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月笼轻纱【二】

#三日鹤#二


   


       虽是已入了春的三月,夜晚的风依旧毫不含糊地带着寒冬残留的气温在城中逗留着。天空被最后落下的阳光染成血红一片,随之也逐渐转黑了。




       “鹤,我出去一下。”三日月在刚刚安顿好后,便似乎要去做什么事情一般留下一句话就走出了房间。已经半躺半坐在床上的鹤丸也只是随意出了一声表示知道了。随着三日月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他微微坐直了身子。




       三日月从白天背过身似乎在和谁交谈的时候,鹤丸就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劲。三日月虽方向感不好,也不至于差到如此地步。而自己走到他身边时,却什么人都没有,也实在反常。


       三日月到底在和什么人讲话?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在躲着自己。他并不想被自己看到。




       鹤丸单手撑住下巴,因思索而将眉头微微蹙在了一起。但无论他如何绞尽脑汁,都想不到近期他都招惹了谁以至于这个人见到自己就要跑。




       正在他还在努力思考的时候,门上隐隐约约映上了人的影子。有人在门外。




       那影子就那样一动不动伫立着,不进不退,却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鹤丸感到奇怪。这影子的轮廓的确是三日月的。然而他为何不进来,鹤丸却想不到理由。于是便出声试探:“三日月?”




       似乎受到了冲击一般,在鹤丸的声音响起后,方才还一动不动的影子,如倒影被水面荡出的涟漪打乱般地晃了晃。








=========








       已经多久,没有再听到这个声音呼唤自己了?三日月不知道,也不想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那一瞬间,鲜血犹如曼珠沙华般盛开在那人如仙鹤般雪白的身影上。随即将他浸透了的,是挥之不去的红,连同自己的整个世界一起。当时的自己到底是拖着怎样的步伐,移到了他的身边呢。将他抱在怀里的感觉,如同平时一样。只是那已经再熟悉不过的身体,无论自己抱得多么紧,也无法阻止以前那温暖的体温变得冰凉。鲜血透过他的衣服,也渲染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可真是……麻烦了啊……”三日月俯下身,用试图将鹤丸融入身体的力度紧紧搂住他。鹤丸的声音已经很难被听清了,然而却仍有笑意,“这样子,就不像鹤了哪…………”




        “没事的,”三日月安抚一般来回轻拍着鹤丸,试图在鹤丸耳边勾起的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塌了下来,“回去拿给光忠洗一下就好。”




       实在好累。鹤丸将头靠在三日月的怀里只想笑,却也没有了力气。




       挣扎般地想留住鹤丸的意识,三日月大概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是不停地、不停地在鹤丸的耳边说着。




 




                


       “鹤,我们很快就回去了。”


       “上次远征回来,你还没给我讲路上发生的事呢,不是吗?”


       “等你好了,再讲给我听吧?”


       “好不好,鹤?……”




 




 


        “……三日月………”梦呓一般地轻声唤着,鹤丸那一直笑意满满的金色瞳孔,被沉重到再也撑不住的眼帘逐渐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中。




       只能下次再讲给你听了,鹤丸想这样回答他,来不及开口,意识却也消失在那一片黑暗之中。








=========






       “三日月?”




       鹤丸又喊了一声,见门外的人迟迟没有反应,索性起身准备开门一探究竟。


       “……你就站在那里,好吗。”门外的人总算开了口。


        “哈?”门外的声音虽然有被它的主人故意压低,但鹤丸还是听得出来那就是三日月的声音,“你在玩什么啊三日月。”鹤丸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却也还是乖乖停住了脚步。




       门外又是一阵沉默。




       “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过去了。”鹤丸说着又故意迈近了一步,果然门外的声音又重新响了起来。




       “你……最近过得好吗?”


       “………………你莫名其妙地在问些什么啊,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吗。”


       “鹤,过得好吗?”然而门外的人固执地又问了一遍。


        “好好好……好得很。”鹤丸实在拗不过,只好无奈回答道。




       门外那人听了,声音竟像是松了口气,语气也柔和起来。他似乎在回应鹤丸,又似乎只是在对自己说。




       “这样就可以了。”




       鹤过得好,这样就可以了。




 




       三日月站在门外,即使与鹤丸相隔着一扇门,他也仿佛自己已然透过它,毫无阻碍地看见鹤一般,直直盯着鹤丸在门另一侧的身影。




       “到底在干什么啊?”隔着门,鹤丸的声音也被少许的不耐烦和莫名其妙所充斥着。 




        “……没什么。”看着鹤丸因靠近而放大的影子,三日月终于向后退了几步,“我出去买些东西,一会儿回来。”




       不能被这个时候的鹤看到,否则一切都将被打乱。临走前,审神者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三日月连忙在鹤丸开门前闪身下了楼。




       门口站着与三日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看见他下来了,便转过了身。






       “跟鹤说过话了?”




       “嗯,多谢。”




       “既然如此,您是否也该告诉我,现在这番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呢。”




       既是过去的自己,又是现时期的三日月,对着他这样问道。




 




                                                                                                                                            =待续=



评论(6)

热度(48)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