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今天在片场也吃狗粮吃到饱饱

非常不新颖的娱乐圈paro!

哎呀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所以先不写章数,反正结尾写得也很有全剧终的赶脚(。

========================================

        贞宗高举双臂,在莺丸带头起的掌声里昂首挺胸浮夸地做了一个体操队员完成动作时的姿势,向前后左右各处的员工摆摆小手以示感谢,在大家被逗出的笑声里满意地从镜头里退下,开始在片场里蹦跶。他额角还挂着一块青青紫紫辨不出真假的伤妆,是清光引以为傲的杰作。

        小贞今年20,生日还没到,勉强能再充当一阵子未成年。他虽然年纪不大,戏却演得十分有灵气,他努力又认真,偏偏还有靠努力得不来的天赋,总能精准抓住导演的心思,演出个正和他意,因此有了不少一条过的经历,方才就是其中一条,莺丸打心底里欣赏他,等他一气呵成演活了自己心目中的角色和场景,第一个站起来给他鼓掌叫好。

        莺丸是现今圈子里不以雷人热度来哗众取宠,审美和双商都并存的好导演,在他们贵圈已是十分难能可贵。他是在那些拿奖无数的好导演里,还要更才华横溢的一个。就同小贞天生是块做演员的料,他仿佛就是为创作而生,每每拍出的作品,不但有内涵,还不会内涵地十分刻意;不刻意,却又给人带来视听上的各种美感,可以说是非常杰出且有诚意的艺术家了。而一个杰出又艺术的人,有时电波就会不同常人。

        所以莺丸的电影,并不好演,因为正常人总会处于get不到他point的状态。因此能演好莺丸电影的人不多,但只要能演好了,就一定能火。小贞是当时在他们电影学院的咖啡厅买可乐,被凑巧在那儿喝茶的莺丸一眼相中的,再加上他性子又好,处人处事都精明着,是一个前途无限的小朋友。莺丸下定决心要重点培养他,想必小贞在电影放出后,必能如日中天。

        而在小贞之前能对上莺丸电波,被重点培养的,现在正半躺在片场一旁的沙发上,聚精会神地抱着PSV打游戏。如果说小贞是will如日中天,那打游戏的这个,则是is如日中天ing的大咖。莺丸请他来也并非要劳烦他参演什么主要的角色,而是出于让他出镜5分钟,溜粉百十万为目的,吸引更多人来识得小贞的优秀,所以他有大把时间花在打游戏和跟片场的小朋友们玩上面。 

        “鹤丸哥,你有没有帮我打过boss啊?”小贞蹦跶到鹤丸面前,美滋滋地含着剧务姐姐给塞的牛奶糖,口齿不清地问。他被游戏里的一条精英龙虐的死去活来,卡关卡了将近一个月,卡到甚至怀疑人生。他从进组前就一直在打,到了现在电影拍到了后期,也还没打过去,只好求助于每天在片场几乎算是无所事事的鹤丸。

        “马上。”鹤丸忽然从沙发上起身,改成正襟危坐的样子,神情也和方才吊儿郎当的样子截然不同,小贞从他的脸上甚至看出了与恶龙战斗时勇者的认真与坚韧,不禁两手都握成拳,帮鹤丸使劲儿。而等他满心期待地伸了脖子去观望战况之后,两个拳头就忍不住落在了鹤丸的身上,虽然用的力道近乎为零。

        “鹤丸哥!你在马上什么啦!我让你帮我打拿拿龙,你怎么打太鼓哦!哇你这个人,打太鼓还装什么严肃,你个戏精本精——”

        “哈哈哈职业病犯了——哎,别闹别闹,我full combo没了!”鹤丸方才的认真就像一颗气球里的气,被小贞锤一锤就散了,挨着小拳头倒在沙发上大笑起来。屏幕上的太鼓因为没人操作漏了好几个节拍,正忧郁地吐着黑气,想来鹤丸的full combo是彻底没戏了。

        “太欺骗感情了吧!”小贞十分悲痛地一口咬碎了嘴里的奶糖,他现在觉得得到这块奶糖也是天注定的,正好让他咬来泄愤——反正奶糖和他鹤丸哥都是白白的。

        莺丸恰好捧着个茶杯路过,他坐了一天,也要活动活动腿脚。鹤丸喊他:“莺莺,莺莺你管管你家小朋友,怎么目无长辈,还没红呢就打起前辈来了,哎呀还打脸,还打脸。”说罢伸手抹花了小贞额头上清光的杰作,往自己脸上涂了几下,碰瓷碰得熟练。

        “你把清光化的妆弄花,他可要挠你。”莺丸只是笑了笑,喝了几口茶,泰然自若地看小贞闹着喊鹤丸哥你咋又耍赖皮,觉得鹤丸被清光挠之前,得要先被小贞抓。

        “该挠。”有人冷冰冰地数落着,几个人顺着声音,正好看到从片场另一边走过来的大俱利。他是鹤丸的私人助理,据说是鹤丸亲自从对他笑成一片太阳花海来讨好他的助理里面挑了这么一块臭着脸的硬石头。在人人都笑成一朵花里,大俱利这块不懂得谄媚的小黑脸在鹤丸眼里就显得很酷。鹤丸也不需要那些虚情假意的花儿,他觉得大俱利是一个很直的孩子,既耿直又正直,直得压根不太能顺利融入社会,更不要说他们这个比社会还难混的娱乐圈。鹤丸想,这样的娃已经不多了,需要被有眼光有爱心的人拯救,于是自己去充当了这个眼光与爱心并存的大英雄,选了这个被选的时候还皱了眉头的大俱利。

        事实证明鹤丸的选择是没错的,大俱利除了总是嘴上嫌弃鹤丸老来烦他一个人的独处时间外,其他事情做得还是非常用心的。他的体贴和他表现出来的酷是绝对值一般的存在,他显得有多嫌弃鹤丸,在鹤丸的事情上就有多上心;导演对鹤丸说得每一个要点,他都在旁边帮鹤丸一同默默记在心里,时刻提醒着鹤丸;鹤丸刚想打个喷嚏毯子就披在身上了,刚擦了擦热出来的汗,盛着冰块的乌龙茶就送在了嘴边,可以说是把助理这个工作做到了极致,对鹤丸付出了无微不至的关怀——然而就是这样,他还要对鹤丸说,我要一个人呆着,不要跟你搞好关系,别来烦我。

        但是有眼光的鹤丸深刻理解了这块小石头别扭的内心,他说要一个人呆着,鹤丸就偏要招惹他,去哪儿都带着他玩,有心事了还要拉着他说,鹤丸开心不开心了,大俱利都会站在鹤丸身边,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他其实是一个非常靠谱、内心温柔的不行,属性为天使的人。是一块极为珍贵的宝石了。

        所以他现在敢对鹤丸冷冰冰,也是证明了他们坚挺的犹如闺蜜(非塑料版)一般无话不说的兄弟情,鹤丸一点不在意,还要跑到他身边呜呜假哭,说自己被小朋友欺负,一身的演技像是无处可使。大俱利意料之中地“哦”了他一声,才说:“他来了。”

        放在大家刚进剧组的时候,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大俱利在说谁。可是现在在座的已经都是相处了好几个月的人,知根知底的,就非常心照不宣地明白,大俱利说的这个他,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这个名字,随便在路上抓一个人说可能都没有几个没听过的,放在他们圈子里,就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抛开他所有的硬实力不谈,光是看他一张脸,奉他作圈子里的神亦不为过,毕竟他们这个圈子,没有实力光刷脸,也可以混的不赖。而三日月的长相,则属于放在任何生物面前,都不会不喜欢他的类型,完美体现了什么叫做花见花开,人见人爱,是长得符合所有人畜花草的审美了。他长得这样好看,偏偏其他各项才能又十分优秀,所以做神做得理所应当,是全民当之无愧的男神。

        按理说能亲眼见到三日月,对于谁来说都是人生中一个令人感到极为愉悦、兴奋且美好的经历,剧组的人第一次见到他来,也确实都感到人生十分的美满——他们的美满是托了鹤丸的福,因为三日月是来探鹤丸的班的。这对天造地设郎才郎貌的公鸳鸳,在圈子里也是公认的腻歪,所以见到鹤丸,就等同于是会见到三日月,所以三日月来,不在大家的预期之外;但即便心里有准备,真见到三日月,大家还是会自动化身为迷弟迷妹,胆大的上去表白,胆小的就在心里365度前后来回空翻着给男神打尻。

        三日月第一次来的时候,浩浩荡荡跟了三辆奔驰商务,一辆坐着他,两辆坐着随身携带款的保镖和助理,公司太宠他,恨不得在他出门的时候给他配个军队,就让他看起来特别大牌。保镖像在他身边建了堵墙,只有鹤丸接近的时候才给拉开一个门儿。演男二的狮子王听说他来,像一个正在奔跑着发大招的热血民工漫男主,从片场的那头“哦哦哦哦”到了片场的这头,看着墙里鹤丸身旁的三日月眼里都冒着星星。他一闪一闪亮晶晶地隔着墙蹦跶着说:“三日月先生我是您的粉!!我是看着您的电影长大的!请在我的本本上签名!!请跟我合照!!”

        三日月被他的话逗乐了,狮子王身为一个童星起步活跃至今,虽然确实还不算大,但三日月的年纪倒也还没大到能让作品伴随着狮子王长大。和公司配出来的大牌不同,三日月其实是一个温和且爱笑的人,性格里的稳实倒的确能给人一种狮子王看他电影长大的错觉。要跟他合影的,要他签字的,他都统统不拒绝,着实是一个人美心善的男神。

        当然,既然提到了“按理”,就说明事情后来是不按理发生了。

        三日月第二三次来,大家仍觉得美满,可他来看鹤丸来得太过频繁,等到现在第数不清次再来,片场的人就渐渐习惯了,便也不觉那么新鲜,当他是个正常人了。他和其他人也不再算生疏,就少了别人擅自给他加出来的高高在上的神仙滤镜,连狮子王都已改口喊他月哥,所以他这次来,就再不如前几回刚来时那样轰动全场,倒正好能让他跟鹤丸好好相处了。

        三日月在片场的出勤率让他快成为这里的半份子,身旁的移动型人墙是省了,标配的三台奔驰商务是不能少的。墙没跟着出现,砖还是要坐在车里等着的。大俱利远远看到三辆车缓缓开过来,就来通知了鹤丸。鹤丸跟小贞闹到狮子王一嗓子嘹亮的“月哥好”,鹤丸一转头,三日月再迈了三步已经走到了他身前。

        “来啦。”鹤丸抬头对着三日月笑。

        “嗯。”三日月也看着鹤丸笑了,是能迷倒众生的那一款,但眼里是多情的,和看其他人都不一样。三日月的眼睛是不得了的存在,再有了情,就仿佛能让世间万物沉溺在里面,却只肯望着鹤丸才这样。他一双深情的眼睛在屏幕上被特写一次,就不知道能吸多少粉进去,但那些都是演技的一部分,他看鹤丸的时候是真情实感的,就比演出来的更加好看了。

        小贞看这两个人笑得眉来眼去的,气氛已经瞬间很不对了,便充分发挥他的聪慧默默抱走自己的PSV赶紧撤离现场。今天的戏已经差不多完事儿,清光在一旁闲着无聊给指甲又换了一套红,看着小贞顶着花了的妆匆匆走来,也不想说他,喊了小实习生来直接给他把妆卸掉。

        这边三日月伸手揉了揉鹤丸脸上碰瓷碰来的妆,声音暖暖的,还带着笑,可能是觉得鹤丸这个花猫妆很有趣:“怎么花了,是最新的潮流吗?”他所有的装扮要么由公司来管,要么就由着鹤丸当真人衣架摆弄,自己本人对这些竟是没什么研究,被鹤丸笑话是60年代的审美,跟不上潮流。

        鹤丸笑笑没说话,正巧看到清光溜达过来,想请他帮忙卸妆。

        “月爷来了呀。”清光这就知道为什么小贞跑掉了。这两人在片场撒的狗粮大家也差不多吃腻了,之前见他们站一块儿不直视是替他们害羞,现在纯属就是不乐意看了,看完嫉妒,还生气。

        三日月和善地回他,莺丸不知从哪儿又冒出来说:“老规矩,剧组没给你们订能住两个人的房间,酒店找好没?”莺丸的电影三日月也参演过,两个人私下因为鹤丸总一块儿玩,关系也不错,所以一点客套都没有。其实能住两个人的房间是有的,但是隔音不好,剧组里又不少未成年,以防万一还是不给这两个人住。

        “嗯,我就是来接鹤的。”三日月点点头,看上去十分乖巧,实在是一点不像坐在娱乐圈顶尖儿位置的人,“过两天再送他回来。”

        莺丸看着鹤丸的花脸在清光熟练的手底下又恢复得白白嫩嫩,装作嫌弃道:“不送回来也行,他都没几场戏,非要天天吃剧组的盒饭,睡剧组的床,多花我们好多钱。”

        听到这话的人都不禁笑了,三日月、包括鹤丸自己也笑。鹤丸赖在片场,一是他确实有几场戏还没拍完,二是三日月近期在附近也有工作,他在片场等三日月有空了来找他,在一起的时间还能多些。

        小贞一边卸妆,一边跟清光的实习生抱怨游戏难玩。小实习生叫乱,天天打扮得像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女生,和清光不那么忙的时候,一块儿研究杂志上的美妆和美女——他们虽然干这一行,也非常的可爱,可到底也是带把的,看看美女纯属天性使然。

        乱听他抱怨,在他脸上拍了点水,算是完工。小贞打开卡了一个多月的游戏,刚想唉声叹气地再被怪物虐一场,却发现怪物的尸体已经躺在角色的脚边,背包里还多了不少好装备。小贞从椅子上噌地跳起来,吓了乱一跳,还没等乱摸着胸口问他是不是癫痫,小贞已经跑得没影了。

        等小贞到了之前鹤丸躺的沙发上,三日月和鹤丸已经不在了,清光吹着指甲跟他说,他俩刚走,小贞追上去,恰巧看到远处三日月直过身子,唇从鹤丸的唇上分开,是刚好完成了一个吻。

        小贞再怎么样也还是个未成年,看得还脸红了,但是他满心都是可以继续玩游戏的喜悦,这一嘴的狗粮是吃得又饱又甜,完全没有一丝负面的情绪。他甚至掏出手机,还给鹤丸发了一条信息:“鹤丸哥,我爱你!!”

        鹤丸贴着三日月坐在车里,收到小贞的信息笑出声。显然他这个惊喜让小贞很开心,这样他也就很开心。

        “怎么了?”三日月问他。

        “小贞说,他爱我。”鹤丸不嫌事大,还把手机递给三日月看。

        三日月是十分大度的,所以看完也只是笑。他低头亲了亲鹤丸的额头说:“嗯,我也爱你。”


-----------------------------------------------------------------

咪酱都还没出来!好多想写的都没出来! 

但是我需要料,和瞎编乱造的灵感

唉,随缘吧~~


评论(19)

热度(205)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