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黑道PARO


·之前觉得自己写得太肉麻于是跟基友抱怨,基友就写了两段话叫我扩充出来当作业写,于是今天终于写完了……(我才发现我马赛克没打全……算了……(((((



 
·看完阿宅的《礼物》更爱黑道paro了于是忍不住自己也写了T-T…… 

·逗比向


======================================================

 

     鹤丸的衣柜里,摆满了清一色的白色西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名字里面带了个“鹤”字故意要陪衬着,他一直喜欢给自己套上一身白,里面再穿件黑色衬衫。

    “出门办事回来很容易脏啊。”烛台切经常这么抱怨着。毕竟在这个道上混,难免要打打杀杀,动手动脚的都是小事,真看不对眼了,用子弹相互交流更是常有的。鹤丸听了也只是笑,他不知道自己这爽朗的笑声在烛台切耳里是那么的刺耳。对于烛台切来说,鹤丸就像是不听劝、老是要穿着不耐脏的衣服跑去泥巴地里玩的臭小鬼,而自己就是那任劳任怨看着他把自己早上刚洗好的衣服搞得看不出原型、还怎么教育也不改正的孩子的操碎了心的可怜母亲。

    “要是都穿了一身黑,是敌是友都分不清啊。”鹤丸套上手套活动了一下手指一边自认为十分占理地对烛台说道,“再说了,这一身白衣要是沾上点血,不就更像鹤了吗?”           

    就知道他要这么说的烛台切即刻掏出已经准备了很久的红色西装塞进鹤丸因还在调整手套而微微架起的臂弯中,“你本来就白的不行,穿上它,也跟鹤一个样。”

    鹤丸揪着红西装的两肩处举起手臂将它摊开来看了两眼,便丢回给烛台切,留下一句“这不符合我的审美” ,在整衣领的同时开始迈开步子往外走,剩下烛台切十分悲痛的抱着西装站在原地。

    明明他觉得这套还挺好看的……

 
 

    如今黑道势力最大的组织毫无疑问便是以三日月宗近为首的三条组。鹤丸虽不是组里的人,但也仗着自己和三日月的关系好,没事就毫无阻碍地跑来组里做做客。加上他性格很不错,很早就已经和大家称兄道弟地打成了一片。

    “哟,被我这样突然的出现吓了一跳吗?”鹤丸喜欢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跑去三条组。然后招呼都不打就闯进三日月的办公室,故意给他一点出其不意。运气好的话,还能碰见小狐丸或者总是扎堆行动的今剑岩融组合。鹤丸很喜欢小狐丸,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小狐丸都不会习惯自己一成不变的惊吓模式。鹤丸很享受看他吓得险些打了个趔趄,然后故作镇定地拿出梳子理了理他那像跟上好狐狸毛一般柔软的头发,然后笑呵呵地跟自己打招呼。

    比三日月那个处事不惊的老头子不知道有意思多少倍。其实三日月没比他大几岁,但是无论是身心、气质还是知识面,三日月都完美到仿佛已经在这世上经历了不止二十多年。再加上平时总是不生气,干什么都看着不紧不慢的,活脱脱就像个到了耳顺之年的老头儿。所以鹤丸喜欢这么叫他,而三日月也完全不在意。

    最让鹤丸感到不爽的,其实是三日月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被自己吓到。仿佛天生就对自己这套免疫一样。所以有时鹤丸还会嫌弃他。觉得他没意思。每当鹤丸不满地对三日月抱怨时,三日月也还是一直看着他笑,然后说:“我有被鹤吓到啊。”

    ——个鬼!鹤丸连白眼都懒得翻。这次也一样。三日月似乎正在和谁交谈着,看见鹤丸来了,本来还挺严肃的脸转过来就是个微笑。


    “鹤丸来了啊。” 

    声音却是另外一个人发出来的。鹤丸走得近点,才发现是石切丸。石切丸是不太参加三条组里的事的,平时也就当个顾问兼财务,三日月平时也不怎么找他,理由是石切丸说自己人到中年不喜欢打打杀杀。但即使如此,在组里也十分有威望。

    “石切叔你在这儿干嘛呢?”鹤丸跟谁都亲近,对着石切丸张口就是一个叔。

    “有人想找三条组麻烦。”是小狐丸的声音。鹤丸这才发现原来三条组的几个干部今天都在,只是都站在阴处鹤丸没注意到。

    小狐丸这次没有梳头。鹤丸走近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难道今天惊吓程度不够?当然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鹤丸看起来再脱线也知道轻重,于是便问具体发生了什么。

  三日月说有人不满三条组势力太强把别人打压的太厉害,想挑衅他们给弟兄们出口气。说得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仿佛在讨论隔壁家小猫把家里花盆打翻了一样。岩融一脸兴奋,吵吵着要去大干一场。

    “我也去!”好不容易能找点事儿干,鹤丸不可能放过。

    “不过是清些杂草,派几个下面的人去干就好。”三日月的意思是我都不去你去凑什么热闹。   

    “清个杂草用得着三条组所有干部都来开个会?”鹤丸一脸你当我傻的表情,“看不出来你们挺热爱生活的。”

    “开会是开会了,可是除了岩融和今剑都不亲自去。”三日月在强调。   

    “可是我无聊得快死掉了。”鹤丸两手撑在三日月大到反而觉得有点碍事的办公桌上凑近三日月的脸直直盯着他那双好看的不行的眼睛。


    三日月叹了口气。

    他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带你去。于是下唇被鹤丸咬破了。


    接着三条组的豪华阵容除草大会开始了。比起豪华,大概说奢侈更加恰当。一个没有见识的小小帮会胆敢挑衅黑帮老大里的老大,三条组派几个人理他们一下都算是客气,能亲眼见到三日月估计也是史无前例。三日月拿着手帕按了几下被咬的唇,发现没血了就把手帕塞回了兜里。

    面前几个小混混似的人见三条组派了几个像要来拍广告一样的人过来,觉得被三条组鄙视了,气不打一处来。看见唯一穿着白西装格外显眼的鹤丸,忍不住想出口辱骂。

  “哟,你们三条组这是没人了?派几个小白脸过来是想开展服务业?这白乎乎的小哥儿看着挺不错啊,要不你先开始?”瘪三就是瘪三,话也说得恶心。然而鹤丸听了却依旧笑呵呵,默默按住三日月想要掏出枪的手,两手插着裤兜迈着大长腿就走了过去。鹤丸故意想要突出身高优势,做出弯腰的姿势俯视着那些看到他和三日月走近就已经有点腿软的小喽啰们。

    “就凭你们,还是少做梦啦。”鹤丸笑得狡黠,在他们眼里就特别挑衅。这么说着鹤丸一把拽过跟着自己一块过来的三日月大力地亲了过去,连舌头都探了进去。别说小喽啰,连处事不惊的三日月都吓了一跳。结果好不容易止住血的嘴唇又裂开了。

    鹤丸跟三日月亲的满嘴血,鹤丸放开三日月,舔干净嘴边的腥甜,又对已经看傻了的小混混一笑:“能让我服务的只有我身边这个老头子。”

    说罢不知什么时候从兜里掏出了银白色的枪,丝毫不犹豫地冲着正对面的人就来了一枪。小混混哪见过枪,鹤丸拿枪口对着自己的时候,早就吓得瘫软在地。自己的弟兄们也是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三条组的人这么狠,招呼都不打一下上来就是喂人一嘴子弹。 

    然而并没有什么血腥的画面出现。久久未听到枪声,倒是感觉被水喷了一脸,清凉一夏。


    “我*你他妈用水枪吓老子?!”等鹤丸和三日月都转身又回到自己营地的时候,身后才传来小混混后知后觉的怒吼。小混混觉得自己不能再被侮辱的更惨了,于是想追过去至少为自己的面子扳回一点。然而路被一个之前站在阴暗处没被发现的大高个儿和一个小孩子一样的人拦住了。


    “哈哈哈哈,大干一场吧!”

    “小声点啦岩融。”


    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回头看发生了什么的。三日月和鹤丸帅气的这样做了。鹤丸十分得意。刚才三日月明显也被自己吓到了,简直不能更开心。

   然而三日月在他感叹今天很好玩之前开了口:“鹤。”

   鹤丸转过身看到拿着手帕捂着自己嘴的三日月对自己笑。

 

    “我知道你一向说话算数。现在事情办完了,回去该好好服务一下我了吧?”连带上嘴的份儿。

 
 
 

                                                                                                  -Fin-

 
 
 


 
 
 

---------------------------------------------------------------------------------

 

赶作业的心态写出来的也没怎么检查……大家凑合凑合……凑合凑合……(你

评论(20)

热度(319)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