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快把你家宾利开走!(3)

活击大佬爷终于来了!!!!!!赶在爱奇艺出之前更一下!!之后可能要疯(。

(1)(2)(4)(5)(6)(7/完结)

-----------------------------------------------

        三日月心态崩了。

        然而每个人崩的反应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可能哇一声哭了,有的人可能生无可恋了,而三日月即便是崩了,依旧可以平平稳稳坐在宾利车里,优雅而端庄地支着下巴,用盛着明月海湾的眼睛静默地看窗外并看不太清楚的景。

        “唉……”

        三日月仿佛被神眷顾着,活这么大一路顺风顺雨,几乎连叹气的机会都没有。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愁事,连叹气的声儿都能被当作珍贵资料收藏——正如小狐丸,一边驾驶在无人的街,一边偷偷帮三日月计数。这是他这一路第三次叹气了,小狐丸摸过手机默默录了音,取名:撒旦的叹息。

        又正如三条家的一窝兄弟,围着小狐丸的手机,听里面并不那么清晰的《撒旦的叹息》,都觉得:“哇,不得了,这是怎么了?”

 

        三日月轻轻来了一声现场版的叹息,话都不想说了。

        小狐丸想,他最近可能是要转运,怎么两个平时压榨他的人都有机可乘——而且这两个人还都是因为对方变得反常了,小狐丸都还没找到机会感慨世界真小。小狐丸可算能数落一次三日月:“你光叹气也没用啊,你好好反省一下,到底以前怎么惹人家不开心了。”

        “人家是谁?”今剑从三日月口袋里掏了一块抹茶糖吃,眼睛放出八卦的光照在三日月有些笑不出来的脸上。

        “谁不开心?”岩融跟着今剑过来,对三日月的愁事也非常感兴趣。

        “我们阿月,终于到了为感情发愁的年纪了吗?——虽然晚了点,不过没关系,和哥哥说,哥哥都会帮你。”石切丸捏着手里的护身符万分欣慰。三日月也三十几了,从他十几岁回到本家以来,却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石切丸看三日月,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觉得他该是个有主的名花儿——哪怕主是个男的,石切丸也没有见到过。石切丸在他们神社里替那么多人请福求缘,闲暇时也偷偷帮三日月求了一个,是不是他们神社更灵了,终于让他这个神仙弟弟有了点人该有的七情六欲。

        “我没有。”三日月很委屈了,“没有惹他不开心过。”他又补充一句,算是撇清他的“没有”并非是在回答石切丸。

 

        三日月回本家的那一年,他还在读高中。爷爷岁数大了,他爸爸决定回去照顾老人家,还要去完成一系列家业继承上的交接,于是一家子便一同搬回了在另一个城市的本家。

        小孩子总成长的很快,鹤丸没多久也长成了少年模样,四肢都细细白白的,像刚生出来的藕。三日月当时自己虽也没多大点,却总觉得是看着鹤丸长大的,感慨着那样一个可爱的小家伙,一转眼就变成了可爱的家伙。

        三日月意识到他是一个总觉得鹤丸这个男孩可爱的男生时,比他要走的那一年还要早两年。同龄的女孩子们初开了情窦,懵懂地知道了情爱,看着三日月的眼神变得既青涩又暧昧,含着香气的可爱小信封在三日月的抽屉里塞了一封又一封,里面存着的是那段最青春的年纪里,最纯粹的喜爱。三日月有别于没心没肺的傻小子,心里有些门道,还要装作不明白,对每一个女孩子即礼貌又刻意留有距离,显得有些冷漠决绝了,唯独回家却又陪鹤丸玩得不亦乐乎,化身成一个温和可亲的好哥哥。

        鹤丸已经到了三日月抱不动的年龄——他也不再要三日月抱了,对于他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已经自诩成熟且不屑地认为那是一件极为羞耻的行为;不但不给抱,还要骑到三日月头上来,自己当老大了。三日月虽然总是一副乖巧的样子,性子里却实际由许多份我行我素组成,当年还有点年少不羁的范儿,偏偏事事依着鹤丸也融进他的性子里,对鹤丸无法无天的上位也完全包容,帮着鹤丸完成他一个个鬼点子,然后跟在老大后面给老大收拾烂摊子。

        三日月想,只要鹤丸开心就好了。鹤丸开心了,他也开心。三日月喜欢看鹤丸笑,他笑的时候,金灿灿的眸子都会发亮,时不时藏着没有恶意的小小的坏,像两罐暖盈盈的蜜糖,叫人看了都欢喜。三日月舍不得鹤丸难过,他难过的时候,蜜糖就要流下来了。但那时的三日月也不过刚对其他的喜欢有了皮毛的理解,对于这种舍不得,还被当时的他归属于亲密的兄弟情里。鹤丸依旧在可以没心没肺的年纪,不知道长了心肺的人都在想些什么弯弯绕绕,他不懂别的喜欢,甚至还不懂离别,三日月一直会在身边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一年的冬天还并不那么冷,又或是处处温暖,没让人觉得冷。风大一点,鹤丸脖子上的围巾就会被三日月围得更严实些。三日月家的保姆姐姐那天做了包子,鹤丸跑去三日月家里等三日月放学的时候,姐姐正把肉馅儿放进一张张面饼里,手法娴熟地捏出漂亮的褶儿,做成一个个包子。等三日月回来,就看到蒸好的包子里,有许多被捏成各式各样的面团儿。鹤丸的脸上还沾着白面面,站在旁边要三日月吃自己的杰作,三日月咬了一口,从面团儿里吃出了巧克力味儿,软糖味儿,和辣椒味儿。三日月被这一股十分奇特的味道逼得眼里有泪,朦朦胧胧看到鹤丸大笑着问他,吓到了吗,三日月,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包子啊。

        然后他嚼了嚼,竟然就着鹤丸的笑脸,把那一口给咽下去了,轮到鹤丸一脸惊讶地给他鼓掌:“竟然吃下去了,你可真是勇士啊……”他都准备好纸让三日月吐出来了。

        三日月想,让他多笑笑吧,哪怕少难过一会儿都好。家里的东西已经都收拾的差不多,放在保姆房里,就等着周末搬了。三日月安静地听鹤丸跟他讲学校的事,讲路上经常遇到的那只黑猫的事,和院子里已经秃了一片的银杏林。

        鹤丸说,三日月,等下个秋天,我们去摘白果吧,听说那个可以烤着吃呢。

        鹤丸说,三日月,我现在会做包子了,以后我给你做各种馅儿的包子吃啊。

        三日月笑着点头说,好啊。最终也没说出口自己要搬家了的事。

 

        周末,鹤丸被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吵得被迫起了大早,出门看到三条的伯伯和阿姨在指挥搬家公司的人搬东西,自己的爸爸妈妈也在旁边帮忙。妈妈喊他过去,告诉他三条伯伯一家要搬走了。鹤丸不明所以,这之前没一个人和他说过,太过突然导致他的神经还没有整理好该怎么反应。

        三日月的妈妈摸了摸鹤丸的头说,阿月哥哥还在房间里,你去找他吧。

        三日月正在收拾自己的包,看到挤在门边蔫兮兮的鹤丸,一时不知说什么,脸上的笑都是苦的。

        “早呀,鹤。”

        “你去哪里?”

        “……我要回爷爷家了。”

        “什么时候回来哦。”鹤丸嘴巴撇了撇,望着三日月走过来,把他正围着的围巾解下来系到自己的脖子上。三日月没说话,可能不回来了这种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三日月的围巾很长,对于鹤丸来说还很大,环了好几圈抵在他鼻尖,到处都是三日月身上的那股茶味儿,还有他匀过来的体温。

        “白果长出来的时候,你回来吗?”

        “我做好包子,你会来吃吗?”鹤丸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三日月。

        鹤丸不停地问三日月,好像这样三日月就会告诉他,他会回来。但是三日月没有回答他。

        三日月只是说,冬天很冷的,鹤要记得好好系围巾。以后树不要爬太高了,没人接着你,摔下来会很疼的。下雨的时候把窗户关好,这样雷声就没有那么大了。记得随身带着糖,不舒服了就吃一颗。

        “这个送给你。”三日月手里多出一只红色的小鸡布偶,“嗯……就当他是鹤吧?”

        “鹤才没这么红嘞。”鹤丸开口想笑话三日月,一出声眼泪却掉了下来。小鸡在他眼里模糊成一片红,原来离别这么伤心,鹤丸这才知道。

        “那就当作是我陪着鹤。”蜜糖还是流出来了呀。三日月心里也很难过,连着红色的小鸡一起把鹤丸揽到怀里抱了会儿:“鹤那么勇敢,一定没问题的。等过几天,你就不难过了。”

        “你也不难过了?”

        三日月擦了擦鹤丸哭花的脸,眼睛也红红地说:“不难过了,但是我会一直想鹤的。”

        鹤丸还是好难过。他觉得自己以后都不会不难过了,三日月怎么过几天就可以不难过了呢。

 

        等过了几天,鹤丸好像真的不那么难过了。再听到三日月的声音已经是几周以后,他们这才刚刚安顿好。鹤丸从妈妈那里拿过话筒,起初还能很兴奋地跟三日月打招呼——他那时还没用过几次电话,两手紧紧握着有三日月声音的话筒,跟他说,喂,喂,三日月,是我是我,我是鹤丸——

        话筒里的三日月就笑着说,鹤最近过得好不好?

        结果鹤丸听着三日月的声音,鼻子就酸了,果然还是好难过。他把话筒还给妈妈,直接跑掉了。

 

 

 

        鹤丸盘腿坐在床上,和床头那只已经有些旧却保管的依然很好的红色小鸡面对面望着,想起以前的事,还要忍不住戳人家肚皮几下。鹤丸家里没过多久也因为爸爸的工作搬去了别处,尽管三日月爷爷家的电话号码他还留着,但鹤丸竟然发现已经不知道该和三日月说些什么了。他们都各自有了新的生活,也又长大了一些。距离那么远,怕是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了。鹤丸几次想通电话又作罢,之后也就没怎么和三日月联系过了。

        鹤丸现在早已知道了许多种的喜欢。他喜欢逗大俱利玩,喜欢跟小贞耍赖,喜欢被光忠操心,也喜欢捉弄小狐丸。对他们的喜欢有亲人的喜欢,友谊的喜欢,对小朋友的喜欢,却没有一个喜欢和三日月的一样。

        小尾巴长大了依旧喜欢三日月。可现在他知道他对三日月的喜欢已经不是那时只想着和他一起玩的喜欢了。偏偏是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喜欢。可是三日月也不会想要和一个弟弟在一起,鹤丸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就不要喜欢了。所以他躲着三日月,因为不躲着就把持不住了。鹤丸想,要是他的喜欢再纯粹一些该多好,这样就不用这么躲着三日月了。

 

 

        三条的哥哥弟弟们围着三日月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小狐丸都不知道原来他那个体弱又话多的学员还和他哥有这么一段回忆。石切丸负责给三日月分析,得出结论,既然没有惹人家不高兴,不如多去接触接触,总能问出原因,说通就好了。小狐丸和鹤丸也认识,于是负责协助三日月一起打探。几个人商量一番,竟然还兴致勃勃做成了一个作战计划,除了三日月本人,唯二需要出力的小狐丸对他们这帮八卦人士进行了无果的抗争,开始为寻找鹤丸躲着三日月的真相努力。

 


评论(25)

热度(280)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