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皇室那些事儿(4)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现代架空的皇室(。

接地气玛丽苏

===================================================================================== 

        小狐丸终于在三日月不知道第几次伸手按亮好好躺在一旁的手机屏幕后敲了敲三日月的桌面。三日月被小狐丸一敲,仿佛才意识到自己被手机分了不少神,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直接把手机塞进了衣服口袋。好在小狐丸为人正经,也只是端着杯子在要去煮咖啡的途中路过三日月小小地提醒一下,不像和泉守一定又要抓着他一通打趣。尽管三日月工作质量还是有保证,但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石切丸特地在三条公司的大楼里专门留出一层给小狐丸作他自己的工作室。虽然小狐丸手下目前只有一个三日月,但之前已经出师了的大牌明星们仍旧还会经常出现在他的工作室里。他们或来看望,或来请教亦或只是过来潇潇洒洒串个门儿——比如现在正坐在转椅上把一条大长腿伸得老直,豪爽地翘起二郎腿,腿上摊开的杂志不看,偏偏饶有兴致地观察当红后辈沉不下心隔三差五地捣鼓手机的和泉守兼定。

        堀川站在他身后拿着把梳子给他一下一下顺着他那引以为傲的一头长发。那丝滑,那柔顺,那飘逸,电视上许多广告都是Duang出来的,他的可是真材实料的,恨不得分分秒秒都拿去好好保养。反正也不用他亲自去养,那全是堀川的活儿,他只负责把堀川的杰作拿出去秀。堀川看似辛苦,其实更多是因为他自己乐在其中。他爱他的工作,能为他的兼桑服务是一件令他愉悦的事。连小狐丸都不禁感叹和泉守这是走了八辈子的运,能碰到一个比死忠饭还死心塌地的助理,实属不易。而和泉守也只是理所当然地一笑,夸自己有魅力,手上却是抬起来拍了拍跟自己快形成最萌身高差的堀川的脑袋。光这么一下堀川都能觉得这辈子,值了。

        和泉守抬手喝起堀川给他从星爸爸买来的热可可,看着三日月把手机收起来。他不像小狐丸跟三日月,对什么都讲究到让他甚至觉得有点烦。穿个衣服还要搞个高级定制(虽然他自己也是定制的,但都是堀川搞定,他自己不管),喝个咖啡还要从豆子开始挑,自己买机器,再忙再困也要现磨,不是这样的都喝不下去。和泉守看着都觉得麻烦死了,他不介意喝现成的,他也爱喝。虽然小狐丸经常叫他注意着点热量,但是堀川知道他喜欢,逮着机会就给他买。好在和泉守对自己的外表比谁都注重,没胖起来,小狐丸也就不再管了。

        石切丸前阵子去了一趟巴厘岛,皮肤被晒成了浅浅的咖啡色,还带了好多Luwak咖啡回来,分给小狐丸好几袋。这种咖啡贵的要死,味道也很是独特。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味道,而小狐丸恰好是懂得欣赏这种奇特咖啡的人,没事就喝,整层楼都快被熏成它的味儿。和泉守也喝过,只觉得苦,小狐丸还不给加奶和糖,说那是暴殄天物,非要他感受Luwak味道中的精髓。和泉守是真喝不出好来,自从知道这咖啡怎么来的之后更是不愿再碰第二次。三日月不怎么挑,于是小狐丸派他一块儿消灭石切丸给的特产——虽然他喜欢,但只有他一个人喝是喝不完石切丸给的那个量的。小狐丸颠了颠没剩几颗咖啡豆的袋子,将豆子悉数倒进咖啡机里,把袋子卷成一小条丢进垃圾桶里,又从柜子里拿出一袋新的拆开。

        和泉守瞥了一眼正在忙乎咖啡的小狐丸,把手够到后面拍拍堀川叫他休息休息,又把热可可递给他,然后抱起杂志,腿一蹬坐在椅子上滑到三日月身边,还像在台上表演似的动作浮夸地把胳膊肘往桌上一放,支起下巴看着三日月。堀川光是看个背影就又被帅到了,而三日月明显不吃这一套,只觉得和泉守有些好笑,却又只是隐忍地小幅度勾起唇角看了回去。

        “我说你小子,平时半条绯闻都不稀罕炒一铲子,清心寡欲得跟看破红尘似的,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啊?”和泉守瞄了一眼三日月装着手机的口袋,还刻意拿下巴尖儿指了指,提醒三日月他说的是什么。

        三日月虽是模特出身,演技却也不是盖的。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就是不说话,对着和泉守一个劲儿施展他那招牌笑容。和泉守摆手,叫三日月别对他放招,放了也没用。于是三日月算得上是乖巧地答应了一声,还真就把笑轻轻松松收了回去,却还是没打算就和泉守的问题做出解答。和泉守很早就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从一个人的一点小动作小表情里就能看出许多东西。三日月也知道和泉守这是明知故问,索性不说话,丢给他一个默认。

        和泉守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前辈还是要提点一下后辈的,虽然提点是顺便,真正目的却是八卦:“合着你也是有七情六欲,只是没遇到看上眼的。”和泉守把杂志丢三日月桌上,稍稍坐正,半是认真半是玩笑,“不过你这眼光也高过头了吧,跟皇室的人?”现在人都开放了,性别姑且不当考虑因素,光是身份间的悬殊和泉守就觉得不大适合。

        咖啡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和泉守回头看了眼小狐丸还在后面捣鼓来捣鼓去,也懒得研究他在干什么,又看回三日月,有些语重心长地说:“三日月,你看看你这才跟人家见了一次就这么魂牵梦萦的,还能不能行了。”这都几天了,三日月手机愣是没收到半点音讯。虽然人家看着情绪也没受多大影响,但和泉守还是好心想给三日月做点心理建设,“我知道你现在刷新各种圈里的颜值最高度,但你再帅也还是个普通群众。你想想皇室那都什么人啊,人家是龙血凤髓,贤身贵体,咱们整个国家的形象都靠他们撑着呢。而且除了他们在电视上的那些影像,谁又能知道平时他们都什么样?人家没准就逗你玩玩,你可别太认真了啊。”

        三日月懂和泉守的好意,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想的透彻。尽管鹤丸待人和善,甚至还对自己表现出更进一步的亲近,但他王子的身份还是在那里摆着。能和王子殿下一同看一次海聊一次闲天,对于普通人来说没准都是一生的奢望,更不要想之后人家主动来联系了。三日月性格本就平稳,对于一切事物也愿意先站在最客观的立场上看待。在最初他会作好一系列的打算,最好的,最坏的,他心里全都有数。所以如果鹤丸真的把他给忘了,他也可以全然接受。然而这一次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没那么中立了。他内心里用来称量结果的天秤不受控制地明显倾斜到希望被鹤丸联系的那一边去了。即便他想得再明白,也抵不过心间一直悬着的一丝期许,怎么样也放不下。

 

        鹤丸被禁足了,原因是他不能好好保护自己还不多带几个保镖就出去。伤虽是不大,但鹤丸的安全意识还需要加强。王后去世得早,国王就鹤丸这么一个儿子,还得了必须去精心照料的病,更是爱护有加。在教育鹤丸方面,国王和光忠总能站对方向。国王希望鹤丸可以静心呆在宫里好好反省,光忠就推掉了鹤丸近期所有的活动。鹤丸的内心是崩溃的,他试图往脸上滴眼药水,盖子还没扭开就被大俱利拿走上交给了光忠。

        光忠早就想让鹤丸出门再多带几个人保护他了,这次打定主意不心软。皇宫虽大,但鹤丸真的很受不了被关在里面不出去。他问光忠和大俱利会不会来看他,也被无情地一口否决。两人以前被鹤丸叫进宫里,最后却是他俩被忽悠地带他溜出宫的事迹数不胜数,于是他们决定这一次做一个彻底的坏人。

        鹤丸看着光忠和大俱利离去的背影,瞬间觉得连世界都昏暗了下来。他有些憋屈地趴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无力地悬挂在外面,唉声叹气,感觉下一秒就要因为无聊而死掉了。大概是被主人的负面情绪影响,鹤丸养的那条阿拉斯加小小呜咽一声,跑过去拿鼻子顶了顶鹤丸的手臂,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鹤丸正在郁闷,被手上忽然的湿润感吓了一小跳,终于舍得拿另一边胳膊撑起身体往沙发边沿看。阿拉斯加发现主人动了,便乖乖坐好看着他。

        鹤丸心里感动,顿时生了满腔爱意。这条阿拉斯加也陪了他好久好久了,鹤丸被关在家里的时候,一直都是它在旁边陪他找乐子,这才让他觉得日子不那么难熬。在鹤丸心中它不是宠物,而是玩伴,是一起长大的亲人。鹤丸知道它刚出生的模样,见过它掉毛时候的怂样,喊人收拾过无数条被它啃碎的椅子腿,到如今变成一只会哄人、看上去安静优雅的大狗。同样,阿拉斯加也见证了鹤丸的成长经历,在他学习礼仪时在一旁守着他,在钢琴凳边趴着静静聆听演奏;它也听过鹤丸在第一次将弓放在小提琴的弦上时发出惨不忍睹的声音;还见过鹤丸数不清次数的发病出血,好几次严重到叫身边的人都急得慌了起来,可他依旧还能坚强地反过去笑着安慰别人。现在他们都大了,鹤丸的病也不如以前那样严重了。

        鹤丸又往边上挪了挪,伸手冲着阿拉斯加在空位上拍了拍,叫它上来。阿拉斯加已经长成威风的大狗了,前脚一搭后腿一蹬就轻松上了沙发,伸着个头直往鹤丸身上蹭。鹤丸被它热情的撒娇逗笑了,搂住它也学着去蹭人家,心情也好了不少。

        鹤丸把头靠在阿拉斯加身上,手一下下地揉着它又长又厚的毛,不禁深情地感叹:“最爱我的果然还是你啊,对吧薯条。”阿拉斯加是鹤丸那次吃过薯条之后养的。因为被明令禁止再吃薯条,所以鹤丸只好把对薯条的爱全部转移到它的身上,就算吃不到他还能念叨几句。虽然这名字听着很不符合阿拉斯加的形象,也不像是王子能取出来的。薯条嗷了一嗓子,鹤丸当它在说“对”,心情大好,对着它就是一句“我也好爱你”。

        这是派对过后的第三天,鹤丸被国王叫过去谈了好久,无非就是嘱咐他要好好保护自己。这边谈完又被光忠通知近期他一个活动都不会有。光忠比较忙,他还要去解决那些记者媒体的问题。

        鹤丸的手机并不经常被他拿来通讯,因为他没几个人可以联系。通话记录和短信里大部分都被光忠和大俱利占了,很多时候都是他等着被人找。除了光忠两个人,他没养成主动打电话或发信息给别人的习惯。所以当他漫无目的地拿起电视遥控器开始换台,偶然看到那个兼桑代言的洗发水,才突然想到那天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号码给三日月就被光忠拉走了。鹤丸觉得自己的脑子说不定还中了内伤,这几天他被教育到头大忘记这茬,还在纳闷三日月怎么还不联系他。于是鹤丸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抓过险些溜进沙发缝里的手机,拨通了三日月那天亲自拿着它输进去的一串号码。

        小狐丸正拿着两杯咖啡走回来,他把一杯放在三日月面前,又笑着问和泉守要不要再尝尝。和泉守撇下嘴一脸的嫌弃,蹬着椅子往后退,直说不要。小狐丸还是没放弃安利(其实主要想逗一下和泉守),拿着咖啡又递到和泉守面前。三日月看他俩闹腾,感到手机默默震了起来。他起先还以为是幻觉,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连忙掏了出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和泉守叫上堀川帮他赶走小狐丸,看到三日月忽然站起身想要往外走,“诶诶诶”了几声把他叫住:“你干嘛去?”

        “接电话。”对待前辈三日月还是很谦逊的,心里急得慌依然记得停下脚步对和泉守笑。和泉守在心里啧啧半天:“你别太兴奋啊,万一是房地产商找你卖房子呢。”和泉守说完这话的时候三日月早走出去好远了,和泉守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心里却想着看来还有料可扒。

        鹤丸虽然和三日月当面聊得很嗨,可在电话上又不太一样。毕竟三日月再怎么对胃口也才只见过一面,鹤丸也没怎么跟光忠大俱利以外的人拿手机说过话,竟然还有些小紧张。三日月在那边很耐心地“喂”了两声,他还在想要怎么回,直到三日月叫了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点神。

        “…哦嗨!三日月,是我,被吓到了吗?”鹤丸手上有下没下地挠着薯条的脖子下方,有点想要缓解紧张的意味。

        三日月听出来鹤丸有点不自在,不知怎么的就笑起来了,笑意不刻意隐藏,顺着话筒都一五一十传进了鹤丸耳里:“嗯,确实有点呢。”这是实话,三日月甚至有了一丝梦想被实现时的喜悦,心心念念的事终于成真,的确很惊喜。

        “你在忙吗?”鹤丸想到三日月没自己号码就连忙打了过去,到现在才记得考虑人家这个时候适不适合接电话。

        “没有,”三日月转身往和泉守的方向看了一眼,“刚被和泉守抓着谈了谈心。”

        鹤丸一听到谈心就头疼,这几天他也一直在被谈,同时觉得三日月又跟自己有相似的地方,渐渐就放开了:“那是我把你解救出来了吗?”鹤丸真心觉得挺痛苦的。

        三日月觉得这王子殿下好像个小朋友,不自觉笑出声,语气里还掺上像是对待孩子一样的柔和:“是啊,谢谢。”

        鹤丸好想跟三日月吐这几天份的苦水,又想着三日月跟同事在一起应该是还在工作,最终还是忍住了,简明扼要地抱怨几句:“我这阵子被关禁闭了,脚没踏出门半步就要被人拎回去。”然而谁敢拎王子殿下,那都是低声下气弯着腰请着他回房间歇着。

        鹤丸说话的方式跟他的身份很有反差,三日月听着可爱。所以一般鹤丸说话,他就喜欢在一旁听,脸上不经意就笑起来,比刻意摆出自己那张招牌笑脸容易多了,就是没那么好收回去。

        鹤丸觉得耽误人家工作太不好了,反正三日月现在知道他号码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就叫三日月先回去做事,然后提醒三日月把他号码存起来。三日月也想着再说下去估计和泉守又要笑话他,就答应下来,让鹤丸先挂电话。

        三日月挂了电话就准备存上鹤丸的联系方式,没想到名字没打完就又收到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问三日月有时间要不要去他家。这可是被邀请入宫。三日月之前还没收回去的笑又深了几分,走回座位还喜滋滋的。小狐丸跟和泉守看他傻乐了好久,感觉鼻腔里都嗅到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和泉守受不了了,冲着三日月打了几个响指把他叫醒:“卖了几套房啊,乐成这样。”小狐丸也第一次见三日月这么开心,听着和泉守的打趣,含着杯延的唇也被带得扬起来,可随后又笑得有点无奈。

        三日月都懒得把笑收回去了,也不好收。他看着和泉守还莫名有一丝丝赢者的骄傲:“他不是随便玩玩的。”

        和泉守作出被打败的样子,耸耸肩站起来。反正他也只是提醒三日月几句,王子殿下不是要跟三日月玩更好,他还有卦可八。接着他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叫上堀川准备走。他档期挺满的,过来就是想放松一下,聊聊八卦之类的。

        三条对艺人们的私人生活不会太过干涉,只要不乱来,想恋恋爱也是自由的。只是小狐丸有点发愁。之前三日月没被联系的时候都快巴不得手机屏幕一刻不灭,这会儿联系上了,小狐丸担心他会更没心思工作。好在三日月接完电话状态反倒比之前好了,脸上的表情还变得更生动起来。之前要是形容他脸好看得像是被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现在就更加有了几分人情味儿,不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了。恋爱是把双刃剑,小狐丸也不知道这个三日月跟电话那边的那位发展到哪步了。他们要是真牵手成功了,小狐丸只求到时候不会影响到三日月的工作。

        小狐丸觉得三日月还需要被观察一阵子,现在想太多有的没的也没用,只好把三日月桌上的咖啡又往他那边推了推,叫他快喝。三日月笑着道谢,手机又收到了短信,鹤丸说他有空就可以来,他和接应的人都说好了。三日月把手机收好,无奶无糖的Luwak入口竟是喝到满嘴的甜。

 

TBC

----------------------------------------------------------------------

Luwak就是猫屎咖啡……因为感觉写shi不太雅观于是就这么写了(。


评论(38)

热度(297)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