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2)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现代架空的皇室(。

接地气玛丽苏

===================================================================================== 


        冷掉的快餐食品实在难以下咽,大俱利随便咬了两口就连皮带肉的将它们塞回纸袋丢进了垃圾桶。大俱利往回走的路上,正好看到迎面而来的四个人。就算是大俱利,从这几个人的长相打扮上也能推断出他们是在演艺界混得很不错的人物。

        走在前面一高一矮的两人大俱利有印象,之前跟鹤丸参加上一次活动的时候打过几次照面。那个小孩儿操心操得快能比得上光忠,大包小包的在身上挎了一堆,包塞不下的手上还抱了一些,一大部分都是他口中不停念叨着的“兼桑”的。和泉守看他小小个儿拿这么多东西,感觉自己像在虐童,想自己拿点又被拒绝,于是两手空空的只能专心耍帅。后面两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在低声谈论着,大俱利只认得其中一个,就是今早被鹤丸一下子记住名字的那位大明星三日月。

        大俱利虽然看似酷炫,其实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他不大擅长和人打交道,见到生人更倾向于尽可能拉开距离躲避。于是他埋低了头,盯着脚下的路沿着边大步走了过去,也更没有兴趣去听那些人到底在聊些什么。

        前面负责耍帅的那位走着走着回过头忽然对着三日月开口:“哎,被王子殿下目不转睛欣赏的感觉如何?”三日月虽然是公众人物,但被粉丝们用热切的眼神盯着看的时候还是会处于一个些许尴尬无奈的状态。和泉守方才趁着小狐丸和那位秘书交谈的时候也瞄了几眼他们王子殿下,发现王子殿下虽然起先对他们笑得友好,没一会儿却总时不时往三日月那边看。尽管看的偷偷摸摸十分隐晦,到最后眼睛还是放在三日月身上好久。

        和泉守故意开三日月玩笑,等着看三日月有些窘迫的样子,结果三日月却反而像是挺开心的样子,扬起嘴角回答他:“嗯,不坏呢。”和泉守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精致的五官排列出一张“你嗑药了吧”的脸,有些嫌弃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三日月,不大乐意地转正了头。小狐丸听到心情不错的三日月看到和泉守的反应甚至还笑出了声,不觉撇过眼睛瞧了他一眼,倒也什么都没说。

 

        大俱利走到车前,见到光忠还在给已经趴在车顶上的鹤丸讲课,默默低声开了口:“车没洗。”鹤丸听完愣了一下,赶紧把手抬起来。光忠忙着给鹤丸灌输信息,这会儿才注意到鹤丸刚才正自觉给车顶当抹布,连忙扯过鹤丸的袖子看。好在大俱利对车保养的算是很好,没洗也会经常擦拭,没积太多灰。

        “我跟你说的记住没?”光忠手上拍着鹤丸的袖子,嘴上还要不停絮叨。鹤丸出声敷衍着,把杂志拉到车顶的边沿,防止袖子再蹭上去,随意翻了几页竟还翻到了三日月的专访栏目。

        “我刚才看到他了。”大俱利见鹤丸忽然看得认真起来也不觉伸脖子搂了一眼说道。光忠还拽着鹤丸一边的白西装袖子作处理,听到大俱利说话也抬头看了一眼,“哦,刚才和他们还聊了几句。”

        三日月在照片上看起来保底都能有个一米八五,比例太好,大长腿随便一摆都是个景。鹤丸其实是有点在意自己的身高的。虽然他也不算矮,离一米八就差那么几个零头,而且看着甚至能比一米八的还高,但数字总归没有破八的好看。可惜他似乎是已经过了长个儿的年龄,再怎么努力都还是那个数。在他有些沮丧的时候,头顶会响起温和的声音:“一定是高得不明显,别放弃,总有一天你会变得更高的。”鹤丸抬头看着超过一米八五的光忠笑着安慰自己,一瞬间都不想开口讲话。直到没他高的大俱利走了过来,他才心生一股暖流,向大俱利投去慈爱的目光,惹得大俱利又是一个白眼过去。

        鹤丸回想了一下刚才的三日月,好像也就比他自己高那么一点点。本以为这些大模特大明星都得高得跟光忠似的,像座摩天楼一样要仰望着才能看到顶,结果发现自己四舍五入一下还是可以平视三日月的,不觉又为这股莫名的亲切加了点好感度。倒是那个小狐丸高得吓人,身材比三日月还壮了一圈,感觉一只手就能把鹤丸给拎起来甩天上。好在鹤丸是个王子他拎不得,更何况人家性格本来就是温和型的,和泉守那么聒噪一个人当年不听他管教的时候他也没怎么生过气。

        “那只手。”光忠弄干净鹤丸的一边袖子,提醒他抬另一边。鹤丸也没抬头看光忠在哪儿,就随意慢腾腾伸直另外的胳膊。光忠心累,好想往他后脑勺敲几下,无奈又不敢在外面对殿下动手,只好自己移身子走过去给鹤丸收拾。大俱利都看不下去了,钻进驾驶座里坐着等。光忠拍着鹤丸的袖子,看到鹤丸第一次对杂志这么感兴趣,好奇心也上来了:“你就这么喜欢这个三日月。”

        鹤丸也发现自己开始下意识想去翻看关于三日月的东西,想了一下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光忠笑了几声表示不信,却也没再过问。鹤丸对三日月的眼睛挺有执念的,他越发执拗地想弄清楚那么好看的眼睛究竟是真是假了。

        鹤丸一向不喜欢被其他人特殊关照,在派对这种地方他更希望自己可以融入团体,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所以他拒绝了专车接送而是叫上了大俱利早早的去停车场等着,还能免了下车被一群媒体围着问来问去,虽然之后离开也是免不了被围观,但能少几次就是几次。鹤丸将三日月的专栏看完之后,忽然来了几个自称是工作人员的人急忙跑了过来行礼道歉,说是怠慢了,请他们去休息室,想是小狐丸去反应了。鹤丸合上杂志刚想抱怀里,被光忠一把拦住,看似温柔地抢了过去夹在腋下,叫鹤丸不要太自觉,随后笑着请工作人员们带路。

        领头的工作人员为鹤丸介绍他们的会场,大俱利一直属于放空状态只顾着走,直到那些人将他们送到了安排好的休息室门口退下,他听到了“希望您能享受今晚的宴会”。其他人都退下继续忙着布置会场了,鹤丸刚踏进休息室的大厅就被人拍了肩膀。鹤丸回过头就看到光忠把大俱利的手从他肩膀上拽了下去。

        “鹤丸,”大俱利感到光忠俯视着自己的眼神有些犀利,只好没好气地补上尊称,“…殿下。我有问题要问你,可以吗?”鹤丸把身子转过去正对着大俱利,听着他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不觉后退了半步,笑着叫他继续。

        “请问你,参加晚·会,为什么要,早上六点半坐车?”鹤丸深深感到现在的大俱利就是一匹不受控正喘着粗气的野马,眼睛因为缺觉布满了血丝,特别骇人。还好有光忠这么个好缰,没让大俱利当场就撂蹄子撒泼。鹤丸也不敢这会儿开口说他其实就是心血来潮,只是笑得特别人畜无害,试图给大俱利顺顺鬓毛,结果被毫不留情地躲开了:“…早睡早起身体好嘛,你看三日月这种大明星不是也早早就来了。”这时另一处的休息室传来关门的声音,鹤丸看了一眼,竟是跟从屋子里出来把门关上的三日月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本来只是把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名字随口说了出来,结果却碰上了本人,这气氛有些尴尬。显然三日月也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看到王子殿下被自家保镖质问的样子就算了,还被当场点了名。他本打算装作没看到殿下略显弱势的模样继续默默走开去做自己的事,然而王子殿下偏偏又恰好看了过来;两个人的表情都是一股子微妙。

        鹤丸先反应过来,调整了一下表情对他微笑点头。身后的大俱利还没打算放过他,三日月看鹤丸偷摸着对自己挤眉弄眼了一番,倒是发现这殿下是真没一点架子,不觉没绷住就笑起来,反而放轻松了,走得稍微近了些跟他们打招呼。

        大俱利看他过来了也稍微收了些戾气,把脸撇到一边不再瞪着鹤丸。鹤丸有意无意地问三日月这是要去哪里,三日月听说会场附近有处看海景的好地方,正想去看看。然后又偷偷看了一圈三人,阅读空气的能力好到过了十级地对鹤丸微微屈了一点身问道:“殿下要是空闲,不如和我一起去?”

        鹤丸心里早就拍案叫好,也亏得他还记得自己在外面,沉住气稳重地答应下来。他觉得大俱利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他也正愁没地方玩。光忠不放心,怎么转眼这就要和陌生人跑了,这还得了,而且鹤丸人还没认齐呢。刚想阻止,就被鹤丸故意摆出的王子架子摆了一道,叫他跟大俱利回房间休息。光忠顿时吃了一口的瘪,又不能在公共场合杵逆他们殿下,只好把一系列已经到嘴边的教导往肚子里吞。然后满心酸楚地看着鹤丸对他们挥手告别,逃也似地比三日月走得还快,转眼就没了影。三日月还记得在拐角处回过头冲着他们又打个招呼叫他们别担心。

        “哎,刚才真是谢谢啦,三日月。你是不知道那个大俱利、哦就那个小黑,他生起气来有多吓人!”鹤丸不认路,回头看已经没光忠和大俱利的影子了,就舒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三日月看鹤丸这副害怕下人的模样只觉好玩,笑了笑走到比鹤丸稍前一点的地方站着等鹤丸示意:“能帮助殿下是我的荣幸。”

        “额,你叫我名字吧,我一直习惯不来私底下被人这样叫。”鹤丸摆摆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三日月面前他觉得很舒服,明明才见面,却像是在和很熟的朋友说话一样,也懒得再去管光忠经常说的那些在外人面前要表现的体面点一类的话。

        “那鹤…还要跟我去看海么?”三日月想了想直接把名字也省了一半,喊的时候还观察了一下鹤丸,看他没什么异议,便继续问起来。鹤丸其实是有点小心跳的,他没想这个三日月比他还自来熟,上来就叫得这么亲昵。然而他还是默认了,因为他更没想到的是,他自己并不讨厌被三日月这么叫。

        鹤丸毫不犹豫地让他带路,他在停车场早呆得有点闷了,好不容易逃过光忠的抱佛脚集训,还能出去看看风景吹吹海风,顺便还可以和三日月说说话,干嘛不去呢。

        三日月也是听小狐丸说的,之前也没来过。他拿着手机跟着导航走,还好几次没走对。海浪声都能听见了,可他们就是过不去。鹤丸被带着走错好几次,不但没生气,反而认为三日月这个人好有趣,比杂志上那几张看着帅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照片有意思多了。然而海他也是要看的,他觉得这样下去估计太阳当头照了他们也没能见上海一面,于是问三日月目的地叫什么,他也帮着查查。三日月直接把自己手机递给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抱歉…我对认路一直不太在行。”

        “那你还想一个人去?回不来了怎么办?”鹤丸想象了一下晚会都开始了结果三日月却因迷路缺席的场景,有些好奇地问道。

        “打电话给小狐丸。”三日月秒回,想是已经经历过类似的事了。鹤丸笑出声,看了一眼手机,“啊,这边拐。”鹤丸一边带路一边跟三日月抱怨起他的那两个好友。鹤丸是很招人喜欢的类型,只是除了参加活动也不怎么出门,从小在宫里生活,朋友很少。他遇到事喜欢找光忠他们讲,可是找不到别人说说光忠和大俱利。这回三日月出奇地让他觉得亲切,忍不住就跟他说了很多。比如大俱利整天对他横眉冷对不爱理他,又比如光忠很罗嗦,一早上就在听他讲今天都要见哪些人。

        鹤丸想到一不小心说漏嘴,闭嘴看了一眼三日月。三日月一直静静地听,偶尔反应一下表示自己在认真听,这时看鹤丸戛然而止,就挑起眉毛对着鹤丸笑。这笑得多好看啊。鹤丸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随后才清了清嗓子:“咳,不过你的名字我可是一眼就记住了。”

        “我能问为什么吗?”三日月话里都染上笑意。

        “……嗯,可以说脸吗?”鹤丸认了,他确实因为三日月的脸开始记得他的,然而现在短短接触了一会儿就发现三日月的人格魅力远远超过了他的那张脸。三日月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直白,愣了一下哈哈笑起来。

        托鹤丸的福,他们终于见到了海。离会场确实不远,只不过三日月一开始就没走对地方。鹤丸把手机还给三日月,指尖碰上了指尖。三日月明显感受到鹤丸很低的体温,甚至可以说是冰凉,不觉关心起来:“你冷吗?”

        鹤丸反应了几秒才明白三日月是觉得自己手凉,摆了摆手:“没事,我手就这样。”两个人走上栈道,海浪声伴着两人在栈道上踩出的木板被挤压出的声音,都让人有仿佛是在度假的错觉。栈道很长,等下还要回会场,鹤丸索性就不走了,胳膊架在栏杆上任风把他头发吹乱,闭上眼享受着还没沾上阳光温度的海风吹来的惬意。三日月也学着他的样子站在一旁。

        三日月看起来遵纪守礼讲究很多,但其实并没有把身份地位这种东西看得非常重。如今身边虽然站着王子殿下,但既然殿下自己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他也就放得开,属于很会调节相处模式的人。况且鹤丸也确实和善,根本让人感觉不到是位尊贵的王子殿下。

        “你是怎么想起来要一个人来看海的?”海风不小,鹤丸眯起眼睛继续开口问。

        “因为和泉守老在房间里唱歌。”三日月说着还微乎其微地皱起眉毛,“有点吵。”

        光忠给鹤丸看得都是那个和泉守帅气飒爽的样子,这会儿听三日月一说觉得反差很大,更有兴趣了:“他那个小助手没管他?”他觉得小个子应该和光忠差不多。

        “堀川啊……”三日月苦笑,“他对和泉守比较狂热,没比和泉守吵就不错了。”

        鹤丸觉得这些事实在很有趣,于是又问了许多有的没的。两个人都被风吹得有点懵,就转过脸不再正对着吹。鹤丸想起来他今早一直想弄清楚的疑问,趁着机会也问出了口:“……你的眼睛很好看。我从未见过任何一双和你的一样美的眼睛。”

        鹤丸突然的夸赞让三日月没来得及反应,倒是很快又恢复过来,毕竟这种话他听到太多了,于是也就直率地道谢,等着鹤丸说下去。

        “唔……我就是想问,”鹤丸现在才犹豫刚见面就这么问会不会不太好,可是三日月正笑着等他开口,他觉得三日月应该也不会在意,“你有戴美瞳吗,还是天生的?”毕竟明星还是要包装一下的,鹤丸没别的意思,他就是好奇。他相信三日月不戴美瞳也是很好看的。

        三日月眨了眨眼没有说话,只是把站直了的身体微微弯向鹤丸,让鹤丸可以更近地看他的眼睛:“你鉴定一下?”

        这冲击力有点大。鹤丸看着那双能把各类人群都迷个半死的眼睛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放大。三日月已经离他很近了,可他还有些不认输地凑得更近,还真摆出一副在研究的样子,就差伸手去翻三日月眼皮。那弯月明晃晃的紧紧嵌在他的眼睛里,美瞳可做不出这效果。

        “嗯,是真的。”鹤丸故作淡定地发表了鉴定结果,有些受不住地退后了一步。三日月看鹤丸这样子又笑得弯了眼睛。这时鹤丸的手机响了起来,鹤丸对三日月招呼了一声就赶紧接了电话,算是让他没那么太沉迷在三日月的眼睛里。是光忠打电话来找人的。

        “小俱利都睡醒一觉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我以为你要被人拐走了!”光忠担心的话语劈头盖脸就砸了过来,“你在哪儿,要不要我去接你?”

        和三日月聊得太开心都忘了时间,鹤丸把手机从耳朵上拿下,才发现竟然都快到了饭点:“不用,我马上就回去。”三日月跟着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也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光忠催我回去了,”鹤丸都有点不太舍得走了,好不容易能过得这么有趣,“你还要继续吹风吗?”

        “小狐应该已经制止和泉守了,他晚上还要表演,得护着点嗓子。”三日月随便找了个理由与鹤丸一同往回走。鹤丸忽然笑起来:“我差点忘了,不能把你丢在这儿,不然你可回不去了。”

        三日月也笑,他倒没想到这一点,只是想再跟鹤丸多呆一会儿罢了。鹤丸又何尝不是,他甚至都起了往错误方向走,再拖延一点时间的念想。难得见到这么意气相投的,两个人都相见恨晚。离会场越来越近,鹤丸管三日月要了联系方式。鹤丸刚想把自己的告诉三日月,却在不远处看到了大步走过来的光忠。

        “你这头发怎么回事?”光忠看鹤丸的碎发都翘起好几根,庆幸自己早走出来几步。王子殿下要是顶着一头杂毛上了电视还成何体统。三日月这时也想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着光忠对自己道了个谢后就催着鹤丸回去。鹤丸来不及再跟三日月说话,只好背着光忠转过头对三日月挥了挥手机。

TBC

--------------------------------------------------------------

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啊。急……

评论(24)

热度(342)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