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黑道PAPAPAro(七)

·大家,题目没有结巴,他是一个简洁明了的剧透(然而衷心希望大家略过它…… 

·之前被屏蔽的现在吐出来了,我都不知道该留哪个(哭嚎

·例行感谢大家看到这里……(写了奇怪的东西底气不足(这次字数特别多……特别多…… 


------------------------------------------------------------


        “这件事能不能就此不提了!”

        尽管办好了出院手续终于恢复了心心念念的自由,鹤丸最近却有些崩溃。这件事指的是前阵子他因为看见烛台切伤得严重,而忍不住替他心疼难受得眼泪都掉了下来的事。毕竟烛台切对于鹤丸是家人一般的存在。鹤丸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家人受分毫的委屈和伤痛。在一旁看了全程的三日月虽然当时没说什么,之后却总是时不时地就拿出来说事。因为就算是他,看见鹤丸哭的次数用一只手数都绰绰有余。
         

        “为什么?”三日月偏过头滋滋有味地欣赏起鹤丸因羞耻而感到十分头痛的样子,眼里的笑意不觉又浓了几分,“鹤那天眼眶红红的,我真想马上抱在怀里好好地安慰——”
         “三日月——”鹤丸伸出手捂住三日月的嘴,微微使了力恨不得要把三日月刚才说的话也全都塞回他的嘴里,“别老抓着我把柄不放啊!”
         三日月看鹤丸快在动怒的边缘了,自觉地收了声。鹤丸怕他再乱说话,手还保持着上举的姿势。虽然自己的手遮住了三日月的嘴,但看他眼睛的弧度也知道他在看着自己笑。
        鹤丸一直对笑着不说话的三日月最没办法。三日月不接话茬,他后面的话没法接着继续说;三日月一笑,光是那眼睛都能把自己迷得脑子不好使唤,想说什么话也都被忘得七七八八。不管看了多少年都是这样。于是鹤丸决定转移视线不再去看三日月,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伊达组的人好久都没见过干部了,我回去看看。”其实只是鹤丸找了个借口想装作生三日月的气,好让他收敛一下而已。鹤丸虽然是老大,但伊达组的事主要由光忠操心,他去了也没什么事干。
        三日月看鹤丸要走倒也没急,冲着鹤丸的背影提醒了一声:“六点半回来吃饭。”
        鹤丸开门侧过身顺带着微微回了点头,看到三日月本来都撑在下巴下的两只手伸出来其中一只,还向自己挥了挥。本来没生气鹤丸现在也一肚子不满,关上门的力道都比平时大了几分。

        “欸,鹤丸,去哪里?”

        门刚关上又被打开,小狐丸半推着门冲着鹤丸喊了一声,鹤丸却只是潇洒地摆摆手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小狐丸耸了耸肩把门关上,问三日月他们是不是吵架了。虽然三日月看着并不像刚吵完架,反而心情很好的样子。

        三日月哈哈笑了几声:“嗯,没有啊。”
        “那他去哪里?”
        “回娘家。”

        什么鬼!小狐丸无语,担心他俩算自己闲得慌。懒得再管这两人的事,小狐丸开始报告起了最近组里的情况。其实内容差不多千篇一律,目前三条组的实力与地位都是稳得不可动摇,之前被灭的帮派也算是杀鸡儆猴,目前再没人敢过来招惹。所谓的报告也不过是干部们表面上走个形式罢了,实则都是来三日月家的书房里聊点有的没的。
        小狐丸简略总结了一下,三日月也就随意那么一听。小狐丸说完,三日月才注意到他刚刚搬过来又放在脚边的箱子。
        “啊,这个啊,前阵子没事干想研究一下意面的做法。不过买太多了吃不了,给你们送点。”小狐丸顺着三日月的眼光低头看到自己放在一旁的箱子解释道。

        烛台切依旧还在医院疗养,鹤丸临出院前他不放心,特地拜托三日月帮忙照看他一下。鹤丸虽也二十好几了,可还是不太爱照顾自己。说白了就是懒,平时烛台切不看着他点,他连饭都能忘了吃。三日月听了烛台切的嘱咐,神情严肃,心里是一千万个乐意加上满满的感谢,巴不得立刻开口跟烛台切说鹤丸以后一直住在三条家也没关系。然而鹤丸总归还是一个组的头儿,一直住在别组头领家里想来也不太像话,就忍住没说。小狐丸说的“你们”,就是目前正在同居的某两个人。虽然平时也跟同居没什么两样。但是三日月觉得,这次的感觉非常“合法”,所以格外珍惜。其实也不能怪三日月夸张,在他们这条道上,偶尔感受一下“合法”的滋味,用鹤丸的话来说就是——也算是给普通的人生带来一丝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不开车了?”三日月问。
        小狐丸看三日月问得挺无辜,忍住白他的冲动回道:“拖某人福,我最近想跟方向盘保持距离一段时间。”
        三日月当然知道小狐丸是在埋怨自己那天催得他心累,于是一笑了之。

        小狐丸临走前被三日月叫住:“现在几点了?”
        “三点半多一点。”小狐丸抬手看了下表,很懂地补了一句,“鹤丸差不多也在伊达组呆了有一阵子了。”
        三日月点点头。三日月家离伊达组不算远,但也是开车要个十几分钟的距离。
        “他没说什么时候回?”
        “没事,”三日月又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桌面上的文件,“他觉得无聊了自己就回来了。”
        三日月心里默默掐指一算,感觉鹤丸也差不多该到极限了。

        没有急事要处理的话,三日月每天下午都会喝一杯红酒。鹤丸说三日月讲究和享受生活方面也是老头儿级别的。四点未过五分,三日月书房的门又被打开了。三日月转着酒杯想都没想就打了声招呼:“鹤老大办完事了?”说完便看见鹤丸正烦闷地扁着嘴一屁股陷进三日月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显然是伊达组那边把他给闲坏了。

        三日月看了只想笑,他也确实笑出来了,这无疑是挑衅到了鹤丸。鹤丸歪坐在那对于书房来说太过于奢侈的长沙发上盯着三日月看了很久,而三日月也毫不客气地回视过来。

        只是这么盯着就太无聊了。鹤丸这样想着,身体早在这之前就动了起来。他走近三日月,而三日月也只是随着他越来越近的距离调整抬头的角度,眼睛还是直勾勾地对着鹤丸那开始有些玩味的蜜金色眸子。
        “给我喝一口。”鹤丸说着就要从三日月手里抢过杯子,被三日月另一只手拦住了。
        “伤没好几天,别碰酒。”这样说着,三日月自顾自喝起来,眼睛看向鹤丸观察他的表情。

        鹤丸对酒其实没什么太大兴趣。属于看到眼前放着一杯有兴致了会去尝一尝,并不会特地想着要去喝的那种。也是出了院兴奋了,而酒正好属于禁止类的东西,所以不由想在解禁后来上一口。

        “你养姑娘呢,三日月。”鹤丸勾起唇角弯腰凑上去,三日月听完也笑了,没有阻止鹤丸把自己口腔里还残留着的酒舔了个净。

        鹤丸分开两个人的距离,用舌头把唇边留下的也舔进嘴里。三日月看在眼里,热在身上,声音沉沉地问着:“味道怎样?”

        “劲儿有点大。”

 

        鹤丸伸手推了一把三日月,本就离墙不远的三日月被他死死逼在了墙角。接着鹤丸曲起一边的膝盖挤进三日月的腿与椅子扶手间的空隙,抬起一只手支在了三日月耳边的墙上,还故意发出“咚”的一声。
        三日月一点不在意这让自己看似处于下风的姿势,任由鹤丸俯下身,伸出舌头从自己的耳轮开始又舔又啃。他自己的手也没老老实实地放着,而是从鹤丸的西装下摆伸了进去,隔着鹤丸里面那件深黑衬衣顺着鹤丸的背脊,由上而下地逐渐加重力道缓缓将鹤丸压向自己。
        外套已经被扔在了地上,两个人都只剩衬衫,扣子也上下各解开了一两颗,鹤丸拉开与三日月唇的距离突然开口问:“今晚吃什么,三日月。”
        三日月实在都不太想理他,追上鹤丸的唇又含进去,吐字都不太清:“鹤不是一直在勾引我么。”
        鹤丸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今晚吃鹤——难道不是吗?”
        “那我吃什么?”两个人就这样在断断续续的亲吻的空挡中有句没句的说着,鹤丸已经被三日月放在桌上,而三日月的手也早就半搂半压地固定住了鹤丸的腰。
        “嗯……”三日月暂停了嘴上的动作,似乎真的开始思考起来,“我下面给你吃?”
        鹤丸没想到会从三日月嘴里听到这么露骨的话,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跟谁学的这种话?”
        三日月表情真挚地指指鹤丸身后,鹤丸回过头看见地上的纸箱:“不,我说真的,小狐丸刚送了一箱意面过来。”鹤丸发觉被整扭回头瞪着三日月,三日月一脸要笑不笑,憋的很辛苦似的,明显故意的。

 

        “好啊。”鹤丸说着真的就伸出腿从桌子上下来,把被他的回答弄得再也笑不出来的三日月晾在一旁,大敞着衣服躺回沙发上,用下巴指指箱子,又冲着三日月抬了抬,示意他赶紧下面去。

        三日月原地站了好久才开始慢慢挪着步子,一边走近箱子一边把衬衣上被解开的扣子重新系好,徒手扯开包装。在这一系列动作进行的同时,三日月也在琢磨着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可以给小狐丸干干。

        三日月悻悻地拿走一把意面走去厨房后,鹤丸也难耐地在沙发上翻了个来回。去他X的面。两个都是死要面子的人,有时非要在奇怪的地方争个上下。平时三日月基本上都会让着鹤丸,但一到上床方面,就是他也不愿退个半步,反而像是要把之前的退步一招积累在这一个地方上似的。而平时就不会让步的鹤丸,这时也要硬撑着逞个口舌之利。这回虽是把三日月呛得不行,自己却也忍得十分不好受。

        鹤丸觉得这样躺着也没意思,于是跟着去了厨房。三日月估计实在没想到鹤丸真的会说想要吃面,整个人蒙的连厨房门都忘记关严实。鹤丸还没走到客厅就已经闻到一股浓郁的番茄味。

        三日月不经常做饭,简易的倒还是会一些的,而且味道还出人意料的不错。然而这次谁都没什么胃口。鹤丸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叉子盯着盘底转着里面的面条,却没有想要把它们放进嘴里的打算。三日月看起来倒像是恢复了,吃好把叉子放一边,还不忘拿起餐布擦擦嘴,面却剩了不少。三日月看着鹤丸面前还满满当当几乎一口没吃的面条,假惺惺关心了一句:“不合胃口?”

        “…不是。”现在哪是吃面的时候啊。 

        “哦,那是吃饱了?”三日月看着鹤丸把叉子放下抬头看着自己笑。

        “嗯,吃饱了。”


        “那就该我了。”

 

####################################################

                                           请配合调料品食用。

 ###################################################

 
没想到我的肉被LOFTER发现了哈哈哈(你开心个什么劲儿),大家请移步:P站  不老歌 有道云


------------------------

  

这次的字数竟然爆到顶过写两章,感谢可以看得下去、看到这里的你!!!!我都没眼检查了如果有奇怪的地方……就让他奇怪吧OTZ!!!从昨天在飞机上到今天一天没干别的就想着炖肉了……原来炖肉这么痛苦……。

值得欣慰的是LOFTER终于发现我的肉了!!第一次写的那篇好安全啊()说明我这次写的真的是肉哦?!不愧是想到脑当机(……

真的感谢!!!能看到这里!!!(挖坑藏起来


评论(21)

热度(159)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