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脑袋上可多洞

“与其说是想劝说周防倒不如说是想在最后得到补偿的室长”的无聊的脑洞………………………………我真是没救了……




“周防,看。”宗像回到公寓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手里的袋子放到靠在沙发上耷拉着眼皮不知道有没有醒着的周防面前。

“……啊?”

“草莓牛奶今天半价。”

“哦。”

“阁下想喝…………算了,我也没指望您会等我问完再插上吸管。“

周防叼着吸管抬头对上宗像望着自己的眼睛。宗像对于这种无声的、与其说是回应不如说是引导他继续说下去的行为早已习惯,于是自顾自继续说起来:”周防,喜欢的东西变得便宜了,这难道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吗。“

”啊、是吗。“咬着吸管的原因,比起以前敷衍似的回答,周防的发音显得更加含糊不清,更接近于嫌麻烦一般嘟囔了一声。

”这个令人感到开心的世界如此美好,聪明人都会去拼命珍惜自己的生命来更久地享受它。“

周防哼笑出声,却没有要发表言论的意思。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尊放下喝光的牛奶盒:你早干嘛呢)……………………请您做出睿智的选择,爱惜自己的生命。“

“完了?”

“是。”

“哦……半价你干嘛不多买点?”

“…………这不是重点。”宗像在周防要拿第二盒牛奶之前,将整个袋子又重新提在手里,“这些牛奶将作为您答应做个明智的人之后的奖赏。”

“你几岁啊。”

“与您同岁。”

“老大不小了别玩这套了。”

“您还想喝吗?”宗像在周防眼前微微晃动了手中的袋子。

周防伸手。

“那以后就请下定决心好好做人。”

“无聊。”

“一切不以改正为目的来讨要奖赏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哈。”

“所以我又失败了吗。改变您的主意。”

“就为牛奶?”

“……哼,说的也是呢。”宗像并没有因意料之中的失败而感到沮丧,“其实,今天并没有什么半价。”

“哦,所以呢。”

“看在我这么费尽苦心想要劝说您(还无果)的份上,您该补偿我吧。”

“……你们公务员都跟你一样小气吗,宗像。”

“看您身无分文可怜的样子,也只有以那个形式补偿了吧?”

“…………………………喂。到底谁才是流氓啊。”



评论(1)

热度(18)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