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3)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现代架空的皇室(。

接地气玛丽苏

===================================================================================== 


        之前他们勤快,来得比记者们都早了许多,才躲过被疯狂拍摄追着问一些有的没的。现下已是大正午,被邀请的明星没来齐,但门口已是聚集了不少摄像头和媒体人员。没来齐没关系,他们现在有王子殿下,还有三条家的三日月和泉守那几个当家大明星,不怕拍出来的东西没内容。大俱利和光忠一起出来的,只是没跟着光忠更往前走那几步,这时也与他们汇合了。记者们看鹤丸走过来了,愣是在被各种器械挤得混乱一片的地方清出了一条道,又仿佛想要猎物掉入陷阱一般等鹤丸站进了人群后,又将空出来的路堵了回去,好在前面的人不太敢挡住鹤丸面前的路。

        鹤丸跟各式摄像头们也是交道打得多早混熟了,面对着镜头可以很随意就扯起一个十分到位、另民众更加自豪的微笑。平时再怎么随和,这下对了外,刚还和三日月吹风扯皮的随意感全然不见,一下能瞬间找回那一股子皇家气质,举手投足的优雅得体。光忠和大俱利站在他两边护着他,不让那些机器伸得太近。鹤丸在这种场合也不爱带多几个人来保证他的安全,只好辛苦他俩。

        鹤丸脸上的笑都是专业摆好的,皇宫里会有老师教他,而光忠就负责经常训练他。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心里想别的事,脸上却还保持着不受丝毫影响的笑脸。对于媒体的热情他虽是习惯了但仍旧没做到不去排挤这些事情。他有些后悔没拉着三日月跟他一起受这罪,也后悔自己没跟着三日月偷偷从小狐丸告诉的后门进去。但若是照着前两个选项其中一个做,估计他不免要被媒体添油加醋地报道些什么,隔几天说不定都要被出柜了。鹤丸自己再怎么随和不在意,也要为皇室的影响着想。到时又要后悔没和三日月分开行动,也不至于会被传绯闻。总之现在的情况大概已是最能接受的了,鹤丸暗自不服气地想着为什么三日月不用被拍,又只好忍耐几个后悔里程度最轻的继续扯嘴角笑,还不忘冲着记者挥挥手打招呼。

        两个人毕竟还是太少,光忠和大俱利虽然也拼尽了全力,却还是敌不过数量多胆子又大的摄影记者。那些人手伸得老长,镜头都要擦过几乎贴着鹤丸走的光忠身上。光忠皱着眉,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计划着要说服鹤丸下次一定多带些保镖出来。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势单力薄,他怕保护的不周全。然而一些事故总发生在想的越是上心的时候。

        大俱利被一些得寸进尺的摄像头惹得有些毛了,抬手挡住一排。鹤丸出来的时候没感觉这一段到会场入口的路有这么无休止的长。也有可能就是很长,因为身边的人不一样吧。鹤丸故意想安慰自己有些烦躁的心,脚下节奏也加快了一些。好不容易能看到踏上入口的台阶,两旁的记者却又一下鼓起勇气似的涌到前方,将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鹤丸小小呼出一声叹息,好在周围嘈杂根本不会被人注意到。他觉得自己真心没什么好拍的,就算有,这一路也能把他三百六十五度一圈又有余地拍了个够了。他不混什么圈子,身上没狗仔想要的可以博人眼球的八卦。被拍也应该是三日月那种好看的大明星的工作。之前出席活动也不会被围堵成这个样子,也大概是因为这次活动演艺圈的人比较多。鹤丸想到这里又有点不忿,连摆好的表情都些微跟着挪了点位置。

        身边大俱利认真挡着一边镜头,耳边是光忠语气逐渐转厉的请求记者们退开一些。有的胆子只一时因跟风而变大的记者有些怂地让出了道,光忠带着鹤丸往空出的地方走,却没想到会有人突然从旁边拿着相机直直伸到鹤丸眼前。鹤丸下意识退后一步,却还是被这突如其来、连主人自己也没能控制好力道的相机直直砸中了额角。

        所有人都震惊到收敛了许多。身后离得稍远一些的记者起先还有些吵,看前面有些尴尬的样子也不禁收了声。大俱利本就忍了一肚子火,这时抓过拿着相机的手腕将它的主人扯到身前,刚想抢过他的相机就被鹤丸阻止:“我没事,你放开他吧。”周围许多人都想知道究竟是谁摊上了大事,惦着脚尖够着头往前看,这会儿鹤丸出声大家才又望了过去。

        有记者夸张地喊着“殿下受伤了”,放在拍摄按钮上的手又蠢蠢欲动。鹤丸听到连光忠都不禁轻声骂了一句,有些不明不白地望了过去。光忠叫大俱利去开车,出声喝止记者们再进行拍摄,然后握着鹤丸一边的肩膀,伸手直接将前方还杵在路中间已经愣住的记者推到一边,从会场里面穿过直直走向停车场。

        鹤丸还是云里雾里的,他被相机小小砸了一下之后,记者们突然不那么嚣张了,他其实还挺开心的。但是光忠一脸与平时不同的紧张着急,还叫大俱利去开车,他就不懂了:“为什么叫大俱利开车啊?派对还没开始呢?”

        “还派对呢,”光忠看了他一眼,拽着他去停车场的脚步没有停下,“赶紧回去了。”

        鹤丸还没问出来第二个为什么,被刚好路过的小狐丸的招呼打断:“殿下,你们这是?”三日月之前已经回去了,现在开始试晚上表演要用的时装。小狐丸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引出来的。

        “啊,小狐……”鹤丸招呼没打到一半就被光忠打断。

        “今早谢谢您了。殿下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我们就准备回去了。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见到您。”光忠稍停下脚步,客套地对小狐丸简单解释了一下。小狐丸这才注意到鹤丸,看到他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讶。鹤丸自己也是要惊讶了,为什么大家看到他都是这个样子?光忠又准备开始走,他急急向小狐丸告了别,就也跟着迈开了步子。鹤丸想着大概自己脸上是有什么东西,才在脸上糊了一把。再在眼前摊开的时候无名指和小指上已经沾了血迹。

        鹤丸忍不住又拿手碰了碰方才被砸的额角,果然手又被染得更加红了。大俱利已经把车停在离会场最近的停车场门口,光忠压住鹤丸的手叫他不要再去碰伤口,开了车门让鹤丸先坐进去,自己随后也从另一边上了车,坐到鹤丸旁边。

        光忠动作麻利地拿过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包,掏出止血剂,又从车里一直备着的储物袋里拿了明胶海绵贴敷与干纱布,撩开鹤丸已经被血弄得有些黏糊的刘海,开始帮鹤丸止血。大俱利虽然火气不小,车开得很快,却依旧很稳,还十分遵守交通规则。等红灯的空档还观察观察后面的情况。

        “疼吗?”光忠擦拭着已经顺着鹤丸脸颊轮廓往下流的血迹,担心地问道。鹤丸看起来倒还没心没肺的,笑着摆摆手,“没感觉的,你们不说我都不知道在流血。”光忠听了也没觉得心里变舒坦了,反而重重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继续清理鹤丸的伤口。鹤丸眼睛刚好对上后视镜,看到大俱利正在看这边,就伸手比了个V,送到可以被后视镜找到的位置。大俱利有点无语,看到鹤丸对他笑,觉得自己白担心了,把眼睛重新移回到路面上,倒是少见的没对着鹤丸翻白眼。

        皇室虽在他人面前看着华贵至极,些许的神秘感让人感到望尘莫及,甚至有人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然而正是这样一个皇室,却有着许多难言之隐。之前的皇室成员为了后代可以拥有极致纯净的血统,不惜近亲交配,以至于皇室后代不少人都被因此而形成的病痛所折磨。鹤丸确实伤得不重,只被相机一角擦破了皮,也不是因为他是王子而娇贵得不行,只是因为很不幸地,他就是近亲婚姻的受害者之一。他刚出生便被查出有血友病,即使一个小伤口都能让血流得停不下来。不幸中的万幸是他的病并不算严重,只要及时治疗也不会致命。

        光忠和大俱利虽然也知道鹤丸的情况,但看到他流血还是忍不住紧张,因为这总会让他们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发现鹤丸有这种病的情景。光忠和大俱利细说起来也不算纯平民,他们家里有很多人为皇室效力过。鹤丸身边确实没多少同龄孩子,国王便经常会邀请他们去皇宫里玩。

        光忠和大俱利起初听说要去宫里和王子玩还有些紧张,然而等见到传说中的小王子之后,倒是对极大的反差感到了惊讶。他们以为王子会很难相处,过分的彬彬有礼到让人难以接近,语气里还会带着高贵傲慢的皇室腔调外加一丝对人微乎其微的冷漠。然而鹤丸自打见到他们之后便时刻挂着一张笑脸,就像小太阳一般活力四射,却又并非那般刺眼,反而吸引着他们去靠近。鹤丸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非常兴奋,在国王大力地拉扯和十分不刻意地提醒下才让他还残留了一点小王子的形象(不过在之后的日子里就一点形象的残渣都不剩了)。

        小孩子的情感总归还是最纯真的,友谊也发展的飞速。光忠和大俱利的身影在皇宫里变得多了起来,还有了不经邀请就可以随时来的特权。国王看着自己儿子能找到些玩伴,也很是欣慰。

        一天几个小孩聊到喜欢吃的食物,提及薯条,鹤丸说因为家里不给吃所以没吃过,还叫光忠和大俱利吃了一惊。他们以为王子什么的应该是想吃什么就能吃到的那种,而且薯条那么平常却又好吃的东西他都没吃过,顿时觉得鹤丸这王子当得也挺可怜的。于是他们也没想着去弄清为什么宫里的人不给鹤丸吃,就计划着下次带几包过来,让鹤丸也尝尝薯条的威力。

        事实证明他们从各方面都是成功的。鹤丸吃到薯条之后觉得好吃得不得了,几乎欲罢不能,和光忠他们背着管家和仆人们偷偷吃了好多。而也就是那一次,他们也的的确确见识到了薯条的威力——鹤丸吃完就流了鼻血,还怎么止都止不住。光忠和大俱利慌了,也顾不得他们是在做偷偷摸摸的事,喊了一堆人过去叫他们救救鹤丸。

        鹤丸身为当事人倒是特别淡定,他早就习惯这种东西了。几大滴的血迹在他白色的衣服上摊开来,他却依旧坦然地仰起脖子捂着鼻子,看着一个比一个着急的大人们把他眼前的天花板遮住。然后管家爷爷把他抱起来,还一个劲要喊医生。连国王都被惊动了。

        鹤丸被放在床上止血,光忠和大俱利吓得快要哭出来,站在门口也不敢进去。一看国王从房间里出来,头便低得下巴都要戳胸上。家里人都一再嘱咐他们要好好表现,绝对不可以惹怒国王,否则后果很严重。两人虽是男孩子,但那点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还是知道的,对国王也有点先入为主的印象,当下就觉得小命不保。国王看他们这样反而笑了,站到他们面前,为了平视他们而蹲下了身子,温和的反应反而把小孩的眼泪给逼出来了。

        光忠和大俱利就是那时才知道鹤丸得了这种恼人的病的。不让他吃薯条就是因为他不能吃这种油炸食品,吃多了容易上火,也容易伤及肠道。还好这次只是流鼻血,不算太严重。但尽量能避免吃就不吃。国王和他们说这些一来是要安慰他们,二来也是想叫他们也帮忙看着鹤丸。他毕竟不能时时刻刻都监督,仆人们也不敢越界去多管闲事。朋友间的看护也算让人放心。从那以后,光忠和大俱利便扛下了这个重任,勤恳监视着鹤丸的饮食,由于小时候有点心灵创伤,尤其禁止鹤丸吃薯条。

 

        明星大腕名流们纷纷踩着红地毯亮相后,由时装秀正式拉开了晚会的帷幕。三日月身为最顶尖的名模之一出场,不出所料地博得所有人的眼球。小狐丸在下面看着心里也为他骄傲,然而三日月今晚的表现虽然依旧令人满意,却还是可以看出他比往常要心不在焉一些。

        鹤丸的刘海被光忠拿着发卡别住,露出贴着纱布的半个额头,身上也在沐浴过后换上了宽松的居家服。鹤丸回到房间里就一直对光忠表示无法观看(三日月)表演的悲痛之情,光忠手上忙着给他止血,耳朵里又要听他念叨。好在光忠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也不嫌烦,把纱布固定在鹤丸伤口上之后答应帮鹤丸调电视,让他看直播。于是三个人现在并排坐在宽敞的沙发上,陪着鹤丸看表演。大俱利按照鹤丸的要求把灯关了营造一个氛围,回来还听鹤丸在笑:“我都完全看不见你了大俱利!”大俱利默念十遍不和病号伤员一般见识,重重陷进了沙发里。

        电视荧幕上的三日月跟当时和鹤丸吹风不认路的三日月又不太一样了。三日月依旧是那个好看到让人沉沦的三日月,所有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像量身打造一般,怎么着都出奇的合适。这会儿在台上他穿着这次派对的主办方所打造的最新款的衣服,手随意插在一边口袋里,在转身时不忘扬起唇角,用余光将人们的心一起勾着走。平时温和稳重的三日月,上了台就成了会勾魂的黑白无常。一点不做作,却又媚得很。

        三日月再回到座位上已经卸了妆,若不是为了舞台效果他一般都素颜出镜——就是这么自信。舞台现在已经全权交给了和泉守。小狐丸对三日月说辛苦了,三日月笑笑,转过头去看表演。小狐丸观察他欲言又止了半晌,心压根没在表演上。等了一会儿终于看他又转过脸准备讲话。三日月是想问王子殿下去哪儿了。他在台上用余光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他的影子,连那位秘书也没见到。

        和泉守最在行的就是活跃气氛,现下所有人都被他带的沸腾起来,跟着他又跳又唱,还时不时喊着他的名字,堀川在这其中尽了一份大力。三日月的问话被毫不留情地卷进更加热情高涨的喊叫声中,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更不用说小狐丸了。于是他无奈地笑起来,又把眼睛转回到舞台上。

        三日月得知鹤丸是因为受伤缺席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小狐丸请他们几个在舞台上辛苦卖力的人去他家吃饭。小狐丸在闲下来的时间里,经常会研究研究料理。饭做得不错,所以他经常会叫上朋友到家里做客。小狐丸虽然外表上看着是食肉主义者,最拿手的菜却是各类的豆腐,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小狐丸把最后一道家常豆腐摆上桌的时候,电视里的新闻正在播报鹤丸受伤的事情。三日月盯着小狐丸家里的大屏幕好久,看到血迹顺着鹤丸额角滑下来的时候,放在餐桌上的手指都不禁颤了颤。和泉守拿起酒杯喊着要碰杯,堀川拿着筷子开始往他碗里各种夹菜。三日月还在看新闻报道,小狐丸拿起酒杯往他还在桌上的杯子上碰了一下,他才回过头来。

        “这和殿下见了一面之后,这么关心起‘国家大事’了啊。”和泉守没啥恶意,他只是逮着机会就忍不住想开三日月玩笑。三日月拿起酒杯不置可否,跟桌上几个人碰了个杯,自顾自喝了起来。

        “我看他就被碰了一下吧,怎么看着伤还挺严重的。”和泉守低头看了眼快被装满的饭碗,连忙用手势阻止堀川,叫他自己吃自己的。

        小狐丸把豆腐咽下去才开口讲话:“嗯,我那会儿还碰到他了,他自己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有伤,倒是那位秘书挺着急的,直接就带他回去了。”

        三日月在一旁只听不讲话,筷子也不怎么伸出自己的碗,只一个劲扒饭。小狐丸看他古怪,帮他夹了几口菜:“怎么了?”

        三日月想着一直没什么动静的手机,不由自主就开口问道:“皇室有联系电话吗?”

        “…啊?”小狐丸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皇室的联系电话?你说咨询皇宫对外开放的那个公用电话么。”小狐丸回答完就知道三日月问得肯定不是这个。三日月也觉得自己问得无厘头,很快就笑了起来,说了声没事,专心吃起饭来。和泉守看了眼三日月,又看向小狐丸,发现小狐丸也在看他。两个人默契地达成了某项共识。

        这个三日月,绝对有事。

TBC

评论(61)

热度(318)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