习惯了时差这种东西,本身也擅长睡眠,生物钟跟着当地的白天黑夜自动调整,天亮起天黑睡,一点没被影响。所以虽然他跟鹤丸有好多事要办,主要忙活的还是三日月自己。鹤丸在床上起不太来,一直睁着的眼皮到三日月起床时又泛酸,苦闷地跟三日月吐槽他现在晚八朝四的老年人作息,被三日月搂进怀里一会儿又没了声响,三日月低头一看,就见他又会周公去了。

        三日月家在美国几个大城市里几乎都有套房子,现在一家子主要常驻在三藩市。三藩市的气候实在讨喜,夏天时常吹着凉风,出门不随身带个外套还有点冻人;冬天和夏天的气温又差不太多,和雪要下到四五月份的东部一比又属于暖和,是个很适合人居住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办证的地方也在三番,方便他们办正经事。

        鹤丸时差倒得苦手,光忠和大俱利都比他强,两天也就恢复了正常作息。他俩现在跟三日月和鹤丸住在三日月家在三番的另一套房子里,窗外就能看到海,不用开多久车就能看见金门大桥,再穿几条路就开到九曲花街,地理位置优越的没话说。光忠已经连续做了三天的早餐,大俱利也每天去地下室跟运动器材们交流感情——可谁都还没怎么见上鹤丸几面。

        “他时差还没倒过来。”三日月含着咖啡杯沿抿了一口咖啡,笑着回答光忠,还不忘夸他手艺好。

        “他这是要把大学那四年熬得夜全补回来。”都快一周了,光忠忍不住吐槽。明明住一个屋都没怎么露过脸,光忠都担心鹤丸要长在二楼主卧的床上,而且耳边没点儿鹤丸的闹腾劲儿还怪想的。

        大俱利锻炼之后的凉都冲完了,往餐桌上一看,仍然没有那个白乎乎的人,默默想着今早也是三个人的早餐。

        其实倒时差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虽不是体力活却照样能把人折腾的身心疲惫——困不能睡,不困又要强迫自己闭眼。要坚挺,要有一颗敢于同睡魔抗争的心。这样子两三天也就差不多倒好了。然而鹤丸不一样——他是那种睡得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类型,再加上没人在早上强迫他起床,晚上八点也没人拉着他不给他睡。“他想睡就让他睡吧”,每次光忠想让三日月帮鹤丸倒倒时差的时候,三日月都会哈哈哈几声替鹤丸讲话。所以鹤丸一周了也没把时差倒回来跟三日月也有很大的关系。

        三日月都这么说了光忠也不好再管什么,只能忍着三日月对鹤丸的各种百依百顺,像之前一样把留给鹤丸的那份早餐提前收拾起来。然而这时木制的楼梯上传来慢腾腾又略显沉重的下楼声,被提及的鹤丸像个一辈子都出不来几次的被关在深闺圈养的大家闺秀,终于舍得在清晨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虽然大家闺秀不会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嘴里含糊地用“嗨被我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作为几天不见后的首次开场白。

        “嚯,没长床上啊,真不错。”光忠看见鹤丸挺高兴,嘴上忍不住打趣,回厨房把鹤丸那份早餐里的吐司火腿和煎蛋又拿去重新热了热。大俱利一口牛奶就着两口面包,吃得专心,倒也记得贡献出视线放到鹤丸身上。

        “我好困。”鹤丸睡得头都重了,拉过三日月身旁有着被塞的满满当当的靠背、看着十分诱人柔软的椅子,一屁股陷了进去。三日月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空出来去乱揉一通鹤丸的头——反正他那头发也不能更乱了。

        光忠回过身拿着鹤丸的咖啡和早餐,看他已经拿起三日月的杯子在喝,就把他的咖啡放在两人中间。反正三日月的就是鹤丸的,鹤丸的有时候也是三日月的(不是说鹤丸没三日月慷慨,只是喜欢的东西他有时不小心自己就用完了),他俩的东西总是傻傻分不清楚,也用不着分。

        三日月跟鹤丸一挨到一块儿,那就是非演习的前方持续高能。光忠和大俱利被高能惯了,早被练就成了战斗人员——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想裸眼面对,吃差不多了就训练有素地收拾餐盘,为撤退做好准备。

        “你们今天有什么安排?”鹤丸刚起床没什么胃口,三日月为了哄着他吃饭,帮他把烤好的吐司切成好几小块,涂好黄油,再在上面的中间抹一层鹤丸喜欢的红色草莓酱(主要是视觉上的喜欢)。鹤丸被伺候得无微不至,懒洋洋瘫坐着,像个生活已经无法自理的老大爷只管享受。三日月拿叉子叉起一块往鹤丸嘴里喂,鹤丸惬意地嚼了几口问闪进厨房的光忠和大俱利。

        光忠跟大俱利前两天已经开着车把周围的景都逛得差不多了,今天倒还真没想好要干嘛,于是光忠一边擦盘子一边回应:“没什么安排。”

        “那我们——”鹤丸想着叫上他俩跟三日月一起出去浪一浪,话还没说完就被大俱利拒绝:“今天去日本城。买很多东西。后座要放东西,你们别来,没位置坐。”

        “后备箱是干嘛的……”鹤丸觉得大俱利这理由太扯了,三日月借给光忠他们一台很宽敞的SUV,还是新车,叫他们随便开,再怎么买也不至于把后备箱装满,“你们要把日本城买下来啊?”

        “对。”大俱利现在说谎一点草稿不打,漏洞百出也不怕,反正叫鹤丸知道他们是拒绝的就好。

        “对你个鬼。”鹤丸小声不满,不过很快又被三日月塞进来的食物治愈了一大半。

        三日月看他嚼得慢吞吞的,吃的也不认真,终于开口:“鹤。”虽然这几天他把事情办得大体差不多,但有些事还是必须得两个人一起去的。鹤丸这几天睡得昏天暗地他也不忍心叫他起来,其实内心还是有点按耐不住。

        鹤丸嘴里有吃的,所以没说话,只是看向三日月。三日月也看着他,等他把东西咽得差不多了才说:“我们今天去领证吧。”鹤丸听完差点呛到,这就是为什么三日月要等他嘴里没什么东西才说。

        “干嘛这么突然……!”鹤丸小小咳嗽一声抱怨。

        三日月把咖啡递给他,继续说,“我本来那天想下了飞机就去的……可是鹤睡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没法去拍照啊。虽然我倒是不介意结婚证里的鹤是糊里糊涂的睡颜……”那倒是又有个性又可爱。不过大概也不会通过吧。

        鹤丸也没心思去埋怨大俱利他们了,听三日月说到这茬开心是开心,可还是忍不住耳根一红,心跳因为兴奋加快了速度,还有一丝丝的紧张。鹤丸自己伸手往嘴里塞吐司,嚼得急了还差点咬到舌头。

        “好不好?”三日月忍了好一阵子了,鹤丸好不容易乐意起床,逮着机会就缠着问。普通的问完还不够,还要凑人家耳边再问一次,压沉的声音一路苏进鹤丸心里。

        “好好好好好,好——”鹤丸说了一串好,最后还拖长了音,伸手堵住三日月的嘴把他往边上推。鹤丸可烦他这样,三日月一这样他就没辙,每次搞得他都受不了投降。这是作弊,奸诈!“真是的,早几天晚几天都一样,我又不会跑。”虽然他自己其实也很想快点和三日月领证。

        “我知道。” 三日月笑得可开心,抓过鹤丸捂着自己嘴的手腕把鹤丸拉到身前凑上去亲他。亲了几口依依不舍地松开,额头碰上鹤丸的,“可是我就是急呀。”说完又过去拿唇碰鹤丸的额头,一路往下又重新堵上鹤丸的嘴。大俱利和光忠早已司空见惯,看见坐在餐桌前亲个没完的两人依旧面无表情地从厨房溜出去,准备换好衣服就出门——去日本城也好,华人街也罢,又或者到渔人码头吃螃蟹,总之赶紧出去就是了。


         家长们早早就找了美国最好的婚礼策划——他之前为许多巨星名人都策划过或奢华或个性的婚礼。得知这是一场同性婚礼之后,便献上了深深的祝福,并真挚地表示会为他们打造出最美妙的婚礼。

        婚礼也在三日月他们办好结婚证之后如期而至,鹤丸在前几天又有些紧张,倒是比出柜的时候好多了——这次不是带着煎熬和害怕的紧张,而是充满着期许与甜蜜的紧张。而且鹤丸惊喜地发现,三日月这几天也没怎么太hold的住。三日月一直如沉静的大海,波澜几乎都不起一下,所以当鹤丸知道三日月也在紧张的时候,强烈的好奇心占据的位置竟然渐渐盖过了紧张,一大半心思都拿来观察三日月——因为这实在太稀奇了。

        鹤丸发现三日月比自己紧张之后反而冷静下来,成了去安慰的那一方。之前出柜的时候三日月是知情人士、甚至可以说是安排者,所以不紧张。这会儿鹤丸想了想三日月没准儿还不如他呢,心里还窃喜起来。其实三日月还是比他强的,只是这次婚礼他太过重视,反而被搞得心神不宁了。

        婚礼的前一天,两个人早早就躺在床上,为明天养精蓄锐。三日月在被子低下伸着手臂把鹤丸环进怀里抱着,像是寻求安心一般。鹤丸都能听到他胸腔里有力的心跳声,忍不住偷笑,一只手去找三日月的另一只手,指尖相互交叉着握住。鹤丸无名指上的戒指凉凉的,三日月手指跟着动了动抵着戒指蹭了几下。

        明天鹤丸手上的戒指就要换成婚戒了,他自己手上的也是。订婚戒指是他为了给鹤丸准备惊喜所以自己偷偷去买的,结婚戒指则是和鹤丸一起选了好久定下的。明天他们将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成为合法的夫夫——这听着太不可思议了。三日月把鹤丸搂得更紧,鹤丸捏了捏他的手作回应。

        “睡吧?不然到时候顶着个黑眼圈要被光忠说不帅哦。”鹤丸笑着打趣。然而有黑眼圈的三日月也一定是帅的,别人的是黑眼圈,三日月的肯定不是——在他脸上大概就成了颓废美之类的。反正就是怎么着都好看。三日月点头答应着,就谁都不再出声了。

        结果三日月第二天还是颓废美了。他几乎没睡着,脑子里想着的都是婚礼的事,一闭眼,一睁眼,天竟然就开始蒙蒙亮了。鹤丸醒来看见哭笑不得,又不禁心疼,他家三日月从没被折腾成这副样子过——也就没心思觉得这样的三日月稀奇了。

        三日月和鹤丸大清早就开始收拾,鹤丸捧着三日月的脸又搓又揉帮他放松,三日月紧张归紧张,豆腐还是照吃不误,鹤丸也懒得说他了。没多久两个人就被分开分别准备,直到踏上红毯都禁止见面。鹤丸想了想还有点害臊,整的跟女孩子结婚一样,但也没多余时间给他臊太久,转眼就被抓着去准备了。

        鹤丸和三日月都是人缘极好的人,邀请的亲朋好友把礼堂挤得满满当当。有女性朋友开玩笑说好男人都内部消化了,女生们可还咋办。于是以狮子王小狐丸打头的还没被掰弯的好男人们站出来表示女生们请不要大意地过来,惹的大家又是一阵笑。

        三日月着黑色的西装出现在众人眼前,他看上去状态已经调整好了,精神的不行,根本不像前一天没能好好睡觉的人,嘴上还噙着褪不掉的笑意。精致的西装在他身上贴合的恰到好处,打扮过一番的他更加让人移不开眼球。先前的吵闹声都因他的出现安静了一瞬,又转化成对他无尽的赞叹。

        鹤丸这边被安排由鹤丸妈挽着手腕一同踏上红毯,最后走向三日月,再让鹤丸妈亲自把鹤丸的手交给他。鹤丸这边的礼堂大门还关着,鹤丸妈简直比自己结婚的时候还兴奋。外面对三日月的赞叹她已经听进耳里,而这边她亲儿子的好看也被她看在眼里。鹤丸一直就适合白色的衣服,如今穿上和三日月现在身上那套配对的白色西装就仿佛一尘不染的仙鹤。她抱了抱她家鹤宝,又帮鹤丸整了整已经很平整的衣服,激动的心情涌上来还湿了眼眶。鹤丸握住她的手笑,鹤丸妈发现竟然反而要被儿子安慰,把手抽出来挽住鹤丸的手腕拍了拍他,问他准备好了没有。

        鹤丸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两个服务生推开了门,开通前往红毯另一端的路。鹤丸看到红毯两侧的宾客们都站起身看着他,笑着等他往前走。三日月就站在那一端看着他笑,微微抬起一只手邀请他过去。鹤丸同他深深对视,也弯了眸子,迈出了第一步。

        五条国永和三条宗近站在一起。他也感动的不行,心情同时却也十分复杂。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结果到最后却还要像嫁女儿一样把他嫁出去。三条大概能懂他的心情,但也没什么善意的举动——毕竟把他师弟儿子娶走的是他儿子。偶尔的坏心眼就是这么传给了三日月。光忠就更不用说了,鹤丸搬个家都觉得女儿嫁了,这回嫁的彻底,简直明媚而愉悦的忧伤。

        三日月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鹤丸,只觉得幸福就这样具象化,慢慢慢慢的离他越来越近。他等这一刻不知等了多久——很久以前的他甚至从未奢望会等到这一刻。他一直以为对鹤丸的等待会是无止境无结果的,他曾想过若是鹤丸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为了鹤丸以后的幸福,他会把自己的感情一直藏在心底。这份感情从他高中时甚至更早就已开始堆积沉淀,在心里扎根,蔓延全身,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对鹤丸的喜欢。

        发了疯地喜欢着鹤丸的感情同不想耽误他未来的忧虑一直纠缠困扰着三日月。有时也会有不是可以承受的程度——三日月也买过醉,胡乱想着以后他去参加鹤丸婚礼的模样,鹤丸手里握着的是心仪女孩的手,而自己只是宾客,同他面对面时却只有微笑祝福的份儿。伴着酒精的刺激,即使是三日月,想着想着也会红了眼眶。

        然而他等到了。鹤丸的婚礼有他的参与,鹤丸的手将会被自己握在手心里,他们会宣誓,会交换戒指,会一同接受众人的祝福,在他们的祝福下亲吻,彻底成为一家人。而这一幕幕他不敢想象的画面如今都在眼前一一呈现。他和鹤丸都相继在教父的指引下说了“Ido”,无名指也戴上了他们快走遍了所有店才看中的戒指。

        在听到教父说可以接吻的时候,三日月转过身却发现视线已经一片模糊。他不敢眨眼,因为下一刻就会有泪夺出眼眶。他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了,还强迫自己睁大双眼。他伸手去够鹤丸,但是因为视觉上的偏差没有够到。鹤丸伸手附上他的手背,主动将脸贴上他的手心。三日月凭借现在的位置去亲鹤丸,却没有对准嘴唇,泪珠也随着他微微低下身的姿势落了下来。这下他能看清了。他吻上了鹤丸的鼻梁,而鹤丸在无法聚焦的近距离里对着他笑。

        鹤丸另一只手捧住三日月的脸,拇指抬到他的眼睛旁帮他擦掉了泪痕,又抬了一点头吻上他的唇。周围都是大家的掌声与欢呼,可他们似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是一个更加美丽,更加甜蜜,从现在开始由他们一起创建,且还要一直永远创建下去的,以现在为基础却还要更加幸福千万倍的世界。


FIN.

---------------------------------------------------------------------------------------------

终于结婚了……!以及‪明天‬要开学了,可我的时差好像依旧没调好,我好方。


评论(50)

热度(279)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