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

################################

                             BGM

################################

 
 
 

“三日月,你有没有在网上看到有人起了个话题,问男人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三日月笑着摇摇头。鹤丸也没觉得他会花时间在网上看这些东西,于是连头都没回就接着说起来:“好多人都说是在没完没了幻想和喜欢的人将来在一起过的生活。”

鹤丸说完将背贴在三日月的腿上,仰起来的头刚好枕在三日月的膝盖上,眼前映入的是看起来角度奇妙的,一直看着自己笑的三日月。

三日月抬起手有下没下地张开五指在鹤丸的发间游走,微微低下头静静等着鹤丸继续说下去。

“你要是女的,我都能想到咱俩带着孩子去游乐场玩了。你信吗?”鹤丸是真的想了好多,说到兴头上眼睛似乎都发亮。从孩子的性别到模样,穿了谁给买的什么衣服,半路吵着要买穿着笨重布偶衣服的工作人员手上卖的氢气球,到有人要来勾搭他们孩子,被他一下子哄走了云云。

三日月把玩着鹤丸的头发,听他扯着这些幻想,嘴角噙着的笑又深了几分。

鹤丸说完,看三日月只是一直笑没什么别的反应,刚想抱怨他几句,三日月忽然摆出了很认真的样子。

“我信。”
“哈?”
“可惜我跟鹤都是男的。”三日月看鹤丸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觉又笑起来,“所以我直接想到我们两个都老的快走不动路的时候了。鹤的头发跟现在一样,我的倒是快比你还白了。我们坐在海边公园的长椅上,并肩看着夕阳把天和海都染上了火红的颜色。”

一直滔滔不绝的鹤丸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刚想开口却又觉得鼻腔一股子酸劲儿莫名就涌了上来,连忙抿住嘴把妄想从眼眶里流出来的东西缩回去。

“哎呀,真是输给你了,三日月。”过了好一会儿鹤丸才忽然笑起来,“我还想再多帅几年,你怎么都想到那里去了。”

三日月俯下身,用自己的唇去贴上鹤丸的。起初只是像蜻蜓点水般一下一下的轻轻触碰着,接着鹤丸伸出手抱住了三日月的头,主动更深地探入。过了好久两人再分开时,还拉出了一条银丝。

“因为到那个时候在我身边的人,只会是鹤。”三日月没有直起身,只是维持着和鹤丸几乎为零的距离,从发根吻到发尖,鹤丸可以清晰感受到三日月温热的鼻息萦绕在自己的周身。

“我每天都在想,到现在也差不多该想到那个时候了。”
“你还真是个幻想家啊。”
“因为我无法控制地喜欢着鹤啊。”

 

说得好像我没有很喜欢你一样。鹤丸有些被比下去的挫败感,又急着想要把自己的感情全都传达给三日月,也顾不得再说什么,勾住三日月又吻了上去。

网上的那些东西,看看就算了。

评论(1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