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我的室友叫鹤丸国永(六)

海归理事长三日月X大四少爷鹤丸(简称有钱人x有钱人)

伊达组室友设定
=========================================================

        光忠和大俱利不想打搅屋里的两个人,换好衣服准备省了打招呼这步流程就出门去超市。大俱利什么东西都没带,轻装上阵,反正他要扮演的就是陪妈逛超市回来帮忙提袋子的角色。于是很快连鞋也穿好半开着门扶着把手在门口等着光忠。光忠趁着还有WIFI上网查了查宿醉的人适合吃些什么,看着手机走到鞋柜的时候,里面两个人倒是自己走出来了。

        “咦,你们去哪儿?”鹤丸看室友们装备齐全,好奇开口问道。

        光忠装作没看到两个人紧握的双手,淡定地表示要去趟超市,又顺便问了问他们有没有想吃的。鹤丸其实胃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知道光忠是为了自己才要出去买的,就想了想三日月喜欢吃的,说了句想吃鱼。

        鹤丸平时是不爱吃鱼的,嫌刺多太麻烦。以前光忠为了让他吃还专挑刺少的鱼做,鹤少爷虽然心里感动,但是对鱼还是心理过敏,能不对鱼下筷子就不下,顶多拿勺子舀点汤就着吃几口米饭。光忠没辙,之后只在鹤丸不在的时候偶尔做点鱼跟大俱利一起吃。鹤丸说要吃鱼实在罕见,光忠心里奇怪了一会儿,看见三日月只是在笑,就明白过来了。

        “现在才去买菜估计等吃到饭要好久了,你俩先随便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光忠一边换鞋一边嘱咐两人。其实主要说给三日月听,鹤丸是那种没人看着就不好好吃饭的类型,经常是光忠念叨完他听完也就忘了,等光忠回来发现桌上的吃的一样没少,都要气得教育他一番。这回三日月在了,光忠不指望鹤丸能听话,就叫三日月看着他点,“桌上那碗粥已经凉了,要喝就拿碗盛电饭煲里的。”

        三日月点头表示了解,光忠这才放下心走出了家门。大俱利等得都有点不耐烦了,光忠刚迈出去脚他就把门给关上了。三日月和鹤丸还能听见他俩在门口小吵了几句。

        “小俱利你是不是想撞我脚后跟。”

        “没。”

        “我还没出去你怎么就把门关上了?”

        “你出来了。”

        “不不,你刚才是想把我脚挤门缝里的吧?”

        “…别说话了,走吧。”

        “天哪,小俱利,你也终于要到叛逆期了吗?”

        “………………是你更年期。”

        屋里两个人听完都笑了,鹤丸拉着三日月坐在沙发上跟他说看吧,光忠超像老妈的。三日月笑着默认了,看鹤丸脸色还不是太好,就问他要不要喝粥。鹤丸本来就在忍受着宿醉的煎熬,一醒来还受了那么大的惊吓,虽然现在心情很不错,但身上还是挺疲惫的,于是瘫倒在沙发上对三日月摇头。三日月起身揉了揉他的头,却往厨房方向走了过去。

        “我不想吃——”鹤丸一副耍赖皮的模样拖长了音抗议。

        三日月装作没听见,拿出碗来按照光忠的要求盛了一些粥在里面。鹤丸看见他手里的碗忍不住翻身把脸面向沙发靠背。三日月故意坐在鹤丸因侧过身而留下的位置把他往里挤了挤,惹得鹤丸举起手拍了他后背几下。三日月把手伸到后面拉过鹤丸的手,拿着碗转过头叫鹤丸喝一口。鹤丸把手抽出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就一口。”三日月作出了让步,也是见识到了光忠的厉害,不由借题发挥,“你不吃的话,我会被你家光忠骂的……”

        鹤丸看三日月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笑出声来了,于是把三日月推开了一点方便自己起身,大发慈悲地主动向三日月要勺子。三日月把勺子递给他,把碗放到他面前,看着他喝了一口。光忠把粥故意煮得很稀,容易消化的那种,味道也依旧好,可是鹤丸实在是没胃口,三日月也就不再强迫他。

        鹤丸叫三日月把剩下的喝了,然后假装是他喝光的。就像小时候他们一起对付他家那位管家爷爷一样。三日月没盛多少,还专门挑了水盛,于是也就当水一样喝下去了。鹤丸一只手勾着三日月检查了一下碗,满意地点点头,随后没什么精神地靠在三日月的身上。

        “再回房间歇会儿吧?”三日月微微侧过脸,鼻尖正好蹭过鹤丸的额头。

        鹤丸看了下两个人的姿势,觉得很像小时候三日月背着他去外面玩,不禁就随口说了一句:“你背我?”

        其实鹤丸就是开个玩笑,现在都俩大老爷们儿了怎么可能还玩这套。所以当三日月真的打算把他背起来的时候,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喂喂,你还当真啊!”说完就要把手收回来,结果被三日月执拗地抓住了。三日月说你不给我背我就把你抱进去了,说着就转身要抱。鹤丸一直躲,心想着被抱回去那就真没脸了,于是只好选了羞耻度稍微低一点的。

        鹤丸一脸无语地趴上三日月的背,故意嫌弃地说:“小心你的老腰。”

        三日月“哈哈哈”地笑起来了。鹤丸本来就偏瘦,自然也不重,三日月背得并没有压力。三日月和鹤丸都是大高个儿,竟然还要在家玩这个,鹤丸想想就丢人。也幸亏家里天花板高,不然他这张脸就得交代在门框上了。

        “背够没,快放我下来。”没走几步鹤丸就受不了了,三日月没听他的。

        “鹤比小时候还轻。”三日月突然开口。

        “怎么可能,”鹤丸看着都快到床边了,自暴自弃地放弃挣扎了,“是你力气变大了吧。”

        被三日月轻轻放在床上的一瞬间鹤丸忽然发现自己脸都有点发热。虽然这些举动小时候都做过,可是他们现在的关系变了,这些动作的意义和味道也就跟着变了。鹤丸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害羞,有些恼怒地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三日月看鹤丸脸有点红,以为他发烧了,连忙伸手探了一下,发现不是之后就开始看着鹤丸一直笑。鹤丸被他笑得有点不爽,没好气地开口:“再怎么着我这也是初恋,这样很正常的好吧!”

        “嗯,”三日月又把身子往鹤丸边上挪了挪,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鹤丸离自己近的那一只,“我也是青涩的初恋啊。”

        鹤丸没有开口吐槽他,因为他被三日月握住手的时候竟然开始紧张了。三日月感受到鹤丸的手缩了缩,就轻声问起来:“紧张?”

        “紧张。”鹤丸很大方坦然地承认了。

        三日月又笑起来:“那我们就先从这个开始吧。”

        鹤丸还没明白三日月要从哪个开始,开始什么,就感到唇被三日月的指尖轻轻触碰摩挲着。这是他和三日月从未有过的接触,比之前所有的都要亲昵。鹤丸还是紧张,但并没有阻止三日月。

        “鹤对这个,会抵触吗?”三日月沉沉问着。

        鹤丸想都没想就摇起头来,虽然是会紧张,但抵触又是另外一回事。鹤丸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抵触和三日月进行亲密的接触,相反,他喜欢这样,喜欢得不得了,甚至渴望更多、更近一步的举动。三日月从一开始嘴角就是上扬着的,这会儿笑意更浓,手捧住鹤丸的脸,指尖移开,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的唇。三日月一直睁着眼睛观察鹤丸,看他看到自己凑近就闭上了双眼,睫毛因紧张而微微颤动,但也只是乖乖接受。于是三日月撬开他的唇,把舌头一点一点探了进去。

        三日月的动作很轻柔。鹤丸是他一直想得手却又不敢轻易出手的心尖肉,如今到手了,自然要比之前更加万般呵护。三日月的吻很舒服,于是鹤丸渐渐放松,试图睁开眼睛。

        一睁开看见的就是那双好看到不行、现在还一直凝视着自己的眼睛。这双眼睛鹤丸从小就看,却怎么看都看不腻。这么近距离的又是第一次,美得让鹤丸不自觉就沉沦进去。鹤丸看着看着,想到自己竟然在和三日月亲吻,脸上又是一热赶紧闭眼,手却抬起来抓住三日月的袖口。三日月笑得眼睛都弯出好看的弧度,伸出手搂过鹤丸因还没完全放松而依旧有些僵硬的身体,更深地吻了上去。

 

        超市离公寓很近。从小区出门再过一条马路就是三条集团旗下开发的高品质购物中心,超市就在它的负一层。大俱利推着车跟着光忠走走停停,停下的时候就两眼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下要不要去楼上看看墨镜。”大俱利忽然开口。

        “啊?”光忠正埋着头挑番茄,来不及细想大俱利的提议,“为什么?”

        大俱利看光忠头都没抬一下,觉得自己不被重视,就悻悻说了句“算了”。

        这是一次有计划的购物,所以两个人买完没花多久就回来了。光忠用空出的一只手开了门,走进去一点却愣住了。大俱利两手都是袋子,被光忠堵住路有些不爽,顺着光忠眼睛看过去险些把袋子摔地上。

        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鹤丸房间,门没关。里面两个人亲得投入,都没发觉有人回来了。光忠还是比较沉得住气的,他放轻步子迅速挪到两个人看不到的地方。大俱利就不太好了,虽然他对性取向这种东西没有很在意,但亲眼看见两个大男人在KISS,画面冲击力还是很大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发小,那感受就更不一样了。

        光忠又蹑手蹑脚折回去把大俱利拉到厨房,叫他先把东西放下。大俱利袋子里装着鸡蛋,等下摔碎了就不好了。两个人都不敢说话,大门也不敢关,生怕发出一点动静把里面的人给惊动了。三日月倒是用不着担心,就怕刚出柜的鹤丸,要是自己KISS被人看见了不知道得多尴尬。

        大俱利掏出手机开始打字,然后把屏幕面向光忠。

        【我O!!】大俱利发信息从来懒得用标点,光忠看得出他这次是真被吓到了,就也善解人意地没提醒他不要说脏话。

        【莫慌,装瞎。】光忠也掏出手机打起字来。他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但其实现在也有点心律不齐。

        【我都说了要去买墨镜!】大俱利显然也还是没恢复,一脸残念。

        光忠也是后悔自己没有深思熟虑,拍拍大俱利的肩表示安抚:【事已至此……先把饭做了,下午再去也不迟。】光忠叫大俱利搭把手,提高效率,早做完早去买。

        光忠和大俱利达成了共识,手下的动作也越发麻利起来。两个人虽然嘴上似乎是在嫌弃着,但还是打心底里为鹤丸他们高兴的。光忠甚至还看到大俱利微微上翘的嘴角,吓得赶紧掏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默默给照片取了个名字:《和你一起看铁树开花》。

        照片被发现的时候,光忠的手机差点被大俱利拿去从36层的阳台丢下去。光忠求了半天把手机拿回来当着他的面把照片删了才得以挽救一条机命。之后还被大俱利当了一个星期的透明人没搭理,那都是后话了。

                                                                                                                      =TBC=

 


评论(61)

热度(352)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