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三日鹤】老年(。)鹤丸之烦恼




爷爷还没来    T__T


-----------------------------------------------------------------------------

就是想把一些脑内的场景试着写一下……



“惊吓是生命的源泉,没有惊吓,生活将失去乐趣与光彩。”——鹤丸国永


        在这世上呆得久了,一成不变的生活难免有些无趣。年龄已经上了四位数的鹤丸,沉迷于欣赏因被自己惊吓到的人(刀)们而露出略微扭曲的表情,或是作出稍显滑稽的反应。然而有一个人,总是一成不变的摆着副笑脸,无论用什么法子,似乎都不会影响到他。他就是三日月宗近。

        鹤丸感到很有兴趣,出阵远征之余,认真钻研了各种办法试图令这个处事不惊的老头子感到惊吓。可不知是三日月在“受惊”方面的感官上因时间的沉淀而已经变得十分不敏感,还是自己惊吓的方式真的不对,鹤丸的目的总以失败告终。总之,鹤丸显然在惊吓事业上,遇到了瓶颈。所以他很烦恼。

        现在,他正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靠近坐在房间里捧着茶杯,看着屋外景色的三日月。每走近一步,鹤丸都能感受到自己胸膛内紧张又兴奋地打着鼓点的心跳,似乎下一秒就可以成功吓到三日月。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到了审神者在没有三日月的那些日子里,每天出征和煅刀时的感受。

        就差一步了。鹤丸不自觉吞咽了一下,默默深吸一口气,将手伸向在自己手臂范围内的三日月,准备发出似是要以毕生功力般酝酿出的一个“哇”。


        “口(圭)……”

        “哇,是鹤丸啊。哈哈哈,真是吓我一跳呢。”鹤丸的“哇”还没完全发出来,三日月却突然回过头,冲着鹤丸笑道。

        

        “……哈。”这一刻,鹤丸也清晰地了解到了审神者在希望中绝望的滋味。这磨人的老头子!鹤丸不禁在心里暗暗不爽,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三日月旁边。

        三日月看到他这副样子,笑意更浓了,眼里的月牙似乎都因染上笑意而在他明亮的眼眸里荡漾开来:“怎么,心情不好,和我说说?”

        鹤丸盘起腿,将胳膊肘架在腿上支起下巴,冲三日月回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诶,你说这人一到了岁数,是不是就会逐渐丢失对外界的感受啊。”

        “哈哈哈,是吗?”三日月慢悠悠喝了口茶,“我可是机灵地被你吓到了哦。”

        你这不是知道原因么!话说你还真敢说啊!一向好脾气笑呵呵的鹤丸,也少见的翻了个白眼,再也笑不出来了。

        “鹤丸哪。”

        “干嘛。”

        “你说这人一到岁数,怎么也该消停点了,你怎么就老是想吓唬人呢。”

        “惊吓会为一成不变的人生带来精彩的瞬间!”事关信仰,鹤丸略微直起腰板面向还是笑呵呵的三日月。

        “这样啊。”三日月受教似的点了点头,“那么就是说,只要是惊吓,都会让人生充满乐趣吧。”

        “是。”鹤丸看着坐在对面的三日月慢慢将捧在手上的茶杯放在一边。

        “无论是主动的一方或是被动的一方,”三日月略微探过身,更近距离地对上鹤丸金色好看的瞳孔,“都是一样的,对吧?”

        “啊?什么……什么被动?哇——”鹤丸看着那两轮弯月渐渐放大,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景象突然转换了方向,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三日月放倒,不禁有点慌乱,“三日月,你干什么呢!”

        “嗯?被吓到了吗?”三日月故意在鹤丸耳边放低声音,“我啊,就是想让你体验一下你心心念念的惊吓啊。一直以来都是你去吓别人,自己感受不到惊吓的吧?”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鹤丸被三日月的气息和声音弄的又痒又恼,无奈缩了缩脖子,不甘心地想把三日月推开,却在伸出手的一瞬间就被三日月抓住了。

        “开心吗?鹤丸。”

        “哈……开你个大太刀的心啊……”鹤丸不知现在自己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比起害怕,似乎更多的是羞耻,不用摸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已经都发热了。

        “脸红了哦。”看着鹤丸的反应,三日月故意将脸凑得更近,想看看他接下来的反应。哎呀,吓唬人这种举动,确实蛮有意思呢。

        “喂别再靠过来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个老爷爷能不能干点符合老年人身份的事啊……老不正经。”被倒打一耙的鹤丸心知是自己理亏在先,想严厉批判一下身上这个臭老头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

        “哈哈,惭愧惭愧。”三日月没有拉远距离,笑出了声,“说真的,实在不想被鹤丸你这样说啊。”

        鹤丸朦朦胧胧看到三日月那双无论何时都映着一抹弯月的眼睛,弯出了恰到好处的美丽弧度。紧接着因为离得越来越近几乎看不清了,便索性闭上了双眼。

===========================================================

        “你们有没有发现,鹤丸最近不怎么吓人了?”

        “好像是哦,怪不得总觉得最近日子过得很舒坦……”

        “虽是这么说,感觉好反常啊……”

        “爷爷,你知道鹤丸最近怎么了嘛?”次郎捧着酒壶冲着坐在门口的三日月随口问了一句。

        

        “是呢……”三日月假装沉思了一番,意味深长地笑道,“大概是终于成长了吧?”


        各种意义上的。


                                                                                     (完)

=========================================================


评论(2)

热度(87)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