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皇室那些事儿(1)

大明星三日月X皇室鹤丸

虽然一直很想写高贵冷艳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但连皇室题材(并没有这种东西)也被我写成了逗比,所以我还是放弃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皇室feel,总之,这次又是,接地气,的,玛丽苏(。

=====================================================================================

        时间是太阳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将光洒在这座城市的早晨。天刚蒙蒙亮,醒来的似乎只有时不时发出欢悦鸣叫的鸟儿。金属灰色的FlyingSpur在众保镖的注视下缓缓驶入,最终停在宫殿门口熄火等待。与自家阿拉斯加以拥抱作为告别之后,鹤丸站起身随手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毛,接着在仆人帮忙对着装进行整理的同时前进,终于在管家拉开车门后微微俯身坐进了车里。车窗在管家把门关上的同时降了下来,鹤丸对他以及身后的仆人们微笑致谢,在管家弯腰低嘱了几句之后冲他们挥了挥手。车启动了,车窗也随之上升回了最顶端。

        鹤丸坐正把头转了过来,才发现前面的副驾驶是空的:“光忠呢?大俱利。”

        坐在这辆豪车驾驶室里的人,是鹤丸最要好的友人之一,大俱利伽罗。大俱利今天穿得也很正式,西装外套被随意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衬衣袖口卷起几折,露出有着健康肤色又匀称的一截小臂。一看就知道练过。而他未放在方向盘上的那只手里握着印有知名连锁餐厅标志的装着速溶咖啡的纸杯,以及放在座椅间装着散发高脂却诱人快餐的纸袋,则又与他的着装十分不符。

        这不能怪他。自从他接过了这辆车的钥匙之后,便成了他这位身份不得了的亲友随叫随到的司机。大俱利还不到五点半的时候就被突袭式的手机铃声吵醒,电话那边的鹤丸声音越是精神,大俱利听着就越是不爽,情不自禁以“啧”代“喂”,在一声咂舌后开始了他们的谈话。于是不到一个小时他把车开到了鹤丸家。

        “他去取杂志了,现在去接他。”大俱利身为司机必须要保持清醒,而这个点开门卖咖啡的只有全天营业的快餐店,于是他只好进去点了一杯咖啡,顺便拎了一顿早餐出来。

        “你是不是买了薯条啊,你竟然要在我面前吃薯条!”鹤丸伸手摸了摸散发着热气还有些油乎乎的袋子,口气里不觉带着一丝怨念。

        大俱利显然还没醒到有心情回应鹤丸的每句话(虽然醒了也不爱搭理他),只是沉默着继续在还十分空旷的街道上单手驾驶。鹤丸早习惯被大俱利无视了,也没在意,只伸手戳着面前的纸袋。大俱利心里的不满渐增,于是他又开口打破沉默:“…你下次想这么早坐车,能不能提前说一声。”

        “我提前说了呀。”提前了一小时呢。鹤丸无辜地笑,“怎么样,有没有对今天的行程感到一丝惊喜?”

        “呵…惊。”个P!大俱利怒极反笑了,抬手又灌了自己一大口咖啡才把粗口一同也咽进肚子里。鹤丸也跟着笑了几声,索性把纸袋被折了几折的开口摊开,顿时香气更浓。鹤丸很少有机会接触这种食物,现在碰到了便狠狠吸了几口味道,然后趁着光忠不在,把手伸进去,偷了一根薯条出来。

        如今的皇室虽不再参政,但还是需要偶尔出来露个脸保持一下国家特色的。身为皇室一员,鹤丸一直都没有太闲着。他亲民,长相又拉高整个皇室的颜值,被人民群众强力要求作为国家的象征参加各种活动。鹤丸的出现也确实推动了国家发展旅游业,顺利成为国民的骄傲。当今国王不但没有觉得愤恨,看到这种情况反而乐了。儿子被民众看上了自然是好事,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更悠闲了。

        鹤丸也并不讨厌抛头露面。比起被关在看似富丽堂皇却实在没什么生气的宫殿里每日每夜地呆着,出去参加活动还是很有趣的。外面的世界奇妙而充满了未知,也会时常让鹤丸遇上不同的人,为他带来意想不到或大或小的惊喜。这让他甚至喜欢上了外出,所以他对他父亲欣喜地将大部分工作都推给他的行为从未进行过谴责。这辆车就是国王给他的其中一笔工资。鹤丸其实并不在意,他只是自愿出去玩玩,于是在拿到车钥匙的第二天便把它转交给了大俱利。

        所以他出门是玩,实际上辛苦的是坐在他前面左右各一边的大俱利和光忠。一个对外宣称是保镖兼司机,另一个是贴身的秘书,实则却是鹤丸带着一起出来玩(对于他自己来说)的亲友加保姆。这个保姆,特指现在正抱着一本厚重杂志站在路边等大俱利把车停下的烛台切光忠。他开门将大俱利的外套架在一边胳膊上,低身钻进了副驾驶,然后在刚挨上座位的时候就扣上了安全带。

        “光忠,鹤丸偷吃薯条。”大俱利话音落下的时候光忠的安全带还没发出咔哒声。他虽然寡言少语,但小报告却是打得绝不含糊,尤其是关于鹤丸的,该告家长的就绝对不拖。

        鹤丸还没把捏在手指间的薯条放进嘴里,听了大俱利的话,满脸的痛心疾首摇着那根已经软掉的薯条:“大俱利啊大俱利,你怎么能这么小气!”大俱利没回头,把纸杯插进水杯槽里,然后伸手把纸袋放到鹤丸够不到的地方。鹤丸抬眼从前方的后视镜收到大俱利一个十分清晰且用力的白眼。

        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但光忠反应倒是不小,身子转过来一半,手扶在靠椅上严厉批评鹤丸:“你不能吃这种东西!”

        鹤丸摸了摸鼻子,给自己一点时间把表情摆得委屈些:“就一根又不会怎样。”说着他把拿了有一段时间的薯条塞进了嘴里,好不容易显得有些委屈的样子又马上变成了一副吃到人间美味的满足到浮夸的脸。光忠无言以对,只好无奈叹了口气,拿出手帕给鹤丸叫他擦擦手。

        鹤丸咽下薯条,想起来问光忠为什么专门要拿本杂志来。

        光忠把杂志放到鹤丸腿上,翻了个个儿让杂志封面正对着鹤丸:“今天的慈善派对会有很多在国外地位蛮高的艺人参加,你先认认脸。”鹤丸觉得麻烦,笑得不情不愿地望着光忠。光忠看了又强调了一句,“尤·其是上次已经见过的几位,你好歹能有个印象见过人家。”他已经把要求降到最低了。

        说到这个光忠不禁有些头痛。鹤丸看起来十分和善好相处,对他人的态度也确实是真诚得好,但实际上都是当天玩开心了,后一天就谁都不认得的类型。虽是对谁都和和气气,可有时甚至会把刚说过话的人都忘得一干二净。起初光忠都担心是不是他们鹤丸殿下脑子有点问题,又或者是脸盲症之类,可后来又发现人家想记住的还是能记到一处细节都不放过。于是光忠明白了,殿下他脑子是十分灵光的,他只是懒得用在兴趣不大的地方。所以他这个所谓的贴身秘书的工作就是站在鹤丸身边,有人接近时便在鹤丸耳边提醒着这些引不起殿下兴趣的来人姓甚名谁,什么身份,之前是否见过面等等等等。

        鹤丸耸了耸肩,低下头扫了一眼封面,却是半天没有翻页。

        这期杂志上的封面人物正是如今最被看好的当红明星三日月。这个三日月本是模特出身,仗着颜好气质佳,整天出没在各个大牌杂志的封面,许多奢侈品牌也争相请他去作代言。最有特色的当属他那一对悬挂着永不沉落的弯月的眸子,一张高清特写、光是那眼睛就不知能勾多少男女老少进去。

        三条娱乐集团是目前娱乐圈里众多公司间的佼佼者,如今大红大紫的明星多半都出自它的旗下。这家公司以石切丸与小狐丸为首,带出了数不清的明星大腕。三日月有如此优质的条件,必然不会被三条放过。小狐丸当年也因为好外貌好肌肉被石切丸一眼相中,恰好还是个全能,性格又十分谦逊,所以很受媒体青睐。于是发展迅速,如日中天了好一阵子却突然宣布息影,退身转战当经纪人。

        小狐丸大概生来就适合在演艺圈做事,即使是经纪人也做得得心应手。现下许多人气高到连老人家都能叫上名字的大明星们多多少少有被他指点过。而这一次,石切丸叫他去VIP模式的一对一指导三日月,可见石切丸对三日月有多看好。

        然而也不能说石切丸偏心。三日月这种光是往人群一站就能吸引到众人瞩目的人,未经雕琢便已是一块好玉。倘若再稍加修饰,一定能成大器。而小狐丸的能力自然就不是“稍加”的地步了,石切丸还是很有野心的,他想让这块好玉走到世界里去。

        三日月也的确不负众望。之前甚至有八卦报道说近七旬贵妇对他爱得狂热,恨不能把他代言过的东西全都搬回家,见到他的时候叫得欢过小女生。虽然八卦的东西以娱乐为主,但大部分人并没有去质疑事情的真实性。毕竟那可是三日月啊,对于这种程度的追捧,大家认为三日月是有资本得到的。倒是三日月本人听后吓了一跳,还请小狐丸去查是否真有此事,他很担心老人家情绪波动太厉害对身体不好。小狐丸对他这种反应十分满意,觉得这人真是不错,对他的培养也更加负责上心。

        光忠再回过头,看到鹤丸还在对着封面发呆,就伸手在书上敲了两下:“殿下——回神——”

        鹤丸正潜心研究这三日月的眼睛究竟是人工还是天然的,被光忠一敲还吓了一小跳:“啊?……别这么叫我啊。”

        “怎么,对这位有兴趣?”光忠拿下巴指了指封面。三日月穿着一身藏蓝色衬衣,领口故意敞到第三颗纽扣,若隐若现露出的一半锁骨总叫人浮想联翩。虽微微侧头眼睛却就这么直直看了过来。翘到恰到好处的唇勾出的是他的招牌完美笑容。光是一个表情就能帅晕一票妹子和homo。鹤丸忽然心血来潮伸出一只手遮住他下半边脸,只露出那眼睛。眸子是说不尽地深邃迷人,却没有笑意。

        “三日月?还好吧。脸挺好看。”鹤丸把手收回去终于开始有下没下地翻起了杂志。他对娱乐圈并不关注,平时也不看杂志不看广告,所以对三日月没有一点概念。要说好看的人,他这二十来年里看到的人不计其数,长得不错的自然不少。虽说这个三日月长得大概比好看还要更上几个档次,可是也不至于就让他感兴趣。

        这时他要是抬头看一眼,绝对就能看到光忠正在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他。连大俱利都抬眼从后视镜古怪地瞧了他好几下。毕竟鹤丸能记住一个新名字实在是太少见了,这么多年来他们几乎就没见到过。有些人他见过好几次面都不一定能记全名字。能让这位对什么人都不太感兴趣的鹤丸一下子记住,看来这个三日月确实有两把刷子。

        大俱利把车开进会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是个懂得心疼车的主儿,要不是被鹤丸的惊喜行程逼的,他也不会把这么油味道这么大的快餐放进车里。时间仍旧还早,除了一些准备派对的工作人员刚刚进入忙碌状态,被邀请的大部分人根本都还未到。有些大牌的更不会准时而至。大俱利把车停在专门留给他们的位置,四个窗户全部打开通风,然后拎着纸袋去外面解决早餐。

        光忠也从车里出来,拉开了鹤丸旁边的门,架着门边考鹤丸记住了几个人。然而他相信除了那个三日月他一个人都没记住,问了三个也就放弃了。鹤丸看他弯着腰挺累的,就往里坐了些,然后拍了拍之前自己坐的位置示意光忠坐进来。光忠赶紧摆手叫他坐回来。这可是公众场合,对外他就是个秘书,光是他现在这个站姿就已经很无礼了,再坐到鹤丸的位置上那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鹤丸拗不过他,索性自己钻出来,把杂志往车顶一放,两个人都方便。

        “这位你有点印象没?”光忠翻到有一堆大咖站在一起的一页,故意说得模棱两可,忍不住又问起来。鹤丸一手托住下巴,眯起眼睛装作很认真费力地在思考,而光忠已经从他的表现里读懂了他的答案:他们都谁?

        光忠倍感无力,但还是耐心讲解起来,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个长发的男人。长得眉清目秀的,也是三条公司里人气极高的实力歌手:“和泉守兼定啊,之前见过的。跟三日月一个公司的。”光忠甚至下意识开始扯些和三日月相关的,想法子让鹤丸记住。

        “哦……”三日月哪个公司的?鹤丸有听没懂地点了点头。

        光忠头痛地想了一下:“啊,就是那个‘兼桑’,你还记得吗,他身边有个小个子助理,整天围着他嘘寒问暖的那个。”

        这个鹤丸有印象。并不是他想记住,只是那几次几乎都快被那个小孩的“兼桑”洗脑,大脑被迫记下了他的声音。光忠看有进展,算是呼出一口气,终于是能接着往下说了:“他和三日月都是三条公司的,这个公司在他们圈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你要是能记住哪些明星的名字,估计都是他们家的。”然而鹤丸只能想到一个三日月,还真是他们三条的。

        这时突然又一辆车风风火火开了进来,有些夸张的大红色,车型略微奇特,窗户紧闭着还能听见车里的音响大声放着节奏很快的歌。那车路过鹤丸他们还稍稍减了速,随后又往前走了一段,一发倒进了车库。

        先从车里出来的是坐在驾驶座的人。那人穿得时尚,略微紧身的深色皮裤勾勒出两条大长腿,头发长长的被随意系成一个辫子披在身前,动作倒是雷厉风行不拖拉。

        “这是不是那个……”鹤丸看了一眼杂志,很快找到了他的名字,还没问出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兼桑——你的墨镜——”从副驾驶钻出来一个小个子,正是他们刚才正在讨论的两人。小个子很快靠近和泉守,帮他把墨镜从盒子里取出来。和泉守接过墨镜戴上,拍了拍小个子的肩膀表示道谢,又折回去敲了敲车的后座的车窗,“你俩干嘛呢?再不出来我锁车了啊。”

        鹤丸和光忠这才发现原来后面还坐着人。后座车门终于打开,钻出两个个子高高的人,与和泉守不同,他们倒是穿得十分正式。其中一个鹤丸不翻杂志都知道,封面上的人现在就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了。与封面上的不同,三日月今天穿着深色正装,纽扣都被好好扣了起来,还戴了一条暗红色领带。

        “另外那位是小狐丸。”光忠看着四个人走近,低声科普起来,“三条的二把手,现在据说专管三日月。和泉守是他之前带的艺人。”鹤丸看他比三日月那个大模特还要高,柔顺的白发两侧有两撮翘了起来,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设计出来的造型,看着倒真像狐狸耳朵。

        四人在鹤丸面前停下,小狐丸与三日月大概也是事先做了功课,先行礼致意。和泉守后知后觉,走近才发现面前这位就是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鹤丸殿下”,赶紧摘了墨镜也跟着行礼。

        鹤丸并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东西,但也没办法。于是也摆出笑脸一一回应。

        “刚才还在与殿下聊起各位。”接下来就是光忠的任务,鹤丸趁光忠嘘寒问暖的时候一边笑得友好,一边时不时悄悄观察起了站在他对面的三日月。真人比照片里显得更温和稳重一些,也更加好看。他们站的并不近,鹤丸看不太出来他现在的眼睛是什么样子,但在这相对昏暗的地方依旧没有使他明亮的眸子黯淡下去,依旧撩人。

        “…会场准备的应该差不多了,您愿意的话可以去里面的休息室等候。”小狐丸提议,并且表示下次要将这儿的举办商拉进黑名单。竟然让他们王子殿下呆在停车场里等着,实在服务太不妥了。鹤丸摆摆手说只是自己来太早了,等另一个同伴来了他们就去休息室,并感谢小狐丸告知。

        小狐丸和三日月都是第一次亲眼见鹤丸,现在觉得他不摆架子还十分讲道理,不觉好感倍增,礼数周到地告了别后便先行一步。鹤丸还记得在人家临走前瞥一眼三日月,却发现三日月也在看他。

        三日月在笑,但和封面上的笑不同,这次笑进了眼睛里,连眼角都染上了温度。本就明媚的眸子仿佛落了星辰大海。鹤丸不确定是不是幻觉,但他看到了,远远地,海里映着一轮弯月。


TBC

-----------------------------------------------------------------------------------------------

小俱利一点都不小气的,他只是为了鹤鹤好,之后会写到,如果我能写出后续(。写了一章忽然发现好难写……!!起初只是想写官二代的(你 王子什么的,感觉写着好耻……娱乐圈也不了解,虽然最近一直都在百度知乎里查资料呜呜……

名字应该也是待定(。

评论(57)

热度(412)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