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黑道Paro(九)

…终于放弃想题目了(你之前那还算题目!?)

写了这么多但是这章鹤竟然没有出场(心塞),大概算是过渡剧情,写得乱七八糟,真是万分抱歉…!
========================

小狐丸不乐意一个人闷在车里傻等着三日月,便跟着三日月一起下了车。刚踏进伊达组的干部办公室时,一期一振正和大俱利坐在沙发上。谁都没有说话,倒是都显得不太自在。

一个因为要在没有鹤丸和光忠在身边的情况下单独接触三日月而有些紧张,一个是担心和三日月扯上关系之后大半个身子都得陷进黑道再也回不去,之后会影响到对弟弟们的教育。焦心的源头都是因为三日月,所以当三日月真正闯进他们的视线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

这种情景小狐丸见得多了,大部分人见到三日月都会是这个反应。倒是大俱利这个跟鹤丸很亲近的人看见三日月还这样,小狐丸就不由得被逗乐了。

鹤丸和三日月的事虽然没有刻意对外公开,不说别的组的人知道多少,只要是在伊达组和三条组混的人,大抵都知道他们的关系。鹤丸成天没事就跑去三条组作客,三日月也动不动就插手伊达组的事,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往自己身上揽了不少。三条组和伊达组其实早就不再分什么你我,只不过就差正式公布一下,组里人早都心知肚明,也没互相把对方当过外人。大俱利身为鹤丸的左右手,更该了解两个组的情况。要说三日月算他们半多个伊达组的人他小狐丸都没有异议。一期一振看到三日月紧张情有可原,大俱利看见三日月还这样,就是有趣了。

三日月似乎是已经习惯大俱利的态度了,尽可能地摆出一副比平时更加和善的样子对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

三日月向前一步冲着一期一振伸出了手报上自己的姓名然后道:“您应该就是一期一振先生了吧,我听鹤提过,您在谈生意方面十分在行。”

一期一振在见到三日月之前,一直以为他会是一个冷酷凶悍不好说话的人,毕竟能坐到他这个位置上的人不会简单。然而三日月真的出现后,他开始对这个传闻中的黑道帮派之首有所改观。至少看起来是个通情达理,可以好好沟通的人。这么想着一期一振的焦虑渐渐褪去,虽还是不太习惯与伊达组以外的黑社会成员交谈,还是得体地握了一下三日月伸出的手:“鹤丸先生是谬赞了,我不过是要养家糊口迫不得已出来混罢了。”



小狐丸赞赏地点点头,一期一振恢复得很快,第一次见三日月还能表现的这么好的人小狐丸总共也没见过几个。相比之下,挑着沙发角落独自坐在一边的大俱利就显得十分孤寂。

小狐丸看三日月和一期一振谈起了正事,自己插不上话,又看大俱利很别扭地快缩成一团——其实并没有,但是小狐丸觉得现在的大俱利也差不多要缩进角落里了——便好心地坐在他附近的沙发空位,试图跟他聊聊天,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孤单。

大俱利感受到小狐丸一坐在身边沙发就陷进去时的触感,不得劲地瞥了一眼小狐丸。比起看起来正经温和的三日月,看上去莫名野性感十足的小狐丸要更像是黑帮的大干部。连身材都比三日月壮了一圈,但壮的并不离谱,整体看上去也十分挺拔,和三日月一样属于男人中的超上等身材。不像那个谁,又白又瘦,腿都快没人家手腕子粗。也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大俱利这时心底又不自觉夸张化地嫌弃起了自家老大。

“我记得你是叫大俱利……对吧?”三日月在这之前都没怎么接触过鹤丸以外的伊达组成员,更不用说小狐丸了。能记住名字已经可以算是小狐丸留心了。大俱利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字能被三条组的干部记住,不由心里也觉得惊讶。然而脸上表现的却是有些不太想搭理人一般,撇过去不再看着跟自己搭话的小狐丸。

小狐丸没有死心,因为他没什么事干也没别人可以找来聊天,怪闲得慌的:“前阵子其他两个人都住院了,伊达组的事都是你管的吗?看你年纪挺小的,很厉害啊。”

大俱利沉默了一会儿,就在小狐丸以为他是铁了心不想理自己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这种事,本来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小狐丸嘴上发出扬起声调拖长了音的“哦”,一边刻意表现出自己觉得大俱利了不起的样子,一边又觉得眼前这小伙子跟鹤丸简直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无论是性格上还是肤色上。

这一声“哦”完大俱利却是显得更别扭了,他接近于嘟囔地说了一句:“伊达组本来就没什么事要干。”

小狐丸听了直笑:“那……平时事干完了,喜欢做些什么?”

大俱利垂下眼睑抿了抿嘴又不说话了。

“是不是喜欢晒太阳?”小狐丸继续问道。

“………………,为什么问这个。”

大俱利这样一问,小狐丸一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半天才继续说道:“…你看,伊达组和三条组关系都这么铁了,我觉得成员之间相互了解一下也挺好的,不是吗?其实也没什么为什么的,就是随便聊聊,当促进一下感情。”

“我一个人就好。”

“嗯?”

“没兴趣…促进感情。”大俱利说着说着把头压得很低,末尾还要强调一句,“我一个人足够了。”

小狐丸怎么调整坐姿也看不太见大俱利现在什么表情。虽然自己算是被大俱利拒之门外了,但是他并没有生气或觉得尴尬什么的。因为他把大俱利现在的行为归类于害羞。于是也就不管大俱利什么想法,靠在沙发背上介绍起了车。小狐丸虽然兴趣多多,最花心思的还是在车上面。人在谈到感兴趣的话题时都会滔滔不绝起来,小狐丸从车的品牌到性能一直讲到自己的驾车生涯。讲着讲着不忘偷偷转过眼珠观察大俱利,发现大俱利早已经把头抬起来看向自己,听得很认真,明显也很感兴趣的样子。

作战计划成功。小狐丸觉得能攻略下大俱利这么难相处的孩子的自己简直帅的没边,连悉心照料的头发都似乎变得更有光泽起来。这时在房间另一角的三日月和一期一振也谈得差不多了。

“大致我了解了,”三日月稍稍整理了一下,“您的弟弟昨晚出门后至今未归,并在今天收到了勒索信。”

“是的。”一期一振揪住胸口的衣襟十分痛苦的样子,“我、我不该同意鲶尾那么晚出门……如果、如果他……”

三日月将信又读了一遍。老套的内容,这种东西三日月读过的堆起来都能订成一本书。也因为这样,寄信人是否经验充足以及目的为何三日月通过信的内容就可以判断出来。有些人只是为了钱,并不敢真的对被绑架的人下手。勒索一期一振的人,不像是常做这些事的老手。尽管他写了狠话并威胁一期一振不可以求助于警察,否则就撕票,在三日月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故作姿态为了钱而刚鼓起勇气想要做坏事的初心者的作品罢了。

“一期先生请放心,”三日月一边将信折好放回信封,一边安慰着,“这件事交给我,一定会将令弟毫发无伤地带回来。”

看到三日月这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一期一振也稍稍冷静了一些,转而不停对三日月表达谢意。三日月走近小狐丸和大俱利,稍许惊讶地发现这两个人竟然意外聊得来,虽然大部分都是小狐丸在说。看见三日月走了过来,小狐丸便也停下嘴上说着的话题看了过去。

“准备好工作了吗,小狐。”三日月将信夹在两指间晃了晃笑着对小狐丸问道。

可以说没有吗。小狐丸眯起眼睛,忽然觉得好无力,但一期一振就在一边看着,他也就没说出口,只是默默站了起来,跟在和房间里的人告别的三日月身后。



再回到车里,小狐丸给车点了火,忍不住开口:“三日月,你要亲自去?”

“不可以?”三日月反问,车顶前方的后视镜把小狐丸一脸的憋屈映了个彻底。

“这种事随便打个电话给下面的人干不就好了?”

“一期一振是鹤的熟人,”三日月看见小狐丸对着后视镜冲自己白了一眼,他也只是笑了一下,“……既然我擅自把鹤的活儿揽了,交给别人做总显得不走心啊。”

“鹤丸肯定也不会亲自去啊。我看你就是闲的。”不说三日月,这种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一件大事的事,他小狐丸都没怎么亲自干过。不过是因为一期一振是鹤丸的熟人三日月就要亲自去,小狐丸有时候实在看不惯三日月对鹤丸这种太过极端的宠爱,简直病态。

最主要的是,还要拉扯上自己。小狐丸想到这里就不爽,却又拿三日月没办法,只好把不满都释放在脚下的油门上。

三日月知道在小狐丸眼里自己太过小题大做了。但除了鹤丸的原因外,他也想借此机会整顿一下又开始不安分过日子的人。警察之所以可以对黑道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因为治安方面会有因规则与身份的限制他们不好管理也管理不到的地方。而这些因漏洞而容易被疏忽的地方往往三条组都会帮忙去解决。也是安定日子过得太长久许久没管理,如今这些绑架的事情才又逐渐出现。三日月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杀鸡儆猴。如今有一个苗头燃起来了,他自然不会放过。


“就当去免费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知道警察干不了的事,还有别人可以干。”

-tbc-

废话一堆没有重点真是对不起!!例行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3)

热度(204)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