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番外)

七夕快乐❤

说是番外但其实特别的短,也没实质性的内容……总之过这种节了怎么着也要表示一下——!!祝大家节日快乐~~

========================================================================

        鹤丸属于在飞机上睡不太着的类型。所以对于他来说,趁着在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睡上一觉顺便倒个时差的任务并不容易完成。更何况在那么久的时间里不娱乐一下,鹤丸是会被闷死的。三日月早坐惯了这种穿越大半个地球去另外一个国家的航班,而且他本也就是个容易睡着的人。然而鹤丸醒着,他也不会丢下鹤丸一个人坐着无聊。于是他的左耳戴着鹤丸分过来的一边耳机,跟着鹤丸看飞机上自带的电影。

        鹤丸百无聊赖地捣鼓遥控器,另一只手架在把他和三日月相隔的扶手上,半个人都要歪靠在三日月身上。鹤丸其实也没什么看电影的心思,只是没事找事干。他随意挑了一部电影按下播放键,又觉得死盯着屏幕没意思,握着遥控器把还没播到四分之一的电影退出,又换一部新的。三日月的胳膊搭在鹤丸腰上半搂不搂,看他前前后后总共换了四五部电影,终于伸手拿过鹤丸手里的遥控器,将它卡回之前固定住它的槽里。

        鹤丸侧过脸望着三日月,指了指屏幕问:“怎么,你喜欢看这个?”鹤丸刚好换到前阵子某知名动画电影公司的新作。里面可爱到让许多妹子们一见到就不禁发出感叹的白色充气机器人正在屏幕里笨拙地挪动他圆润的身体。三日月其实一直没怎么注意鹤丸到底都播了哪几部电影,他眼睛主要放在鹤丸主动靠过来的头顶和有些烦闷地按着遥控器的手上,没怎么抬眼往屏幕上看。只从耳机的声音和鹤丸的动作判断他又切换了片子。三日月觉得他这么换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拿走了遥控器,想着帮他找点别的事做。

        对于鹤丸戏谑的提问三日月没否认,只是对着鹤丸笑了笑,伸手将之前乘务员事先准备好的毯子摊开,把鹤丸和自己裹了个严实。鹤丸被包得太紧,挣扎了一下,让三日月松点手,好让自己可以在毯子里活动。

        电影里的大白伸手抱住了小男孩,三日月瞄到一眼,也学着把鹤丸圈进怀里。鹤丸捏了捏三日月的胳膊:“你也想要治愈一下我吗?”

        三日月开口,学大白学得有模有样:“你好,我叫三日月。是你的私人娱乐助理。从1到10,你的无聊指数是多少?”

        鹤丸笑出声,随后又拼命忍住,一本正经地回应:“啊,无聊的都快死掉了。”

        “这真是太严重了!”三日月很入戏地把语气转到担忧,鹤丸已经笑到不行了,三日月凑到鹤丸耳边提议,“我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游戏,鹤要不要试试看?”

        鹤丸被三日月的声音弄得泛痒,缩了缩脖子,总觉得气氛不太对劲,笑也收敛了一些:“……什么游戏?”

        看到鹤丸一脸不妙的样子,轮到三日月笑起来,凑上去吻住鹤丸的唇,舔了一圈才舍得松开,然后又一本正经地开口:“我们来——比赛谁先睡着吧。”

        “………………”鹤丸是真没想到三日月说的游戏会这么健康又无趣,愣是古怪地看了三日月半天才回应,“小孩子啊你,还玩这种!我们可都是——”

        都是要结婚的人了。

        鹤丸差点脱口而出。虽然每分每秒都和三日月腻在一起闪瞎身边的各种人,当众打啵儿他都习惯到耳不红心不跳了,可一到说起结婚,鹤丸难免还是有点小羞涩。他们现在坐的这班飞机,目的地正是美国的三藩市。家长那边早已开始张罗各种事情,所有人都在等着鹤丸毕业。三日月的家人主要还在美国,现在鹤丸毕业了,便很快被催着订了出国的机票。这次去的目的一是看望他的家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完成他们的终身大事。

        三日月看他一下子安静下来,还微微低了一点头,心里乐呵的不行。在毯子下面找鹤丸的左手握住,把鹤丸的手指一根一根轻轻的揉进掌心,最后停在戴着戒指的无名指上。

        “…从现在开始哦。”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说完就闭上眼睛。

        鹤丸戳他 :“喂我可没答应啊!”

        坐在他们后一排的光忠和大俱利面面相觑,很训练有素地一个将眼罩戴上装睡,一个默默调高了MP3的音量,撑着下巴盯着窗户上的遮光板发呆装深沉。

        三日月的睡眠质量是真的好,平时一上飞机就能在起飞前睡着,这次为了陪鹤丸才一直没闭眼。鹤丸看他不再说话了,呼吸也平稳得很,似乎是已经酝酿睡意到进入状态了,不禁暗骂三日月耍赖。鹤丸虽说是没答应比赛,却又忍不住起了不认输的心,只好不甘心地闭上了眼。无奈一点没有困意的时候闭上的眼睛都巴不得自己睁开。三日月听旁边没动静了,就悄悄眯起一只眼睛,观察到鹤丸正因努力把眼皮闭上而甚至微微蹙起了眉毛,忍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鹤丸努力了一把觉得强迫没有睡意的自己睡觉实在太难,只好放弃似的重新抬起了眼皮。像往常他从床上睁眼醒来一样,三日月那张引人犯罪的脸就映入了眼帘。虽然三日月闭上了眼睛赏不到月,鹤丸仍旧眨巴着眼睛欣赏了半天,毕竟他家三日月除了眼睛其他地方也都可好看了。

        为了乘客们可以好好的休息,飞机上的灯已经几乎全都灭了,唯独一些开了小灯在读书或在播放着电影的屏幕还透着一丝光亮。帘子将头等舱和普通舱分隔,鹤丸无聊到去猜想坐在普通舱里的人们都在干些什么,说不定也会有人跟他一样,毫无意义地琢磨着别人都在如何消磨这段甚至可以说是难熬的时光。鹤丸想找后面的光忠和大俱利聊天,可三日月坐他外面搂着他,他不敢动也不敢出声,怕打扰三日月休息。想来想去他估计也就只有原地坐着发呆这么一个选项可以选。

        鹤丸的一边耳机还在耳朵上,大白仍然在电影里犯规式地卖萌。鹤丸看一会儿大白,就欣赏一会儿三日月,两边都不耽误。大概是被三日月的睡颜影响了,鹤丸也不禁打起哈欠,眼皮渐渐变得沉重,伴着电影的声音,靠在三日月身上竟也睡了过去。三日月这时抬手拉过毯子往他身上提了提,轻轻将耳机从他耳朵上拿了下来。三日月其实一直都醒着,只不过是想装作睡着的样子限制鹤丸的行动,让他没事干到只能睡觉而已。毕竟下了飞机有很多事要做,时差不倒过来可有得好受。

        三日月稍稍调整姿势,让鹤丸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然后重新闭上眼,搂住鹤丸准备正式开始睡觉。


        光忠起身活动腰板的时候伸长脖子想看看前面两位在干什么。鹤丸面前的屏幕上播放的电影已经在滚动职员表,两个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光忠走过去看到他们相互依偎着,睡得都很熟。光忠看着觉得莫名欣慰,这种温馨的场景总能触发人最柔软的一处。光忠觉得他心中的母爱都要溢出来了,一脸慈爱地悄悄帮他们两人盖好毯子又坐了回去。

        “……干嘛笑成这样。”大俱利回过头看重新坐回去的光忠笑得祥和被吓了一跳。

        “就是在想,光是看着,都会被幸福的感觉沾染上啊。”光忠顶着大俱利的白眼,感叹道。

 

FIN

评论(48)

热度(302)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