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马🤭

社畜味儿的玛丽酉禾

早安。

        朦朦胧胧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泛着一片灰白。鹤丸眯着眼睛望向窗外,判断不出现在的时间。空气有些潮湿,伸出被子的臂膀也被降下的温度覆盖着。




        外面大概在下雨。




        鹤丸随意作着没有什么意义的推测,微微侧过身,在准备把露出的部位重新缩进被子之前,有人先把被子稍稍掀了起来,然后将他整个人都盖住。身上也多了一只手臂圈住了自己。




       被被子的重量惊了一下的鹤丸睁开眼,看着也连头整个都缩进了被子的三日月。三日月调整了一下身子,将自己的脸凑得更近。近得就算被子几乎遮住了所有光源,鹤丸还能看清他在笑着看自己。




        “早啊,鹤。”




        鹤丸的意识还被困意笼罩着并没完全苏醒,只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又合上眼皮。




        三日月笑起来,轻轻将自己的身子更近的挪向鹤丸,距离近到唇稍微动一下就可以触碰到鹤丸的额头。而他也这么做了。




        被打扰到的鹤丸有些烦躁地皱了眉头,却依旧没有睁开眼。




        “今天虽然不用出征,但是有内番的工作呢。”




        没有回应。




        “再不起来又要被说偷懒了。“




        虽然起来了也大部分时间是在偷懒。




        ”…………好闷。“鹤丸有些不耐烦地小声抱怨起来。




        叫起床的任务似乎失败了。三日月看着眼前的人即使被闷得有些喘不过气却也坚持紧闭着眼睛,无奈地笑着将被子拉到鹤丸的颌下,结结实实将他包裹起来。




      





          “哎,那我也继续睡吧。”

评论(3)

热度(85)

©苏里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