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八)

海归实习理事长三日月X大四少爷鹤丸(简称有钱人x有钱人)
伊达组室友设定
伊达组友情向

·肉出没请注意
=========================================================


        各式Deadline聚集在一起的地狱一星期结束后,美好的大学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光忠感觉自己就像重获了新生一般。讲完这堂临时在晚上加了一节的试卷讲解课,学生们都开始收拾东西走人,而不是像之前一样一窝蜂围着他问这问那,他甚至都不太习惯浑身上下的这股清爽感。似乎是要帮他逐渐适应回归的悠闲日子,之前和他聊过八卦的几个女生这次主动围了上来。

        “老师!”光忠正在四处检查有没有落下东西,被其中一个女生喊了一声。

        光忠抬起头,以为她们有题不懂,就放下东西关心起来:“怎么了?今天讲的东西有哪些不懂吗?”

        几个女生都摆出嫌光忠反应迟钝的脸,随后又变得神秘兮兮地聚得更近,之前开口喊光忠的那个女生摆了摆手,还故意压低了一些声音:“老师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跟你说的那位帅哥吗?”

        光忠心想何止记得,那位帅哥还是你们鹤丸学长的男朋友。之后又有些无奈,合着上次自己稍微好奇了那么一下,就已经被这群女生视作八卦小组的正式成员了。然而他脸上还是一副为人师表的正经模样,笑着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跟你讲哦!”女生看话题可以继续下去,不觉还有些兴奋起来,“我们最近调查了一下,发现他就是那位叫三日月的现任理事长哎!”

        光忠很走心地“哇”了一声,捧场地夸赞道那真是了不起,年轻有为。又暗自有些小小嫌弃这都是何年何月的过期信息了。三日月就住自己家楼上,经常下来一起吃饭,顺便和学校大明星鹤丸学长情深意浓,前几天还刚一起合作把家里厨房好好折腾了一番。光忠手握大把的料,但并不准备分享出来,否则不知道这些女生得激动成什么样。而且两个人的事他也无意向其他人多嘴。

        另一个女生也按耐不住地开口:“说到这个,我下午的时候本来还想去理事长办公室蹲点来着,结果发现鹤丸学长跟我同路呢!”光忠还在感叹这女生为了八卦事业她也是够拼的,竟然还要去蹲点什么的,后听到鹤丸的名字注意力又下意识集中起来。他把自己的这种行为归到对朋友的热心关怀,死不承认他其实就是有一颗因八卦而火热的心。

        女生似乎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双手合十在胸前甜蜜蜜地开口:“鹤丸学长真是帅死了啊,虽然瘦瘦的,可是又不会让人觉得很单薄,近看那张脸更是不得了,还整天笑眯眯的感觉好暖哦,而且他真的好白啊,为什么我擦那么多东西都没他白!哎呀,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好幸福哦——”

        这位看来是鹤丸的忠实粉丝,光忠有理有据地进行着判断。其他女生有些嫉妒,打断她叫她说重点,她才继续说起来:“我当时正站在离理事长办公室最近的走廊拐角,就见鹤丸学长把车钥匙上的圈儿套在手指上一边转一边走过来,然后把钥匙转到空中一把抓住,看到我之后还跟我笑着打了个招呼!帅得我不行呜呜呜呜!”

        光忠听了差点没hold住想笑。他估计鹤丸八成是没控制好力道把钥匙给甩出去了,幸好他也是反应不慢没让钥匙掉地上,不然就要在他的小粉丝面前出糗了。至于打招呼,一是鹤丸确实是那种很友好,喜欢和人打交道的类型,二也是要缓解一下把钥匙甩出去的小尴尬。光忠这回是见识到什么叫粉丝眼里出男神了,反正他们鹤丸学长做什么都帅,这些细节是不需要在意的。

        “…然后鹤丸学长就走到理事长办公室前,敲也没敲地就推门进去了。好像是故意的,门没关紧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他在问里面的人有没有被吓到。”女生缓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帅哥理事长声音也好好听啊!而且很爱笑的样子,我站那儿一会儿就听他一直‘哈哈哈’,还说被鹤丸学长吓到了。……可是感觉完全没被吓到嘛。”

        光忠点点头,他俩确实经常是这么个相处模式。之后那女生又跟其他八卦小组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说他们在里面呆了一阵子就一起出来了,提到三日月那女生感觉声音都兴奋地提高了几度,说他真的巨帅无比,用玛丽苏的语句形容了他一大段,还夸他身材又好的像模特,比鹤丸还高上一些,两个人往那儿一站养眼到能把整个世界都照亮了。而且他们一直站得特别近,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感觉都快贴一起了。鹤丸时不时跟他说上几句,三日月听得好认真,眼睛似乎就一直没离开过鹤丸。

        “诶~~~❤”这种料女生们听了根本把持不住。熟悉的怪叫声又在光忠耳边响起来。光忠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相比之前听到这声怪叫的时候,他这次就懂得太多太多了,还觉得自己的用心良苦真是白瞎,人俩当事人都没想着要低调行事,他还老注意尽量不提他们的关系。

        光忠都不想吐槽这女生到底在那儿蹲点蹲了多久,倒是忽然想到她说的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鹤丸去学校一般不开车,因为学校车位紧张,找个停车位的功夫用走的都能走到教室了。而且路上车多还容易堵,综合来讲根本不如步行方便。不过人家现在是学校老大的人,停车位估计也用不着找了。然而五条执拗要送给鹤丸的车实在太过招摇显眼,除非鹤丸上完课之后要出去,不然也不好意思开来学校。

        光忠催女生们早些回家,大晚上的不安全,硬是把她们送出教室赶着上了巴士才掏出手机给鹤丸打了个电话。

        “喂光忠,”鹤丸的手机响起了《听妈妈的话》,鹤丸当时在了解到歌词大意后就义无反顾地把它设成了光忠的来电铃声,所以他现在没看屏幕也知道对方是谁,“怎么了,我在开车呢。”

        光忠听到他在开车就想着长话短说,问他是不是要晚回家。鹤丸刚说了句“是”,光忠就打断他,表示知道了叫他安心开车,随后就果断地挂了电话。反正鹤丸现在正跟谁在一起他心知肚明,去哪儿都不用太担心。

        鹤丸放下电话没多久车速也渐渐慢了下来,在附近开了几圈,终于找到空位把车插了进去。鹤丸带三日月来了一条酒吧街。鹤丸不喜欢喝酒,但很喜欢一些音乐酒吧悠闲安静的氛围,闲得无聊就会经常来坐一会儿,听被请来的乐队或歌手把一些耳熟能详的歌用自己的风格演绎出来。

        比起街道上的灯红酒绿,鹤丸常来的这家酒吧里光线就要暗上许多。没有嘈杂和动感的音乐,取而代之的是台上乐队的欧美男主唱用慵懒性感的声线将歌中的故事与情感娓娓道来。鹤丸性格上虽是活跃型的,但很喜欢在这里享受独自一人的空间。周围都是陌生的人,没有人会来打扰,不会有谁融入进自己的世界,大家都只是静静地坐在同一个房间里,让同样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

        鹤丸甚至没有带光忠和大俱利来过。他自己不一定察觉得到,但他下意识里认为可以彻底融入自己内心最深处、允许他完全闯入自己的私人空间的人只有一个。三日月就是这个人。他是鹤丸第一次带着一起过来这里的人,也会是唯一一个。

        鹤丸来过不少次,酒吧里的服务生早就认识他了,见他这次竟然带了别人来也是觉得稀奇。两人被带到离乐队不远、将桌子围了半圈的双人沙发座上,无论是听觉上还是视觉上都得到了近距离的照顾。鹤丸因为上次的宿醉对酒还是有些顾忌,只点了柠檬水,倒是给三日月点了一杯加了蓝香橙酒调制而成的鸡尾酒,理由是颜色跟三日月很配。三日月本也没有喝酒的习惯,就由着鹤丸下决定。

        三日月看鹤丸听歌听得认真,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便也用心听起了歌。男主唱的声音十分适合深情款款的情歌,感情真挚,很容易就能传入人们的心里。歌曲渐入尾声,三日月忽然抬起手招来服务生,又对她轻声说了些什么。鹤丸看着服务生在乐队唱完大家鼓掌的时候走了过去,似乎在询问男主唱什么。男主唱听完顺着服务生的手望向两人,笑了一下点点头。鹤丸好奇地看了看前方,又看向三日月,三日月却只是笑。

        “To Tsuru,”男主唱稍稍向前弯腰握住麦克风,用他自己还不太熟悉的语言说着,“来自…三日月先生的,If I Ain’t Got you.”

        鹤丸虽然把三日月的所有行动都看在眼里,但男主唱一出声还是让他惊讶了一下。三日月没有说话,只是前奏开始之后在桌下握住了鹤丸的手。三日月一直很喜欢这首歌,尤其是歌词,让人觉得爱情胜于世上的任何物质。他觉得鹤丸于他来说就是胜过一切的存在,歌词把他想说的都说了,刚才看鹤丸又听得那么认真,于是抓住机会请台上的男主唱帮他唱出来,唱给鹤丸听。

        鹤丸实在没想到三日月还会这招,搞得他都有点害羞。好在酒吧里光线暗,就算是坐他身边的三日月也不太能注意到他有些发热的耳根。有些事他太不好意思说,只好化作行动表达给三日月,反正三日月都会懂。于是也紧紧回握住三日月的手。

        三日月买了两朵玫瑰,一朵出于礼仪,他将小费夹进它的包装里,请服务生等下帮忙上去送给男主唱;而另一朵自然就到了鹤丸的手里。三日月太会来事儿了,鹤丸以前都没发现。他开始怀疑三日月是不是在美国学了个跟调情相关的专业,反正美国大学的专业种类那么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以学都不奇怪。而且三日月学得还很好,总之是鹤丸吃的那一套。鹤丸觉得自己没出息,可就是忍不住傻乐,从心底溢出来的开心。

        两人点的东西上来了好久,可谁都还没来得及碰。鹤丸兴致忽然高了起来,也不顾之前喝醉的难受劲儿,伸手拿起三日月面前的鸡尾酒就喝了起来。三日月看鹤丸心情好,自然也是高兴。

        “好喝吗?”三日月说着就俯下身想以此为由品尝一下鹤丸现在口腔里酒的味道。

        鹤丸笑起来,故意在三日月的唇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伸手阻止,放沉了声音道:“你也沾上酒的话,我们怎么回去啊?”三日月也是通情达理,觉得鹤丸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只在鹤丸伸出的手心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坐直身子。

        两人从酒吧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鹤丸抬起来按电梯里两个楼层的手在放下的同时被三日月一下握住。鹤丸没挣脱,摄像头爱拍就拍去,反正两个人的关系他们本来就没准备隐瞒谁。公寓电梯移动的速度很快,三十多层也不过是一下子的事。鹤丸看着快到家了,手微微使力想抽出来,却不见三日月要松开。

        电梯门趁着鹤丸望向三日月的时候开了。然而三日月还是握着鹤丸,另一只手却按下了关门的按钮。

        “三日月,我家过了。”看着电梯门逐渐关紧,鹤丸有些做作地提醒了三日月。

        三日月也虚情假意地配合:“鹤这么早回家,会觉得无聊吧?”他感到鹤丸一开始有些紧张地挣扎了一小下,最后却也乖乖跟着他到了40层。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电梯门还未完全关上的时候,鹤丸就主动勾上三日月的脖子,靠在电梯门边的墙上用自己的唇堵住三日月的。三日月只在开头为鹤丸的主动小小惊讶了一下,随后心里剩下的一丝忍耐也被勾的几近消失殆尽,就势搂过鹤丸的腰深深回应着。鹤丸没吻过这么激烈的,一会儿就被三日月夺走了主动权,败下阵来。

        三日月探过鹤丸口腔的每一处,品尝到了还残留在里面的一丝酒味,两个人相互舔舐吮吸着对方,舌头紧密纠缠在一起。鹤丸还不太适应这种程度的接吻节奏,换气也换得不专业,三日月看他有些喘不过来,看似好心地逐渐撤离鹤丸的唇,之前只是搂着鹤丸腰的手却早已越过衣料的阻碍摸了进去。

        鹤丸还来不及擦掉嘴角流下的津液,用了一丝玩味的嘲笑语调贴着三日月问:“要在这里吗?”

        看着鹤丸这幅样子,三日月终于体验到了一把酒精的美妙,舌尖舔过鹤丸的嘴角低低笑着:“迫不及待的不是鹤吗?”

 

###############肉の気配を察知###############

 

“哟,我是肉。被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跳吗?”

【请点击选项】

·YOOOOOOOOOOOOOOOOOOO! (不老歌打不开请点这里 或这里    

·卧槽什么鬼,吓死了,别过来污我,我要举报了!

 

=TBC=

------------------------------------------------------------------------------------------------

3400+的肉,我觉得我也是长进了。然而选项其实就一个能点

评论(85)

热度(401)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