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怎么还是黑道Paro(六)

·这章有哭鼻子鹤(……希望不会让大家觉得娘(……紧张

 

·例行感谢大家不嫌弃我写的东西坚持看到这里!!!!(土下座

 

-----------------------------------------------------------------------

 

        鹤丸的伤虽没有重到致命,却也花了两周时间才逐渐愈合。本来在床上躺了三天鹤丸就开始跟三日月抱怨无聊,一个劲念着想要出去看望烛台切,结果都被三日月以同一个理由禁止他随意走动。

        “三日月——我无聊得要死了。”鹤丸都数不清这句话在这段时间里被自己喊了几百次。每天对着的都是被刷的雪白的墙,躺在没有任何杂色的单一白色的床上盖着白乎乎的被褥,鹤丸感觉自己快要毫无违和地融入背景,化作这个房间的一部分。

        “这样啊。”为了看着鹤丸防止他不老实呆在房间里修养,三日月甚至叫三条组的人把组里重要的文件都拿到病房来处理。三日月一边在床边阅览着文件,一边还记得搭理鹤丸。却也只是当听了就过得耳旁风,回应得也不走心。

        鹤丸烦闷地像大俱利一般咂了声舌。三日月听见鹤丸故意把声音弄得很大,明显着是想让自己感受到他的不满,不觉低头笑起来,却当做没发生似的,什么话也不说地装作在用心工作。

        鹤丸将身体挪得离三日月更近了点,把手拍在三日月眼前的文件上,十分不屑道:“大佬,这页的问题这么难解决啊?您都看了十分钟了。”

        “嗯,我在思考最佳方案。”三日月抬起头面不改色地对着鹤丸扯起谎。

        鹤丸都懒得再继续接话,直奔主题:“我伤好了,让我去看光忠。”

        “鹤这样去只会让烛台切更担心——“三日月刚一开口,鹤丸就翻起白眼,毫无情感的和三日月异口同声地棒读出他接下来给出的答复。

        看着三日月满意地点了点头,鹤丸实在气不打一处来:”都两个星期了,就是被捅穿了现在都能下地干活了!“

        三日月伸出手握住鹤丸的手腕,拇指轻松够到食指还有余:”那是营养好的人,鹤明显不达标。“

 

        鹤丸一直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瘦,显得自己好像很弱一样。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外表看起来并不那么强壮,才会让人掉以轻心,最后被他收拾得极惨。

        ”我现在做一百个仰卧起坐,做完没事就让我下床。“鹤丸甩开三日月的手,说着就要躺下开始做。三日月赶紧伸出手臂曲起来让鹤丸倒进他的臂弯里,在他还未接触床之前就阻止了他的行动。

 

        三日月其实是知道鹤丸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的。医生在给鹤丸拆线后就嘱咐三日月让他歇个一星期左右就好。但是这次鹤丸受伤着实是把三日月吓了一跳,总觉得让他休息多久都不够,巴不得鹤丸就长在这床上,等养到伤口都不见了才好。果然还是像个老妈子一样关心过度了。三日月看着眼前被闷得连脾气都变差的鹤丸不由得反省了一下。

 

        ”好吧,去看烛台切。“

 

        鹤丸脾气不经常来,去得还很快,属于很好哄的那种。刚才还满脸不爽,听到三日月说了这么一句整个人都像马上要从床上蹦下来一样,跪在床上很兴奋地两手握住三日月的肩膀摇了摇:”老头子你终于开窍了!“

        三日月看鹤丸像个得到糖果就十分高兴,特别容易满意的小孩一样,情绪也不由被带得挺开心。他伸手把鹤丸的袖筒顺着他的胳膊轻松撸到胳膊肘,袖子还有些空荡,然后又按原路摸了回去。鹤丸抖了抖,似乎是因为三日月的动作太轻而感到一阵瘙痒。

 

        ”鹤啊。“三日月随后在鹤丸的前臂来回抚了几下,开了口。

        ”嗯?“

        ”把饭吃了再去。“三日月又捏了捏鹤丸的手腕。鹤丸又瘦了,估计要被伊达组的人猜疑他们老大被虐待了吧,虽然现在给他投食也来不及起什么作用。三日月连带着叹息一起出声要求道。

 

        鹤丸的衣服三日月早就派人准备好放在了衣柜里。他早料到鹤丸没法忍受连续躺那么多天什么都不做,只不过是硬拖着,能让他多歇几天就歇几天。好久没下床腿都有些发软,鹤丸穿好衣服活动了一下才让自己的腿重新习惯使力。

        推开烛台切的病房门时已经是下午。在一片白的房间里格外显眼的大俱利正坐在烛台切床边给他削苹果。鹤丸觉得这画面特别违和,险些都看呆了。大俱利削得很认真,都没注意身后来人了,还是烛台切打了招呼,大俱利才发现鹤丸和三日月都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鹤丸欣慰地伸手揉了揉看起来有些慌乱,似乎想要把苹果和刀子都藏起来的大俱利的头,笑着夸他”好乖好乖“,反而得到大俱利超级不爽的咂舌。

        烛台切的情绪似乎还挺稳定的。只是一直将左侧对着众人,能不把另一面转过来就不转,连打招呼的时候也仅仅将脸侧到眼睛可以看到对方的角度,随后又赶紧扭了回去。鹤丸不问也知道光忠另一边的伤有多严重。一向注重仪表的烛台切也一定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副模样。鹤丸光是想想就难受的心脏隐约抽痛。

        大俱利很识相地退开了一些,好让鹤丸可以接近烛台切。不经意转过头才发现自己站在离三日月很近的地方,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想换个位置站,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尴尬地站在了原地。三日月瞥见了,有些无奈,又有些复杂的滋味在里面,大概是逐渐被认同了的那种欣慰感吧。

        鹤丸把椅子挪开,跪在烛台切床前趴着拉过烛台切的手。他一时竟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关心的话语不需要讲,提了还怕烛台切伤心。烛台切看着心情挺不错的,反而是鹤丸心里难受的要命。要说伊达组是一个大家庭的话,烛台切就是扮演着母亲的角色。用心处理着下面的事,上面的日常生活他都照样包揽。鹤丸平时虽是不听话,心里却是懂的。如今心里这股难受劲儿,除了心疼以外,还掺杂着一丝小小的无助感。跟孩子看到心目中强大的家长脆弱的一面时所产生的感情大抵是一样的。之前没时间细细想的事,现在见到烛台切之后便一窝蜂的在鹤丸脑海里闪现。如果光忠因为这件事再也醒不过来的话……鹤丸实在想象不到那之后会怎样。即便仅仅只是假设一下,心都似乎被狠狠揪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看鹤丸这么蔫几个人都不习惯,还是烛台切先开了口,”小鹤怎么了?我听小俱利说了,是不是伤口没好全在痛了?要不还是再回去休息休息……“

        鹤丸只是摇了摇头,忍了好久才不让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哽咽:”早好了,就是蹭到一下而已。“

 

        鹤丸说完就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说那么多个字,到后面声音明显都不对了。三日月很想过去查看鹤丸的情况,但是又觉得现在不该打扰他们,就默默站在原地,心里倒是有点担心。

        烛台切也觉得鹤丸不对劲,再顾不得藏着右边的脸,转过头看见鹤丸把头压得很低。于是烛台切伸手把鹤丸的头抬起来了一点,鹤丸不太乐意地把头扭走,还是被烛台切看到他脸上的泪痕。

        烛台切愣了愣,随后笑着摸了摸鹤丸的头,像哄孩子似的:”怎么还哭鼻子呢?“之后抬起头有些无奈地看向三日月。

        鹤丸昏迷期间,三日月来看望了烛台切好几次,十分歉意地表示这一切都是三条组的错。

 

        ”决定混这条道的时候早就作好遇到这种事的准备了,与三条组无关。”烛台切当时笑得释然,”就是不太想让小鹤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大俱利这时候也跟着烛台切的眼光望向三日月,他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本来还以为他会吃醋不高兴什么的。然而三日月并不是友情爱情亲情分不清的人。三日月知道伊达组的成员在鹤丸心目中的地位,更何况是给予他大量关怀的烛台切。鹤丸平时什么事都只想自己扛着,现在看到他身边还有一个可以让他略微发泄情绪的人,三日月还是挺放心的。就是有一丝丝羡慕现在的烛台切。一丝丝。三日月暗暗重复着。

        ”鹤丸你行不行啊,“大俱利走过去把鹤丸拉起来,鹤丸这之前早就擦干了眼泪,只是眼眶还有点红红的,不过不仔细看已经跟没事人似的了,”反而让光忠来安慰你。我看你还是回病房躺着去吧。“说完把鹤丸拽到三日月身边,有些不耐烦地以”光忠该休息了“为由下了逐客令。

        鹤丸嘱咐了半天之后终于跟着三日月走了。烛台切看着大俱利突然笑出声。

 

        ”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小俱利好温柔啊~“

        ”瞎说什么你。“大俱利有些不自然地坐回床边继续削苹果,”看鹤丸哭哭啼啼的我不习惯,还不如让三日月带走。“

        烛台切表示“哭哭啼啼”这个词和鹤丸放在一起好搞笑,明明一起生活那么久都没见鹤丸掉过几次眼泪。大俱利”刷刷刷“地把苹果切成小块递给了烛台切:”本来就是,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到组里人出事了就跟天都塌了似的。“

 

        ”那是小鹤的优点呀,多可爱啊。“

        ”……我也没说不好。“

 
 
 
 
 
 
 
 

                                                                                                                                    -TBC-

 
 

感觉再写下去我的题目都要起不出来了……牙白((。

评论(32)

热度(189)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