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纸纸

呼呼呼

快把你家宾利开走!(2)

基要从娃娃搞起。(不

(1)(3)(4)(5)(6)(7/完结)

======================================

        在三日月还小的时候,他有一个比他更小的小尾巴。 

        小尾巴最喜欢黏着他,他走到哪里,小尾巴就跟到哪里。但是小尾巴有时也不会乖乖只跟在三日月屁股后面——小尾巴走累了、不想自己走了,还得让三日月抱着走。那时候三日月已经懂了事,小尾巴才刚上幼儿园,话都还说不清,却总追着三日月一通“山日月山日月”地喊。 

        当时两家人关系好的不分你我,所以小尾巴借住在三日月家,也是十分平常的一件事。小尾巴喜欢三日月,是想和三日月一直一直玩的喜欢,是找不到三日月,就像找不到妈妈一样会哭闹的喜欢。小孩子的喜欢总还是最纯粹的,他缠着三日月,分享给三日月他认为好的东西,依赖着三日月,都是那时候的他所能体现出的最极致的喜欢。 

        小尾巴小小只的,胆子却不小,整天在地上找宝贝——有时是树上飘下来的叶子,有时是以他的眼光能看出故事的小石头,有时还会是他交过心的虫子君——等到三日月放学回家,这些宝贝就会变成三日月的,都是他这一天里,最珍惜的东西。有时三日月看到活的宝贝,也会小小的吓一跳,小尾巴就会很开心,而这么一个啥都敢捡的小朋友,却唯独害怕打雷。 

        小尾巴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所有新鲜的东西,他都喜欢。但是夏天的雷雨季,小尾巴不喜欢。阴沉的夜晚里没有月亮,闪电会划破静寂的黑夜,仿佛要将夜空撕裂一般闪现在天边,随之而来的就是阵阵雷的轰鸣。小尾巴害怕没有月亮的夜晚,也害怕炸裂在耳边的雷声。所以每每这时,他都会跑去找三日月。三日月的一双眼睛里有两个月亮,他会把小尾巴抱在怀里,笑着跟他说不怕不怕。小尾巴钻到三日月的被窝里,看着三日月带笑的眼睛,就真的没有再怕了。

        小尾巴还是个吃饭从不用家长愁的小朋友,每次都能乖乖把饭吃光,还不咋挑食,可就是长不上肉。他每天吃得多多的,家里给他吃的也都是最好的,可幼儿园给检查身体的时候,他却成了唯一一个连标准体重都没达标的小朋友。为此爸妈还被老师叫去谈话,让爸妈给他多吃点好的。爸妈感到很委屈,小尾巴却很高兴。他不懂什么是达标不达标,他只知道他是幼儿园里的唯一一个。唯一的一个,不论是什么,都该是很厉害的。他就跑去跟三日月说,山日月山日月,我是我们幼儿园唯一的一个! 

        三日月那会儿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每天都似乎要长高一截,还比前一天更有力气。他已经从大人那里听说小尾巴不够重了,一伸手就把小尾巴抱了起来,轻松地像抱起一只不那么肥的猫。他抱着小尾巴往家走,一边问小尾巴:“唯一的什么呀?” 

        小尾巴就记得他是唯一的一个了,至于是一个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他搂着三日月的脖子,挠了挠脑袋上软软的头发,半天才说:“唯一的喝丸!” 

        三日月笑了,说这么厉害呀。小尾巴就很开心地点头:三日月都觉得厉害,那一定就是厉害,他之前的推测果然是对的。

        三日月家里总有沏好的热茶,所以他的身上也总飘着淡淡的茶香。小尾巴不喜欢带苦味儿的茶,但是三日月身上的茶味他喜欢。那天,小尾巴闻着茶香,吃着三日月喂给他的糖,听到三日月问他,那鹤丸也做我唯一的鹤丸好不好?

        “我是呀!”小尾巴吃着糖的口齿更不清了,“山日月也是喝丸唯一的山日月!”

 

        而就是当年这么一个最喜欢三日月、要当三日月的唯一的小尾巴,现在却躲在包子铺的柜台内部,赶三日月走:“三日月,快开着你的宾利走吧。”

        三日月愣了愣:“鹤不喜欢宾利?”

        我可以换的,他想。

        “……倒不是因为这个。”鹤丸想,宾利是无辜的。

        光忠说:“好歹让人家吃完包子再走啊。”说这话的时候他端了几屉包子出来,放在小狐丸面前的桌子上。

        小狐丸夹起一只包子,看着三日月和鹤丸的样子,觉得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故事是不可能的了。他是三日月的堂弟,和三日月不同,他一直在三条本家和爷爷住着。等三日月因为家里的事再回到本家,已经是他们都高中的时候了。所以小狐丸对三日月之前的事情知道的很少,他不知道三日月和小尾巴的故事,也更不知道现在躲着三日月的鹤丸,就是当年那条小尾巴。

        他只看得出,他这个万人迷堂哥,第一次在人际关系上出了差错。小狐丸见过太多要在三日月身边当他磁铁的人,恨不得吸在他身上,却只得到三日月的不理不睬。而鹤丸就仿佛是一块同性磁铁,三日月好不容易主动接近一次,却让他跑得更远了。

        小狐丸想起小时候自己家院子里跑进来的那只小土狗。小土狗没家,小狐丸就把他收养起来,天天一起玩。小土狗是小狐丸最好的朋友,他每天见到小狐丸,都想要热切地往小狐丸脸上甩口水,可以说是相当亲切了。结果有一天,小狐丸一不注意踩到了小狗的尾巴,小狗自那以后虽然还愿意亲近他,却在亲近里掺了些本能的警惕和害怕,有时要小狐丸跪在地上好说歹说,才又把他哄到身边,吐出小舌头舔舔小狐丸伸过去的手。

        鹤丸无论如何也不像是因为讨厌三日月才赶他。他看着三日月的眼神有些可怜巴巴,可怜巴巴里还带了点热切,就像那只想接近却又怕被再伤害的小狗。若不是小狐丸为了八卦事业一直在仔细观察,可能也并看不到鹤丸这一点小可怜的模样——因为鹤丸压根不怎么看三日月,还总要竭力维持他逍遥店长的做派,试图开玩笑,装着酷要赶人。

        三日月可能之前踩过鹤丸的尾巴。小狐丸吃着包子总结。

 

        大俱利赶鹤丸出去,指了指墙上的标牌:STAFF ONLY。

        鹤丸赖着不走:“我就是staff啊,我可是店长啊?”

        大俱利面无表情地甩了他一脸账本,说:“staff都干活,你干么?”

        “小俱利,你知道怎么升官发大财吗?你要和店长搞好关系呀。”鹤丸接过了飞天账本,把它放到桌上,说着偷了一块小贞分给大俱利的糖吃。

        “没兴趣跟你搞好关系。”大俱利说着,就把鹤丸推出了柜台。

        于是鹤丸被迫站到了一直在柜台外试图要和他讲话的三日月身边。他看也不看三日月,低头让糖在口腔里挨着牙清脆地从左跑到右,没一会儿又去找小狐丸坐着了。

        三日月可以说是有点心伤了,鹤丸躲着他,他竟然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站在原地。光忠看得出来鹤丸的反常,知道这股反常来自这位不知从哪儿突然下凡的三日月,却实在不知道鹤丸有些针对三日月的原因,毕竟三日月这么好看,还用抹茶糖救了鹤丸一场,按照鹤丸以往的套路,把自己以身相许了才比较正常。一向对帅执着的光忠,忍不住想安慰安慰看起来有点落寞的三日月,于是他又拿出来几个包子说:“吃点吧,算鹤丸的。”

 

        “你跟三日月有仇啊?”看着对面支着下巴的鹤丸,小狐丸问得有点兴致勃勃了。

        “没有,”鹤丸抬眼就看见三日月还站在原地看他,手里捏了个包子,见他看过来,还要冲他笑。鹤丸连忙又把目光分散到各个没有三日月的地方,眼睛转回来看小狐丸,压着嗓子说:“你快把你哥带走!”

        小狐丸嘴里的包子还没完全咽下去,摆了摆手,过了一会儿才说:“他我可带不走,我还指望你呢。”毕竟他俩看上去,关系gaygay的,这是来自小狐丸的直男第六感。

 

        鹤丸在健身房还晕乎的时候,在三日月肩膀上靠着,人畜无害得像一只奶白色的兔子。三日月拿着小狐丸给他的毛巾,帮鹤丸一点一点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他们有太久没见面了,分开的时候鹤丸还不到三日月胸口,现在长这么大了,三日月却还能一眼认出鹤丸。

        过了那么些年,鹤丸还依稀记得这一股茶香。依稀的原因归咎于低血糖,但让他可以褪去防备靠过去的也归功于这个依稀,因为他记得这是熟悉的味道,暂时忘记了他已经下定决心再不依赖这个味道了。所以等他好些了,头不那么晕了,便渐渐回想起了他现在靠的是谁的肩膀。他倏地睁开眼,看到的是两抹照着他的月牙。等他看清肩膀主人的脸,便也来不及晕了,身手敏捷地站起来退后几步道:“我,我以为是小狐丸呢!”

        小狐丸吓死了,对着看过来的三日月慌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从来没给他靠过啊!”就差用马克笔在自己脸上写“我真的是和鹤丸国永没有一丁点关系的好直男”了。

 

        鹤丸把沙发上山一样的粽子皮抱起来就要走,被三日月拦了下楼的路,说他这么出去会生病的。于是鹤丸又把自己包回一个粽子,逃也似的回了包子铺。

        小贞还咬着笔头在做数学题,看见鹤丸回来了还很惊讶:“咦,难道我已经学习了一个小时吗?时间过得这么快的,莫非我爱学习?”说罢又找出游戏机玩了起来。

        光忠拍了拍小贞的脑袋瓜儿,问有些慌慌张张的鹤丸:“怎么提早这么多回来了?”

        鹤丸不知道自己是被外面的小雪花冻的,还是跑了这几步热的,只觉得浑身都发烫,尤其是脸,甚至能拿来烤个包子。他试着洒脱地喊好热好热,上楼冲了澡换了衣服,等再下楼的时候,就听到光忠说,有朋友找你。

        鹤丸探过身子,小狐丸坐在角落的桌子前,指了指另一个方向——要找他的朋友不是小狐丸,而是站在小狐丸所指方向的、小尾巴最喜欢的那个三日月。三日月和以前变化根本不大,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更好看更讲究了。那时他才十几岁,该说他不会老还是没年轻过,鹤丸富有针对性且不友好地选了后者,一开口却是相反的扭捏,支吾半天才挤出来一句回复三日月一声亲切的“鹤”:“哦,好久不见啊,三日月。”


----------------------------------

唉,三明真的挺无辜,但是这只鹤鹤脑子可能比较扭(。


评论(14)

热度(286)

©片纸纸 | Powered by LOFTER