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三日鹤#自伤无色

·看完鹤的自伤无色简直心疼的不行,差点泪腺崩坏……更加想这样那样宠着鹤了

 

·会有爷爷替我宠你

·越写内容越负面情绪是怎么回事……

=====================================================


        每每夜彻底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住的时候,鹤丸都会想起以前的事。

        那是、无论如何挣扎般地试图将眼睛睁大到极限,也无法撑破似被桎梏于沼泽深处的黑暗。犹如无形的枷锁,没日没夜的镣铐着自己。既然如此,为什么意识不能随着自由一起消失不见呢。

        在那样的黑暗中,鹤丸蜷缩在与世隔绝的地下棺木里,百无聊赖地猜测此时究竟是白天或是黑夜的同时,渴望着陷入永远的沉睡。

        就当他连外面是何时都懒得再猜,以为自己即将要睡去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某一处射了进来,打破了沉淀下来的黑暗。许久被静置在黑暗中的鹤丸一时无法适应如此强烈的光芒,即使双手捂住了双眼,还是在感受到刺痛的瞬间流下了眼泪。


        啊啊。


        原来想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都这么难啊。

---------------


        “鹤,早上了。”

        鹤丸听到声音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只手。那只手感到被鹤丸的睫毛触碰的瘙痒感,在离开时轻柔地抹掉了残留在眼角的湿润。

        “阳光太刺眼了,是吗?”这样说着,三日月将鹤丸的脸偏向了自己,让他背对窗外。

        鹤丸盯着眼前这张美丽的面孔,握住在自己脸上来回轻轻摩挲的手,也笑了起来:“三日月也好耀眼。”

       

         一同赖了一会儿床,两人起身洗漱穿衣。今天两人被安排了内番的工作,所以倒不用赶着做事。鹤丸将自己的衣服穿好,又去帮着三日月装备起来。

        三日月平时都不太会自己打扮。每次等着鹤丸弄好了,再让他来帮忙。鹤丸对三日月从以前就有除了倾慕以外的感情,比如羡慕。造就了三日月那样包容优雅性格的养尊处优且稳定的日子,是多次易主过得很是坎坷的鹤丸所渴望的。


        若是能成为三日月一样的人……

        这样想着,鹤丸的动作稍稍停顿。三日月看向他,他也只是笑笑,系好三日月的头巾后顺势拍了拍他的头说:“好——开始干活吧!”

---------------

 

        鹤丸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呆呆的坐着望向远方,让人错以为他是一个性格孤僻,安静又沉稳的男子。

        有些对他不了解的刀凑过去,往往都会被他小小的恶作剧吓上一跳,于是大家对他的印象立刻便改成了“活泼好动的惊吓老人”。     

        然而没有人知道,鹤丸这样做,只是想寻求自己存在的证明。


        被埋入墓穴后又被盗出,接着不断更换主人,随即又被送入神社,然后又被取出献给了皇室……这一系列的动荡让鹤丸被迫习惯了不安定。长时间的平和会让他疑惑自己是否还存在于这个世上。所以他会想去出其不意地吓唬他人,在他人受到惊吓的表情中,鹤丸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活着。

 

        “鹤丸大人您又吓五虎退了。”

        “哈哈,真的被吓到了啊,抱歉抱歉。”鹤丸笑着挠了挠头,然而一转过身,脸上却没有了表情。

 

 

        原来如此。

        原来还没有从这个世界消失啊。

---------------

 

        鹤丸的心里有挥之不去的阴影。三日月一直知道,却又不知如何才能救他出来。每过一段时间,鹤丸就会坠入自己内心的黑暗之中无法自拔,外界的一切感官似乎也都被封闭了起来。三日月只有将他搂在怀里,一直唤着他的名字。大概不是因为悲伤,亦或是太过悲伤反而作不出相应的表情,鹤丸在最后虽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换,却总会静静的流下眼泪。三日月就那样抱着他,俯下身将鹤丸的泪悉数用自己的唇接下。

         当外面天蒙蒙亮起来,鹤丸的呼吸才会渐渐稳定下来,变得空洞的金色瞳孔恢复了光泽。这时,三日月便轻轻将他抱到床上,覆下他一直半眯着的眼睑,躺在他的身边慢且有节奏的轻轻拍着鹤丸哄他入睡。

 


        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伴着你。

        所以鹤,

        拉住我的手,让我带你回到岸上,

        好不好?

评论(16)

热度(174)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